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修真有路仙道显
观青衣2016-12-16 04:323,259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天空之中的星星在天空之中没有规律随意一闪闪的亮着,更显露出无尽虚空之后的神秘。

  钟瞻的心此刻在夜中凉风的侵袭下显得格外的平静,那双如星辰般的眸子中比之往常愈加的深邃与隐晦,仿佛此刻的钟瞻已经已经得到了某种惊人的改变。他看不见的是他的眉心之处一枚黑色的戒指纹路闪着青光!

  突然,他站起身,那双浩瀚如宇宙的眸子望着那陷入无尽黑暗的天际深处,心中像是有所预感似的有些不安,心中就像是有一种东西就要破体而出一般。

  然而,这种感觉终于还是没有持续多久,一个声音传来打破了他的沉思。

  “瞻儿。”

  钟瞻听到声音猛地回过头,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是宿衍机!他转过身看着面前宿衍机一脸的担忧,心中升起了羞愧。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的离开给这个老人一个怎样的难题,望见宿衍机那苍老的面庞面色一松,他心中愈加的愧疚。

  “宿爷爷。”钟瞻轻声的喊道。

  宿衍机见到此刻钟瞻神色依如往常一般,知道他自己已经解开了心结,这让他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暗叹对自己的良苦用心没有酿成不可挽回之错事。

  然而让他不解的是此刻他看到的钟瞻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同了,具体是什么变化他也是看不出,这种变化充满了一种诡异神秘的色彩。

  “瞻儿,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宿衍机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之上深究,只是当做钟瞻在心性之上的成长。

  “嗯?”钟瞻闻言疑惑的呢喃道。

  “这人我想你很想见他。”宿衍机苍老的面庞之上带着一丝难得的笑容。

  “谁?”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宿衍机神秘的笑了笑。

  钟瞻见宿衍机不说也不强求,他知道宿衍机做的一切都不会害他,说起来,对于这个自己一出生就守护在自己身旁的宿衍机自己早已有了另外一种情感。这种情感除了自己的母亲,也只有在宿衍机身上才能感觉到。他以前想了很久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现在他却是知道了,这是亲情。

  宿衍机在这时拉起钟瞻,全身灵气一动。竟然在钟瞻极度震惊的眼神中,踏空向着虚言宗方向行去。

  “宿衍机,你是金丹期的修士?”

  钟瞻从没有问过宿衍机的修为,宿衍机也从没有说过。如今他第一次知道这个和蔼的老人竟然是一名金丹期的大修士。

  “算是吧。”

  宿衍机不置可否的答道。

  钟瞻想到了什么似得,急切的说道:“宿爷爷,您可以让我成为炼体修士吗?”

  “小家伙,你就这么想修真吗?”

  钟瞻重重的点了点头。

  宿衍机笑了笑:“但是我不能教你。”

  钟瞻没有问为什么,只是面色带着一丝无比的失望。他虽然不明其中缘由,但多年的信任由不得他问出这个词语。

  宿衍机眼眸中轻轻的一笑,和蔼的对着钟瞻说道:“我不教瞻儿修真是因为有更合适的人选,因为他那里有一本炼体功法。”

  钟瞻闻言露出惊喜之色,急忙问道:“是谁?难道是比金丹期修士还厉害的强者吗?”

  宿衍机抚了抚胡须点点头:“对。”

  钟瞻听后脸上的失落一扫而尽:“比金丹期修士还强的修士,是元婴期强者还是合体期修士呢?”

  宿衍机微微摇了摇头,眼中带着一抹过去的缅怀之色。

  ……

  再次回到虚言宗宗门,钟瞻恍如隔世。这个地方曾经给他深深的希望,又给予他最大的打击,如今再次归来,他不由再次为自己的命运担忧着。

  宿衍机看出了钟瞻的紧张,拍了拍钟瞻的肩膀,示意他无需担心。

  钟瞻点点头,深呼了一口气,虽然自己心中这个地方颇为抗拒,但是为了自己能正式踏进修真界任何心中情绪都可以收起。

  宿衍机这才再次拉起钟瞻往着虚言宗深处的一座山峰赶去。

  虚言宗的建筑不多,除了一些外门弟子住在外门,一些内门弟子或者长老的亲传弟子皆是在一些虚言宗所属的山峰自己开辟洞府。

  宿衍机此时带钟瞻去的正是这些山峰中几座灵气最为充沛的山峰之意,药峰。

  虚言宗有几大修炼派系,除了掌教亲自所属的一脉,这药峰算是地位最高的一脉了,不为别的,就因为这药峰的峰主是北央泸州第一炼丹师——李璟虚。

  而现在的钟瞻就直直的看着眼前这个老者并打量着他,一身简单的青衫,温润的玉簪把那黑白相间的发丝挽起一个一丝不苟的道簪,和蔼的面庞之上此时还带着一丝错愕之色。

  “宿衍机,没有想到你竟然活了下来。”

  钟瞻没有料到这个名满天下的炼丹师出口的第一句就是这样的话语。

  宿衍机看着面前这个年纪和他一般大小的老者轻轻的笑了,眼中快速的闪过了一颗轻微不可察的泪花。

  “李璟虚,你就这样希望老夫不在吗?”

  李璟虚不动声色的逝去了眼角的泪花,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还是这般口无遮拦。”

  突然,他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皱眉道:“你的实力像是后退的不少。”

  宿衍机脸上闪过一丝黯然,“嗯,这些年我都是在养伤,平时灵气皆是不敢乱用。”

  “是当年那件事吗?”李璟虚的语气中也带着一丝无力。

  “嗯,那南瞻部洲之人修为着实可怕。”宿衍机说话间语气中带着一丝忌惮,顿了一顿宿衍机继续说道:“算了此事多说无异,此次过来是有事找你帮忙。”

  李璟虚闻言莞尔一笑:“早就料到你定是有事寻我帮忙,说吧,什么事?”

  宿衍机把一旁的钟瞻拉到身边,恳切的说道:“我希望你能收他为徒。”

  李璟虚眉头一挑,既不答应也不拒绝,问道:“这是你的孙子?”

  宿衍机点点头:“虽然没有血缘,却和爷孙无异。”

  李璟虚眉头一蹙,想起什么似得:“这是水月仙子的孩子吧。”

  宿衍机良久之后才重重的点了点头。

  李璟虚沉默了良久,才再次问道:“这孩子是何种根骨?”

  宿衍机面色中带着一丝难看之色,良久之后才说道:“绝道之体。”

  “绝道之体。”李璟虚那波澜不惊的脸庞之上也露出一丝震惊。

  “竟是这种不得入道的根骨。看来这孩子很难有所成就了,要知道这种根骨要达到炼气一级需要的时间是其他根骨的千万倍以上时间。”

  “这个我自然清楚,所以我现在才来求你。”宿衍机亦是面露难色。

  “我虽然名为炼丹师,然而天地间哪里有丹药能改变体质啊。”

  “我并不是要你替他更改体质,而是把你当年从南瞻部洲上古神埋之地得到炼体功法给他。”

  “那本外魔锻体之术?”李璟虚瞪大了双眼。

  “是。”

  “你可知道要修炼这种功法需要受到何种苦楚吗?更何况万一被外魔功法蒙蔽了心智,到时后悔就来不及了啊。”李璟虚看了一眼脸上依旧带着稚嫩的面庞说道。

  “我难道还会害他吗?我即便清楚明白其中的苦楚和危险,然而对于他来说不能修炼的却是更大的伤害,这孩子恐怖一生都不能修仙,这炼体功法是他唯一能走的路了。”

  李璟虚闻言,再次打量着面前这个孩子。那瘦小的身子中,像是隐藏着一个隐晦却强大的灵魂和坚毅的心灵。

  “好,我就让他试试。”李璟虚终于点了点头。

  宿衍机终于一笑,对着李璟虚深深一礼。

  李璟虚摇了摇头,对于这个好友,他没有半点法子。

  ……

  深夜中,钟瞻已经在药峰一个洞府中住下。

  月光下,宿衍机和李璟虚的身影出现在了药峰的最高处。

  “你真的要去那里?”

  宿衍机苍老的面庞之上带着一丝决绝:“我想知道当年到底是谁在作祟,当年水月仙子的死可很那南瞻部洲修士逃不了干系。”

  “作为老友我也不拦你,只希望一切行动都不要忘记还有一个小家伙在等待着你的照顾。”

  宿衍机转过头,一双明眸中直直的盯着李璟虚:“此番前往,我不知何时才能回来,所以我希望在我离开的时候你能多多的照顾于他。我并不在意他能达到什么高度,只是希望他能好好的生活下去。”

  “嗯。”李璟虚轻轻点点头,神色黯淡,“没有想到刚见到你你就要离开。”

  “你今夜可不能闲着,要给我炼制几枚丹药压制一下伤势。”宿衍机避开话题笑着说道。

  “好,自当不辱命。”

  李璟虚爽朗的笑声传遍了整个药峰,夜色中谁也没有看到这个北央泸州第一炼丹师的眼中那一分抹不掉的哀伤。

  而钟瞻终于看到自己踏入修真界的一条并不清晰的道路,这这个平常人无比寻常的夜中,他却是再也睡不着了,他想到了自己的母亲、钟芷兰、还有一个让他惶恐和气愤的之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