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东阳山,秘境
秦青词2016-12-16 01:323,223

  清幽的竹楼中,喧嚣异常,似乎所有修士都在讨论一些事情,却又刻意回避着,不曾言明。

  黎兮兮四周打量着竹楼中的修士,引气期的居多,练窍的也有几位,皆是独座一桌,众人都隐隐避开。

  只是东阳郡一所茶楼便有如此多的修士,着实有些奇异。

  正巧这时。

  “这几位道友看着面生,也是听说了东阳山将有秘境开启,前来分一杯羹的吧,小道这里有些消息,不知诸位需不需要?”一抹发白的青袍忽然出现在黎兮兮桌前。

  男子约四十左右,练窍中期,尖嘴猴腮,蓄着一双八字胡,一双眼睛在你身上滴溜溜的转,一看就不像好人。

  白行简虽同烟霞仙子热切的说着话,但是也分神对竹楼中人隐隐探查了一遍,心里也是惊异。又听到东阳山秘境之事,心中一惊,难道东阳山有什么变故?

  人们常说,面由心生,观其面相,几人就对青衣男子多有防备,只是听到东阳山秘境开启这几个字,浑身巨震。众人齐齐望向白行简,用眼神控诉,怎么回事,不是说是有什么妖兽的吗,怎么又会出现秘境之说,不过,若真有秘境,那可是仙缘啊,必须要争一争的。众人心中又是一番思量。

  白行简眼神无辜,掩饰的咳了一声,道:“不知道友这里有何消息。可否说说一二,让我等验证一下。”

  青衣男子一听有门,摸摸那小撇胡子,环视四周一圈后,缓声看着白行简说道:“三日前,东阳山腰侧突然隐现霞光万丈,灵气浩荡数百里。很多修士都感应到了。一些鲁莽冲动之徒便前去探察,期望得到那神秘仙缘。”

  男子说完,环视了众人脸上的表情,又接着说道:“不到半日时间,蜂拥而去的修士中便有人退缩回到了东阳郡。据有残留逃脱下来的道友所说,霞光消失后,他们便顺着东阳山遍地搜索,终于在半山腰上寻见了一处奇异之地。那地方正是山腰,却仿佛被人竖着削去一半,平滑的石壁上泛着霞光。

  山壁光滑细腻,犹如玉琢。开始他们疑有阵法,禁制之类的,便有人琢磨着。突然间,一名修士像着了魔一般,径直走进了石壁之中。那石壁也无丝毫阻拦,如水波泛起皱纹,悄无声息的将那修士吞了进去。前去东阳山的修士见状,都纷纷跟了进去。

  也有人胆小等在外面,不多时,便有的道友信符破碎,神魂归尘。

  那座山壁似是一片魔域,悄无声息,吃人不吐骨头。

  那人吓得赶紧离开了东阳山,不小心看到自己一直佩戴的清灵玉突然破碎,化为灰烬。他才后知后觉,原来竟是这枚玉佩救了自己一命。”

  道士说道这里,眸光一转,道:“诸位想去东阳山,不如买几块清灵玉吧,包管诸位消灾解惑。”

  道士不容拒绝的掏出五枚玉佩,递给白行简:“谢惠五十灵石。”男子笑容猥琐,又带着一丝奸诈。

  众人面面相噓,知道男子所说的事情有的可能造了假,但是这东阳山突发霞光万丈,和那吞人石壁的事情必定是真的。

  白行简桃花眼波澜皱起,似有疑虑。伸手掏出十枚灵石丢给男子道:“玉石我们不要,这些给你,走吧!”

  男子八撇胡子一动,想说些什么。却被白行简练窍中期威压所摄,嘿嘿的笑了几声,伸手接过灵石。

  那猥琐男子走后,几人各怀心事,饭菜也食之无味。饭后,各回房间。

  一夜风平浪静。

  清晨,趁着微弱的初阳,五人匆匆离开东阳郡,飞向东阳山。

  行了数里,在一片枫叶林前,白行简突然停了下来。目视前方枫叶林,缓缓笑道:“诸位在此地恭候我等多时,如此盛情,我白行简真是铭感五内,不若诸位,出来一见,可好!”淸朗的声音响彻整个枫叶林,震的树叶哗哗作响。

  回应白行简的只有风吹树叶的哗哗声,并无别的异样。

  白行简收起折扇,嘴角上扬,冷道:“动手。”

  其之果决,令人瞠目结舌。

  不止外面的人一愣,里面的人也呆住了。他们几人是老手,个个身怀隐气决,没想到这几个看似游玩水的宗门公子,竟看穿了他们隐身之处。而且只是一言,便立即动手。真是不按常理出牌。

  五虎中的老五看着迎来的冰寒剑光,怒眉轻视。虽然这女娃娃准确找到了自己藏身的位置,但还是不怎么看的起黎兮兮。

  冰蓝剑气四溢,随着黎兮兮前进的速度快速冻结着地面,枫树。

  所过之处,千里冰封。

  直直刺来的飞剑在老五眼里,看起来粗燥不堪,他心中想着,等着女娃娃到自己身前,便一把打飞她的的灵剑,一剑封喉。

  转瞬,剑便到了眼前,冰寒的灵气极寒,令他手腕抬剑时有些迟缓。带着必胜的信心和轻视,老五腾跳而起。

  “咔嚓。”灵剑应声而断,冰漓一剑封喉。

  老五瞪大不可思议的眼睛,永远的失去生息。

  那把剑,为何这么锋利,为何这么冰寒。

  当时他只觉的手腕一麻,灵气中断输入剑中。之后灵剑破碎,趁着剑碎的冲力,他就像投怀送抱一般,直直刺向了冰漓剑。

  尸体重重倒地,发出沉闷的响声。

  “老五。”几声悲疼的鸣叫响起,心中悲痛交加,又简直不可置信。

  白行简看到这一幕,眼中异彩连连,唇角微翘。

  黎兮兮抽出冰漓剑,即将涌出的鲜血瞬间被冰灵力冻结,一丝鲜血也没有渗出老五的皮肤。

  枫树林总另外四处也是战火硝烟弥漫,而黎兮兮丝毫没有上前帮忙的打算。

  她挑起死者的储物袋,斜倚在枫树下,似笑非笑的看着四处战场。

  这画面很是诡异,精致的女童眉眼疏淡,斜倚在枫树下本是一副上好的画卷。只是她的脚下还躺着一个死不瞑目的尸体,眼睛直直望着天空。着实让人揣揣。

  白行简对面的敌人,正是那名蓄着八字胡子的青衣男子。男子猥琐的面容上目光狰狞,显然是被那名叫老五的男子死亡刺激到了。他狠狠了一眼黎兮兮,随即便收回是视线。此刻,他手中的法器拂尘上万千白丝正紧紧的缠在白行简的风花雪月扇,两人正僵持不下。

  只是此刻男子眉眼焦急,心中愤恨交惧,而白行简眉眼淡然,带着丝丝笑意。

  雪月扇上灵光骤起,一抹实质的锋芒将丝线齐齐切断,手腕微翻,灵气浩荡,断开的白色丝芒如钢针般,极速向男子射去。白色身影腾空,雪月扇犹如锋利的刀刃划向老者的。

  这本就是一场毫无压力的战斗,黎兮兮将目光移向另一处。

  怀谷这面的动静要小一些,一上来,他便破了敌人布置隐身的幻阵。又施展了困阵、幻阵、杀阵、三个阵法为一体千幻阵将敌人困住。

  从一开始的躲避到布下阵法所浪费的时间,此刻他只是站立在阵前,静静看着幻阵中人,被自己的剑气伤到重伤,面目伤口,狰狞异常。

  面对此等哀嚎,杀意,怀谷不为所动,紧紧盯着阵法,专注热切。

  另一处烟霞仙子水袖长舞,灵气缥缈,说是杀意,不如说是媚意。

  那名男子全无之前的杀意,眼神痴迷的跟随着烟霞仙子的身姿舞动。

  娇弱妖媚的舞蹈,绝世翩然的仙资,勾魂摄魄的眼神,无一不令人沉迷。

  突然间,一声闷哼,女子柔嫩的指甲快速划过男子的咽喉,丹蔻上的血色在阳光下熠熠生光。唇角轻添,血色味美。

  黎兮兮皱眉,眉宇之间有一丝杀意,似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般。

  烟霞仙子唇角轻笑,遥遥的看着黎兮兮,笑容愈发明艳。

  高河用的是刀,修为跟白行简一样,是练窍中期。

  在黎兮兮移开目光看向他时,却发现他早已结束战斗,正持着带血的刀向烟霞仙子走去。

  队伍中两个练窍中期,三个初期,实力相差不大。不过,她们三人虽是练窍初期,但身怀秘术,在二人面前也丝毫不会逊色。

  蹭蹭两声闷哼响起,前来阻截的五人已纷纷毙命。

  白行简将五人的尸体堆叠至一起,尔后焚烧,化灵归尘。

  五人沉默休整了一会。白行简笑着说道:“兮兮师妹刚出师门,想必不习惯如此血腥的事情。不过事急从权,这些人本性贪婪,留着也是祸害,兮兮师妹心中莫要留有愧疚。”

  虽说刚才黎兮兮杀伐果断,但白行简还是担心黎兮兮被吓到了,毕竟在别人眼里,她还只是个未曾出过山门的七岁女童。

  “不必担心,我明白。”黎兮兮略微颔首,表示感谢。

  “白师兄莫要担心,刚才我看的分明,兮兮师叔出手果决,手中的剑都把那大汉的剑一招削断,着实厉害着呢。”烟霞仙子看着黎兮兮手中的剑,美目流连。

  白行简微笑,不曾言语,看着众人的脸色,率先御灵继续像东阳山飞去。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小神通术寂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道女配逆袭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