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天弃遗族,闻人怀谷
秦青词2016-12-16 01:353,793

  风雷之声阵阵,飞沙走石,妖气弥漫。

  黎兮兮擦去嘴角的血迹,看着化龙拼搏的冰漓剑,眸色如寒冰般冰冷。

  “怀谷。”黎兮兮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石洞中的人,立即道:“那是青狐妖,赶紧出手。”

  怀谷根本未曾理会黎兮兮,他看到青狐妖时便目光晶亮,手中八角阵盘启动,八道光柱从四方升起,连接苍穹。

  青狐妖精致妖媚的面容首次划过恐惧,憎恨。八条尾巴狠狠将冰龙摔砸在地,一头极大的狐狸飞在高空中。八尾遮天,青光中带着点莹白,一双血红的赤眸狠狠盯着怀谷,如欲噬其血肉。

  “你是闻人后人,竞敢擅闯云墓!”青狐声音尖锐,带着满腔怒意。

  “闻人阳宫为一已私利,不顾家族后人,擅自为布下“巫妖转生阵”。令家族遭受天罚。千年之后,这世上再无人敢姓闻人,再无人敢供奉祖先排位。我又如何是闻人后人。而这一切的根源都在这里。得天之幸,云墓重出,千年孽债,今日终得在这血光中得以解脱。”

  这些话语中,没有刻骨的恨意,没有咆哮的声音,他是那么认真的陈述千年的历史。佝偻的身体在此刻挺直,他黝黑的眸光里没有恨意,沉淀的是漆黑的月光,那是岁月经久的悲哀。

  “该死,你以为这小小的八宫困阵就可以困的住我吗。既然闻人阳宫无能,那就让我亲自来帮他处理不孝子孙!”狐腮怂动,血珠轮转,青狐妖显然是动了杀气。

  怀谷不惧,手中阵盘闪动,灵气翻涌,八道光柱子同时发光,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出现在眼前,没有风,没有人,什么都没有,只有无尽的光明。

  耳边传来怀谷低沉的声音。“你守在这里,此处为生门,是青狐妖唯一的生路。此事了结,怀谷必有重谢。”

  黎兮兮冷哼一声,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此刻已沦为棋子,微微颔首算是答应了。

  “行简,你主景门,烟霞,你主杜门,高河主伤门。”耳边听着怀谷快速的话语,黎兮兮明白,一定是他门早已聚在一起,或者是怀谷去找的他们,要不然通道中的噬灵虫可不是好对付的。

  白光耀眼,无边无际,青狐妖化作人形,警惕的看向四周。八宫困阵是闻人阳公钻研出来的阵法,她曾见见识过真实阵法施展威能。

  当时五名练窍后期修士,竞生生靠着这套阵法将通幽初期老祖给磨死了。而她已沉睡千年,妖力丧失了大半,只在神游之间。

  高河刀意直横,凝实匹练,一往无前,练窍中期一击,尽在此刀意之中。

  刀出,风雷大作,灵蛇乱舞。

  刀停,白光虚掩,隐于无形。

  此刀意一往直前,绿姬不能避,也不敢避。虽然深陷阵法之中,但高台上的棺材却是实质存在的。就算今日拼的魂飞湮灭,也不能让他们触碰棺材一分一毫。

  红眸如血,五爪成勾,直接抓住灵气刀光,金玉之声阵阵响起,刺耳异常。刀光泯灭,手中却留下了深深的伤口,深红的血液自伤口中殷出。

  一声狐吼,仰天长啸,刺的几人神志昏沉。八条狐尾伸向八方,刺破虚空石壁,探寻几人的身影。

  “高河。啊!”烟霞仙子突然发出一声尖叫,似是出了状况。

  “烟霞。”高河大叫,脸色焦急,虽然知道自己应该守在伤门。但是想到烟霞仙子可能出现的状况,高河突然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

  怀谷见到这一幕,嘴角勾出一抹冷笑。手指连动,散开一条通道,让高河准确的找了烟霞仙子的身影。

  此刻,烟霞仙子正被狐尾紧紧捆住,只留下花容失色的面容在外,看到高河,口中焦急的喊道:“高河,救我。”

  心焦心上人的情况,高河数枚刀意挥出,雷霆风怒,斩向八尾。

  绿姬冷笑,甩着烟霞仙子迎向刀光。

  一抹寒芒乍现,黎兮兮一剑挥出,一点丝线般的剑光迅速穿透其左肩。

  悄然无声,血花乍现,一点雪花进入绿姬的身体,迅速冻结毁坏绿姬的血液和妖力。

  刚才黎兮兮借用师傅赠给的剑符施展出“一点灵犀”。才能够悄然无声刺破绿姬的身体。

  她自己的灵力,还是太弱小了。纵使会很多强大的剑经剑术,此时也施展不出。

  这时,风月扇如同弯月,带着晦雨腥风,雷霆之怒,斩向狐尾。

  弯月极快,携风带雨,威力浩荡,与狐尾相碰间,发出金属相交的声音,竟最终割断三根狐尾。

  余势未消,风月扇消失在白光中。

  “啊!”绿姬陡然发出一丝尖叫,血眸透着滔天的怨毒。

  “竟是练窍后期。”黎兮兮兮心中暗道,手下出力,也留了几分。

  高河凌空飞向狐尾,试图解救出烟霞仙子,却被狐尾一起团团围住在小小的狐尾牢笼中,高河护住烟霞仙子,不停的施展刀意刀法,丝毫不顾自己身体的损伤。

  在狐尾被斩断的一霎那,高河一刀破出空隙,拉扯着烟霞仙子飞出牢笼。

  谁知此时,烟霞仙子伸手向后一推,头也不回的消失在白烟中。

  只是一霎失神,便被狐尾绞成肉泥。“烟霞,烟霞。”高河默默喃呢,唇角微翘,眼中霞光闪现,似乎想起了丹云宗初遇的那一抹彩霞。

  受了切肤之疼的绿姬,心中发狠,竞使用密法,爆发通幽一击,斩断一尾,爆出巨大的妖力,冲破八宫困阵。

  白光散去,回归真实。

  怀谷脸色苍白,手中八角通盘碎裂,跌落地面。而他,却轻笑起来。

  绿姬跌落高台,身上血色弥漫,看着甚是狼狈。她扶着棺材坐起,冷笑的看着众人。“你以为这样便可以杀了我。天狐九尾,生生不息。”

  怀谷未曾说话,双眸晶亮,似是看穿了历史长河。

  白行简缓步走向前去,有些警惕,又有些激动。

  风月扇拍出,封住青狐妖穴窍,阻止妖元流动。

  他屈身坐在青狐妖旁,犹如情人一般温柔多情,桃花眸中翻着点点水意。看似有情之人,实则无情。

  绿姬想掐死白行简,但丹田内的妖力一空,又身受重伤,穴窍被封,根本难以再动分毫。她本就是拼了必死之志,才破开八宫困阵,只是为了再见棺材中人一面。

  突然,冰寒尖锐的牙齿刺透她的脖颈,鲜血倒流,越来越虚弱之感竞令她瑟瑟发抖。

  “竟然是,青狐妖!”绿姬嘴角勾去一抹诡异的笑容。

  她二人身侧,红光浓郁,看不清虚实。直到良久之后,红光渐消,怀中人精血全无,化作一张狐皮落在地面。

  白行简木然的回首,一张长满青毛的尖嘴狐腮脸出现在黎兮兮瞳孔中。心中蓦然发紧,那血色双眸一如之前的青狐妖。

  “你最终还是选择了化妖!”黎兮兮长叹,看着人不人,妖不妖的白行简,莫名伤感。手中冰漓剑颤动,最终还是放松了身体。

  白行简脸色变换,最终如丧失理智一般,化作一只幼小的青狐,青光几次闪现,就消失在山洞中。

  怀谷毁去巫妖转生阵后,对黎兮兮道:“这方棺材便是我许诺给兮兮姑娘的谢礼。”说罢,回首看向烟霞仙子道:“走吧!”

  “那里的东西真的都给她吗?”烟霞仙子此刻如乖乖的小白兔一般,对着怀谷语气娇软,显然关系非同一般。

  “与我们无用,拿了还徒增祸害,走吧!”

  “嗯”。

  看着二人相携离开的声影,黎兮兮明白,此次自己究竟是被利用的多彻底了。暗暗将几人记上黑名单,都活了几百岁了,还被人设计,真是有些不爽。虽说自己将计就计,也没多大损失。但是,面子真的很重要!

  带着怒气,黎兮兮打破棺材,里面躺着一名身穿龙袍的男子,肌肤光滑,威压正容,在接触到空气后迅速消散。

  一霎那间,黎兮兮还是记住了男子的容颜,正是之前大殿中画壁上的英武男子。

  棺材内只留下一卷黄稠和一枚玉章,黄绸法旨,黎兮兮没有太大的兴趣。不过其中有一枚玉章看着很是灵动。

  那是一枚小狮子玉章,通体白色,小小的狮子斜躺在方印上,憨态可掬,眼神灵动。印章底部只刻着昌字,字体很古老,是道纹书写。

  左侧本应是绿姬躺着的地方有几枚玉梳玉瓶玉镜。还有地上那层狐皮,黎兮兮一把将东西都收入储物袋中。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也不放过,那些储物袋,法器等统统收了起来。

  剑光流转,消失在云墓之中。

  一方耳室中,正站着怀谷和烟霞仙子。

  耳室中间,同之前石洞中的高台一模一样,雕刻着祭阵的纹刻,里面流淌着红如绸缎的液体,没有丝毫的血腥之气。

  石台上放着一口薄棺,上面描绘着奇异的阵法。

  “果然如此。”怀谷看着薄棺冷笑。

  “这里面便是闻人阳宫。”烟霞仙子好奇的问道。

  “不错,之前我见那幽帝的棺材上石纹中的鲜血早已干枯,便明白,必定是闻人阳宫做得手脚。”

  “他不是为幽帝做了巫妖转生阵,而是借着幽帝之力,为自己做了巫妖转生阵。”烟霞惊呼,好大的计谋,竟将一朝帝王玩弄于鼓掌之中。

  所以闻人家族的天罚才会如此之重!若闻人阳宫真的复活,估计世上姓闻人的便只有他一个了。

  “不仅骗了幽帝,连那幽妃也被骗了千年,着实厉害。不过,此次先生更是计胜一筹。不止破坏了他千年的谋划,还将的到闻天经,恭喜先生。”烟霞仙子一脸崇拜。

  早在十年前,先生便带着自己拜入丹云宗,一面试图获得丢失的八宫盘,一面寻找能与之谋事的人选。得天之眷,竟是都成了。

  怀谷破坏棺材中的阵法,看着闻人阳宫清瘦的面容,手下灵光闪现,尸身已化为灰烬。

  竟是神游后期,只有神游后期,才能用灵力调动天地灵气,将尸身碾压成粉。怪不得刚才那青狐妖竟需要自断一尾,才能破去阵法。

  棺材内只有一方玉枕留了下来。玉枕很白,白的像是骨粉所制。除此之外,普普通通。怀谷却像如货至宝般小心翼翼的收起,携着烟霞翩然而去。

  东阳山中一战,黎兮兮经脉受损,还有被狐妖八尾捆住时,五脏六腑皆受不清的程度的损伤,破碎出血。刚才在里面,也只是逞强撑着,防备那闻人怀谷而已。

  看着渐渐退去的荧光,还有一些盯着她神色阴狠的修士,黎兮兮面色冷然,。御剑乘风,破空而去。

继续阅读:第二十四章:百年盛会,邀仙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道女配逆袭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