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驻颜丹
食堂包子2016-12-09 13:353,713

  第二天,当秦宇打开门,不耐看向曾沫儿时,脸上出现瞬间僵硬。当然,他很快就掩饰过去,打过招呼后,拱手道:“不知这位仙子是?”

  不知为何,看他正经行礼模样,曾沫儿心头一怒,呛道:“是谁与你何干!宁姐姐,你要小心点,有些人可是很无耻的!”

  秦宇一脸无奈,两人连上今日总共见面三次,说话加起来不超过二十句,自己怎么就无耻了?

  宁凌眸子微闪,不答反问,“我昨日似乎见过道兄?”

  秦宇背后瞬间冒出一层冷汗,脸上却一片茫然,“有吗?秦某却是不知。”

  宁凌观察他的表情,几息后微微一笑,“我叫宁凌。”

  秦宇内心忐忑,拱手见礼,“秦宇。”

  曾沫儿埋怨,“宁姐姐,怎么告诉他名字,我不是告诉你,要小心的嘛!”

  秦宇咳嗽一声,“曾小姐,秦某自认对你没有半点不恭,你若一再坏我名声,我就只好……如你所愿了。”

  曾沫儿微怔,才明白他的意思,美眸瞪圆,“你敢!”

  宁凌拦住她,淡淡道:“秦宇道兄,听闻大师在此,我让沫儿带我前来,便是为了求取灵丹。”

  说着,手上微闪,便多出一只玉匣。

  储物袋!

  此女身份绝非小可。

  秦宇心头凛然,越发打定主意,断不能露半点口风。

  “玉匣中是三份养颜丹材料,我只有这些,不知大师可否为我炼制,用以不久后一位长辈的寿辰贺礼。当然,即便全部失败,宁凌也绝无怨言。”

  养颜丹有驻颜之效,吞服之后视个人体质不同,可保容颜二十年至三十年不变,对女姓修士而言尤为珍贵。它是筑基层次丹药,可就炼制难度而言,却几乎能媲美金丹期灵丹,失败率高的吓人!

  秦宇皱眉,他本应拒绝,可面对宁凌清潭般的眸子,竟鬼使神差点了点头。达成约定,两女不再停留,约定两日后来取丹药,携手飘然离去。

  看着两人远去,秦宇拍拍额头面露苦笑。美人如玉,虽赏心悦目,却也扰人心神啊!暗自告诫,日后切不可再如此,他转身踏入小院,直奔丹房。

  养颜丹啊,如果没有小蓝灯,秦宇觉得自己可以直接放弃了,可就算如此也容不得半点大意。毕竟丹道大师的名头已打了出去,养颜丹虽难,玩命也得炼出来!

  嘭——

  嘭——

  低沉闷响,不断从丹房传出,即便秦宇已有预料,可养颜丹的炼制难度,还是远超想象。

  三份材料毫无意外全部失败,夜间借小蓝灯提取,然后继续炼制。两日两夜,秦宇尝试不下三十次,总算在第二日夜间,走运炼出了一颗成丹。

  当然,这颗成丹恐怕连养颜丹三层功效都没,放在别的炼丹师手里,妥妥是废了。

  好在有小蓝灯!

  顾不上手里的成丹,比正常丹药小了近半,秦宇赶紧把它丢进一尺蓝海,离天明还有些时间,希望能成功。

  做完这些,一股深深的疲倦自四肢百骸传来,身体稍稍活动,就“噼里啪啦”乱响。强撑着盘膝坐好,秦宇取出元魄丹、养元丹、匠体丹各一颗,仰头吞下,闭目调息。

  元魄丹增强神识,养元丹提升法力,匠体丹强大肉身,皆是炼气期丹药的升级版。

  至于为什么一次吞三颗,有丹任性你管得着?

  什么?你说这样吸收效果不好,那就换个说法……有丹的人生,就是如此任性!

  任性的秦宇在日头初升时,就被急促敲门声唤醒,摇摇依旧昏沉的脑袋,开门迎客。

  敲门的果然是曾沫儿,这丫头似乎知道,“大师”不会与她这小辈一般见识,表现越发蛮横。

  这不,宁凌尚未开口,她就直接发难,“约定的时间到了,养颜丹呢?大师声名远播,你可别说全都失败了!”

  秦宇决定无视她,对宁凌点头,“稍等,我现在去取。”

  转身走回,院门大开,曾沫儿气的直跺脚,却不敢踏入一步。耍点小性子,和违背大师意志,是截然不同的层面,她甚至怀疑秦宇留门就是准备坑她,这个卑鄙的家伙!

  “还不出来?取个丹,要这么久!”曾沫儿咬牙切齿。

  宁凌眉头也微微皱起。

  又一会,秦宇身影才出现在视线中,不等曾沫儿发难,肃然道:“两位姑娘,请随我院中一叙。”

  宁凌微讶,向院中深处看去一眼。

  秦宇点头,“是大师的意思。”

  阻拦曾沫儿嘲弄,宁凌拉着她踏入小院。院落略显狼藉,地面落了不少枯叶,可见院中人已很久,没有仔细的打扫过。

  秦宇关好院门,道:“凌乱一些,两位姑娘见笑了。”说着深吸口气,自怀中取出一只玉瓶。

  没人接,宁凌眉头轻皱,旁边曾沫儿则是一副,终于抓到你狐狸尾巴的表情。

  秦宇失笑摇头,小心将玉瓶放在身后石桌上,退后几步,“宁凌姑娘,请看吧。”

  宁凌略微犹豫,将玉瓶拿到手中,打开突然一声低呼,便见她掌心间,正安静躺着一颗通体蔚蓝的小小灵丹。它体积,约只有正常灵丹的一半,可这时却没人顾得上半点,所有眼神都死死落在上面。

  浓郁药香在空中传播,许久之后,死寂才被轻颤声音打破,“宁姐姐……这……这是……”

  曾沫儿结结巴巴,涨红小脸上尽是震动。

  宁凌深吸口气,“秦宇道兄?”

  秦宇满脸赞叹,“极品养颜丹!宁小姐不必多问,小子也不知晓缘由,都是大师的意思。不过,此事还请宁小姐保密,切勿泄露。”

  宁凌转身向院落深处恭谨行礼,“此丹已能被称作驻颜丹,吞服后可保容颜此生不变,宁凌在此谢过大师厚赐。”

  她将养颜丹收起,反手自储物戒中,取出一块玉佩,此物约指节大小,晶莹剔透,表面层层宝光涌动。

  “驻颜丹价值无双,晚辈不能毫无表示,身上这块敛息玉佩虽不及此丹珍贵,但请大师收下。”

  秦宇接过玉佩瞬间,一股信息涌入脑海,婉拒的话就再也说不出口——敛息玉佩,炼化后隐藏自身气息,可蔽金丹神念。

  这玉佩,他太需要了。

  脸上不动声色,秦宇转身行礼,“大师,小子喜欢这块玉佩,您看如何?”

  一片安静。

  秦宇面露喜意,“成了,多谢宁小姐!”

  宁凌看了他一眼,摇头,“是我要谢秦道兄,否则凭白收取此丹,我心头难安。”她敛衽行礼,“不敢多打搅大师,晚辈告辞。”

  曾沫儿明显有些走神,飘忽忽跟在后面走了。

  秦宇送走两人,匆匆回到丹房,眉头顿时皱紧。他也不清楚,不到半夜时间,养颜丹为什么会,直接晋升成最高级极品灵丹。

  不知此事会不会引起波澜,秦宇皱眉苦思,许久后长长吐气。极品养颜丹虽然惊人,但以丹道大师的名衔应该不算出格,只要谨慎些不再弄出极品丹,想来很快就会揭过。

  今时今日,看似平静自在,却真真是行于钢丝绳上,稍有差池就是万劫不复。

  谨慎。

  要谨慎啊!

  ……

  马车无比安静。

  宁凌若有所思,对面曾沫儿,几番欲言又止。

  终于,她按捺不住,轻声道:“宁姐姐,你认识这位大师?”

  宁凌想了想,道:“应是家中原因。”

  曾沫儿轻轻点头,她早听老祖提及,宁凌身份非同小可,身后隐藏着极大背景,今日之事便印证了这点。她鼓足勇气,“宁姐姐,我若向大师求丹,他会不会应允?”

  宁凌沉默几息,“沫儿,这位大师能够认出我的来历,必然是位大人物。这般存在可以请求,但绝不能有怨怼,更不可生出半点不敬之心。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曾沫儿俏脸微白,勉强笑道:“宁姐姐放心,小妹知道轻重,但我总是要试一下的。”

  她靠在车上,闭上眼,不再多言。

  宁凌心头轻叹,曾沫儿为何求丹,她心中清楚,可今日得到驻颜丹,已是天大的人情,远不是一件敛息法宝可比,在这件事情上,她实在不好多言。

  希望,大师慈悲吧。

  曾家老祖曾诚名再度来访,比之前隆重无数,各种拜见之礼,几乎堆成一座小山。

  听清来意后,秦宇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他看了一眼曾沫儿,沉声道:“曾前辈这是何意?难道想要逼迫大师,为你曾家炼制灵丹!”

  曾诚名叹息,“小友莫要多想,曾家上下绝没有,半点对大师不敬之意,实在是难言之隐,恳请大人出手,老夫感激不尽!”

  秦宇断然拒绝,“宁小姐的驻颜丹,已是大师耗损心力所制,想来曾前辈也明白,现在这般时候大师不可能再出手。礼物,请您收回。”

  曾诚名心头微震,他早有猜测,大师在此是为凝聚精气神,一举突破元婴境。秦宇所言无疑证明了这点,如此来,求丹就彻底没了可能。

  他脸色,瞬间暗淡下去,整个人似乎苍老许多,起身道:“是老夫孟浪了,告辞。”

  “祖爷爷!”曾沫儿痛哭出声,她一下跪倒在地,“大师,求您救救家叔,他要死了,他就要死了!”

  哭泣中,秦宇大概弄清楚了,曾沫儿为何会有如此激烈的表现。曾家有一子曾钟秀,天纵之才十六岁修至炼气十层,尤其炼丹一道,更加表现惊人。

  这样一名资质上等世家子弟,本应有无比光明的未来,但他少年心性不知轻重,独自突破炼气成就筑基,关键时刻被误闯进来的曾沫儿打断,不仅突破失败,更遭受严重反噬。此后修为再无寸进,因伤势缠绵病榻,哪怕曾家底蕴浑厚,也没有办法挽留他流失的生命,今已濒临死亡。

  曾沫儿梨花带雨,转身拜下,“秦大哥,沫儿年少无知对你多有冒犯,你不要与我一般见识,帮我求求大师,只要赐下一颗极品筑基丹,不论什么条件沫儿都愿答应。”

  曾诚名痛苦闭上眼,再睁开时已一片平静,“沫儿住口!”他向院中拱手,“小丫头无状,让大师见笑了,老夫这就带她离开。”

  曾沫儿木木起身,跟在他身后,整个人像是丢了魂魄,再无平日里半点精怪。

  秦宇咳嗽一声,“你们要筑基丹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祭炼山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祭炼山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