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华裾织翠青如葱,金环压辔摇玲
秦青词2016-12-16 01:322,742

  峰峦叠嶂,碧水如镜,青山浮水,倒影翩翩,飞在空中,占据高处,便可见山中景色犹如百里画廊。只可惜黎兮兮无心欣赏。

  只用一盏茶功夫,黎兮兮便飞到了剑峰,当然剑峰的结界她肯定弄不破的,只能老老实实的从峰底向上飞去。

  “来者何人,竟敢擅闯剑峰,还不赶紧下来。”守门弟子御剑直刺黎兮兮,显然是想将黎兮兮逼落地面。

  黎兮兮此刻心情急切,眉宇有红光闪动。手中轻甩,赤红的长鞭如灵蛇般迅速缠上两把灵剑。使劲向右一挥,两把灵剑直刺便深陷地面。

  两个守门弟子都是引起后期,两人竟敌不过一个七岁女童,不由面色赤红,眼神愤怒。

  “长青峰,黎兮兮,我有急事,要见叶修叶殿主。”黎兮兮凌空凭立分水剑上,粉红色衣裙裙摆在空中飞舞流动,眉宇之间,傲气天成。

  两个守门弟子面色立即由赤红转青,竟然是黎兮兮。一名弟子忙道:“叶殿主最、最近在闭关,不见外人。”

  “闭关也可以提前出关,我有急事,你,先带我上去。”赤红的长鞭灵巧异常的扯住男子的手臂,带着丝丝的疼痛感和一股灼意。可是他的心底,却寒意陡生。

  “是,是,是,我这就去通传。”男子诺诺的答应着,脚下御着灵气,迅速飞向山顶,那速度,竟比黎兮兮来时还快了几分,似身后有什么妖怪猛兽一般。

  黎兮兮早已收回赤玉鞭,跟着报信的男子,迅速往山上飞去。

  而被黎兮兮轻易留下的男子,仿若重生般呼吸了一口美妙的空气。要知道就连宗主女儿被推下云梯这种大事,都被宗主轻易揭过,还命人禁止谈论此事,宣告宗门说其中另有内情。

  众位弟子心中臆测,有什么内情啊,还不是你宗主怕了人家长青峰。哎,宗主都敢怒不敢言,何况他们这些普通弟子啊。男子收回插入地下的长剑,看着锋利的剑面上寥寥青烟,真是人生何处不唏嘘。

  跟随着男子走进剑心殿,黎兮兮在一方椅子上坐了下来静候。元婴老祖的地盘,还不是她可以肆意妄为的地方。谁知没过多久,守门男子没带回叶修,却带回了怒气冲冲的叶长安。

  人未至,声先道:“臭丫头,你今天是不是来砸场子的,我告诉你,就算你找我爹,我也不怕你。有胆子我们就来单挑。”

  黎兮兮气一滞,要是被叶长安缠住了,爷爷那边可是等不及的。

  她迅速站起身来,一双碧水秋瞳迅速凝结水雾,嗓子内带着丝丝哭音的说到:“长安叔叔,我是来找叶殿主有急事,不是来告状的。”

  叶长安身形一顿,尴尬的看着黎兮兮。都怪这个弟子,不是说黎兮兮是强闯进来的吗。你看着人家这姿态,那里有你刚才说的一分一毫的影子啊。

  叶长安瞪了一眼那弟子,腆着脸说道:“兮兮侄女啊,你有什么事找我爹帮忙啊,我跟你说啊,在这剑峰,找我就跟找我爹一样!”少年志得意满,意气风发。可惜却被黎兮兮一句话给打趴下了。

  “你是通幽中期老祖吗,不是,就帮我找你爹吧。”黎兮兮目含笑意,却又隐藏着几分焦急。

  少年搭怂着肩,一副没了生气的模样。却又不好食言,只能带着黎兮兮往后殿走去,穿过曲水回廊,走入一间雅室内,叶长安扬声喊道:“娘,大白天还在屋里描眉化妆吗,爹又闭关了,你画给谁看啊,还不快出来,我有事找你。”

  这一番话一出口,黎兮兮嘴角僵硬的抽搐两下,这还是儿子说的话吗!

  跟黎兮兮所想相同的大有人在,只听温婉的声音从帘后传来,那妇人身穿淡红纹绣大花牡丹,蝴蝶翩飞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颜色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流转间却又自有威仪,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

  妇人笑着走上前来,对的叶长安笑道:“你这孩子,竟说些傻气的话,说吧,找娘亲有什么事?咦,这是谁家的孩子,生的好生俊俏。”妇人看着黎兮兮轻笑,眉眼柔和。

  “娘,这是黎兮兮,长青峰黎师伯的孙女,她找爹爹有事,可爹又在闭关,我只好来找你了。”叶长安瘫坐在木椅上,伸手去提茶壶,为自己添了一杯,畅饮而下。刚才被黎兮兮催的急,都是跑过来的。

  女子眼底疑惑一闪,微笑的看着黎兮兮道:“兮兮姑娘啊,你找长安他爹有何事啊,若是……”

  女子还未说完,黎兮兮便一脸严肃开口打断道:“玉奶奶,兮兮真的是有急事,必须要叶殿主才能帮忙,玉奶奶快带我去找叶殿主吧!”

  “噗哈哈哈哈,奶奶,哈哈哈!”叶长安一口茶水喷出,笑的全身颤抖,好不舒畅。

  黎兮兮恨恨的瞪了一眼叶长安,看着玉玲珑僵住的面容,有些不好意思。

  美妇华贵典雅之气再也崩不住了,掩唇而笑:“我说这臭小子怎么会交到这么乖巧的朋友,原来也是个口齿伶俐的。你爹在剑池闭关,那地方,我可进不去。”玉玲珑为难的皱着眉头。

  “剑池。”黎兮兮脱口而出。

  没想到如此不巧,叶修竟去了剑池修炼。要知道剑池原本是丹云宗弟子剑废后埋剑之地。后有叶修藏万剑于灵脉之下,受剑峰灵气冲洗,汇成剑域。

  剑池中灵气密集,剑气纵横,更有剑灵存在,若不是修剑者,没有坚定剑心者,跟本不能前进剑池深处。

  她秀气的黛眉紧紧蹙起,难道真的不能改变事情发展,怎么会有诸多的波折。

  “我要去剑池,带我去。”黎兮兮深黑的眸紧紧盯着叶长安,有种不容拒绝的味道。

  “啊!你疯啦。我可不陪你发疯。”叶长安惊的蹦跳而起,不可思议的看着黎兮兮。

  “是啊,兮兮姑娘,剑池可不是寻常人能去的地方,纵使是以我通幽初期修为,也不敢深入啊。”玉玲珑目露忧容,为难的说道。

  “玉奶奶,你刚才说,你是通幽初期修为?”黎兮兮粉嫩的脸颊上黑瞳熠熠,红唇微微翘起,脸侧嵌着酒窝深深。

  对于玉玲珑的修为,黎兮兮前世还真的不清楚。没想到她竟然有通幽期修为,为何前世还会轻易身陨。

  “兮兮姑娘,难道我这身修为,对你有帮助?”

  “玄龟龙首丹,只要玉奶奶助我祖父度过此丹劫,兮兮便以一枚丹药答谢玉奶奶。”

  “玄龟龙首丹。”玉玲珑惊异出声,而叶长安却迷茫的看着两人。

  玉玲珑很快押下惊异,低声问道:“那这丹劫肯定不太寻常,否则黎道友也不会让兮兮姑娘来寻我家夫君帮忙。”

  “玉奶奶果然聪慧,此次丹劫便是千古难以一遇六龙噬霄盘云丹劫。”

  “原来是上古大劫,怪不得我观长青峰雷霆汹涌,竟有冲破法阵屏蔽之势。

  丹阳子已闭生死关,夫君又与剑池潜修,自是发现不了。而我们这些元婴期初期修为的又不能堪护破山阵法,直观其真相,没想到黎道友此刻境地竟是如此危险。

  夫君和黎道友同宗一门,本就应该守望相助,我现在便去找敬老一同前去长青峰,你们便在这里等着!”水袖轻摇,玉玲珑便化作一缕流光消失。

  黎兮兮明白,玉玲珑这一番话语,其实是为了解释自己并未发现长青峰的丹劫竟是如此危险,而且并表示前去救援是因同门之宜而非丹药之故。真是一位聪慧机巧的女子,这份恩情,她是记在心底的。

  无关风月,无关名利,人间自是有真情。

继续阅读:第十章:剑冢,胭脂有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道女配逆袭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