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剑冢,胭脂有泪
秦青词2016-12-16 01:312,172

  窗外暖阳正好,黎兮兮的心情也放松下来,她看了一眼云里雾里的叶长安。明媚的笑了,那笑容如同清泉,漾满整个空间。

  “叶长安,不如我们去剑池逛逛。”粉嫩的脸上,可爱灵动的笑容却让叶长安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

  既然危机解决,那盛景剑池不可不观!

  “我不去,打死也不去。”叶长安很没形象的抱住楠木方桌,一股誓死不从的姿态铺面而来。

  “长安啊,你想不想修仙啊!”黎兮兮掸了掸衣袖,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姿态缓缓说到。

  “修仙!”公鸭嗓子陡然尖叫而起,着实能吓破人的耳膜。

  “你骗人,我爹都没办法,你能有什么办法。不去,打死也不去剑池。”叶长安很快冷静下来,心中为自己不为黎兮兮谎言动摇而感到自得。

  “哎呀,你不相信我可就没办法了,反正又不是我不能修仙。”白嫩的指尖掏了掏刚才被刺痛的耳膜,漫不经心的向屋外走去。

  刚才走的急,没有仔细观看周围的风景,现在一观才发现,四周亭榭楼阁矗立,小巧流水环绕,曲径通向花木幽处,古木翠竹,琼花瑶草,一路慢走,馨香清远,移步异景。

  虽然不像修剑之人所住的居所,不过有这样一位聪慧的女子所在,也不出人意料意外。

  虽然不知剑池在何方,但一定在灵脉之上,黎兮兮只要寻着剑峰上灵气最密集浓郁的地方去就行了。

  室内,叶长安神色变幻了很久,为何黎兮兮会知道自己不能修仙?还有她说的是否是真的。他心中胡乱猜测,脸色阴沉到了极点。要知道,这是他心中最大的疼。最后,终是一咬牙跟了出去,这才发现,哪里还有黎兮兮的踪迹。

  黎兮兮看似漫无目的的走动,其实方向一直不曾改变。直到穿过一众奇石山体,前面豁然开朗。

  本应三月粉盛开桃花在此时却依旧开的娇艳,娇嫩的花瓣自空中徐徐落下,带着清风的足迹。桃花落,满枝头,谁家少年陌上足风流。

  此处成片的桃花林虽美,却让黎兮兮忌惮莫深。

  听闻,剑峰中葬着一把剑,名曰胭脂泪。

  此剑是丹云宗一位仙子,在临终前将这把剑葬在剑峰的。听闻这位仙子,一生情殇,终生未结道侣。一世相思全系在这把剑上,并创建了一种地极剑法,只是这剑法并未流传下来,应是随着前辈化尘了吧。

  这把胭脂泪本体是由千年灵桃木炼制而成,听说在胭脂泪葬下的那时,剑峰便多了一座桃花林。

  黎兮兮手拿分水剑,有些婴儿肥的小脸一本正紧的盯着前方的桃林,脚下步履轻移,顷刻间便进入了桃花林的笼罩范围。

  一朵柔嫩的花瓣随风飘落,柔柔弱弱,悄然无息。

  可这花瓣在黎兮兮眼里却像一道犀利的剑光直刺而来。她右手手腕快速微提,剑锋挽花直刺而上,剑尖穿透花瓣,相碰发出金属相交的滋啦声音。

  剑锋上的花瓣消散,更多的花瓣落下,如诗如画却暗藏杀机。剑光流转,幻影丛生,密密麻麻的剪影交错相应。

  花瓣无尽,剑锋有速,纵使黎兮兮出手的剑再快,也挡不住越来越密的桃花雨。不少花瓣落在肩上,轻柔若尘埃般毫无力度,却撕拉一声划破了粉红色的衣裙。有几朵花瓣飘落在青丝上,碧水清心清心铃泛着柔柔的光波,将粉嫩的花瓣湮灭归尘。

  只是,不到片刻间,粉红色的衣裙便被划伤了数处,看着实狼狈。

  黎兮兮黛眉紧蹙,没想只是一把剑,竟把她逼到这种地步。

  其实黎兮兮还没有完全适应自己练窍初期的修为,以她前世修为,怎会把小小的一把剑放在眼里。

  灵慧的双目泛着青红的光,丹田内的灵气极速运转,而她粉嫩的脸却越发苍白。不再管纷乱的桃花瓣,她举起分水剑,一剑挥出,孤舟凭立。

  霎时,桃花林仿若一副精美的画卷,却被人从中撕烂,所有流动的风,纷落的花全部静止,并迅速消融。

  黎兮兮仰眸,嘴角轻笑,灿若骄阳。

  席地而坐,掏出灵石放在身侧,迅速进入修炼状态中。此刻丹田内灵气所剩无几,穴窍中的星钻也黯淡失色。筋脉多处撕裂损伤。

  刚才要不是用出了一招威力极大的剑招,又幸运使出剑域扰乱桃林内的秩序,并且准切攻击到了胭脂泪的本体,一波三折,果然是万幸。当然还有对到的眼光,就算另外一个人拥有这般的见识,也不一定能通黎兮兮一样使出这一剑。

  运行一周天后,黎兮兮睁开双目,一道湛蓝星光隐现。看了一眼自己的破烂不堪衣衫,无奈的摇头,这件法衣算是报废了。想了想,自储物袋内掏出一身碧蓝色的宫裙,她抚摸着那繁复的花纹,飘逸的软纱,唇角微微上翘,带着一股明媚的忧伤。

  蓝色光华闪动,柔软的裙纱覆与身上。宽袖长纱摇曳,大摆散花堆叠,水蓝色长纱如烟挽在臂弯,碧水清心铃在空中飞旋,响脆耳迹。

  蓝墨的黑瞳灵气十足,粉红的唇角微微翘起,娇俏可爱。再衬着一身水蓝色的宫裙,犹如玉色雕砌而成。如此可爱灵动的娃娃,直让人想放在锦阁内收藏。

  黎兮兮抬眸看向四周,刚才的桃花林已消失尽怠,唯有一株矮小歪脖子的桃树孤邻邻矗在那里,看着格外可怜兮兮。

  看到这一幕,她唇角微翘,哎呀呀,现在连剑灵都知道伪装拉,何况人类呢。

  走上前去,黎兮兮抚摸着干硬的树干,在那里,有数到划痕,浅浅白白。还有一道很深的伤痕,半寸深,一尺长,颜色很新,正是她刚刚使用一线痕所划出的伤痕。

  “也不是很重吗,竟然都破了剑域。”黎兮兮咕哝着,感觉有些奇怪。灵动的黑眸滴溜溜的转着,突然出声到:“既然这棵树长得这么丑,不如劈了当柴烧吧。”口中喃呢着,手中还拿着分水剑冲着桃树比划着。

  只见桃树叶子花瓣纷纷抖动,似是害怕一般刷刷的响着。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变异灵根,天一神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道女配逆袭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