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诅咒之体绝道体
观青衣2016-12-16 05:043,715

  东方一缕阳光带着神秘的紫霞穿云层照射在了这无尽大山的最高峰,虚言峰之上。

  严闲度望着面前这近百名少年,暗暗的点了点,以目前这些孩子的表现确实比之往前几年要强上少许,尤其是那古家和苏家的小辈。

  “既然时间已到,那接下来就进行第二项天赋的测试。”

  严闲度淡淡的开口说道。

  古召寒眉头一挑,望了望四周果真没有看到之前那个小子,心中冷冷一笑。

  “接下来就是进宗门进行测试,我想这里的诸位大多都是可以入宗成为虚言宗弟子的,但是也不排除天资极差者,所以若是天赋不够自有门内弟子带你们下山。”

  说完也不顾众人反应,向着那偌大的宗门走去。

  “等一下。”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带着一丝疲惫的声音从严闲度的身后传来。

  严闲度疑惑的往身后看去,只见此时这个山峰之上又多出了两人,一男一女,女孩一脸的胆怯的看着众人。然而引人注意的是站在那女子身前的那个少年此刻眼中正泛着血丝,小小的面庞之上带着这个年纪不符的坚韧,更让他值得注意的是这个不大的少年的手臂上此刻还簌簌的流淌着鲜血,然而却恍若未闻。

  古召寒看到此幕微微一笑,站出身说道:“严长老,现在时间可是过了许久,现在才到达这怎算不了数。”

  严闲度闻言暗暗的点头,规矩的确是这样定的,他自然不能去更改,所以微微的摇了摇头。

  钟瞻见状面色一冷,他忍受着这样的伤痛却是换来一个通不过,不由的他那额头青筋微微的爆起。

  杨嬅的眼中更是微微的泛起了泪花,她亦是忍受一夜的饥寒和疲惫只是换来一句时间已过。

  严闲度微微的摇了摇头,修真界就是这样,没有丝毫的人情可言。他一转身就要走进门。

  “严长老,他们两个可是没有丝毫的修为,从那山下一步步的攀爬而上。换做是那时的你我恐怖都没有这般坚毅,所以我想严长老能通融一番。”

  这个时候一直更在众人身后的欧阳长老正一脸和蔼的对着严闲度说道。

  严闲度闻言停住脚步,看了一眼钟瞻和杨嬅,面露犹豫之色。

  “严长老,这两个孩子不错,就姑且让他们过吧。况且现在不正是天亮吗?”陈长老看了一眼两人也说道,他也是看到了钟瞻二人的努力的,这一份不放弃亦是让他微微的动容。

  严闲度见二人皆是这般说辞,犹豫了许久,终于微微的点头。既然两位长老都开口了,这个面子他自然要给。

  钟瞻与杨嬅见到严闲度点头,面庞之上露出兴奋之色,杨嬅眼中的泪水更是不争气的畅快的流淌了下来。

  钟瞻对着欧阳长老和陈长老深深的一礼。

  欧阳长老和陈长老见状,微微的一笑。

  古召寒见到此幕,眉头一挑没有再次出言反对。倘若现在再出言相对那就是和另外两位长老过不去了。

  严闲度转过身向着宗门内走去,众人也是有条不紊走进的虚言宗。

  虚言宗是北央泸州中的一流仙门,世人对于这样一个宗派始终都是抱着敬畏的态度了。众人在进入虚言宗之内,皆是小心翼翼的往着四周的看了看。

  钟瞻首先看到是立于那峰顶气势恢宏的殿堂,殿堂之上一块长达数十米的牌匾之上用那充满飘逸异常的书法写有虚言殿三个大字。这是虚言宗掌教所在的宫殿,亦是长老议事之处。

  虚言殿左右又分别设有其他二殿,分别是虚浩殿和虚法殿。虚言殿之前是一块可以容纳数万人的场地,场地之上南北西东分别设有四个比试似的擂台。

  严闲度把众人带到了位于东边的一处空地,众人首先看到的就是那正盈盈泛着紫光的一块石碑。

  这石碑有三张五寸高,有二丈四尺围圆。三丈六尺五寸高,按周天六百五十度;二丈四尺围圆,按政历二十四气,上有九窍八孔,按九宫八卦,碑上刻有铭文,其中‘道骨’二字尤为显眼。

  众人皆是明白这就是用来测试灵根的道骨碑,传闻中天地间每一块道骨碑皆是自然形成,属于那仙器范畴,所以每一块道骨碑都是异常的珍贵,也只有一流仙门可以掌控。

  道骨碑测试灵根是极为准确的,如果说你在道骨碑上测试没有修炼天赋那么你这一辈子无论如何修炼都不会有任何修为。这种天地形成的神物可以称之为天道的代言者。

  钟瞻看到这块碑上,心中充满了忐忑。他自小不能修炼,却是不知道自己是和缘由,如今这块道碑就在眼前,究竟是何体质很快就将知晓,那时候,一切疑惑都将揭开。

  严闲度走上前,站在道碑不远处,对其深深一礼。而后手中凭空出现一块灵气逼人的灵石轻轻的放在了道碑之上,不一会儿灵石化为了齑粉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钟瞻见到这一幕,瞳孔微微一缩。这可是一块极品灵石,那其中浩瀚的能量可以使一个炼气期修者用到筑基期,然而就在这一瞬间这灵石中的能量竟然被道碑吸收至齑粉。

  严闲度做完这一切转过身,对着身后的人道:“谁先来。”

  “我来。”

  人群中一个大概十岁左右的少年走了上前。

  “嗯。”严闲度点点头,“你只需走上前把手放在石碑之上即可。”

  那少年郑重的点头,眸子中带着一丝兴奋和忐忑的走上前,把手轻轻的放在了道碑之上。

  道碑之上渐渐的变换着色彩,几个呼吸之后,道碑之上出现了几个藏着无上法则的字体。

  “纯木之体。”

  严闲度点点头,这种单一的体质很是难得。

  那少年终于知道自己的根骨,眼中带着一丝兴奋和忐忑的看了一眼严闲度。

  “中等根骨,合格。”

  严闲度轻轻的吐出两个字。

  那少年闻言,脸上尽被兴奋替代。欢快的走了一下,站到了一旁。

  接下来又有人走了上去,道碑一阵光幕中弹出了几个字。

  “玄风之体。”

  严闲度再次点点头,道了一句:“中等根骨,通过。”

  古召寒在这时在人群中微微笑了笑,自信走到了道碑之前,把手放在了道碑之上。

  道碑之上一阵光芒变化,幽幽中闪出了几个字:“赤阳之体。”

  严闲度一看,心中忍不住一阵心惊。赤阳之体可不比其他体质,这是修真界少有的体质之一,他心中不由起了爱才之心,倘若可以的话定要让着孩子成为自己的弟子,他暗暗的想到。

  “上等根骨,通过。”

  古召寒闻言微微一笑,看了看在人群中的苏柳如,脸上出现了一丝得意之色。

  钟瞻听到古召寒是上等根骨微微的一惊,暗道:怪不得这人修炼如此之快。倘若我有中等根骨就好了。

  钟瞻想到此处,不由为自己担忧着。

  这时又有几人走了上去。

  “下品灵根,木金水灵根,不通过。”

  闻言,那测试之人面如死灰的走了下去。

  “下品灵根,木水阴灵根,不通过。”

  接下来又是几人的不通过。

  这时候测试已经进行了一大半,苏柳如也在这时候走了上去。

  苏柳如把那手轻轻的放在了道碑之上,道碑之上光幕一阵变化,突然光芒大盛,浮现出来几个字。

  “阴魅之体。”

  严闲度见到此幕,不由大惊失色。阴魅之体可是修真界传闻中的几大体质之一,比之刚才的赤阳之体更胜一筹。

  在短暂的失神之后,严闲度方才继续说道:“绝佳根骨,阴魅之体,通过。”

  苏柳如闻言,面庞之上依旧带着平静的走了下来。

  钟瞻一惊,他早就知道这女孩根骨极好,但是竟然没有想到竟然是阴魅之体。他不由一阵唏嘘。

  古召寒亦是一阵的吃惊,眼中一阵阴晴不定之后,终于还是成了一丝无奈之色。

  “钟瞻哥哥,我要上去了。”

  杨嬅对着一旁的钟瞻说道。

  钟瞻点了点头,拍拍杨嬅的肩膀示意她不要紧张。

  杨嬅走上前,把手放在石碑之上。石碑的光幕一阵变化,浮现出了四个字。

  “玄风之体。”

  杨嬅一阵的忐忑的看着严闲度,垂下的手臂微微颤抖着。

  “中等根骨,玄风之体,通过。”

  杨嬅闻言,眼中露出不可置信和极度的兴奋,没有想到她真的通过了。

  她兴奋的跑了下来,带着一丝不可察的得意,似是炫耀的对着钟瞻道:“钟瞻哥哥,你快上去吧。”

  钟瞻呼了一口气,郑重的点点头,走了上去。

  来到石碑之处,望着石碑之上那亘古而来苍老的石碑纹路,他握紧的拳头微微松开,再次呼出一口气胸口浊气之后方才把手放了上去。

  石碑依旧同往前一般变化,光幕颜色变化间,突然那绚丽的颜色转换成了一阵暗色,那光幕之上写有四个字。

  “绝道之体。”

  严闲度看到此处很是震惊,就像看到了某种极度不可思议的事情。就连刚才出现阴魅之体他也没有这样震惊过。

  绝道之体,传闻中的体质,一种被天道诅咒的体质,亦是一种没有半分修炼可能的次品根骨。

  终于,在钟瞻注视中。他缓缓开口说道:“次品灵根,绝道之体,不通过。”

  钟瞻听闻此言,眼前一黑,身体摇摇欲坠。他迷迷糊糊的走下了人群之中,脑袋一片的空白的他,再也听不见四处嘈杂的声音。

  “你没事吧。”

  久久之后,他才看到了他眼前的杨嬅。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此时的杨嬅似是隔了一个纪元一般,陌生、隔阂。

  这是什么原因了,对了。从此时起,她是高高在上的修士,而他则还是一个根骨被天道遗弃的普通人。

  “没事。”钟瞻微微摇头,说完之后也不顾其他的往宗门外走去。

  杨嬅微微皱眉,没有追上去,的确从这一刻起,他们不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

  陈长老和欧阳长老摇了摇头,他们虽然认可钟瞻的毅力,然而对没有根骨的他来说,毅力再强也终究没有成就。修真界就是这样现实与残酷。

  一旁的古召寒看到这一幕微微一笑,望着钟瞻那落寞的背影他仿佛看到了自己身上背负的全部荣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