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变异灵根,天一神水
秦青词2016-12-16 01:363,159

  柔风吹过,吹起桃香,温软而迷情。似有若无,无迹可寻。

  黎兮兮狐疑的看着这多桃树,感觉有些奇怪,却又抓不住那丝灵感。手指剑微微摩擦剑柄,口中疑道:“真是奇怪,这树怎么还不化剑啊?”

  “当然不会化剑,因为这是颗真的桃树。”

  “真的是桃树,怪不得,剑身取自灵桃木,灵桃又因灵剑而生,难道竟是移花接木!”黎兮兮震惊的看着这株桃树,没想到这竟不是幻化而成,而是由移花接木小神通术重生而成。

  “咦,你这丫头竟然知道移花接木。”粗旷的声音中也透着一丝诧异。

  黎兮兮疑惑回头,见到一名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朗眉星目,眉峰笔直,似有剑意,墨发宽肩,身材修长结实,只可惜一丛茂密的胡须遮住了整个脸孔,一种粗旷之气扑面而来。

  “叶殿主。”黎兮兮赶紧正容执剑行礼,这是自上古时期剑修之间正式的礼节,足以体现她对叶修的尊重。我辈修者,不跪天,不跪地,只争朝夕。

  叶修眸光一亮,正容回了一礼,并不以黎兮兮修为低劣而视为无物。“你是何人弟子,怎么错跑到剑池后谷来了,选剑池在前谷。”男子朗声问道,一双精目若有所思。

  “长青峰,黎兮兮。祖父长青峰黎陌,兮兮今日前来剑峰是有事求助叶峰主。刚巧叶峰主正值此闭关之际,只得求助玉奶奶。玉奶奶此刻正在长青峰同祖父一通抵御丹药天劫,只是不知,此刻是否已经结束。”黎兮兮绝口不提自己为何在这里出现,而是将最重的前因说了一遍。果然,叶修听后眉宇微蹙。

  “我去长青峰看看。”说完便化作一匹剑光飞射而去。

  原来此处是剑池后谷,怪不得不见一人踪迹,而且这桃花林危险程度也不是一般引气、练窍弟子所能抵挡的。原来是自己寻错了地方。

  漆黑的眸不舍的再看了一眼桃木,本来还以为可以收服这把剑呢,谁知它都不理睬自己。

  看着那条长长的伤口,黎兮兮想了想,自储物袋中掏出一枚丹药瓶,瓶中装着一种灵气十足的液体。她将瓶中的液体倒在伤痕上,看着灵木将液体吸收,伤痕逐渐愈合。唇角微微翘起,小声说道:“这是仙木长春仙柳的清液,以后,你可要补偿我啊!”

  灵光闪现,身着碧蓝色衣裙的女童渐行渐远。

  一抹虚幻的红衣幻影伫立在桃树下,她衣裙飘渺,身上烟气飘荡,看不清面容,只有一双灵目,似怨、似愁、似苦、似忧,犹若深邃的幽潭,望进了湖底,迷失众生。

  黎兮兮回到长青峰内,便见雷霆将歇,风沙已停,只有地面雷火击打之处,青烟燎燃。

  四周有众位弟子在熄火救治。她匆匆赶至殿中,见到祖父清隽俊雅的身影安好无恙,一颗心才真正的安静下来。

  “祖父。”黎兮兮喊出声来,眼眶有些微红,似乎重生以来,越来越爱哭了。是心变软了吗?是谁说过。黎兮兮,你这个人,没有心!

  自己是怎么回答的?

  心,要来何用?如此凉薄。

  黎陌伸出手轻抚她的头顶,轻笑出声:“我无事,莫担心,还有,你做的很好!”

  玉玲珑二人到的时候,正是雷霆最凶残之时。那时他隐隐将要压制不住,即将崩炉的时候,幸好二人及时赶到,才稳住局面。

  之后的雷霆竟然变异、生出紫煞雷火,黎陌才真正心中一凉。幸好叶修及时赶到,不愧是号称一剑霜寒动九洲的男人,果然名副其实。那嚣张肆虐的雷霆,竟被一剑破之。

  黎陌回想之前的一切,再想想丹方的来历,以及经受的雷劫,面色不由发冷。

  “嗯,祖父,玉奶奶怎么样了,叶殿主,还有敬老?”黎兮兮见大殿中只有祖父,有些奇怪。

  “刚才的丹劫有紫煞雷火出现,叶夫人和敬老都受了轻微的内伤,已经服下丹药被叶宗主带回去了。”黎陌感慨道。

  遂又想起是黎兮兮看到丹劫便去剑峰请人相助,她心里当时不知道是多担心自己。可怜小小年纪,自己竟没有照顾好,真是愧对黎渊夫妇啊!

  啊,竟然受伤了,黎兮兮微有愧疚,看着祖父疲惫的面容,却还是硬着头皮装天真道:“祖父,刚才我看雷霆汹涌,甚是吓人,便私下请了玉奶奶相助。当时我不知道要用什么才能请动玉奶奶,就说祖父现在炼制的丹药开炉后赠给玉奶奶一颗。没想玉奶奶风光霁月,听完我说的话就直接前来帮助。只是,祖父,修士修心,应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所以,这枚丹药还是想送去给玉奶奶。”

  “兮儿,你能这样想,祖父心中甚感欣慰。这是玄龟龙首丹,你转交给叶夫人吧。”黎陌将手中的白玉盒交给黎兮兮,眸色有些阴晦。

  “谢谢祖父。那祖父要好好歇息,兮兮先回千阑峰了。哎,对了,祖父,你不用让曲衣衣一直来照顾我了,照顾我会耽误她自己的修行,她本来资质就不好,还是多点时间努力才是,我现在已经是练窍初期修为,可以辟谷了。”

  “什么,你已经练窍初期了。”黎陌本来听不需要曲衣衣服侍,以为是那小姑娘哪里惹到了兮兮,本想劝慰几句。没想到却听到黎兮兮竟跨过引气后期的屏障直接进入了练窍初期,一惊之下,反而眉宇深蹙。

  手指在肉眼不可见的速度下搭上黎兮兮的手腕,一股雄厚的灵力迅速涌进黎兮兮风丹田内。虽强势,却温和不伤筋脉。

  黎兮兮默默伸着手,等待黎陌探查结束。

  良久之久,黎陌松开孙女的手腕,深深吁了口气。原本是怕黎兮兮使用了什么丹药或是别的东西,才导致迅速进阶。没想一番探查后才发现,丹田稳固,灵根深厚,穴窍璀璨,不似根基不稳的虚浮感。

  只是。

  “兮兮,你修炼的并不是我给你的天一神水经?这,究竟怎么回事?”黎陌罕见的对黎兮兮竖起威严的一面。

  换功法这种事情,自己孙女竟未跟自己商量一下。何况天一神水是天级功法,岂是一个七岁幼童能了解其珍贵之处的。

  “兮兮、你跟我说,是不是有人让你该换功法的?”难道真有人居心叵测,在自己不注意的情况下劝说兮兮该换功法!此人,其心可诛!

  “祖父,我没有改换功法啊。昨天晚上我在药泉中修炼的时候,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全身冰寒,灵力中也夹着淡淡的凉气,我觉得很冷,便用灵气在经脉中游走,后来灵气似乎被冻住了一半,很凉,很硬却能跟着我的神念游走,我便在不知不觉中打通穴窍后昏了过去,直到我醒来后发现自身的变化,便匆忙的来寻找祖父,谁知祖父又引起丹劫,我担心之下便去了剑峰。

  祖父?我现在修炼的已经不是天一神水?那我现在修炼的是什么功法?还有我的灵根好像不是水灵根,倒是很冷很刺骨。”小姑娘撅着唇角,有些后怕和迷茫的看着黎陌,一派懵懂,似乎真不清楚这天降异况是从何而来。

  不管小姑娘面上有多么懵懂无知,其实心里腹黑着嫩。天一神水这种功夫,必须单一水灵根才可以修炼,而放眼整个修真界,又有几个人是单一水灵根。就算有几个是,又有几个能修炼到天一神水这种功法。因此功法的颜色及特性,都是从玉简上看来的。这天一神水已千年无人再修习过,是黎陌不知从何处换来的。虽熟读过,但毕竟不曾修习过。只要黎兮兮咬紧牙关说自己不知情,相信黎陌也会将信将疑,无可奈何。

  “难道是灵根突然变异,导致功法出了问题,还是药泉中出了问题,似乎都不太对。”纵使是通幽老祖,此时也被弄迷糊了。

  人体灵根本就玄之又玄,妙之又妙。而功法道藏也是需要穷极一生去实践的。

  男子似乎陷入偏执之中,顾不得调养自身的伤势,一头栽进了十万玉简中,探寻原因。

  黎兮兮见状,悄然退了出去,虽说有些对不起祖父,可她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来解决功法的事情。

  殿外。

  “谢辞师兄,需要帮忙吗?”

  “啊!兮兮师妹啊,不用,不用,众位弟子都忙的过来。”

  “这样啊,那就算了,反正我也只是随口问一句。”

  “……”谢辞:随口说一句……

  “兮兮师妹,若真的是想帮忙,便帮我看着这大殿,莫让人进去打扰了殿主!”

  “好啊,拦人我最在行了。”黎兮兮一脸兴奋的自储物袋中掏出八仙桌,流云塌和各色糕点小食,稳稳坐在云塌上看着天际,随手拿起吃食慢慢啃着。

  “……”拦人……潜意词是打劫对吗?呜呜,我错了,我不该把兮兮师妹留下来。嗯,糕点的香味好诱人。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下品灵器?魔宗秘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道女配逆袭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