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首席弟子,黎兮兮
秦青词2016-12-16 01:322,931

  人散后,茶盏渐冷,品茶人仿佛未觉。

  直到夕阳落下,月升星现,黎兮兮才收掉茶盏玉桌,走进阁内。

  一汪清泉见底,她随意将今日采摘的灵植药草丢进去,水面翻滚,灵气激荡,将灵植碾碎成细小的粉末。

  她最后丢下一种极其艳红的花朵,倾洒水面。

  正是白行简今日所见的噬骨。

  若是此时的画面被他所见,估计会惊骇欲绝。要知道,只要一朵噬骨便可让一个成年男子俯首称臣,痛不欲生。而这湖面细数下来,竟不下十朵。

  黎兮兮褪下所有的衣裳,一步一步迈进水池之中盘坐下来。

  冰凉刺骨的泉水弥漫整个全身,微微刺疼感从肌肤上传来,那是药力逐渐被吸收的征兆。随着时间的缓逝,疼痛逐渐加剧,从小小的银针刺痛,逐渐变成刀子划开伤口的疼感。

  此刻,黎兮兮竟然开始引气,澎湃的药力随着灵气汹涌的冲刷经脉,点点冰雪般的药粉融入经脉之中。剧烈的疼痛令她全身不自觉抽搐,全身每一个毛孔吸收药粉的地方都如同灼烧般。

  女童面色苍白,黛眉紧锁,牙龈紧咬薄唇,留下深深的齿印。可以想象出,她此时说承受的疼苦究竟有多剧烈。

  经脉在药力的去冲刷下逐渐变得透明,犹如琉璃丝线一般,很是通透明亮。

  这时,水池上面的噬骨花瓣齐齐碾碎成尘,迅速将池水染成深红色。犹如一片带着花香的鲜血。

  细细的红丝顺着毛孔迅速进入黎兮兮的体内,透过皮肉不做丝毫停留,径直渗入骨髓之中。

  “啊!”黎兮兮不可抑制的发出一连串的闷哼,精致的五官紧紧皱在一起,痛疼难耐。

  那药力渗骨,如有万千蚂蚁噬骨咬髓,或有人用尖刀刮骨。就算心智坚定的男子,也不一定能承受的下来。

  或许,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黎兮兮就是一个疯子,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的疯子。

  雪白的骨头逐渐有锈痕溢出,犹如滴血般,凝聚在骨头表面。不多时,锈迹遍布满了全身骨头,外界水池中的颜色,早已恢复旧时的清澈。

  看着自己体内布满锈红的骨头,黎兮兮裂唇一笑,明艳的鲜血直流,原来,她早已将自己咬的口破血流。

  一口将鲜血吐出,她深吸了一口气。

  虽说此刻入骨之疼逐渐消减,但是黎兮兮并未放松警惕,始终紧咬牙龈,精神绷紧。

  神识调动灵湖,灵力如雨冲刷骨头上的斑驳锈迹。疼入骨髓,就像有人拿着网刷在搜刮一样,如座针毡。

  眼中的泪水混着豆大汗水流进嘴角,分不清是苦是咸。

  时间如同万分之一年。直到根根白骨残锈被冲刷殆尽,根根骨质晶莹如玉,衬着琉璃般经脉恍若恍若珠宝堆积殿宇,冰肌雪骨放得初成。

  黎兮兮睁开双目,略显黯然的黑瞳中布满血丝,竞像蜘蛛网密布一般,甚是恐怖。

  此刻她神识消耗极大,神魂俱伤。身体疲惫,精神萎靡,意智昏沉,艰难的动了动手指,无奈的发现自己全身酥软,竟连一个指头都动不了。

  闭上昏沉的双目,灵力涌动,包裹着她的躯体移向床榻。

  夜色沉重,唯有天际一点光明,为我们指向永生。

  暖阳初生,威严宽广的剑心殿中,叶修目光如炬,清除了胡须的英俊刚毅的脸庞,写满了肃穆。

  黎兮兮同样也站在大殿中央,昨日冰机雪骨初成,令她长高了几分,今日眉眼,竟能直视叶修的胸口。水蓝色宫裙飘逸,精致的小脸,神情肃穆。

  剑峰弟子皆整齐排列两侧,眼观鼻,鼻观心,一派正容,笔直而立,如同一把出鞘的剑。

  而黎陌同玉玲珑,叶长安三人在后殿等候,不曾进入殿中。

  “天道沧桑,剑道荒凉,今有剑者,初露锋芒,此行长生路上,吾辈誓焉,必将披荆斩棘,诛邪避凶,直指大道。”叶修低沉浑厚的声音响彻寰宇,惊住了丹云宗。

  “清绝,剑峰发生了什么事情。”李春秋看着身前的青衣弟子,疑惑的询问。

  “师尊,听闻昨日,叶宗主传令剑峰所有弟子,明日辰时,将于剑心殿收一名真传弟子,赋予首席弟子之位。”淸朗温润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中响彻。

  看着自己师傅皱眉的神情,遂又说道:“不知是何人,竟蒙叶峰主起了收徒之心。不过应是天资极好的,恭喜师傅,我丹云宗未来,又添了奇才。”

  “好好好。”此话听着甚是舒心,李春秋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

  剑心殿。

  “兮兮吾徒,应知天道凶险,鬼道莫测,神道飘渺,魔道纵横。剑之道,宁折勿弯,望其能守其剑心,立其剑意,入长生途。”叶修拿出一柄长剑,赠给黎兮兮。

  此剑呈寒冰之色,放在阳光下,隐隐变的透明。剑身有奇异花纹,勾勒如画,手柄处镶着五颗冰蓝的宝石,周身隐隐散发着寒气。

  黎兮兮恭敬的伸手接过。

  谁知,剑身却突然激烈抖动,发生异状,冰寒之气随即四溢,将殿宇地面楼檐全部冻结成霜。

  黎兮兮眼角挂着一丝戾气,收回被剑气刺的有些发疼的手指,任由灵剑飞旋于空。

  一声龙吟响彻殿宇,灵剑化形,一条长十余丈的冰龙盘踞于空,龙首嘶鸣,龙目怒视,龙爪狰狞,龙息四溢,冰寒彻骨。

  众弟子执剑结阵后退,殿中惟留一名娇小女童,和一条狰狞暴虐的恶龙。

  黎兮兮御灵而起,眉宇之间,傲气天成。她不屑的看着眼前的冰龙,都已被人练魂化灵,还有胆在她面前张牙舞爪。

  众人只见,那蓝衣女童怡然不惧,凭跃而起,立于龙首前,冰寒的龙息将她包围,若隐若现。

  狰狞冰寒的双目直视黎兮兮,目光不屑。张开布满獠牙的大嘴,喷着龙息,一口咬向身前女童。

  那巨大的口腔,似乎一口就能将女童吞下,令人心神震撼。众弟发现,自己等人竟有隐隐臣服之感。那是上位高阶尊贵的龙魂对低阶生命天然的压制。

  黎兮兮凌然不惧,轻轻伸出一指,缓慢而轻柔,一点雪花在指尖浮现,伴着柔风落在龙首上。

  龙身只觉一凉,寒气逐渐蔓延全身,冰龙突然发现,自己全身被冰封住,丝毫动弹不得,灯笼似得大眼瞪着黎兮兮,仿佛是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被冰封住。明明自己才是冰之王者。

  黎兮兮轻笑,咔嚓咔嚓的冰裂声响起,剑气由内而外并射开来,犹若剑池中纷纷落下的桃花雨。

  若大的冰龙化成粉末,重新化成一柄灵剑,被黎兮兮握在手中。

  “这是,桃林域中的剑法!”叶修惊叹,目光湛湛的看向黎兮兮,似是惊异,又似欣慰。

  “兮兮多谢师尊赠剑,刚才降服冰龙所用的,正是在桃林中偶然所悟的一招剑法。”黎兮兮面带笑意,感受剑冢的龙魂清吟,心中甚是喜欢。

  刚才她其实用了两招,但两招都各施展了一半,因此叶修才以为她只用了一招剑术。一是星河寂雪中的小神通术,寂雪。第二招才是根据桃林落花规则所悟的落花剑。

  “此剑名冰漓,是为师昔日八荒六合游历时,将一头具有真龙血脉,行恶的漓龙斩与剑下,又请了长悲山御剑炉的剑痴所著。此剑灵慧,为上品灵宝,望你多加善用。”

  “多谢师尊,兮兮必定不将此剑埋没。”

  众弟子听到真龙血脉的时候,看向那把冰龙漓剑的时候眼睛都红了,在听说是请长悲山御剑炉的剑痴所著,更是已经无法言喻心中的嫉妒和羡慕了。真龙精血龙魂,上品灵宝,二者选其一,都已经让他们受用终身了,何况还是二者兼具。

  叶修咧了咧唇,眉开眼笑。他牵着黎兮兮的手,带她走向高台,看着众位剑峰弟子,用浑厚的声音道:“今日,吾正式收黎兮兮为首徒,自此以后,她便是剑峰首席大弟子,你们的大师姐。任何事情都要以她为首,共抗外敌。”

  “谨遵殿主之命。”众弟子面色发苦、却齐齐朗声回到。

  为何是黎兮兮,为何是黎兮兮,以后我们便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了吗?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像星河一样璀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道女配逆袭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