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大乘神消
我爱白大褂2019-07-26 04:532,301

  “仙人,我想学剑。”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孟西游却是飞快的就做了决定,这与她前世经历密不可分,上一世的孟西游也是不知父母姓什名谁,在福利院长到十几岁便自己去谋求生路,一个女孩子,在社会上孤立无援吃尽苦头,这些她都能忍,直到下班回家时被一个小混混堵在黝黑的巷子里,她拍了小混混一砖头,小混混却也给了她一刀,然后再次苏醒就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在内心深处,她是渴望强大的力量的,如果她不是一个弱女子,也许一切都会不同。

  “好,当断则断,合该是我藏剑峰的弟子。”萧揽月冰山般的俊脸微微温和了些,大手一挥,十分干净利落的带着孟西游出了殿门。身后一众人面面相觑却是不再开口,陆云飞伸手捋捋青色道袍上的褶皱,他这个广云峰的峰主还没有来得及说说自家的好处呢,果真是无缘。

  待大殿中空无一人,陆云飞从袖中拿出一个红色的珠子,那珠子飘飘悠悠的停在大殿中央,红色的光芒越来越盛,之后飘出一个虚影来,那虚影是一个白发老者,面容苍老,沟壑从生。

  陆云飞看见这老者如今的面容,不由悲泣一声,跪倒在地:“老祖,不肖子孙找到那人了,只是苦了您老人家。”

  那老者正是苍云门其中一位大乘期的修士陆瑾所残留的一缕神魂,同时他还是陆云飞的嫡亲祖上。

  陆瑾闻言默然片刻,道“傻孩子,快起来吧,我原本寿元将尽,如今能为我苍云再开辟一条道路,也是无憾了,只是以后苍云和陆家却是要让你受累了,我看那孩子是个好的,你就暗中看护着吧。”语毕那红色的珠子剧烈的抖动起来,随之那老者的虚影也愈来愈模糊,直至消散,同时那红色珠子光芒也收敛了起来,再看只是一块暗红的石头,没了外力的支撑,落在地上,滴溜溜的打了个旋儿。

  在那石头边上不知何时出现一枚银色的戒指,陆云飞用神识一探,却是一片巨大的空间,那空间之中灵气四溢,无数的灵器,丹药,药草整整齐齐的堆放了一大一小两堆。

  陆云飞此时再也忍不住趴在地上痛哭起来,那个从他是个婴儿时期直至如今一直呵护,教导他,做他后盾的人终究是不在了,没有人知道,在这空无一人的大殿中,堂堂修真界第一大宗的一宗掌教会哭的像个孩子。

  两天后,苍云门的库房中多了无数的资源,那是一位大乘修士毕生所得的大部分。

  而在陆瑾最后一抹神识消散的同时,藏剑峰后藏剑小筑,一位青年修士缓缓的叹了口气,无声道:“陆瑾师兄。”

  却说那日孟西游随顾揽月出了殿门,正看到在殿外长身玉立的琉璃,琉璃恭声道“见过揽月尊者。”

  顾揽月清冷的眸子扫向琉璃“倒是辛苦你了。”

  琉璃看到孟西游跟在揽月身后,正冲他笑,忙道“师门之命弟子自当遵从,当不得辛苦。”

  “说是辛苦,便是辛苦,何必多话。”言毕,顾揽月手指一点,琉璃手中出现了一道符纸“此符有我倾力一剑,便送于你做个护身,多谢你替本尊寻了个好徒弟。”琉璃再要出言,一道剑光闪过,面前两人已没有了踪迹。

  “徒弟?”琉璃自语道,顺带施了个清风诀,理了理一身的冷汗,暗道不愧是剑修,揽月师伯越发的厉害了,随后小心翼翼的将那张符纸收起来,算是多了个保命的家伙,要知道,剑修一向以强悍著称,常能越阶杀敌,寻常平级修士少有人能掠其锋芒,这一剑之威简直算是个大杀器,想不到那小丫头投入藏剑峰门下,倒是不用自己担心了,多了个剑修的小师妹,倒也不错。

  藏剑峰上,顾揽月冷着一张脸看着自己衣袖上抓的死紧死紧的小爪子“放下,成何体统。”

  “仙人,对不起,我,我,有些高。”孟西游红着脸放开顾揽月的衣袖,只是腿实在有些软,不防松开手无处着力,竟一屁股坐在地上,本来就红的脸这下快要滴出血来,眼眶中还不觉窜出两三滴猫泪来。

  在顾揽月眼里,就看到自己新收的小徒弟坐在地上,干瘦干瘦的,还含着两包泪,想想她现如今虽然有着如此得天独厚的资质,却不过还是个凡人孩子,看这身无二两肉想必是吃了不少苦,胳膊一伸将孟西游提溜起来,心不由的软了,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是“你从今日起便是我顾揽月亲传弟子,不可再如此怂包。

  “怂包?”暗地里有人嗤笑一声,她何时怂包过,就是那一剑,也扎的准的不能在准。

  ”孟西游低声道:“是”

  “嗯?”顾揽月回头看他。

  “走吧。”顾揽月眼中闪过笑意。

  孟西游点头称是,跟上顾揽月,如同一个尾巴似的踱起步来,虽说藏剑峰有一种冷肃的氛围,她却在这其中感觉到丝丝缕缕的善意,也是托了这体质的福。

  在飞剑阁中,孟西游见过两位师兄,得了大师兄赠送的防御法器玲珑阁,二师兄花轩赠送的储物宝物轮回镯,觉得这一天过的甚是圆满。

  第六章 胸口虚影

  看自己这个新鲜出炉的小师妹傻呆呆的站在原地,池青岚不禁伸出手揉揉她毛茸茸的小脑袋,之前有过带师弟的经验,池青岚心想,想必带师妹也是差不离的,师尊如此挥挥衣袖就闭关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小师妹,师兄带你去住的地方,先熟悉熟悉好不好?”

  听着如此哄小孩的声音,孟西游表示还是非常受用,被人呵护的感觉真是不错,便一团孩子气的道“都听大师兄的。”

  看小师妹转瞬就被大师兄拐走的样子,花轩不甘心被冷落,在一旁道:“小师妹是什么灵根?”

  虽然是关心,可在别人听来却多有质问之意,只是花轩向来冷着脸习惯了,加之藏剑峰的弟子,在外行走一向是受人尊重和羡慕的份,花轩并未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什么不对,只是孟西游冷不丁听到这冷冰冰的明显带着质问的话,身子不受控制的瑟缩了一下,她倒不是吓着了,而是在孟家这些年练出来的自然反射,当初,孟西飞尤其喜欢欺负她,但是你若是表现的十分害怕,他倒是反而会洋洋得意的丢开手,这一时半会儿的这个毛病倒是还没有改过来。

  “师弟!”看小师妹似乎被吓到了,池青岚的声音不由严厉了几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夫君,咱们修仙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夫君,咱们修仙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