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裙下
食堂包子2018-03-19 14:493,531

  大掌柜急忙开口,“小姐,坐镇此处的大师,使唤小厮如此年轻都已是筑基境,您万勿冲动啊。”

  曾沫儿皱眉,脸上阴沉早已不见,看了眼紧闭院门,转身就走。

  大掌柜暗道丢脸,小姐的玲珑心肝,怎么会如此轻易动怒,刚才怕是有意试探,哪用他多嘴。

  正想着,就见曾沫儿走到,最后面马车前,娇声道:“祖爷爷,小沫儿被人欺负了,您可得给人家做主!”

  大掌柜张大嘴,很快回过神来,急走几步带着一众仆役,跪了满满一地,“参见老祖宗!”

  马车里面,响起温和的声音,“你个皮猴,明明无礼在前,怎能怪人给你闭门羹。”

  车门自行打开,浅黄蒲团上,端坐着一名皂袍老者,整齐头发束着紫金冠,面容古朴平淡,带着淡淡笑容。只是坐在马车里,没有任何举动,一股奇异威压,便已笼罩整条长街。

  金丹境!

  曾诚名拱手为礼,平淡声音远远传开,“不知哪位道兄到来,可否开门与老夫一会?”

  很快,院门再度打开,先前出现的年轻人,一脸恭谨行到车前,“小子秦宇,参见曾前辈。”

  曾诚名眉头微皱,空气骤然沉凝。

  秦宇面露敬畏,苦笑道:“曾前辈不要为难小子,大师不见客,我也没有办法。”说完顿了顿,试探道:“不然,您自己进去,反正小子拦不住您,想来大师不会怪我。”

  曾诚名看着院门,沉默几息,摇头,“也罢,既然道友专心炼丹,老夫就不打搅了,但我曾家立基于此,三兑一的换取比例,确实让我丹宝阁有些为难。”

  秦宇一脸恭谨,“大师说了,日后比例五兑一,且我们在此最多两个月,就会离开。”

  曾诚名面露笑容,“既如此,老夫就先与道友做笔生意。”他拂袖一挥,一只青木箱出现,“里面是三百份元魄丹材料,七日后来取,不知可否?”

  秦宇想了想,“五日就可以。”说着从怀里掏出储物袋,将青木箱收入其中。

  曾诚名扫了一眼,眸子微缩,笑容越发温和,“如此,五日之后,就由沫儿来取丹药。小友,我们告辞了。”

  秦宇目送曾家车队离开,回到小院关上门,一路走回房中才长长吐出口气,脸色微微发白。

  对面,案桌上摆着一颗遍布裂纹的小石子,正是苍莽子遗留金丹,能将曾老怪震住,就是凭的此物。

  虽然惊险,但过了今日,应该就没有人,再敢来撒野。

  秦宇面露微笑,真正收获的时候,快到了!

  ……

  马车中。

  曾诚名闭目养神,突然道:“吩咐下去,不许任何人,冒犯那座院落。”顿了顿,继续开口,“如有机会,尝试交好那个秦宇。”

  曾沫儿皱眉,“大师值得我曾家敬重,那小子一看就不是好人,交好他做什么?”

  曾诚名睁开眼,笑着点点她,“你啊,还是小肚鸡肠,一点亏都不肯吃。”他摇摇头,面露感叹,“假婴境啊,还是一位丹道大师,他潜伏于此专注丹道,应是以此凝聚精气神,待达至巅峰时,就能一跃龙门成就元婴大道。这样的人物,他的弟子岂是凡俗?说实话,老夫这会都在考虑,有没有可能让你们凑成一对。”

  “金银线储物袋啊,啧啧,虽然品阶不高,却罕见的很啊,比祖爷爷我用的都要好很多!”

  元婴……

  南国十万里,这般大道境界修士最多不过五人,想到刚才那不起眼的院落,就隐藏着一位即将踏入此境的巨鳄,曾沫儿一阵心驰神摇。不过听到后来,她马上回过神来,俏脸通红娇嗔,“祖爷爷,人家陪着你,永远都不嫁,你再这样沫儿可生气了!”

  曾诚名收起感慨,大笑道:“好好,祖爷爷不说,我家沫儿出类拔萃,以后慢慢选,不急。”

  曾沫儿低着头,脑海浮现那张懒散面庞,皱了皱小巧鼻子,心里轻哼一声:你是元婴弟子又如何?本小姐就看不上你!

  曾诚名便是最好的招牌,他所做所为,令丹道大师驾临东流镇之事,一日间人尽皆知。偏僻小院瞬间升级成为,曾家、孔家外,镇上第三处“圣地”,无数修士前来瞻仰。

  有关小院最初三兑一的比例传开后,无数卖出材料又高价买回丹药的修士,无不咬牙切齿。曹华等发了笔小财之人,会不会因此被揍成猪头,那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旁枝末节不细表。

  秦宇很忙,三百份元魄丹材料,哪怕离火鼎效果非凡,五日炼制完成也很艰难。好在他丹药很多几乎不用休息,小蓝灯的存在更是令丹药只要成型,就能达到合格标准。

  当然,也只是合格,极品丹药他不会拿出来,至少现在不会。局势刚刚稳定,东流镇另一世家孔家,也已派人前来问候,他自然不会去打破这份平静。

  不眠不休,五日后曾沫儿恭谨叫门,取走了六十颗元魄丹。

  秦宇皱皱眉头有些不明白,这丫头为何对他不忿,临走时的白眼杀伤惊人。好在他不是玻璃心,对曾沫儿也没任何兴趣,转身关门将无数敬畏、羡慕眼神挡在外面,就已恢复平静。

  六十颗元魄丹,就是最后的试探,既然已经顺利完成,便不会再有任何麻烦。宣布暂停炼丹,秦宇开始吞丹修行,他冒险来此根本原因是为了提升修为,练习炼丹术虽重要,却不能本末倒置。

  筑基期修行难度明显提升,如果说炼气期是个水池,筑基期就是一方小湖。增强法力,注满水池简单,可要装满小湖,难度何止暴涨十倍。

  吞丹如饭,日夜不停歇,耗费半月时间,秦宇修为也不过达到筑基二层。本来,他准备继续修行一段时间,现在手中丹药还多,一时不需炼制。

  可源源不断的拜访者,让秦宇不得不出关,强忍着不耐,应付一波波的青年才俊。

  能被称为青年才俊的,当然不是普通人,不说你是一派大师兄,至少也得名声在外,筑基修为当然是最低门槛,炼气期你都不好意思往前凑。

  既然是青年才俊,当然是忙碌的,要修炼,要讨好师长,偶尔还要跟师姐师妹在月明星稀时聊聊天,再做点有益身心的事情。大家这么忙,聚集到东流镇,肯定有原因。

  作为“大师门徒”,秦宇不费力气,就弄清了缘由。

  原来,近期魔道肆虐南国疆域,已有不少宗派弟子殒命,失踪下落不明者更甚。各派弟子齐聚,就是为了商议组成荡魔联队,阻止魔焰肆虐南国。

  在听到,东岳派大师兄韩栋,崛起天才魏尉命丧魔手,数名外门弟子一夜殒命的愤慨后,秦宇只能按捺满腹牢骚,毕竟这事儿,似乎也有他在里面推波助澜。

  数次炼丹、修行被人打断后,秦宇索性搬张椅子,坐在院门口,求丹好说求见一律回绝。

  可很快,他就后悔了。

  丹道大师亲传弟子的名头,引来大片的“绿头蝇”,里外围了几层嗡嗡响,更有马屁齐飞臭不可闻,坚持不到半个时辰,秦宇就已败退。他起身,团团拱手正要逐客,却听得耳边阵阵惊呼。

  白云自天边来,有女其上。

  如果说曾沫儿的美,是五官结合后,产生的无上魅惑,那么这女子便是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妙到巅峰,让人难以想象,天地间怎能够诞生如此完美的人儿。似神女临世,平静神色间,自然而然释放出一份雍容华贵,让人难生亵渎。

  秦宇心神微震,一丝微麻微涩之感,自心底汹涌而出,旋即被强行压下。可下一瞬,他眼睛便猛地瞪大,伴着惊呼阵阵中,赶紧低下头去。

  宁凌眉头微皱,她身下白云是法宝幻化而成,方才法力流转滞待才会溃散,但只是瞬间,法力便已重新流通,白云未曾真正散去,应不会被人看到裙下。但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方才有一丝异样……

  眼神瞬间凌厉,扫过下方人群,略略盘旋露出冷意,可不等她再继续甄别,就被飞来几人打断。

  天云剑宗首徒面似寒冰,“宁师妹缘何受伤?我等必为你讨还公道!”

  宁凌与几人见礼,轻声道:“小妹路遇魔道小郎君,与他交手几番,此人不愧为魔道后起之秀,实力极其强大,几位道兄日后如果遇到,当小心行事。”

  几名年轻才俊大怒。

  “魔道小郎君梁太祖!我等正在此商议灭魔事宜,他竟还敢如此猖獗,莫要让我遇到,否则定让他生死两难!”

  “正是此理!我七星城中,已有四名弟子遭此獠毒手,好在今日宁师妹全身而退。”

  “来,你我今日相聚,便仔细商议一番,将此獠诛杀于此!”

  开口几人莫不是一方英才,拥簇着宁凌,顿时将她高贵气质衬托到极致,无数人目眩神迷,又自惭形愧。

  宁凌点点头,目光扫过地面,刚才那小子已溜的不见踪影,她脸上不动声色,随几人进入东流镇。

  关上院门,秦宇长长吐出口气,虽然自己没什么错,怎么总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可问题是,真不故意的啊,自己这双眼睛,居然还有透视的功能,以前怎么没发现!

  白云将散未散时,足以遮挡视线,但不知怎的,秦宇却一下看的真切。裙下衬裤破碎,洒落斑驳血迹如腊梅,与泛着雪白肌肤相映,越发动人心魄。

  秦宇用力摇头,却管不住自己总去想,那一幕如烙印般存于脑海,怕是忘不掉了。唉,忘不掉就算了,反正以后也难再见,就当是个美妙的意外吧,日后穷极无聊时,或许还能……污,真污!

  秦宇拍拍自己的脑袋,饱暖思淫-欲,自己现在离这一步还差得远,可不敢乱动念头,他推门进屋,决定最近都不出门了。

  可有些事儿,不是你想避,就能避得开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祭炼山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祭炼山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