第20章 她的“回报”(2)
晚离2016-12-29 19:102,247

  文舒容被沈茹君圈禁之事已经闹得人尽皆知,而顾明晨早间从宫中离开一事也被大肆渲染。

  “你是没瞧见那文少主被折磨成的样子!”

  “说起来,那日我也是赶巧,正好目睹了一切!那顾将军抱着血色模糊的文少主,从南门一步一步走回将军府的!”

  “真有那么惨?”

  “那可不是!我看那文少主一动不动的,好像只剩下了一口气!真是可怜啊!”

  “这公主何时变得如此狠心了?”

  “果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看来还真是我们错怪了将军夫人了!”

  “可是这事发都好几日了!皇宫那头也并没有任何表示!而文少主那头,是生是死也没有个消息!”

  “这样说来,岂不会惹怒了那岚羽宫?”

  “但愿,这景雲能再太平几日!”

  “……”

  酒楼茶肆间,人们娓娓而谈,而那件事经过几天的发酵,已经慢慢奠定了时局。

  皇家自是偏袒这唯一的公主,仿若一切都未发生过一般!而未有回应,便是她最好的辅助。

  她怡然自得的为自己沏了杯清茶,耳边听着楼下众人的津津乐道,唇畔噙着的笑意丝毫不减。

  她今日只穿着素色的流云裙,秀发绾成髻,头戴斗笠,束着黑纱,遮去了她的面容。

  “满意吗?”

  好听的嗓音在对面响起。

  文舒容转眸,轻瞄了眼坐在她对桌的男人,唇角笑意加深,“我很满意我的计划!”

  “啧。”似是对她的回答觉得有趣,男人的笑声毫不掩饰,“你最满意的,不该是我?”

  文舒容若有所思的对上了男人的视线,“自然是你。”

  简单的几个字,却让男人听出了文舒容的话外之音,“你与沈茹君之间的纠葛我也略有耳闻,只是不懂,你为何偏要置她于死地?”

  “因为……我不能死。”文舒容轻抿了口清茶,望向楼下的视线变得深邃且幽长,“可一旦被盯上的猎物,怎么可能会轻易放手?如果我不先下手为强,如今在风头浪尖的人,会是我!”

  “她沈茹君有皇上做后盾,即便犯了天大的错误也会被原谅!而我不同,如果她非要我死,谁愿保我?”

  她轻扬了扬眉头,不可置否的语气中,带着一抹自嘲,“所以,我一定要把她赶出这京都!”

  男人不再追问,他只是看着那头的文舒容,久久的,却终只是笑了一笑,“我期待你的下一步动作。”

  “快了。”

  文舒容轻声喃道,暗沉的眸子里,泛起了势在必得的寒意。

  将军府。

  文舒容才刚跨进门便与顾明晨打了个照面,她的视线很快便收了回来,转身欲走,却被顾明晨唤住,缓下了脚步。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暂时不想跟你说话。”

  文舒容没有回头,坚决肯定。

  “一个时辰前,太上皇派人前来慰问,想要与你见面。”顾明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拒绝了。”

  文舒容的心兀的漏了一拍,有些诧异,“为什么?”

  “我想,这会是你想要的结果。”顾明晨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而那来自他身上的独特的气息,很快便把文舒容给包围在了其中。

  文舒容忽然想起,那日躺在顾明晨怀里的温暖,她鼻间嗅着他身上那让她曾极其贪恋的香气,听着他心间持续稳定的心跳声,竟让她有些怀念。

  “你就不怕,这一下子便惹怒了太上皇?!到时别说那条线索,你的性命……还保得住吗?”

  文舒容嘲讽着,转眸对上了顾明晨的眼眸,挑衅味十足,“我竟然不知,原来你顾明晨也会为了我,去破坏你那所谓的原则?还是,那已经不是你的原则了?”

  顾明晨的眸子仿佛漆黑的夜空一般,让她看不透任何情绪。

  文舒容见顾明晨并不说话,抬脚便要离去,而顾明晨,那仿若自言自语般的话语,随着这夜风,涌进了她的心里,激起涟漪。

  “你恨我?”

  听不出是疑问,亦或是肯定。

  文舒容的脚步也随着他的话语,驻足在了原地,却没有勇气回头。

  恨。

  这个她以为一辈子都不会体会到的情感。

  可是,她讨厌沈茹君,她讨厌她和曾经的自己一样围在顾明晨的身边!她讨厌沈茹君,她讨厌因为她的出现让她和顾明晨开始产生隔阂!她讨厌沈茹君,她讨厌她让自己明白了不该明白的真相。

  沈茹君所施加在她身上的苦刑,都不及刻在她心里的痛的千分之一!

  所以她讨厌沈茹君,却恨透了顾明晨!

  “因爱才会生恨!”文舒容长舒了一口气后,冷凛笑道,“你竟一直忽略着,我曾爱你成狂吗?”

  文舒容说完,便径自离开,只留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顾明晨。

  他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却始终叫不出口。

  只因,他无形中,竟让她恨他入骨!

  暗风涌动,黑云遮去了冷月,给这深夜增添了几分寒意,也总有人,彻夜未眠。

  尽管皇宫上下都想要极力隐瞒事关于沈茹君的作为,却始终难敌悠悠众口。

  沈钦之显然也因为此事慢易生忧,千愁万绪在脸上久久未散。

  而如今,枫郡晗的到来,着实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我自然是懂人言可畏,可是如今公主之事闹得沸沸扬扬,于情于理,我也必须先行了解一下事实。”

  枫郡晗位于沈钦之身侧,在宦官小茗子的指引下,朝着沈茹君的宫殿缓步走去。

  沈钦之自是理亏无言,而枫郡晗也有意无意,“其实,和亲一事,与景雲和陈国对立多年的情况来说,确是最好的对策。”

  “只要……公主能够安分守己!”

  枫郡晗的话冷不丁的让沈钦之一怔,按照沈茹君的性格,安分守己……似乎有些难!

  两人说话间,很快便来到了沈茹君的宫殿外,只是远远的,便看到了一男子鬼鬼祟祟的从宫殿跑了出来。

  他的衣衫不整,手里抱着的是禁卫军的工服,探头探脑的在门槛边向四处张望,当看到枫郡晗等人时,更是一惊,连忙作势往旁边逃离跑去。

  “站住!”

  沈钦之怒喝的同时,也看清了男子的容颜。

继续阅读:第21章 她的“回报”(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宫这厢有礼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