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千年云墓,惊现青狐妖!
秦青词2018-03-29 15:063,445

  云墓中寒气浓郁,灯火幽深。微黄的烛光像是蒙上了一层层薄纱,散发出昏黄低迷的光芒。凑近看,肌肤感受不到一丝暖意,凭生阴寒。

  走在笔直昏暗的通道中,绕是黎兮兮已练就冰肌雪骨,也感受了几分莫名的寒意,似乎有一股无处不在的冷风,透过衣裙,肌肤,深入体内,附之骨髓。

  缓缓推开第二道石门后,眼前呈现的不再是幽森冷寂的通道,而是一间四丈宽长,古旧的墓室。

  墓室中间放着千年重心木制成的棺材。棺材上雕饰着精美的花纹,镶嵌着无数璀璨美丽的玉石,在昏黄的烛光下,泛着清冷的光芒。

  棺材右侧一方木架上,放着一些金银玉器,古玩字画。想来应是墓主人生前喜欢的事物,去世后,便被他的家人送来陪葬。

  黎兮兮蹙眉疑惑,若有所思。眼前所见,不像是修士所为。本来修士修建墓室就已经很奇怪了,而这些字画玉石之类,修士更是视为粪土,怎会拿来陪葬。

  摒着疑惑,黎兮兮将书架上的玉石字画全部浏览了一遍,并无新奇之处。

  她上下打量着棺材,良久之后,黎兮兮退出耳室,顺着通道,向深处走去。

  走过耳室后方,便发现一间宽阔的大殿,大殿中设着八仙木桌,依次排列。应是一场盛大的宴会,中间还有酒器,乐器等事物。

  黎兮兮匆匆掠过,在她的感知里,那些东西都只是死物,无丝毫的灵气。

  大殿四周都是墙壁,那是用青石板堆砌而成,墙壁上挂着深紫色厚重的帷幔,历经不知多少年的风尘。

  此刻,这毫无生气,阴森的古墓被人开启,带来不得只是是生气,还有微风。

  风丝缓慢,却犹如千斤重,腐朽的帷幔上的灰尘,徐徐的掉落。

  发丝上的明珠摇曳,散发柔和明亮的光辉,所以黎兮兮可以很清楚的看见那些灰尘飘落。这时她才注意到,她所在的四周,都覆盖着帷幔。

  剑气激荡,气劲所到之处,厚重的帷幕通通掉落。

  借着南珠明亮的光辉,可以看见墙上雕刻,彩绘这一副长长的画卷,记录着墓主人的盛大历史,重要时刻。

  第一幕画卷上,幽静绿意盎然的竹林中,一条清澈的溪水横穿整个绿林。男子穿着明黄的锦服,高大威猛,刚毅的面容正专注的目视她眼前的女子。男子右手中还拿着一支羽箭,箭尖深红。

  男子的右脚下躺着一只体型彪悍的老虎,一身白毛凌然,虎目瞪圆,凶气必露。双目中间,鼻骨上方,正有一个深黑的空洞,流出艳红的血迹。

  男子正前方,是一名身着绿裳的女子,从背影看去,身姿窈窕,体态轻盈。虽然看不见女子的容颜,但只是这样一个背影,便能想象出女子的美好。

  咦?

  黎兮兮凑近一步细看,绿裳及地,翩然摇曳,堪堪遮住三寸金莲。而脚跟那处,却有一个白色的长团的浮出。

  第二幅图上,高大英武的男子身着火红的喜袍,站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中笑意盈盈的看着前方的台阶。

  两侧整齐的跪俯不少身着官服男子,青老皆有,鱼列而下。在长阶的中央,一名红裳女子缓步而上,大红的绸布遮住她的容颜,不见喜怒。

  第三幅画上,只有简单的风丝雨线,下方是绿油油的庄稼,一名老者满足的笑脸遥望着高耸的皇城。

  第四幅画,男子垂垂老矣,布满皱纹的脸上依稀可以看见年少时的英俊,他虚弱的躺在椅中,目光留恋的看着远方。无尽的空白。

  四幅画,占据了大殿的四面墙壁,不知费了多少工艺。色彩艳丽,依如旧时。

  这似乎是个帝王的墓穴,此时凡俗早已是各郡称王。例如东阳郡,便是九洲中的一个小郡而已。倒是千年前,周幽王朝曾统一仙羊洲。

  千年前,偌大周幽王朝一夕之间崩塌,各路郡王纷纷划地自治。看来此处应是周幽王朝的一处墓地。

  四周无棺,只有四通八大的小道,应是通往之前一样的耳室,那这主室在那里?

  墨黑的瞳孔中有蓝光闪现,黎兮兮唇角微翘,似有不屑。

  她伸出手掌,手很小,很白嫩。掌心中放着一个黑色的圆珠。很黑,所有的光映射上去,似乎都被它吸收了一样,有种莫测的神异。

  灵气传入,黑光绽放,荡起空气中层层涟漪。一丝丝黑光切割虚空,如时空错乱一般。

  黑珠飞起,化为粉末,大殿也如同被重新洗礼一番,四周景象略有细微不同。

  黑珠破碎,黎兮兮眼里划过一丝心痛。此珠名破幻,专破幻术,很珍贵,却又是一次性用品。正是离开前黎陌赠给黎兮兮的。

  心中微暖,但这破禁珠极其消耗灵力,此刻她丹田灵湖内已不足五成。而练窍期修士体内的灵力都是通过外界的灵气转化而成,每一成灵力的消耗,都需要大量的的时间及灵气补充。只有到了通幽期,才能调动天地之力,随时随地补充自己体内的灵力。

  大殿后方,本来空无一物之处,多了一道石刻楼梯,直直而上。

  顺着楼梯向上走去,不多时,便出现在一个广阔的大洞中。这里不似下方,雕梁画栋,精美夺目,只是一方开凿甚大的洞天。

  中间树立高台,台上有一副巨大的棺材,血色木料,似在人血中侵泡过,很是诡异。

  下方石台上刻着许多凹槽,干枯深紫的血液在凹槽里面凝固发黑。而在石台上,很多修士正横七竖八的躺在上面,新鲜或干渴的血液顺着他们的手腕流入凹槽中,不知死活。

  这些修士,一定就是这三四日内东阳山失踪的修士了。

  此刻正被作为祭品献祭,估计是这些修士始料未及的。

  黎兮兮目视四周,很空旷,没有异常,可心下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她抬步向高台上走去,一步两步。

  忽然之间夜幕降临,杀机骤起。

  黑暗之中,少女正全身赤裸的躺在冰床之上。锋利的刀刃划过她苍白的皮肤,鲜血顺流而出,她的鼻尖似乎闻到了自己身体里鲜血的味道。真实而浓郁。

  此刻她似乎又变成了那个可怜的少女。孤独、恐惧、害怕、疼痛,如噩梦一般纠缠了她上百年。

  多少次午夜梦回,她都站在铜镜前用指尖描绘脸上的疤痕,每描一分,她的恨便多一分。每看一次,她的怨便比之前浓一寸。

  不是医治不了面容上的伤痕,她只是留着她时刻警惕提醒自己,欠的债,总是要有人还的。

  但是此刻,她不知是疼,还有愤怒,不管是谁,既然触碰她的禁区,就要承受她的怒火。

  冰漓剑直指苍穹,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冰漓剑幻影无数,万剑齐发。

  匹练的剑气,带着尖锐的剑意以万钧之势破开黑暗。黑暗帷幕犹如筛子一般露出道道光柱。

  “啊!”女子娇软浓蜜的惊叫出声。

  四面通达石壁炸开,留下深刻的剑痕。高台首当其冲,剑气激荡,却被绿衣的女子护住,未伤高台分毫。

  黎兮兮悬与高空,冷眸凝视着绿衣女子。看着女子眼眸中的恶毒和愤怒,一抹杀意不可抑制的翻涌而出。

  “青狐妖!”

  锦绣绿缎裹着女子纤细的腰肢,轻薄的纱衣半遮半掩,分外妖娆。芙蓉花开容颜倾世国色,回首一探,色受魂销。

  这女子眼神妖媚,妖气浓郁,赫然就是天狐一脉中的青狐妖。

  在想到锦鸡的事情,黎兮兮瞬间明了,白行简应是对自己隐瞒了一些事情,他肯定一早就知道那种幻术是狐妖所为,逃走弟子说的话也不一定就是只有一句。

  天狐妖成年后,堪比通幽老祖,而他们这几个练窍修士哪里是她的对手,白行简谋划此举,究竟有何目的。

  “擅闯云墓者,杀无赦。”女子娇弱的站在那里,却仿佛撑起了天地。她眼神淡漠,那是对低阶生命的无视。

  黎兮兮持剑,双眸亦是晶亮,凌然不惧。童稚的声音异常坚定的说道:“妖者乱我天玄,当诛。”

  这是底线的坚持,这是大义,非人力可解,二人之间,必定不死不休。

  “风萧萧兮,易水寒!”黎兮兮一剑劈出,寒气万丈,所过之处,剑气纵横,飞沙走石。

  青狐妖虽然不惧黎兮兮,但是要护住身后的棺材,因此有些畏手畏脚,被动防护。

  “平湖秋月,霜花晩。”

  月牙般的剑气在青狐妖刚刚挡住易水寒时便抵达女子的咽喉,眼睛,关节等险要部位。

  女子锋利狭长的指甲透着森森寒芒,幻影极速,和剑气碰撞剑留下金属的的声音。看着那恼恨的月牙剑气,簌簌在指尖中捏为烟尘,她不经意间挥去,却发现那轻微的灰尘,变成冬雪的凉意,在她的手掌上留下许多针孔般孔洞。

  寒冰之气顺着伤口流入青狐妖血脉之中,令她经脉中的妖力凝结了些许碎冰。

  白玉的手掌上,泛着点点红孔,令人心惊。青狐妖却笑了,一笑倾城。

  随后那笑意变成怒火,青色的八条长尾自她身后而出,变化为长藤悄然无息的困住黎兮兮的手脚,那速度太快,根本闪躲不及。

  冰漓剑剑意纵横,却在青尾下轻易溃散。冰漓剑身挨了重重一下,发出一生沉重的嘶吼,带着真龙的愤怒直袭青狐妖。

  青狐妖一滞,长尾狠狠将黎兮兮甩了出去。

  冰漓剑化龙,十丈身躯盘踞高空,龙头狰狞,龙息吞吐,寒气浓烈。灯笼大的龙目中,血色赤红,一道龙息喷向青狐妖,龙身腾跃,向青狐咬去。

继续阅读:第二十三章:天弃遗族,闻人怀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道女配逆袭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