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三绝公子
秦青词2016-12-16 01:323,239

  丹霄峰是丹云宗中最为挺拔高耸的一座山峰。前峰琼楼如云,巍峨瑰丽,呈现仙宫之态。后峰曲水环绕,碧潭深藏,竹林仙桂若隐若现,阵阵飘香。

  后山一处山腰上,两侧成林金桂香气弥漫,朵朵金黄耀于枝头,阳光铺撒其上,灼灼之光。

  “清绝师兄,剑峰弟子黎兮兮奉家师之命前来拜访,还请开门相见。”清脆的声音透过阵法,传入一座楼阁之中。

  “兮兮师妹,无需多礼,快快请进。”朱门无风自开,法阵消弥。

  走进门内,眼前便是一片清水浅塘,池中有锦鲤多对,在藕叶莲花间嬉戏。

  乍见生人,竟丝毫不怯,乌溜溜的眸齐齐看向门边,鱼尾甩动,清脆的浪花翻起,哗哗啦啦,灵气生动。

  黎兮兮惊讶,前世她成为来过清绝的住所,没想到竟是如此钟灵蕴秀之地。

  黑纱入水,轻浮遮掩着赤足踏在碧波上。轻缓平稳,徐徐渐进,只是那群锦鲤似乎发现好玩的事情,一波波游到玉足下,摇头摆尾,好不欢快。

  对岸房舍内走出一名眉目清隽俊逸的男子。修长挺拔的身材上白袍宽袖,青松翠柏隐与其上,姿态悠然,华气非凡。

  “清绝师兄院子里这池鱼倒很是逗趣,不知从何处而来?”黎兮兮停在岸边,看游在她脚旁迟迟不走的锦鲤,笑着道。这锦鲤倒是很有灵性,可爱的很。

  “那两条锦鲤是在净鲤池中求来的,本是送给秋彤师妹逗趣的。只可惜时间久了,被她遗忘了,我便寻回来喂养,没想到,竞真的在这池中生养生息起来。”

  顺着手指看去,有两条锦鲤比别的鱼要大几分,虽然黎兮兮只能看到灰扑扑的颜色,但也发现那鱼的眼神更为灵动传神。像天上的明月镶嵌在黑珍珠般的眸里,见之则喜。

  “师妹若是喜欢,可取两条会去喂养,若是哪天也不喜欢了,再送回这末池吧”。男子声音清雅,安然脱俗。说这些话语的时候,不带悲伤。

  “竟然是悬明寺中佛陀曾放生过的锦鲤,师兄诚心,可动佛祖。”黎兮兮状似感慨,隐含深情。

  悬明寺乃是佛修圣地,曾有佛陀即将坐化,将他喂养多年的锦鲤带去天河放生。那锦鲤经年听佛陀诵读佛经,已通灵性。佛陀离去后,那锦鲤徘徊旧地,泪水如珠,其艳若血,悲泣哀鸣,声声不绝。

  感动了隐藏在虚空中的佛陀,佛陀念其多年陪伴之情,遂点化锦鲤,在悬明寺中开建放生池,放养其中,护卫山门。

  佛门中人视锦鲤至情至性,均善待之。

  犹记得前世,清绝在悬明寺中求得双生锦鲤的事情,在丹云宗中传的沸沸扬扬。然后送给了李秋彤,被李秋彤养在阁楼前的池塘中。

  自己听后,非要前去一观,这一看,就看上了,吵着闹着非要要一条。自此以后,两条锦鲤便分道扬镳,命途多舛,而自己和李秋彤的怨也结上了。

  当然现在在黎兮兮看来,那些只是孩童间的小打小闹而已,不值得放在心上。

  自己的那条锦鲤呢?

  玩着玩着被自己不小心捏死了?还是……

  想到这里,黎兮兮莫名有些尴尬。

  前世清绝师兄也是一名悲剧人物,比之黎兮兮,不少多少。

  一个伪善君子的师尊,教出了一个至纯至孝至善的徒弟,不知谁是谁的劫,还是冥冥中自有安排。

  亲手杀掉自己养育成才,视为亲子一般的徒弟,可绝非寻常人能做到的。

  突然觉得,他们两个都出自丹云宗,都是天之骄子,拥有绝世灵根,为何结局都是如此苦逼。

  “这般具有灵性的生物,还是应该养在师兄这样灵慧之人身边。兮兮一心修剑,不怕师兄笑话,我那满院子梨树,现在还光秃秃的一片叶子也无呢。”黎兮兮心中讪讪,只得自毁。仙铃殿的梨花树当然只剩树叶了,都被她这个酒鬼给拿去酿酒了。

  当然这些清绝并不清楚,虽有些疑惑,但也没有多问。微笑说道:“师妹,谦虚了。寒舍简陋,师妹不介意进去喝杯清茶吧!”

  “多谢师兄。”

  “请。”

  屋内陈设简单素雅,木质的楼阁上雕刻着精美的花纹,四周装饰着淡蓝色的绸缎,几朵仙灵花草摆放其中,赏析悦目,暗室生香。

  “这是君子兰,雪里红梅,白云竹,金丝菊,暗香浮动,清绝师兄品味真是高雅。”黎兮兮看着那四株仙灵之花,笑着赞道。

  “师妹客气了。”清绝隐约有些羞涩,脸上薄红,对那四株仙灵之花不愿多说。

  “师妹请坐。”

  “多谢师兄。”

  两人相对蒲团而坐。

  清绝焚香煮茶,动作行云流水,格外赏心悦目。

  不多时,茶香清浅四溢,细闻心旷神怡,慢品,回味甘甜,口齿生香。

  “此乃山外野茶,让师妹笑话了。”君子端方,不外如是。

  “师兄客气了,此茶香气悠然,灵气扑鼻,兮兮虽然看不出汤色如何,但也品的出其中弥久清香。”紧致的笑脸酒窝浅浅,看着出来,在这里,黎兮兮此刻心情不错。

  “哈哈,师妹果真是同道中人。”清绝赞赏的看着黎兮兮,一双清澈的眸子熠熠生光,那是愉悦的光芒。心中暗道,真是可惜那一双眼睛,明明灵动璀璨,为何却是看不见世间颜色。真的格外令人心疼。

  “师妹此次来寻我,可是为了五日后的邀仙宴?”清绝放下茶盏,目光柔和看着黎兮兮的面容,轻声问道。

  “恩,师兄所言不错,兮兮此次前来,真是为了邀仙宴上的事情。”黎兮兮轻轻颔首,这清绝师兄果然聪慧。

  “叶殿主既是叫师妹来,想必此次剑峰试炼的重任也全部交给师妹了?”清绝目光沉静,再次问道。

  黎兮兮有些惊讶,微张这小嘴,颔首道:“师尊是将此次试炼的交给与我,可是师兄是怎么知道的?”

  清绝但笑不语,再次问道:“今年剑峰试炼是否还同白年前一样?”

  “师兄果真聪慧,一语切中要害,不愧是名誉修真界的三绝公子。”黎兮兮感慨,目光赞叹。要不是知道之前在剑峰大殿上的对话绝对没有传播出去,她都要怀疑清绝是否拥有千里耳。不过现在看来,清绝拥有的神通不是千里耳,而是读心术啊!

  “师尊是有此意,兮兮觉得此次试炼当不同百年之前,那时剑道荒凉,比试无非就是决出前一百名胜者,为我剑峰弟子。是以这些弟子的秉性多为驳杂,其后引起了诸多混乱,或是不堪造就之徒。”

  不说百年之前的剑道如何荒凉,其实丹云宗剑峰一脉就曾来没有特别昌盛过。

  剑峰一脉之所以能在丹云宗存留下去,便是因为开宗祖师吸取前车之鉴,觉得炼丹师战斗能力太过低下,一步小心便会夭折,或者是被人挟持,成为炼丹炉。所以开创剑峰一脉,吸引剑修成为炼丹师的护道人。

  如此一代盛举,却没有后人延续,还是渐渐荒凉。

  “师妹此言,是觉的此法不妥?”清绝目光柔和,带着睿智灵慧,示意黎兮兮继续。

  “当然,这种试炼方法,占优势的都是灵根好,修为高,法宝多的弟子,然而我剑道,需要的是宁折不弯,守心如一的弟子。若一名弟子能拥有这种品质,就算他没有好的灵根,多的法宝,修为也不高,但最起码他以后的路要比前者走的坚定,或者更远。”

  “师妹说的有理,剑峰试炼便由你安排。”清绝带着欣赏的目光,洒脱的将剑峰试炼推了出去。

  “师兄。”黎兮兮一怔,没想到就这么简单便好了,遂又想到前世清绝的为人,起身认真执礼,表示谢意。

  “五日后,师妹同我去迎接各大世家、门派的弟子。到时,长衍峰的谢辞师弟,流岚峰的叶影师妹,还有秋彤师妹也会同我们一同前去迎接。”五年中,黎陌已收了叶辞做了亲传弟子。叶影是丹阳子师伯的亲传弟子。

  “是,师兄。”黎兮兮再次颔首,眉宇微微皱起,想到李秋彤也会去,不由心下无奈,真是不想看到她。

  清绝看到黎兮兮的面上表情,那里会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想到那日告诉秋彤师妹,到时候和黎兮兮一起去迎接各大世家弟子的时候,她端庄的面容上划过的那一道铁青,着实令人心悸。

  也不知这两位是不是天生的冤家,每每遇到一起,必是天内勾动地火,烟花灿烂。小时候还好些,两人打打闹闹,各有吃亏。可自黎兮兮五年被收为剑峰弟子后,便处处行事压了李秋彤一头,令两人的矛盾更加激化。

  “咳咳,兮兮师妹,秋彤师妹本性纯良,平日行事也是大方得体,唯有在兮兮师妹身上,才会如此激愤。还请兮兮师妹莫要放在心上,伤了和气。”清绝有些尴尬的劝慰道。

  “茶已尽兴,清绝师兄,兮兮先走了。”黑纱摇曳,荼靡清冷。

  谁的目光,湿了一世冰霜。

  谁的年华,成了一世情殇。

继续阅读:第二十六章:眉眼似毒,毒我入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道女配逆袭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