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眉眼似毒,毒我入骨
秦青词2016-12-16 01:323,310

  五日后,蓬门开,邀仙客。

  群山之上,清朗的碧水连天中,一片幽静的蓝骤然燃烧起了大片火焰,火焰如龙,长空如血,绵延数万里,瑰丽多姿。

  四条炽焰龙马,飞奔长空,其体型英俊彪悍,全身毛发燃着炽焰,火气并发,烧彻虚空,涟漪丛生。

  炽焰龙马身上皆带着绳索,拉着一尊华贵玉辇。

  冰心灵玉铸造的外壁,火烧不化。瀚海鮫纱做的帘幕,绵绵软软,带着丝丝烟雨水汽。如若彗星坠落般,划过天际,停在丹霞殿前。

  “南阳兄,多年不见,风采更盛当年啊!”李春秋带着众人迎步上前,笑兮兮拱手望着天际着说道。

  今日他穿着一身靛青色的宽袖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色流云纹滚边。腰间束着青色祥云镶珠宽边锦带,泼墨般的黑发束起,以镶碧鎏金金冠固定着。

  仙家道气中带着一点尊贵,不会太世俗,也不会太出尘,看着令人心生暖意,防备减消。

  此刻笑容宽厚,盛意拳拳,令人心生好感。

  南阳朔,南阳世家当代家主,通幽初期。只见其童颜鹤发,鹰眸虎目,身材健硕,豪迈刚健。此刻下了马车,适然走来,龙行虎步,气场威然,黑眸刚毅冷冽,目光所及之处,似乎在他下车的那一秒,火光尽把空气燃尽,令人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说这些废话做什么,快去把叶修那小子叫来,今日我可要见识见识,这南明离火剑威势,是不是空有一剑霜寒碎九洲的虚名。”男子声音沉闷如雷,大声长啸,贯彻雷霆。估计隔着好几个山头的叶修都听见了。

  李春秋闻言笑容微顿,面上却丝毫不带尴尬,依旧笑的一脸春风。

  和气的挥手叫过身边一名弟子,笑道:“快带南阳兄去见叶殿主,记得,让叶殿主好生招待南阳兄,这可是贵客!”

  “谨遵宗主之命。”那弟子连忙拱手道。

  “磨磨唧唧什么,赶紧跟我走吧。”南阳朔手中灵光微闪,一把提起那名弟子,携带与空中,火光流动,玉辇消失在丹霄峰上。

  李春秋回眸望向天边,脸上依旧挂着儒雅的笑容,只是背负的双手,不由微微捏紧。心中暗道,该死的野蛮子。

  不多时,丹霄峰上,突然百花齐放,声乐齐鸣,一阵一阵香气,如水如云,在空气中鼓动荡漾。

  一辆由灵兽青色蛟龙所拉动的马车自空中缓缓行来,不疾不徐,如同闲云漫步。

  小紫叶檀木雕刻的马车上雕刻着精致的花纹,一帘幽香从紫色透明的寒纱间飘出,不时,还有女子娇软吟哦的声音从里面穿出,断断续续,羡煞旁人啊。

  “花间兄行事还是如此肆意洒脱,风流恣意,真是羡煞我等。”

  透明的紫纱被一只纤纤玉手挑开,指脉纤长,指尖圆润,小小的指甲泛着微粉的花香。肌肤晶莹似玉雕,看不见一毛孔褶皱,就像那上等的羊脂玉玉一般,触手温滑。在艳阳下,透着微微的粉,份外诱人。

  得见此手,可以想见,这紫纱之后,藏着何等的绝世佳人。

  一双柔弱不胜娇羞的眉,一张粉面如玉的脸,一双月光缠绵的眸,构成了一张倾世的容颜。

  三千青丝,仅用一根火红的丝绸慵懒的束起,飘逸的墨发,微微翘起,看着分外撩人。

  但是,这些都不能改变,这位倾城倾国的美人,是一名男子。一个很美的男子。

  随在男子身后,是几名身姿妖娆,容颜靓丽的女子,此时,身姿娉婷,款款而行。但珠玉在前,后面的女子都成了美人陪衬,萤火难争皎月之辉。

  “原来李宗主也是同道中人,珠珠,以后你就去伺候李宗主。李宗主可要善待珠珠啊。”

  男子声音清澈,犹若寒霄凉夜,微冷中又带着一次暧昧缠绵。

  话音刚落,身后的一名艳丽女子被无形的劲道轻柔一推,娇软无力的躺在李春秋的怀中,薄纱半露,粉面盈盈。

  “多谢花间兄美意,李某可万万承受不起。”手中推攘,一把软香,欲将女子送回了对面。水知那女竟软的似水,软的像棉,滑不留手,竟越缠越紧。香风袭来,似那欲拒还迎。

  “为何消受不起。还是,宗主看不上珠珠。”短短一句话间,女子妙眸中便挂上点滴泪水,欲坠似坠,好不可人。

  “花间兄,这。”李春秋身体僵硬,尴尬的看着花间。

  “呀,忘了尊夫人善妒,罢了,罢了,珠珠回来吧,李宗主可消受不起你这个福分。”

  看着花间走去大殿的身影,李春秋摸了摸把冷汗,眼神晦暗不明。

  在李春秋迎接众位通幽老祖的时候,清绝、黎兮兮等人也在山门前迎接通幽老祖的子侄,或者门徒,还有一些小世家门派中的试炼弟子等。

  此次邀仙宴便是从这些子侄门徒中选出一批天资上佳的弟子,纳入丹云宗。

  海汇百川,有容乃大。丹云宗能稳坐正道六宗之一,和邀仙宴会也有一定关系,不止笼络了世家门派,又获得良才,还像是人展示了丹云宗强大的底蕴,可谓一举三得。

  楼牌高悬,丹云二字,与日同辉。

  楼牌下,遥遥望去,清绝公子身着锦绣宽袍长袖,袖口与长摆间绣有暗纹青竹,青丝束起,白玉为冠,儒雅有礼。

  他身旁站着一位身着齐胸粉衣,暗纹金丝绣花的女子,容颜清丽,雍容典雅,只是此刻,一双秋水眸正恼恨的看着黎兮兮,失了她本身雍容的气质。

  黎兮兮站在谢辞旁边,眯起眼睛看着从楼牌中流泻出来的眼光,精致的眉眼中有些悲伤,让人不顾一切地想抚平她的眉眼,为她献出一切。

  “清泉山庄,傅杰灵到。”有弟子高唱邀仙帖。

  清绝迎上前去,笑着寒暄。

  “南阳世家公子南阳泽宇到。”

  “花间派首席弟子花朝夕到。”

  “昆吾派首席弟子凤栖桐到。”

  “慕容世家,慕容碟到。”

  “天水宫,白霜霜到。”

  “东阳郡东阳流延到。”

  长长的人影,马车,灵兽,家仆,鱼贯而入。

  “清河苏门,苏锦轩到。”

  黎兮兮乍然回神。突然动了,向那锦衣翩然的男子走去。

  男子俊秀清朗的面容有些许惊愕,随及便化为完美的笑意。微微颔首微笑,黑眸朗朗,若晴空之蓝。

  裙摆摇曳,行若流云之姿,精致明艳的面容上带着一点微笑。越过惊愣的众人,留下一股淡淡的清香,像寒夜幽谷间幽兰的芬芳。

  苏锦轩眼神玩味,迎了上前,嘴唇开合,似要说些什么。

  四周的男子艳羡的看着苏锦轩。

  然后。

  黎兮兮眼神不变,微笑不止,错身而过,继续走向后方的执剑少年。

  少年穿着一身幽蓝长衫,清爽简洁,无一丝花色。

  他眉眼清远,若天山清泉,清澈中带着疏离。如墨黑发仅仅用一根黑色丝带挽起,洒脱清隽。此刻眉目微蹙,鼻翼微抖,眼神无波无痕的注视着那飘然而来的女子。

  依旧如同前世般的幽蓝长衫,青涩坚定的眉眼,时光未曾将世界改变,改变的只是她眼中的世界。

  在少年出现的那一刻,好像是苍天给黎兮兮眼中的黑白画面打开了一道窗户。少年的身姿此刻在她眼中五彩分明,光怪琉璃。流动的色彩和死寂黑白呈现在少女的眼中,震撼了她的前世今生。

  他的出现,令山河永寂!

  只是此刻她不在像前世那般惊喜失态,癫疯若狂。

  前世,她用尽一生去追寻他的世界,却从未走进过。

  现在想来,只是因为他在她眼中的不同,她便认定了他。最终便成了执念,驱使一生。

  真是傻!可那又怪谁,是命,也是劫。

  黎兮兮洒脱一笑,容颜更是明媚。不管是爱、是怨,此生,由心。

  “丹云宗,剑峰,黎兮兮。”一股凌烈清寒的剑已自女子身上喷薄而出,席卷四周。

  众人惊呼,带着惊讶和艳羡,没想到这看似稚嫩的绝色少女,竞是名剑修,并且领悟了如此凛冽的剑意。

  剑意所到之处,刺激肌肤毛孔刺疼,众人不由退了几步,隐隐围绕着二人。

  李秋水心中暗骂黎兮兮,口中说道:“大师兄,兮兮师妹这是作甚,这些可都是我丹云宗贵客,怎能如此无礼。”盯着黎兮兮玲珑有致的身姿,心中暗恨。

  清绝闻言,目光依旧温雅,眼带着笑意。

  谢辞眉宇叠起,清朗的面容上戴着一丝苦意,兮兮师妹这又是做什么呦。随后看向身边的叶影,略感叹慰,还是这位师妹乖巧,又不毒舌。

  感受到凛冽清寒的剑意,少年眸光一亮,闪着莫名光彩。就像一把尘封已久的剑,慢慢退去周身顽固的灰尘,绽放自身原本的光芒。

  在他的感知中,散布于空气中的剑意像一柄柄散发着冰寒剑气的小剑,悬浮在身体四周,只要它的主人意念一动,便会破空袭来,将人刺成筛子。

  “清河苏门,楼重九。”少年执剑,颔首。

  楼重九,九重楼,九重天上楼重九。

  “试练结束后,可愿与吾一站。”

  “彼之愿,亦为吾之愿!”

  ……

继续阅读:第二十七章:八方通幽齐至,丹云试炼起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道女配逆袭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