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西海敖摩昂
汉胄2018-03-19 14:533,749

  “没想到我竟然来到了武夷山,看来离南海已经不远了。嘿嘿,幸亏这次误打误撞来到了这里,要不然还真不可能得到这淡黄袍。”

  敖丙想了想,就冷笑着对两个童子说道:“你们两个小毛孩人不大,可是还真能强词夺理,这袍子本来就在洞中,又不是你们的私有财产,谁得到自然是谁的,你们说你们为了杀掉怪物费了很大力气,可是也不能因为这样,我就把得到的宝物顺手送给你们吧?更何况,你们费了偌大力气都没得到这袍子,却被我轻松得到了,这说明什么?只能是说明我得到这袍子是命中该有,而你们就是命中不该有,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所以我劝你们不要再争了,赶紧回去吧。”

  “可恶的贼子,竟敢如此说我们,今天就与你月缺难圆。”站在后面的童子闻言大怒,紧拉着弹弓弦的双手立刻放开,只见一粒泛着金光的弹丸直接飞向了敖丙的面颊,却被敖丙轻松躲了过去。

  “哼,就你们这点实力就敢跟我说什么月缺难圆?李艮,教训教训他们。”敖丙一挥手,面前出现了那把浑天剑,李艮也取出了大板斧,两大高手各施绝技,瞬间就令金毛童子受到伤害,如果不是敖丙吩咐不准伤害他们性命,这两个童子早就命归黄泉了。

  “竟,竟然是筑基期的修道士!”两位金毛童子尽皆面色惨白,大叫一声,驾土遁逃走。

  “太子爷,为什么放他们离开?”李艮疑惑不已,问道:“这两个童儿实力这么低,说不准还会有其他的宝物,只要抓起来慢慢炮制,肯定会吐露出来的。”

  “呵呵,我能够得到这淡黄袍,就属于是意外之喜了,没有必要那么贪心,再者说了,这金毛童子将来还是我阐教的门人,甚至还是我的晚辈,我如果太过分,以后都不好面对他们了。”

  “原来还有这样一般因果,那倒也罢了。”李艮点了点头,然后就又退到了敖丙身后,不再说话。

  敖丙点了点头,在李艮的指点下来到了南海,又经过了月余的跋涉,终于来到了西海。

  这西海海域虽然没有东海地域广阔,但是也有茫茫数千里,在这里分布了大大小小的岛屿数百个,那些灵气充足的岛屿都被各级修道士给占了去,而那些灵气稀薄的则一般都是荒芜的,上面各种珍禽猛兽,奇花异树数之不尽,令人赞不绝口。

  敖丙虽然身为龙族,但是却也不敢大摇大摆的直接飞过那些大的海岛上空,生怕引起了岛上修道士的不满,为自己惹来灾祸,一般凡是遇到灵气稍微稠密一点的地方,他们两个就小心翼翼的绕过,宁可多花费一些时间,也不敢为自己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敖丙和李艮都是第一次来到西海,也不认识路,他们只是按照东海的布局往深处走去,竟然真的就找到了西海龙宫的入口。

  “哈哈,龙宫入口就在眼前了,这下我们终于可以松口气了,想必只要有西海龙王的面子,我们就能顺利渡过西海,来到西昆仑吧。”看着眼前波光闪动的“水晶宫”这三个大字,李艮吐了一口气,笑着对敖丙说道。

  敖丙也是笑了笑,没想到这个李艮平时不言不语的,现在在自己面前,话也渐渐多了起来。

  就在这时,巨浪分开,在外面出现了一个蟹精,挥舞着钢叉对二人喝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擅闯我西海龙宫?”

  李艮拱了拱手,笑着说道:“末将是东海龙宫的夜叉李艮,这位是我们龙王爷的三太子,奉我们龙王爷之命拜访三老爷的,请这位将军帮忙通报。”

  “原来是三太子驾到,小的有失远迎,恕罪恕罪。”那只蟹将见对方竟然是东海的人,而那个白衣少年竟然是东海三太子,不敢怠慢,连忙告个罪,让敖丙等待片刻,自己立刻向龙宫禀报。

  片刻之后,从龙宫里走出来一位年轻人,面相英俊浓眉大眼,不悦的看了敖丙一眼,傲然说道:“原来你就是敖光伯父的小儿子敖丙?听说你这小子平日里轻浮孟浪,整日价眠花卧柳,导致年纪轻轻就纵欲过度,堂堂一条真龙,身体都不如一头猪,今日怎么舍得到我西海来了?哦,我明白了,你不远数千里,舟车劳顿到我西海,是不是为了向我妹子求婚的?我可告诉你,像你这样的蠢货,根本不可能入我妹妹法眼,好言相劝一句,你还是赶紧回去吧,省的到时候给大伯父丢人现眼。”

  敖丙闻言顿时苦笑不已,原先的那个敖丙看起来名声的确不好,竟然连西海都知道了,面前的这个人看起来应该是西海龙宫的大太子敖摩昂,他听自己大哥说过,这个摩昂太子性如烈火,嫉恶如仇,眼中容不得半点沙子,明明知道自己是东海龙王之子,却还是冷嘲热讽,直言相讥,可见对自己的恶感是多么严重。

  但是敖丙却丝毫不怪对方,因为龙族本来就是以实力为尊的族群,正是因为自己父亲敖光在四海龙王中实力最强,所以才被尊为大哥,而自己的大哥敖甲也是四海龙太子中实力之冠,因此也被这一般龙太子尊之为大哥,而像敖丙这等实力最差的,对方能够来迎接自己,就证明对自己很不错了。

  理解归理解,但是对方这样讽刺自己,如果没有回应的话,以后自己在四海龙太子中的尊严就算彻底葬送了。敖丙勉强压下不满,笑着拱手说道:“这位兄长应该是摩昂太子吧?小弟经常听家兄说起兄长,知道兄长为人耿直,但是兄长这样不问青红皂白的冤枉好人,小弟可是有些不乐意,实话实说吧,小弟这次来西海拜见三叔,主要是奉父亲之命而来,本身并没有对令妹有什么企图,所以还请兄长向三叔通报一声,准许小弟见过三叔之后,即行离开。”

  可是没想到敖摩昂却是冷笑一声,缓缓说道:“你这小家伙也不用欺瞒于我,我都活了快两百岁了,这点小伎俩难道还看不出来?识相的赶紧走人,否则的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摩昂把手一招,面前就出现了一把画戟,然后恶狠狠地盯着敖丙,作势欲打。

  “摩昂太子,你可不要过分,本太子以礼相待,只不过是想见三叔一面,你却如此苦苦相逼,难道我怕了你不成?”敖丙见对方坚决不让自己见西海龙王,也是心中有气,沉声说道。

  “哈哈,好小子,够爷们儿,就冲你这句话,只要你能在我手下坚持十个回合,我便放你见我父王,如何?”敖摩昂斜着眼,嘿嘿冷笑着说道。

  “既然兄长有此意,小弟奉陪就是。”敖丙说完之后,就从豹皮囊中取出来那把五百斤重的浑铁剑,大声说道。

  “你竟然答应了?”敖摩昂不由得大惊,没想到这个敖丙竟然真的敢答应,他可是筑基中期的修为,那个敖丙据说才只有炼气初期,他这么贸然答应下来倒令自己难办了,这小子再怎么不济,也是大伯的儿子,如果一不小心失手之下把他打死,甚至就算打成重伤,自己可怎么向大伯交待?但是此人却执意要见父亲敖明,摆明了是要向妹妹求婚,自己奉妹妹之命,专门打发这些求婚的狂蜂浪蝶,如果放这小子进去,妹妹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

  一想起妹妹敖霜的雌威,敖摩昂都不由得浑身冒冷汗,一咬牙就决定,今天就算失手将这敖丙打死,也不能放他进去,这可是为了妹妹的终身幸福,如果她当真嫁给了这么一个惫懒货,那么自己以后可是有苦头吃了。当然,自己今天出手必须要有分寸,尽量给这小子一个教训就行,以这小子的身子骨,估计就是自己三分的力气也挡不住。

  见对方肯定的点了点头,敖摩昂哼了一声,缓缓说道:“念你远来是客,我就让你先出手吧。希望不要给大伯父丢脸。”

  “那小弟就献丑了。”敖丙心中暗笑,然后挥舞着浑铁剑直接向敖摩昂劈去。

  这一次他是要诚心给敖摩昂一点颜色,所以没有用剑刺,而是直接向刀一样来了个斜劈。

  “哼,给我开。”敖摩昂根本没在意,单手斜举画戟,轻轻往剑刃上迎去。在他看来,以敖丙传说中的病弱之象,用单手格挡都已经是看得起他了,其实就算自己不档,他也难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

  可是没想到敖丙的浑铁剑挟带着一股强大的威势直接向敖摩昂压来,剑刃刚刚劈到戟杆上,敖摩昂就感觉到了一股巨力袭来,胸口如同重锤撞击一般,猛的吐出了一口鲜血,手中的画戟也飞到了远处,手上虎口爆裂,鲜血长流。

  这还是敖丙只用了两成的力气,如果用全力的话,估计敖摩昂这一条小命就当场交代了。

  “什么?这敖丙好大的力气!”敖摩昂看着自己流着鲜血的右,手大吃一惊,真没想到自己大意之下竟然受了伤,而且还是伤在敖丙这样的废柴身上。

  “呵呵,摩昂兄长,刚才真是承让了。唉,都怪小弟下手太重了,你没受伤吧?”敖丙笑嘻嘻地看着愣在当场的敖摩昂,言不由衷的说道。

  “哼,可恶,刚才我是看在你是客人的份上让着你,这次我可不让了。”敖摩昂吃了亏,又受到敖丙的嘲弄,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立刻接过被蟹精寻回来的画戟,狂吼一声说道:“先尝一尝我的盘龙戟法。”

  说完之后,手中画戟如同毒蛇吐信,直接向敖丙的胸口刺去。

  这一次他用了五成的力气,一想到对付这样的废柴,竟然都能用到五成力气,以后自己在龙宫这些太子们面前,可真的是抬不起头了。

  但是令他惊讶的是,对方竟然只用一把长剑就挡住了自己的攻势,而且那把长剑不是从下面架起自己的画戟,竟然是从上面压了下来。

  能使这一招的,都是对自己的力气有绝对自信的,更何况对方所用的乃是一把短兵刃。

  敖摩昂奋力的往上挺起自己的画戟,却发现上面的长剑如同一座小山一般,压得自己的画戟连一丝都抬不起来。

  “可恶,五成力气都不够,难道需要八成?这可是对付筑基期修道士的力气了。”敖摩昂心中郁闷不已,但还是把力气提升到了八成。

  自己突然加大了力气,压在画戟上面的长剑果然松动了一些,敖摩昂大喜,继续抬起画戟,想要乘机把对方的长剑给绞到空中去,只要缴获了对方的兵器,自己这一场自然算是赢了。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万千之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封神苍龙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