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入此界
我爱白大褂2019-07-26 04:542,783

  孟西游做了一个梦,她蹲在小溪边,苦巴巴的搓洗着质地粗糙的衣服,而小溪的对面站着一个人,正静静的看着她。虽不曾抬头,但那人的眉目似乎早已在孟西游心底描绘了千万遍,桀骜俊挺的眉毛斜飞入鬓,一双轮廓极好的丹凤眼里边似乎蕴含着星空,会将人的身心都吸进去,鼻梁挺直,薄唇总是似翘非翘,看的人心里痒痒的,好想尝一口,加之一身黑衣包裹着俊挺的身姿,端的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美人。

  仿佛是看透了孟西游心中所想,那人开口讥讽:“看够了没有,可是后悔了?”那声音时远时近,低沉中带着一丝暗哑,叹息道:“你,也有今天呢。”

  孟西游只觉得心中悲痛难名,却是既说不出话来,也抬不起头,只瘦小的身子拼命颤抖,心底呐喊:“不是的,不是的••••••”

  “啊!”孟西游一下子坐了起来,无措的看着四周,昏暗破旧的小屋,原来是一场梦,梦中那人言语犹在耳边,却是想不起那人的样貌来。

  窗外天微微亮,孟西游搓搓冻的发麻的四肢,认命的起床去溪边洗衣服,努力的将快要被河水冲刷走的衣服拽回来,粗布的衣服蹭的手掌通红,就着寒风,红里还透着紫,好不容易将浆洗好的衣服甩在木盆里,回头一屁股坐在湿漉漉的大青石上,重重的叹了口气,怎么也想不明白前一刻还在宿舍大床上睡得不省人事的她,再睁眼已经换了一副身板。

  作为一个才七岁的包子,孟西游在后娘的支使下,不得不迈开短腿,早早过上干好活才能有饭吃的日子。总觉得有人注视着自己的孟西游猛的回头,身后却是什么也没有,心道,都怪那该死的梦,约摸过去了小一刻钟,孟西游琢磨着后娘快要来拿衣服,匆匆拧干衣服上的水,而后很是乖巧的在附近的林子里捡了些小柴火,来这里三个月零九天,接受了原主记忆的她也同时接收了原主好几年的苦难生活,不过要怎样让自己在一个有后娘就有后爹的家庭里过的更好,孟西游却早有心得,至少得熬到长大,再图以后。

  忙忙碌碌的孟西游并不知晓,她的直觉是对的,就在她身后几步外,虚空之中,一身黑衣的男子正专注的看着她,丹凤眼中幽深一片,承载着满满的痛恨,还夹杂着丝丝缕缕的快意,然而最不容忽略的却是心疼,这样怯弱枯瘦的孟西游,不再是他记忆之中神采飞扬的小姑娘,也不再记得他,不禁想叫住那人,问一句:“如今可后悔了。”只是知她什么都不记得,一切再没有意义,心中却终究是意难平。

  孟西游再度回头,这次却远远看到孟氏急步的走过来,这是一个略显粗壮的妇人,穿着一身暗红的衣服,眉目倒是端正,眼中隐隐有些晦暗,却硬生生从唇角挤出一丝笑来,没有了以前那般摆在明面上的冰冷。孟西游有些不安,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孟氏如今若不是吃错药,就是马上就要让她吃错药了的节奏。

  “娘,衣服我已经洗好了,晚上烧饭的柴火也准备了些,不够我再去捡。”孟西游挺着小身板站在河边,才七岁的小孩子,顶着一头脏兮兮的头发,明显显小的夹袄到底遮不住青紫的胳膊和粗糙的手,加上瘦小的个子,越发显的可怜兮兮。

  “好,好,回家吧。”孟氏有些呐呐道,“天有些冷了,回头你哥哥,不,我那里有一件新做的夹袄你拿去穿吧。”

  孟西游点头称是,心中却不由嘀咕起来,今儿吹的是哪阵风,自己这继母入得门来不过两载,在原主的记忆中,日子过得倒是一天比一天差劲,就是身上这件袄儿,还是孟氏未入门时,孟大求了村里一直想把远房侄女许给他的陈大娘做的,孟西游穿上夹袄没几天,与孟大青梅竹马的孟氏恰好死了丈夫满三月,便急急的带着八岁的儿子先占了个窝儿,自此陈大娘见了他们一家就没个好脸,孟氏自己又不是个好的,倒是烦起来新丈夫的崽来,更何况那孟大曾暗地里表过衷心,孟西游原就是他捡的弃婴,便索性不管不顾起来,想着折腾死了好让自己儿子独霸家产,说是家产,也不过两间破草房,三亩田地,便生生的将个七岁的孩子折磨成了人干,若是孟西游早知道孟氏的想法,怕是要吐血三升,她原本就是准备要跑路的好吧。

  这两人一路无话,倒是加快了速度。那黑衣青年也慢腾腾地跟在两人身后。

  孟西游远远看到那自家破破烂烂的茅草屋门口搓着手来回溜达的一个瘦骨嶙峋的汉子,可不正是孟大,她心中疑惑更盛。

  孟西游潜意识里从未觉得自己与这一家三口有什关联,她顶着一个几岁的小身板,起早贪黑的干活,好换一口吃食,早已经将自己妥妥的定位成了一个廉价童工,对几人没甚感情。

  再走近看,孟大黑红的脸皮透着几分惊惧与茫然,看到几步之外的孟西游,忙牵着她的手往屋里去,说是牵,倒不如说是拽来的恰当,那孟大着急忙慌的拉了孟西游进屋,孟西游人小步子也跟不上,堪堪再进门的一刹那,一只脚拌在了门槛上,一只破烂烂的鞋子就收刹不住向屋里飞去,然后,突然定在了空中,顿了一顿,像是活了般转了个圈回到了孟西游那只光溜溜的脚丫子前。身后跟着的黑衣男子伸出的手一顿,默默的收了回去,自嘲一笑,他们都看不见他。

  孟西游看到那鞋子异状,瞪大眼睛,第一反应是,孟家祖宗显灵了。却见孟大慌忙跪倒在地,口呼“冒犯仙人,请仙人恕罪,请仙人恕罪。”看孟西游呆呆站着,硬生生的拖她跪倒在地。

  不是孟西游呆楞楞,实在是眼前所见,超出了她以前的世界观。一步之外,稳稳的立着一个男子,着一袭淡青色衣裳,周身透着一股让人如沐春风的光芒,孟西游惊鸿一瞥之下,只觉心神都恨不能匍匐在此人脚下。

  “你,名西游?”琉璃淡淡道,他宗门子弟踏遍神州十数年,便是琉璃自己也已经见过百十来个名唤西游的孩童,天地广阔,同名同姓的人如过江之卿,更不要说那孩子一个不好早已轮回转世,如何寻得。

  “是,我是叫孟西游。”孟西游呆愣过后却是反应极快道,不知为何,虽不知面前这个举止诡谲之人是谁,她却仿佛听到在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这是一个脱离此处的机会,比自己预期的还要早上数年,况且她在这人身上觉不出恶意,不知是不是灵魂换了一个躯壳,这一世的孟西游虽遭了些肉体上的罪,却得了一样好处,便是能轻易的感知这世界对于自己的好恶。

  琉璃温和的伸出手去,只见一束光芒从指尖向孟西游而去,那束光如同生出智慧般,在孟西游的头顶盘旋了一圈,然后猛的顿了顿,径自往孟西游的脖颈而去,如同生出手脚般颤巍巍的从孟西游的怀中拉出来一个漆黑的令牌,然后就如同受到什么极大的惊吓,消失无踪。

  孟西游在那束光飞过来的时候就呆立在原地,不禁问自己,到底穿到了个什么世界,直到这一刻,她才真正的正视起来自己已然到了另一个世界事实,而这个世界,与自己所知,有着绝大的不同,它居然有仙人,对孟西游来说,她的世界,在此时,真真正正的打开了另一扇窗,拥有了无限的可能,她甚至隐隐觉得,这世界无比熟悉,仿佛合该如此,在不知不觉中,心中已经没有了恐惧,带着微微的,却又似乎蓬勃的兴奋,看着那个仙人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蹲在自己面前,将那双白玉般的手伸向自己的脖颈。

  站在门口的男子,容颜无双的脸上瞬间挂了寒霜,却是疾步远离了此处。

继续阅读:第二章 令名西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夫君,咱们修仙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