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荒芜天经显真容
观青衣2016-12-16 05:042,836

  次日一早,钟瞻就早早的起床了,他记得昨夜李璟虚和宿爷爷曾对他说过,今日李璟虚将正式收他为弟子并传授他炼体之术。多年的修炼夙愿终于可以实现这这让他如何睡得着。

  李璟虚亦是很早就已经醒来了,他那缥缈身影站在药峰之上望着消失在黑夜中的熟悉背影,终化成幽幽的一叹。

  突然他若有所感的回过身,见钟瞻正站在他的身后怔怔的看着前方。

  “小家伙,看什么呢?”李璟虚好奇的问道。

  “是宿爷爷离开了吗?”

  “呃。”李璟虚望了望前方黑的不见他物的黑夜,他不知道如何作答,久久之后李璟虚才幽幽一叹道,“倘若你想他日能帮助你宿爷爷就好生的修炼吧,况且这炼体之术不是这般容易练成了。”钟瞻出神的望着前方的一望无际的黑暗,面庞之上露出一丝坚毅。他暗暗下定决心,终于一天他要看穿这个世界所有的黑暗,背负起宿爷爷身上的担子。

  “既然已经起来了,你便随我来吧。”李璟虚说完就自顾向峰后走去。

  钟瞻不舍的看了一眼前方,终于不再留恋的跟着李璟虚而去。

  ……

  李璟虚所在的洞府之内,钟瞻带着一丝紧张的看着在他面前的一男一女。

  李璟虚轻轻拂了拂衣袖,对着那两人说道:“这位是为师新收的弟子,也就是你们的小师弟。”

  两人诧异的对视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丝不可思议来。他们当年进入自己师父的门下经历了怎样的艰难考验即便到了如今还记忆犹新,那时他们的修为已经筑基都方才艰难通过。他们万万始料不到自己的师父竟然跟自己说面前这个毫无修为的少年竟是自己的小师弟。这如何不让他们诧异呢?

  难道师父收徒的要求降低了?他们暗暗的想到。

  然而诧异归诧异,对于师父的话他们始终都是遵从不敢有丝毫的违抗。

  “小师弟。”

  “小师弟。”

  二人皆是对着钟瞻点了点头。

  李璟虚微微一笑,指着对面一身白衫,面庞清秀,气质出尘的少年说道:“这是你的大师兄,风清扬。他的天赋不错,如今方才二十几岁便已经是胎息初期的修士了,而炼丹之术也习得了我的十之一二。”

  钟瞻震惊于风清扬的实力,他可是明白修真分为炼气、筑基、开光、胎息,风清扬仅仅二十几许就已经是胎息初期,这如何不让他震惊与羡慕,于是躬身对着风清扬深深的一礼,真诚实意道了一句:“大师兄。”

  风清扬见钟瞻极为注重礼数,笑着点点头,算是承认了钟瞻这个师弟。

  李璟虚这时又指着对面那位笑靥如花,美的如痴如幻的女子说道:“这是你的二师姐,杜月。也在前不久突破到了胎息初期,不过说起炼丹之术比起你的大师兄她可要差上不少,现在最多只能炼制那三品丹药。”

  钟瞻闻言,看了一眼杜月,心中想到:二十几岁的三品炼丹师在李璟虚眼中只是一般,这如果让一些同龄人听到的话恐怕要羞愧而不敢见人。

  心中所想自然不敢表现出来,他亦是微微躬身对着杜月一礼道:“二师姐。”

  杜月笑了笑,亦是接受了钟瞻这个小师弟。

  李璟虚见三人初次见面气氛却是不错,暗暗地点了点头。

  “月儿,扬儿,你们的小师弟情况有些特殊。”

  “师父您说。”

  李璟虚看了一眼钟瞻,说道:“你们师弟是万年不显的绝道之体,这种体质想要修炼很是艰难。所以我想把那本炼体之术传给他。”

  风清扬闻言眉头一蹙,沉思良久后说道:“师父,你可是说那荒芜经?”

  杜月闻言亦是一惊,说道:“荒芜经传闻是上古正统外魔所物,现在虽说九天之上外魔尽数消失,然而毕竟外魔之物修炼多了日后万一那被魔性控制成了弑杀的魔头怎么办?”

  “不仅如此,荒芜经的修炼过程极为的痛苦。我们都怕是撑不住,小师弟没有一点修为,这……”风清扬再次说道。

  李璟虚没有理会二人的言语,看向了一旁的钟瞻,他知道钟瞻会做出一个让自己满意的答案。

  钟瞻看了一眼风清扬、杜月,最终缓缓的摇了摇头。看着二人认真的说道:“大师兄,二师姐,谢谢你们的好意。然而小师弟根骨太差,倘若不走炼体之路怕是与仙无缘。所以不会考虑种种弊端,这炼体之术必学。”

  风清扬没有料到钟瞻决心这般的大,但是这事毕竟是钟瞻自己的决定,他也不好强求,只好说道:“既然师弟已经决定了,那我们自当尊重师弟的决定。”

  杜月看了一眼钟瞻,说道:“我尊重师弟的选择。”

  李璟虚点点头,手中光芒一闪。一枚通体漆黑的玉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钟瞻自玉简一出现,他的所有目光皆是被其吸引了过去,再也移不开分毫,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呼吸已经渐渐粗重了起来。

  “瞻儿,从今天开始这玉简就交给你了,成与不成就全在于你自己了。但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和你师兄师姐失望。”

  说完把玉简交给了钟瞻。

  钟瞻郑重的接过了玉简,望着玉简之上背面那些浩瀚的纹路他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惊,这些纹路就像一幕幕宏达的画面上面记载了天地经过的沧桑一般——这一刻他似乎觉得自己是识得这一枚玉简的。

  这感觉来的奇妙,但是此刻容不得他多想。

  钟瞻翻到了玉简的正面,上面没有他物只是单单镌刻着一个繁冗的字体,倘若钟瞻认识的话就会知道这是一个‘天’字,而天字在本源魔族中所代表的含义就是‘魔族天宫’。

  “天煞魔棺,魔祖之物?”

  钟瞻突然惊讶的喊出了自己都吃惊的话语。

  “什么?”

  李璟虚眉宇之间有些疑惑,不知道钟瞻所指。

  “只是随意的念叨罢了。”钟瞻摇摇头,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何来这般激烈的反应,更是喊出了平日没有丝毫了解之物。他把这一份疑惑放在心中,继续听着李璟虚的话语。

  李璟虚并没有怀疑钟瞻,淡淡的开口说道:

  “这荒芜经只能给一人修炼,修炼需要用玉简中的外魔之气冲涮根骨。修炼之初你只要把玉简全部内容融入你的泥丸宫之中便可,读取完毕,玉简即毁,你要好好的珍惜。”

  “徒儿自当珍惜。”

  钟瞻摸着手中的玉简,郑重的说道。

  “那你今日就好好的前去参谋下,明日我们就正式开始修炼,到时候我自来为你护法。”

  “徒儿知晓。”

  钟瞻又和李璟虚聊了一些修炼须得注意之处,之后出了李璟虚的洞府之后,回到自己所住之处。

  钟瞻离开后,风清扬上前一步说道:“师父,小师弟要修炼这外魔炼体之术真的没事吗?要知道那东西可是您从古迹中所得,谁也没有修炼过啊。”

  李璟虚幽幽一叹,站起身看着风清扬和杜月。

  “你小师弟和你们不同。你们根骨极佳,家中势力更是不俗。然而你们小师弟不仅根骨极差,如今小小年纪所受之苦比之你们要多不少,他对于尊严看的很重,所以日后你们待你们师弟定要小心说话,不要再毫无顾忌的乱语。”

  风清扬杜月闻言相视一眼,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羞愧之色和怜惜。

  他们在这一刻起真的对这个年纪极小却始终自己安排着自己命运的小师弟有了一丝真正的认同感。

  李璟虚暗暗的点头,看来这两个弟子的心性还是不错的。

  “不过你们更不能放松,不仅要在你们小师弟面前树立标杆,也要为几个月之后门内大比做足准备。我可不想说我李璟虚的亲传弟子不如其他的老家伙。”

  风清扬与杜月对着李璟虚一拱手:“徒儿自当不辱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