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胸口虚影
我爱白大褂2019-07-26 04:533,181

  随后对西游解释道:“小师妹,你师兄他没有恶意的,只是说话向来这个样子。”

  “我知道,我知道,二师兄和大师兄一样好。”孟西游连连点头,她自然看出来了,花轩如今是个中二病少年,还是顺毛捋比较好,心底吐槽,我还要装包子到什么时候哟。

  “那个,小师妹,不同的灵根修炼的功法也不一样。”花轩感激地看了池青岚一眼,耳垂可以的变成了红色,磕磕巴巴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师尊说我是雷灵根,还是师兄懂得多。”孟西游道,她隐隐约约能猜出来这个灵根或许是自己穿越的福利,看别人的反应就知道了,只是再然后就说不好了,毕竟不是本土居民,正好借这个机会了解了解。

  “雷灵根?”师兄弟两人大吃一惊,虽然知道藏剑峰的弟子向来都天赋过人,却也没有想到会收到传说中难得的雷灵根。看着自家小师妹懵懵懂懂的样子,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闪过一个念头,自家的小师妹这么笨,以后有得操心了。

  池青岚作为大师兄已经妥妥的把护犊子刻在了骨子里,当然这个护犊子只表现在护藏剑峰的犊子,以前藏剑峰这一代弟子只有他和花轩,如今又多了一个要保护的人。

  “小师妹,修真界的修士,一千人之中,有九百九十九个人的灵根都出自金木水火土之中,由其中的一种或者几种组成,一个人的灵根越少,那么他修炼的速度越快,天赋越好,像你二师兄就是单一火灵根。”池青岚道。

  “你大师兄说的对”花轩接话道:“你大师兄是单一土灵根,就是整个苍云门也是数得着的。”

  “那一千个人中剩下的那一个呢?”孟西游问道。

  “剩的那一个,却是天道的宠儿,又叫做变异天灵根,如变异风灵根,变异冰灵根,咱们的师尊就是一个,是变异的冰灵根,整个苍云门也只有师尊一个。”池青岚余有荣焉道。

  孟西游看池青岚说起师尊来连眼睛都变的晶亮,在他身边的花轩也听得认真,不由抿嘴一笑,这时觉得这两个仙人师兄一下子变得亲近起来,不由歪头插话道:“那我呢?”

  “你呀,便是一千个变异天灵根中也出不了一个,真正算得上是得天独厚,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花轩看孟西游毫不惧怕的看着他,心中不由得觉得有个如此崇拜自己的师妹真是一件极好的事,耐心的跟她解释起来。

  孟西游闻言不由偷笑,那这样的话,自己绝对算是那个什么天道的亲女儿了,而且还是独生女那种的,只是后来的事又告诉她一件事,越是亲生的,越是要棍棒底下出孝子。

  花轩看孟西游乐的眼都眯起来了,不觉把平常都端着的冰块脸扔在一边,越发起劲的道:“还有啊,修士金丹之下进阶要拷问心魔,金丹之上还得遭受雷劫,这些也大大的制约了修士的进阶,可是雷灵根却是不同,雷劫对于你们而言就像是十全大补丹之于凡人一般,完完全全的提升修为。心魔虽然不会消失,却也只是寻常修士的十之一二。”

  池青岚含笑看着自己一直冷清的小师弟同小师妹在一旁嘀嘀咕咕,心中也甚是晴朗,只是小师妹的身子也太瘦弱了些,以后要好好补补。

  孟西游却是不知,以后自己大师兄百十千年的,即使大家早已辟谷,,只要见到自己就塞吃的用的,却是今日种下的因果。

  又过了些时候,看孟西游跟在花轩后边四处溜达,已经有些恹恹,想来是累着了,便道:“师弟,今日师妹刚来,让她好好休息,来日方长。”

  “对对,师妹你今日先休息,师兄明日再来找你。”花轩点头道,也注意到孟西游确实有些累的狠了。

  “师兄,你们叫我西游就好啦,就是,我还不是很想休息。”孟西游按按自己干瘪瘪的小肚子道“就是,就是有些饿了。”说实话,琉璃在之前只给了孟西游一个烧饼,这还是他一时兴起买的,想不到倒用上了,只是孟西游怕是不知道,那个拿出来还温热的烧饼在琉璃的储物袋中已经待了一年。

  就像是附和孟西游的话一般,她的肚子十分应景的“咕咕”叫了两声,孟西游就看到自己新晋的两位师兄皆是一脸憋笑的模样。

  看孟西游一脸的郁闷,池青岚冲花轩使了个眼色,孟西游就见自己的二师兄重新端起一张冰山脸,召出飞剑,一烟遛的遁走了。

  修真界筑基期上弟子基本上都辟谷了,餐风饮露,也能清除自己身体的杂质,常年不食烟火,池青岚与花轩一个筑基后期一个筑基初期,吃饭都是几十几百年前的事了,这才让孟西游挨了饿。虽然练气以上就可辟谷,在苍云门下却是设有弟子食堂的,毕竟辟谷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更何况年年都有新收入门的弟子,若是没有吃饭的地方,像孟西游这样的弟子,在修炼有成之前怕是就要饿死了。

  且说花轩飞快的架起飞剑,在门中绕了几圈,终于从自己记忆当中挖出几十年前吃饭的情形来,好不容易找到山门中的食堂,大咧咧的走进去,卷起十数种菜品还不忘端走一锅米饭,直看的食堂那做饭的练气期弟子目瞪口呆,原来师门之中还有如此接地气的前辈。

  “那不是藏剑峰的花轩师兄么?”一个面若桃花的女弟子激动地大声嚷嚷,实在是藏剑峰盛名在外,诸如池青岚和花轩这样的天才修士,是很多门中弟子的楷模。

  “胡扯,花轩师兄早就是筑基修士才不会来这里呢。”另一个女弟子急切道,深怕自己的男神受到任何一点诋毁,直到回过头看到花轩的一缕袍角,只觉得整个修真界都幻灭了。

  “大师兄,你说二师兄到底干什么去了?”孟西游自觉跟两个师兄都十分的熟悉(此处作者捂脸,某游你这个自来熟。)扯着池青岚的袖子晃晃悠悠,不要问她为什么最近不是抱腰就是扯袖口,孟西游觉得作为一个三寸丁的小萝莉,她十分的不容易。

  “放心吧,你师兄片刻就回来了。”池青岚话音未落,就见藏剑峰顶一道剑光闪过,自家华丽丽,冷清清的二师兄就立在了眼前,当然以上的赞美词统统要忽略掉花轩手中拎着的那口大锅,就连一向稳重的池青岚都张张嘴,哑然失笑。

  “二师兄是去拿吃的去了么?”孟西游恍然大悟“真快。”她跟大师兄说了十句话不到。

  “恩,快过来吧。”花轩对自家师妹招招手,自动忽略了那个拿字,她明明是去抢的好么。

  是夜,孟西游躺在特地给自己收拾出来的屋子里,打个滚再打个滚,她决定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真真正正的家,上一世她是没有家的。

  看着和自己的手腕恰恰贴合的轮回镯,孟西游发现那原本雪白的镯子如今已经变成了通体淡粉色,这时镯子上却是若隐若现的各色花朵,看得孟西游新奇不已,原来轮回镯的轮回是这个意思,不知道明天又会变成什么样子,真是期待。原来这就是修真界。却说那璇玑阁已经被她收在了镯子当中。说起来这璇玑阁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可放成正常大小,里面空间也大的出奇,物什一应俱全,可是它真正的用途却是一件极好的防御法宝,待在里面,可抗金丹下全力的攻击,是个绝佳的乌龟壳,随着修为的提升,她的防御力量也是随之提升,也不知自己师兄从哪里淘来的。

  一阵得意过后,孟西游收敛神色,将玲珑阁抱在胸前,沉声道:“出来吧,不管你是人是魔,是鬼是怪,总会露出马脚。不是么?”

  “呵呵。”孟西游耳边传来几声轻笑,一道青烟从孟西游胸口飘出。

  孟西游咬牙,原来这东西竟然一只藏在自己身上。

  “你是谁?”孟西游看着那晃晃悠悠模糊不清的虚影。

  “那这样可记得?”那虚影渐渐清晰,竟然是个身着黑袍的年轻男子,孟西游自问两世为人,从未见过容色如此出色的人,天上地下再找不出一个,可她心底却很是困惑,自己怎的知道天上地下再也找不出来?

  “你,你,你是不是出现在我的梦中?”孟西游大惊,她此时已经想起此人是谁。

  “呦,小姑娘想起我来了?”那人毫不在意孟西游的惊讶,自顾自倒了杯水坐在桌边,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你不怕我?”

  “你不会伤害我。”孟西游肯定道,她从这虚影身上没有感觉到危险,却隐隐有些熟悉,只是伴随这熟悉而来的却是心底无法抑制的疼痛,便不再想下去。

  “不会伤害你?”那人脸色一变,冷然道:“谁告诉你,我不会伤害你。”随即烦躁道:“我恨不得,恨不得•••••”却是再不说话,转身还化做青烟钻入孟西游胸口。孟西游无法,只得暂且如此。

继续阅读:第七章 西游自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夫君,咱们修仙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