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像星河一样璀璨
秦青词2016-12-16 01:322,403

  众位弟子散去后,叶修五人在大殿中聚在一起。

  看着一脸正容的黎兮兮,黎陌不由心中感慨,自己孙女还那么小,都做大师姐了。

  “啧啧,这么小的大师姐,真是好笑,不过你放心,有我照着你呢,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叶长安一脸意气风发,义薄云天。

  黎兮兮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懒得理他。

  三人相视而笑,任她们小孩子玩闹去。

  叶长安带着黎兮兮熟悉剑峰的情况,没去剑池,没去后院,径直往山腰走去,路越走越荒凉,越走草越长,黎兮兮疑惑,这个笨蛋又要做啥。

  转过一层茂密的古树,那里竟有一条玉带般的潺潺溪水,两岸开着成片的蓝色小花,铺天盖地,美伦美幻。

  黎兮兮赞叹,剑峰后山竟有如此美景,真是夺天地之造化,钟灵毓秀。

  突然,身后被一股力气推动,黎兮兮顺着推力走了几步,本想怒斥叶长安,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脚尖前一朵花儿被风丝刮动,蓝色的花瓣略微抖了抖,一只蝴蝶振翅飞起,一群蝴蝶振翅飞起,整个世界都是蓝色的蝴蝶。她的发间,他的衣裳,落着蓝色的蝴蝶。它们飞翔,振翅飞向蓝天白云,山林原野,最终投向了那片小溪。

  “她们的生命像星河一样璀璨,这是什么?”

  “这是落星蝶。”

  “很美的名字。”

  “这里种着栖星草,晚上星辉浓郁,落在草间,便会将还未落下的种子衍化成落星蝶。它们只有一天的时光,白天化蝶而飞,夜晚化尘而落,因此每到黄昏时分,它们似是感受生命的消逝,纷纷都会翩翩飞起,投身这条浅溪中,到时这片清浅的溪水,就会化成无尽的星河!”叶长安难得消沉的坐在小溪旁,对着那条湛蓝色的星河,沉默的说道。

  “我要住在这里。”黎兮兮看着那条星河,目光湛湛。

  “不行,你怎能住这里,这是,我的地盘。”叶长安目瞪口呆,自己把好东西分享给小伙伴,小伙伴现在竟然想把东西圈进自家后院。

  “哼。我现在是剑峰首席弟子,自是应该住在剑峰,师尊应该会安置我在灵地洞府中居住,到时我跟他说,要住在这里,你觉的他不会同意吗?”黎兮兮眉眼傲娇,不理会叶长安,慢悠悠绕着栖星草外围走着,不时埋下一方灵玉,直到绕了一圈后,又回到起始的位置。

  “爹一定会同意的。”叶长安有气无力的搭怂着眉眼,心情郁郁。

  “你转一圈干嘛。”

  “你看。”

  突然间,四周烟雾迷漫,将栖星草四周严密的遮住,浓郁的看不透远处的古木远山。

  “我已经将这片区域用阵法区隔开来,若是有人误入,便会被阵法所挡,若是有人强闯,嘿嘿……”黎兮兮眉眼弯弯,笑的略有些阴险。

  叶长安被看到紧张,小声说道:“会有什么?”

  “你试试就知道啦!还有两日后我要出门一趟,回来之后再教你修炼。”黎兮兮席地而坐,看着那有些哀伤的星河,再想想今日之事,莫名有些落寞。

  前世,剑峰首席大弟子的名号是属于那人,想想就有些微痛,五年、还有五年,她便会见到那个人。

  “你真的能教我吗?”少年的话语隐含着颤抖,似是有些不信,心中却蕴藏深深的渴望。

  黎兮兮,若你说的是真的,以后,我,叶长安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少年青涩的脸上写满了坚定。

  “叶长安,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除了你的父母,我是你最可信任的人。因为,这是我欠你的。”黎兮兮的声音略显飘渺,犹如跨越了历史长河,瞒珊而来。最后一句,消逝在她的声音里,也铭刻在她的心里。

  少年看着黎兮兮,沉默未言,只是一双眼睛,如星光一样璀璨,折射幽蓝的光芒。

  在清溪两岸,瘦弱的少年和娇小的女童并排而坐,四十度仰角,明媚而忧伤。

  在兮兮躲在角落享受清幽的时候,她被收为真传弟子的事情已经便传丹云宗。普通弟子,有的惊讶,有的嫉妒,也有在咒骂的。

  也有些例外的,比如此时的白行简,正在一座风光正好的山头,掠起袖子烤着一只香喷喷的烤鸡。

  油光蹭亮的烤鸡上,嫩黄的油脂正在往下滴落,散发吱啦的声响,香气四溢。

  白行简听闻此消息后,略微惊叹,嘴角挂着玩世不恭的笑意,清道:“怀谷,你说,我的眼光好不好,才一天,她的身后可是就有两个通幽老祖了,到时所谋之事,又多了几分胜算!”

  旁边被称为怀谷的男子闻言,未曾回头看他一眼,似乎他的全世界,都已经被眼前的八角阵盘占据。

  八角阵盘呈青铜色,上面布满符文,布满甚是古旧神秘。

  八角阵看似由八块铜板组成,每块铜版中分别写着一个字,分别是开、休、生、伤、杜、景、惊、死,八个玄奥的字体写在其中,透着神秘的气息。

  男子苍白清瘦病态脸上,有一双执拗的眸子。瞳孔黝黑,透着精光,此刻应是处于兴奋状态,眼中竞似带着一丝癫狂。

  他声音低沉喑哑,一字一顿,似乎久未与人交流一般。“不,知。此事若成,得靠天意。”怀谷目光终于离开手中八角铜盘,望向天际。他的目光仿佛不似常人,好像是透过云层看到了别人看不见的风景。

  白行简轻笑,若繁花千夜,透着妖异的美感。

  丹霄阁后殿,李秋彤听闻此消息的时候,手中正在摆弄的朝凤流华玉香簪。当时有些呆楞,手中一紧,上好的灵玉便化为灰烬。

  “小姐,你没事吧。”一直侍奉李秋彤的侍女担心的赶紧上前询问。

  “滚。”愤怒的吼声自喉咙内压抑而出,目光狠狠的瞪着侍女。

  侍女心中微微惧怕,却不惊讶,显然这情景已是常见。她赶紧退了出去,还轻手的关上了房门。

  一杯玉盏砸在门框上,应声而碎。

  “凭什么。”凭什么她黎兮兮只是一个丧父丧母的天煞孤星,却拥有一个拥有通幽中期的祖父。而自己的父亲明明是一宗之主,但在黎陌面前也要小心行事。而自己,明明是宗门的天之娇女,在宗门中却不能肆意行事,还要摆出善解人意,友爱弟子的模样。

  现在,她身后又多了一座剑峰,一个比黎陌还强大的通幽老祖。好恨,她为什么不去死,为何要事事压我一头。

  李秋彤目光闪烁,泛着一点红光,似是想到了什么,唇角绽开一抹微笑。看着那碎裂的瓷片,心中似有恶魔在叫嚣着。

  癫狂入骨,那是一种名为嫉妒的毒,毒已入骨,万劫不复。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世事,顺心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道女配逆袭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