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小神通术寂雪
秦青词2016-12-16 01:353,248

  东阳山是一座颇具有奇幻色彩的名山。山势雄伟,绵延千里,长河环绕,龙潭深藏。峰峦迭起,直耸入云。

  峰上有峰,云烟环绕。最高处的东阳山犹如龙首,吞吐大日,身后山峰如长躯盘起,气势磅礴。

  传闻,在上古时期,此处灵气充沛,是仙家必争之地。有一位大能修士从此路过,见此山地脉龙气浓郁,似有化灵之相,几欲挣出山脉,腾空化龙而去。

  上古修士甚喜此地,不愿地灵化龙而去。遂布下阵法,施神通,将地灵束缚地脉之中。

  地灵愤满、翻身而起,盘起仰首,对修士怒目咆哮,却被修士一举制伏,形成此时的山势地貌。

  后来天地变动,大劫之下,万物不复。东阳山灵气溃散,万物奔走。

  事出反常,必有妖。

  站在荧光闪闪的石壁前,黎兮兮惊疑,她竞探知不到石壁后方,神识被一层光膜挡住,无法探查。

  显然另外四人也遇到同等情况,白行简略一沉思,说道:“此次邀诸位道友前来,本是为了那妖兽之行。此次秘境在前,是天大的机缘。我相信诸位道友都很心动。不过,此事透着妖异,白某也不敢擅自做决定,不知众位意下如何?”

  “白师兄,此等机缘,烟霞必不能错过,那妖兽等我们出来再做解决。”烟霞仙子轻佻着头发,娇笑说道。

  高河沉默点头。

  白行简望向黎兮兮。

  黎兮兮微微颔首,也算同意了烟霞仙子的决定。

  五人鱼贯而入。

  黎兮兮只觉得周身灵气挤压,眼前画面一闪,便出现在一个幽暗阴森的通道中。通道下方铺着青石板,紧密结实。两侧勾勒奇异的花纹,模模糊糊,隐有光滑流动。几盏古旧铜灯上点着昏黄的烛火,烛光摇曳,将黎兮兮的影子拉得很长。

  密道本应无风,可一股不知那里来的寒气,吹的人毛骨悚然。

  黎兮兮一步步的走着,空洞的走道中有沉闷的回声。突然,脚下有咔嚓的声响,似是枯骨被踩断的声音。想来着枯骨也是有数百年了吧,一碰就断,腐化的厉害。

  黎兮兮自不是那种收敛尸骨的卫道士,将骨粉踩在脚下,她心中无波无痕。通道无尽,幽深莫测,时间在脚步中缓逝,而黎兮兮还在笔直通道中走着,那路似乎无尽。

  咔嚓一声响起,黎兮兮脚下微顿,低头看去,上次被踩碎的枯骨上的脚印,清晰的刻印在那里。

  “又回来了!”

  明明是一直直着走的,她丝毫没有转弯过。

  事出反常,有妖喽。

  黎兮兮再次打量通道内的事物,每隔十步,必有一枚火烛,火烛与火烛间,必有一步是阴影无光地界。一步光明,一步黑暗。

  光明与黑暗间,墙壁上的花纹便光华流转,清晰可见。

  “阵法?看着又不太像。”黎兮兮盯着墙壁自言自语。

  看着前方笔直的通道,黎兮兮闭上双目,屏蔽灵觉神识,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

  十步一停,正好处于黑暗之中。每隔十步必定停止一下,她未曾睁眼,只是用着直觉走着。

  良久,脚尖前一声沉闷的响声响起,黎兮兮这才睁开眼睛后。

  一堵厚实的大门挡在黎兮兮身前。上面客户特殊的文字,字字入骨。

  走出来了。

  黎兮兮眼睛收缩,回头看向身后。那长长的的通道消失无踪,只有沙土巨石的山体。看来之前的通道,存在着一种蒙蔽人眼睛和灵觉得阵法。而在漆黑阴森的通道中,甚少有人敢封闭灵觉,闭上双目大胆的走着。因此才有人走不出来,化为通道中的尸骨。

  再回首,黎兮兮掏出发光的南珠,系在头发上,借着柔和的光芒,照着石门上的符篆字,仔细阅读。

  符篆乃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一种字体,用于练阵画符。每个字都有莫测的能力,与天道气息相连。

  诫:后人。

  擅闯云墓亵渎者,死!

  死字上,灵光如芒,其意如剑,直刺人双目。

  可以看出,当初书写的人不止擅长法阵符箓,还擅长剑意。

  原来这里竟是墓室,不知葬的何人,当初是怎么样的强者,才会留下这种奇异的墓室。不过就墓室灵气丧失程度来看,怕是已有千年之久了。

  黎兮兮凌然不惧,甚至有些跃跃欲试。

  她推开巨门,依旧是长长的通道。如果说前面那条通道是布下法阵之人的一丝善心,对迷途知返的人一丝劝慰。那这通道就是对愚蠢挑战者的愤怒。帝王一怒,浮尸百万,黎兮兮深切感受到了通道中的杀意,和那股浓烈的血腥味。

  黎兮兮有些兴奋,甚至骨子里有些跃跃欲试。

  一步刚落,杀机骤起,一股莫名的气机锁定了黎兮兮,她全身的毛孔都已屏住,全神贯注。

  在莫名压力下,黎兮兮警戒的向前走着,一步、五步、十步、突然脚下暗格深陷,万千丝如牛毛的银针带着风雷之声向黎兮兮袭来。

  黎兮兮脸色骤变,竟是数万枚上品法器,好大的手笔。不过时日年久,威力十不存三。

  冰漓剑一声轻吟,寒气迅速凝结成雪花,数万枚菱形雪花悬浮在身侧。

  “桃花落”

  雪花轻柔,就像剑池中的桃花瓣一般轻舞,带着冷烈的寒气,与银针相撞在一起,顷刻化为烟尘爆裂开来。

  一时间,黎兮兮身侧啪啦啪啦的声音此起彼伏,白雾烟尘弥漫,犹如开了一场盛世烟花。

  半晌后,烟尘落幕,看着前方长长的通道,黎兮兮知道,必定还有很多的机关。

  小心警戒的向前走着,盏茶功夫后,地砖微微下陷,脚下响起撕拉的声音,黎兮兮低头,脸色骤然苍白。

  “噬灵虫!”

  南疆多生巫蛊,巫师可练蛊、养蛊,驱蛊。

  而天下蛊虫万千,手段个有不同。而这噬灵蛊便是吞噬修士的灵气,腐蚀灵根,将修士生生变成普通活人,甚是恐怖。

  此时的噬灵虫在洞穴中沉睡了千年,在东阳郡灵气渐渐溃散下,有的在沉睡中死去,但存活下来的,无一不是饿红了眼睛,血腥狰狞的盯着黎兮兮。

  噬灵虫不大,只有一个指节大小,和蚂蚁有些类似,但它速度极快,触角坚硬,能戳破皮肤,进入身体内部蚕食灵气。

  不管是灵气护罩,还是灵器法宝,它们都能蚕食,只是速度问题。

  一叠符篆出现在手中,那是最普通的火球符。灵气牵引符篆,火光四溢,化成火球在身侧一圈,围成一个火圈。

  噬灵虫看着浓郁的火光,像飞蛾扑火般射像黎兮兮,有的死在火光里,更多的穿过火线如流星般射像黎兮兮。

  刚才的火光只是为了阻挡几秒时间,黎兮兮灵力全数抽动。

  “寂雪。”

  时间沉寂,撕拉声戛然而止。长长的通道被冰封,所有的噬灵虫也被完全冰封。黎兮兮面色苍白,眸色黯淡。

  将冰封的噬灵虫收在木盒内,将冰层加固,封住盒子,才敢将噬灵虫放入储物袋内。

  御起气冰漓剑,几息间,便飞到了尽头。看着长长的冰封通道。她唇角微微翘起。

  冰层迅速消融,化成灵气重新回归黎兮兮体内。刚才还消逝一空的丹田,此刻清波湛湛,偶有涟漪。

  这便是小神通的神通之处。所以说上次的剑心殿中的“寂雪”只是用了半招而已。

  另外的通道中,白行简已在迷宫是的走廊中转了五圈了。越聪明的人越容易钻死脑筋,他疑惑为何这么短的距离,而且并没有转动身体,为何自己就又回到了原处。若是有转弯,这条通道为何又如此笔直。就算有阵法相助,也不可能让人凭空挪移转向吧。

  看来,只能用。

  “破幻。”妖异的桃花眼泛着红光,瞳孔重叠,分外怪异。此时再看向前方,四通八达弯弯曲曲的通道,哪里还有半分直线之说。

  走道尽头,看到石门时,白行简才松了口气。红色的亮光从眼睛里消失,重瞳恢复正常。脸色却异常苍白,好似大病了一场般。

  白行简靠着门剧烈的喘息着,心中对血脉的愤恨怨毒,又不可忽视的生出一种悲凉之感。不过想到此行的目标,脸色渐有血色上涌,一定会成功的!

  通道的另一处,怀谷轻易的破除了第一层的阵法,轻而易举的走入第二层。看着脚下的机关,他眸光黝黑晶亮,似是望彻了时间空间,回到千年前修建的那一幕。他脚步轻移,错开了石板,不一会就到达了石门前。若是黎兮兮看到此幕,肯定会怀疑怀谷是不是事先知道机关地图,才会如此轻易的避开。

  只是他的身影更清瘦了几分,脸色也更加苍白了。

  另一处通道中,高河刀意纵横,刀气弥漫,护着烟霞仙子不受银针侵害。烟霞仙子主修媚术之流,此等功夫对男人不错,但是这些银针死物,就要略逊几分。

  有数枚银针即将刺到她时,便被高河用肉体所挡,其中凶险,不言而喻。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千年云墓,惊现青狐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道女配逆袭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