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大闹侯府
汉胄2018-03-19 14:413,128

  敖丙不由得一阵苦笑,这小丫头,真是鬼精鬼精的,明明是怕自己不来接她,却找了一个那么好的借口。小翠香忽然来了这么一出,这次由不得他不来了,这件玉佩一看就是好东西,如果丢了,还不知道回到东海之后,自己会遇到什么麻烦呢。所以敖丙绝对不敢就这么放弃的。

  敖丙乘着风云,只是片刻之后就来到了百里之外的东海城,很快就来到了安乐侯府前。

  张百万在东海城中可谓是鼎鼎大名,他是是平灵王最宠爱的侧妃的哥哥,又在平灵王的举荐下被封为安乐侯,再加上他仗着平灵王一贯欺男霸女,横行霸道,城中没有谁不知道他的,敖丙随便遇见一个人,稍一打听就知道。

  看着侯府中那庞大的院落群、华贵的朱门和门前来来往往的各级官员,敖丙就摇头喟叹:“这家伙不知道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方才建立了这么一个庞大的家业,而由于此人地位超然,竟然连城中的公卿百官都对其毕恭毕敬,拼了老命的巴结奉承,就算这家伙平时没有恃强凌弱之心,在耳濡目染之下也都学会了,更何况这张百万本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敖丙默默地观察了一会,就找了个地方躲起来,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就纵身跃入了侯府高大的院墙之内。虽然这里的院墙有两三丈高,可是对于现在的敖丙来说简直就是摆设。

  “首先我要找一找,翠兰小姐还在不在?虽然这个可能性很小,但是毕竟才过了一晚上,小姐保住清白和性命的几率还是很大的。”敖丙想罢之后,便在侯府内悄悄地寻找起来。

  这侯府的面积非常大,有七八个院落,房子估计都有几百间,敖丙又不懂得古代房间的格局分布,只好就这样一间一间的找下去,凡是有亮光的地方更是重点搜查的对象。

  着了大约有一顿饭的功夫,敖丙仍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渐渐地有些不耐烦,但是他知道自己只能沉住气慢慢找,毕竟自己不知道这侯府中到底有什么人,虽然自己的体质远超一般人,本身还是一个修道士,不要说是士兵,就算是那些将领也都不是自己的对手,可是谁也保不准这里面有没有修道士,自己可是修道士中最底层的存在,就算是一个筑基级别的修道士,就能轻松干掉自己。

  敖丙强行压下心中的烦躁,耐着性子一间一间的找,忽然看到前面有一间灯火通明的大房子,心中大喜,连忙向那里轻轻走去。

  在离大房子还有十几丈远的地方,敖丙就看到这房子周围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守卫,但是对于能大能小,能显能隐的龙来说,这点守卫算得了什么?敖丙运转黄龙真人传授给自己的化形之法,随便化成了一条青蛇,悄悄地爬到了房门外,透过门缝往里看去。

  却见那所大房子下面围着不少人,一排三十余个全都是清一色的侍女,正蹲在地板上卖力的刷洗着什么,凭着灵敏的嗅觉,敖丙可以断定那一块块的殷红之色,就是残留的血迹。

  而当敖丙抬眼往侍女身后的床上看去,顿时感到浑身一僵,心中的愤怒完全爆发了。

  因为他看到那个张百万那晃着肥胖的身子,对着一个女子不断地银辱着,而那个女子头上还残留着血迹,身体僵直,显然已经死去。那俊秀的面孔也是敖丙感到熟悉的,正是小翠香那被掳走的姐姐高翠兰。

  这时候张百万一边粗重的喘息着,一边嘿嘿笑道:“他么的,这小妞儿真够烈的,竟然撞墙死了。不过你死又怎么样?照样保不住自己的清白。这样的小妞儿就这样丢了真是可惜,等以后老爷我把你泡成干尸,让你千年不衰,就可以天天陪老爷我了……”

  就在这时,敖丙现出人形,一脚踹开了房门,厉声说道:“该死的张百万,你这个人渣,给我拿命来。”

  “三,三,三太子。”张百万见了来人不由得大惊失*急之下一把揪起为他服务的那个侍女,往敖丙的怀里丢去,然后立刻吼道:“你们快点围住那个人,谁动作慢了,老爷我灭了你们全族。”

  说完之后就一边喊护卫,一边扭着肥胖的身子,从门口逃走。

  “你给我站住。”本来以敖丙的速度,那张百万根本没有可能逃跑,可是如果他一躲闪,那个被抛过来的侍女绝对会撞到墙上身亡,敖丙不愿意看着那个可怜的侍女死去,只好一把接过了侍女,然后再往上冲。

  可是这时候,近三十个侍女全都不要命的扑了上来,把敖丙围在了中间,她们都知道,这个张百万心狠手辣,只要自己不尽力,全族必定不保,所以全都毫不迟疑的围住了敖丙。

  敖丙虽然实力不俗,可是在众侍女的包围下,一时竟然无法走脱,给张百万逃生创造了最佳时机。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从外面走出来一队队顶盔掼甲,手持武器的凶恶军士,直接向着敖丙杀来,那些军士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心。连围困敖丙的那些侍女也都捎带着给杀绝了。

  只听得一声声惨叫,地下横七竖八的躺了三十具艳尸。

  “啊啊啊啊,气死我了,这伙滥杀无辜的畜生!”敖丙顿时大怒,把手一扬,就见大片大片鸡蛋大小的冰雹对着那些军士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顿时许多军士直接给砸了个血肉模糊,一命呜呼。

  但是也有几个军士在盔甲的保护下没有死去,但是脸上却都被砸得鼻青脸肿,一个个成了猪头。

  “哈哈,我们的盔甲都是青金的,你的法术起不了作用的。”一个好像是将领模样的军士,哈哈一声大笑,举起手中的大锤就像向敖丙砸了过去。

  “哼,也罢,今天就跟你比一比力气。”敖丙却是不慌不忙,等到大锤近前之后轻轻一闪就闪到了那名军士的身后,然后挥起拳头对着那名军士的后脑勺猛地来了一拳,那名军士身体顿时失去了重心,一下子趴在了地上。

  这时,那名军士手中的大锤不由得脱手,却恰好飞到了自己的头顶上,只听得噗的一阵闷响,那把大锤将那名军士的脑袋给砸碎了,鲜血将盔甲都给染红了。

  敖丙见那名军士死了,也不管他,抢起那柄大锤,就对着身旁的另一名军士砸去,那名军士还没反应过来,胸部就中了一锤,护心镜被这一锤砸得稀烂。整个人也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肠子都流了满地,眼看不活了。

  “什么?”旁边的一位络腮胡子军官模样的军士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说道:“侯爷不是说过,此人只是法术厉害,自身的体质差的很吗?怎么还能舞得动王老三的梅花亮银锤?而且舞起来举重若轻,比王老三还要轻松?这锤可是有一百八十斤重,这样看来,这家伙哪里像是身体孱弱的样子,简直就是一个大力士啊。”

  就在这时,敖丙的梅花亮银锤向着络腮胡子砸了过去,络腮胡子吓了一跳,情急之中来不及躲闪,只好拿着自己手中的钢枪招架,只听的一声闷响,络腮胡子手中的刚强立刻断为两截,然后毫不停留的砸到了络腮胡子的顶门上,直接把络腮胡子头上的钢盔都给砸扁了,一股子脑浆顺着钢盔缓缓的流了出来。

  剩下的三名军士见状,不由魂不附体,因为那名络腮胡子是一名将军,纵横战场十余年,从来没有遇到过敌手,今天竟然在对方手下连一合都活不下来,凭他们几个的实力却又哪里是对手?所以他们发一声喊,就向外逃走。

  可是敖丙早已恨他们入骨,哪会容得他们逃走,赶上前去一人一锤,登时了账。

  “张百万,拿命来。”敖丙浑身浴血的冲出房门,大喊大叫,四处追寻着张百万的下落,整个人如同杀神一般,让那些试图拦截的军士们纷纷面色大变,拼命的躲避着,丝毫不敢阻拦。

  而张百万此时则躲在了地窖中,他一方面命人赶紧道平灵王府求救,一面调集府中守卫,许下重赏,不惜一切代价杀死这个该死的刺客。

  张百万手下的那些死士们在听到侯爷重伤的消息之外,纷纷如潮水一般的用上去,围着敖丙展开了厮杀,可是敖丙却丝毫不惧,舞着大锤向着人多的地方猛打猛砸,每一次都能带来一大片的伤亡,那些死士们虽然勇猛,可是看到眼前之人就像是军中上将一般,在万军之中纵横冲突,无人能敌,也不由得心中发寒,攻击速度自然降下来了。

  就在这时,只听得一阵人吼马嘶的声音传来,原来是平灵王派了援军过来,一千名精锐的弓弩手,还有一名筑基期的修道士,这支大军浩浩荡荡而来,布下天罗地网,誓要杀死这位可恶的刺客,以正国法。

继续阅读:第九章 筑基期修道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封神苍龙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