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令名西游
我爱白大褂2019-07-26 04:532,429

  琉璃伸手将那块把自己一缕探路青光吓得灰飞烟灭的牌子握在手中,那东西非金非玉,,颜色漆黑,已经令自认为在大宗门见识颇为广博的琉璃摸不着头脑,牌子上清晰的刻着西游两个大字,笔迹甚是稚嫩,像是孩童所写,但是就算如此,他却也丝毫不敢轻忽,琉璃知道,就是以自己筑基中期的修为,也休想在这块牌子上留下哪怕蚊子腿那样细小的痕迹来,细细一思量,那稚嫩的笔迹足以让人生出恐惧来。在他手掌中的令牌堪堪可比自己掌心一半大小,却透着不容忽视的古朴,在这牌子的另一面是极其精致的一座小塔,像是天生就存在于令牌上一般,不见丝毫人工雕琢的痕迹,那塔共有九层,塔顶一枚宝珠,有些细细的纹路,看着玲珑可爱,却透着十足的威严,琉璃暗道,就是自家宗门內最是严肃的执法殿那般令门下弟子胆寒的地方,也不能比拟其十之一二。

  塔的每层皆是四角,每角挂一只铃铛,最让琉璃诧异的是,每片瓦都刻画的栩栩如生的小塔,第一层匾额上的小字却是无论如何也看不清楚,只看到那匾额一片如天空般明朗的蓝色,待用神识细细探查时,琉璃立时感觉到头痛欲裂,识海一片沸腾,琉璃此时还不知道,这已经是那匾额察觉他无什恶意,十分留情的缘故。

  “这个不能给你。”孟西游看这青年似乎对这小牌子十分感兴趣,不由说道“实在是摘不下来。”在此之前,孟西游还对这人不能解释的神通吓的不轻,待认清了这世界的现实,她却飞快的适应了下来,将他当做一般的人来对待,这却是她心性的一个优点,若是想通了,便十分的适应自己所处的环境。

  “仙人恕罪,真的是摘不下来,这孩子从小就有这东西。”孟大此时有些回过神来,看琉璃转过脸来,便紧赶慢赶的倒出了一箩筐的话“她是我在山脚下一个山坳里捡回来的,那时候这东西就在她脖子上了”孟大畏畏缩缩的指了指孟西游的脖子“这是个怪东西,随着她变大变小”末了又加了一句“可恶的很”,字里行间很是嫌弃。

  孟西游垂下脑袋,自嘲的扯了扯嘴角,可不是可恶的很么,孟大因着孟氏的儿子对自己这个小东西的觊觎,有一段时间可是用尽了手段,农家的汉子,胆子长的想来也不十分大,不然可就不是就差把自己的脖子拧下来了,虽然早有猜测,孟西游此刻听到孟大嫌弃的话却还是有些怔怔,这一世,我到底是谁呢?父母亲人又在哪里,想不到活了两世,都是孤零零一个人。

  琉璃却是越听越欣喜,已经有八分确定孟西游就是整个宗门拼尽全力要寻找的人了,当下带着十二分的善意对孟西游道“你愿意跟我回去吗?”旋即又觉得这样说不是很妥帖,斟酌道“就是跟我去宗门中,可以给你找个师父教你本事,还有吃有住。”

  孟西游暗地里觉得有些好笑,却又十分温暖,来这里七年了,从没有人关心过她是否吃饱穿暖,点头道“我愿意”,左右待在孟大这里实在是受罪,又问到“你是神仙吗?”

  顶着一个嫩皮子的孟西游,在琉璃的眼中穿着破烂,大脑袋下接着小小身板,黑的跟泥鳅一般,只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让琉璃在怜惜的同时生出了无尽的愤怒,,他有法门可寻找,自然知道眼前的这个孩子骨龄已然七岁,如今却只顶着个四五岁的身子,自然是受了无数的薄待。

  “只要你以后好好学本事,以后就能成为神仙。”琉璃摸摸他的脑袋。

  听到这话,孟氏却是按捺不住,匆忙从门后出来跪在地上谄媚道“仙人,我还有一个孩子,要比他机灵多了,也能干,求仙人收他为徒。”

  孟氏不是如孟西游一般半路出家的,她却是从前死鬼丈夫那里听说过,这世上虽有皇帝权贵,在有些人眼中却是不值一提,那就是修仙者,能移山填海,遮天蔽日,想不到在这里能见到,早知道就断断不能让这个小崽子捡了便宜,孟氏恨恨咬牙。琉璃淡淡的看了匍匐在地的孟氏一眼,他如今修道有成,虽看着年轻,却已经活了百十来个年头,也算是有些见识,如何不知孟氏所打的主意,却是向孟西游看去“你觉得如何?”

  孟西游看看琉璃,又看看已经又转了脸色眼巴巴看着他的孟氏,道“孟西飞已经做了我两年的哥哥,请仙人给他一个机会吧,只是,以后他就跟我没什么关系了。”

  琉璃倒有些诧异的看向孟西游,想不到这孩子与修真一途如此有缘,这般就了结了这段因果。

  说起来,就有一件事不得不提,孟西游被孟大捡到,原想多一个养老送终之人,不想后来才发现这是个女娃,再扔了却是不敢,养着却又不甘心,端的是骑虎难下,直到孟氏带着孟西飞进门,孟西游便彻底的被放弃,时常被孟氏苛待,他也是只当做不知,只于名字,却是村子里唯一的老秀才看到孟西游脖子上的铁牌,认出字迹来,索性这么叫了,倒是在村里一众二狗,猴子里边脱颖而出,孟西飞原本叫铁柱,觉得孟西游名字文雅,硬生生依样画葫芦叫了这么个名。

  孟氏却是不依,撒泼道“我养了你这么些年,你如今就不认我们了?”

  孟西游如今有了靠山,再不忍气吞声,冷淡道“我做了三年的苦工,并不欠你。”

  孟氏再要张口,琉璃轻轻一抬手,她不自觉向门在摔去,在院子里打了个滚,再无生息,琉璃稍做惩处,对已经惊呆的小女孩安慰道“只是晕过去了。”再一抬手,便摄来了一个小胖子,穿着一身棉袄子,越发显的肥硕,正是欺负过孟西游数次的孟西飞,略抬抬眼道“蠢笨不堪。”

  琉璃对一旁失落又害怕的孟大道“此子与你们缘分已尽,好自为之。”便牵着孟西游出了门去,若说琉璃原本只为完成师命,此刻已不再只抱有这个念头,这个孩子是他一手解救,与门中那些每过三十年就招收一次的一堆弟子又是不同,若是此番这人不是宗门要找的孩子,便将她收归自己执事殿门下,将她拉扯上大道,全了这番情意,此处念头一闪,琉璃只觉丹田一顿,注入无数暖流,竟然隐隐有要突破的征兆,强自按抐,以待到宗门再行修炼。却说孟西游此时将在身旁这仙人白玉般的手中自己黑黝黝的爪子窜一下再窜一下,觉得这样实在是不般配。琉璃看她别扭扭的样子,眼中不觉显出笑意,随手施了一个清风诀,便见眼前出现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睁着一双墨珠般的眸子,正专注的瞅着他,容颜出乎意料的出色。在琉璃没有看到的一瞬间,一道青烟快速的遁进了那令牌之中。

继续阅读:第三章 首登山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夫君,咱们修仙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