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八方通幽齐至,丹云试炼起始
秦青词2016-12-16 01:323,361

  丹霄殿中,邀仙宴至。

  宽大的大殿中,两排八仙桌鱼刺排列。上面摆放着灵果仙珍,仙酒灵茶。

  李春秋居首位正上方,左手面是黑衣锦服的叶修,此刻面色红润,灵气激荡,显然不久前已战过了一场。

  右手方眉眼清雅的黎陌,周身气度高华,端坐自安,一派悠然。

  李春秋手举酒樽,目视众人,朗朗笑道:“邀仙盛会,仙客云集,丹云之幸,春秋之幸。诸位道友,共饮此杯!”

  众人万分配合,皆举杯饮尽。

  仙乐起,仙鹤鸣,几名女子鱼贯而入,身姿窈窕,趋步慢舞,窈窕多姿。

  “能够参加丹云盛宴,是我东阳之幸。此次盛会,我东阳郡带了五百位天资绝好的少年,若是能留下几名,东阳此番便是不虚此行!”说话的是一名四五十岁圆润的男子,面容和气,肌肤滑嫩,泛着莹白的光泽。正是养尊处优的东阳王,东阳京。

  “呵呵,东阳王说笑了,您带来的弟子,天资高绝,肯定会留下不少,莫须担心。”再其身侧,端坐着一位身姿面容姣好的女子道,其容颜娇艳,带着俗世的世故媚态,甜笑温柔脸上和东阳王眉目传情。此女正是慕容世家的老祖慕容小意。

  “嗤”花间斜靠在身旁娇美女子身上,眼神轻慢的看着这一幕,嘴角似笑非笑,眉眼精致如画。

  慕容小意听到这声嘲笑声,脸上微僵,不过随即便调解过来,依旧笑的温柔小意。

  “这些少年就算此次进不了丹云宗,能参加此次试炼,便能让他们受用终生了。”说话的女子,生着一声淡雅白衣,容颜妍丽,眉目温和,正是云水派的白云水。

  虚伪,看着场中,南阳朔心中冷哼。最讨厌这些虚头巴脑,弯弯绕绕,没什么意思。有本事正刀正剑的干一场啊!想到刚才自己还没打的尽兴,大掌一拍桌面,发出一声巨响,大声吼道:“叶小子,宴会过后,我们再战一场,刚才老夫还没过瘾,要不是为了那群小子,我肯定要和你打个三天三夜。”

  叶修凌然不惧,笑意坦然,热切回道:“若前辈不弃,叶修定当奉陪到底。”

  “好小子,不错!”南阳朔喜笑颜开,显然是觉得叶修这小子对他的胃口。

  这兴致一起,就嫌弃桌上灵酒不够烈了。大手一挥,拿出几坛尘封的烈酒,悄无声息又极其迅速的向四周飞去。

  “接着。”

  叶修笑着单手接住酒坛,直接粗鲁的撕开封条,提起来将仰面畅饮。火辣的酒液穿肠而过,热血沸腾。

  黎陌挥动衣袖,接住酒坛,点头致谢。

  这种辣酒我可不喜欢,还是你们喝去吧!”花间勾唇轻笑,一挥折扇,一股风劲打在酒坛上,顺势飘像最后一桌老者面前。

  老者面容慈爱,双目睿智,那是经过历史沉淀的风霜所留下的气质。只是老人精气内敛,眼珠浑浊,似是已到黄昏暮年。接过灵酒,点头致谢。正是清河苏门的苏万里。

  三坛酒,三个人独饮,李春秋面色发青,心中微恼,想要发作,却最终忍了下来,未曾说些什么。

  “好酒,是烈焰果酿制的吧,果真不错。”叶修一口喝完,面色薄红,目光精湛的望向南阳朔。

  叶修一生有两大爱好,一是爱剑,二是好酒,当然,这些在媳妇面前都要靠边站。嘿嘿。

  “诸位道友如此心切,春秋也不拂了大家的心意。”随着话音刚落,大殿之中灵光乍现,空气像水波一般泛起了丝丝涟漪,一道强烈的光束穿透涟漪,最终定格成一张巨大的云幕,云幕中,数以千计的人头闪现,正是八大通幽老祖带来试炼的子弟。

  宽大的广场上,数以千计的少年屏息以待,这里便是这个时代天资绝顶的天才。若能通过此次试炼,便能一跃成为仙宗弟子之一,无上荣耀。

  此时他们的清秀稚嫩的面容带丝丝红润,双目坚定的看着两侧的师父亲人。或许激动,或许惊慌,都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朝气。

  看着这些弟子,清绝朗声道:“仙道凶险,我辈求仙,夺天地一线仙机。此次宗门试炼,若有人惧,可就此退出。”

  清朗的声音回响天地,众人听闻,紧张的听着,皆不曾言语。

  “诸位请。”清绝指着自己身后长达千丈的云梯笑道。

  云梯通天,法阵微光笼罩,如同白玉籽料。

  众人迟疑,有少数人试探的踏上第一个台阶,却脸色陡变。

  “台阶上有禁制阵法!”有人失声尖叫。

  原来台阶上有禁制阵,可以直接溃散丹田内的灵力,越往向上走,灵力溃散的越快。

  有人试探的收回脚步,有人一往无前,也有人在原地观望。

  两侧围观的人群皆被法阵屏蔽在外,暗自猜测,小声议论,也有人高声提醒,可惜声音都传入不了法阵之中。

  楼重九跟随着苏锦轩身后默默走着,全身灵力被封,只能依靠自身的体力和坚定意志才能前行。汗水蒸腾,自眉眼落下。而抬眼向上看去,那云梯无边,似是一直通到了天上。

  半个时辰过去了,众人麻木的抬着酸疼的腿,机械的向上走着。只是这么简单动作,重复千百次后便令一些人崩溃了。

  有人瘫坐在地上,汗如雨下,厉声喊道:“这是什么试炼,我们又不是体修,为什么要封印灵力,我不走了。”

  有的人埋怨,

  有的人停止。

  有的人冷笑。

  有的人继续走着。

  有人瘫坐云阶哭泣,有人顶受着压力艰难前行。百态丛生。

  “时间到,百阶以下者,淘汰。”清朗的声音犹如清泉,哆醒了还在攀爬的众人。

  云梯只有千层石阶,但其上布有禁制、阵法、幻术。禁固住人的灵力,令其如同凡人,在布下搬山阵,令其肩部压力越向前走,逐渐加大。幻术迷惑心神,放大六欲,心智不坚者便会丧失斗志,惫懒加身。

  几百人停留在百阶以下,有的大哭,有的大笑,有的怒其不公平。

  “千万年来,我丹云宗试炼第一关试练,皆是这千层云梯,它名问心。”

  “你们扪心自问,是真的走不了了吗?阵法压榨你们的潜质,虽疲累,但令你们放弃的是那遥望无尽的云梯,你们以为自己实现不了,所以便不再去努力。但其实,你只要再走一步,便过了一关试炼。”

  清绝的声音不大,也不震人心魂,却令诸多未过关这面色羞愧。

  “过关者,进入我身后法阵之中。未过关着,站在法阵之外。”

  没有丝毫的休息时间,众人纷纷从云梯下走回来,进入法阵之中。

  而未过关者,羞愧的走出阵法,回道师长亲友身旁。

  “重九,这第一关就如此简单?”徐锦轩疑惑的问着身侧楼重九。话语中带着一些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恭敬。

  “丹云宗是闻名天下的是炼丹之术,在仙道六宗中实力最低,却地位最高。这一关考验的只是众人的求道之心。所以不似其他五宗试炼严苛血腥。”

  “对啊,其实我最想去的便是紫霄宗,听闻他们法术都是带有雷霆紫霄之威,甚是厉害。可惜我们苏门没有紫霄宗的试炼名额。”苏锦轩一脸向往。

  紫霄宗,楼重九心念了一句,却不曾说些什么。

  众人陆续走进法阵之中,清绝对两旁观看试炼的人道“第二关试炼是在水火灵境中,此关内容不容外泄,还请诸位前辈见谅,在这里稍待片刻。”

  “清绝公子客气了,丹云宗为仙道六宗之一,试炼自有其所定的规矩,老朽和他们在这里等待便是,不必客气。”一名神游后期的老者笑着道,正是清泉山庄的傅老庄主傅杰灵。此刻他眉眼含笑,最看重的孙子带着十几名弟子闯进了第二关,不由心中甚慰。

  “对对,清绝公子不必多礼。”众人齐齐喝道。

  待广场上所有人都走后,清绝冲几人颔首,直走进法阵之中。

  黎兮兮见状,跟了进去。

  李秋彤冷笑讥讽道:“刚才那名弟子得你另眼相待,估计心中正欢喜着呢。不过兮兮师妹,师姐可要提醒你一句,师妹的眼光可真不怎么样。修为如此低下,估计等下在灵境中就被刷了下来。”

  见黎兮兮根本不曾搭理自己,心中更是恼怒,想也不想便说道:“还有刚才那一幕真令人记忆犹新,师妹还真是不知羞,竟然能做出此等有辱门楣的事情,果然是有娘生,没娘养。”

  黎兮兮脚步一顿,眸光冰寒。“虽然秋彤师妹是宗主的女儿,但我黎兮兮为剑峰首徒,并且已是练窍中期修为。按理,秋彤师妹叫我一声师姐也是应该的。”

  “对了,估计师妹这五年来就是太操心别人的事情,否则如今也不会还是止步练窍初期,真是令人心忧。”

  “既然叫你一声师妹,那做师姐也提醒你一句。你这个有娘生有娘养的,家教也没好到那里去。难道是遗传?啧,不知道会不会传染!”

  叶影轻笑出声,有些不好意思跨进法阵中。

  谢辞摇头无奈,心想师妹说话还是这么令人无语。

  看着白色纱裙消失在法阵微光之中。

  李春秋暗恨,眼中闪过恶毒,这五年来黎兮兮不是潜修就是出门游历,让她没有找到出手的机会。不过,哼,看来黎兮兮很在意那个男修!

继续阅读:第二十八章:赤霞火,莹丝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道女配逆袭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