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心中坚毅少年郎
观青衣2016-12-16 04:373,433

  虚言宗地处无尽大山之中,常人鲜有人能寻到这虚言宗宗山前。往日此处也是仙气缥缈,极少有人气。

  虚言宗山之下,随着严闲度一声“开始”传入众人的耳中之时,众人再也顾不得抱怨。

  本身就有修为之人全身灵气一放运起身法便向着前方冲去,而没有丝毫修为的普通人亦是卯足了力气一步一步的向前冲去,不敢落下一分。

  钟瞻看见众人皆是已经开始向着上山之路行去,他不敢怠慢一丝,对着站在他身旁身子有些颤抖的杨嬅说道:“别担心,我们定能入了这虚言宗,成为其中的弟子。”

  杨嬅看了一眼对他微笑的钟瞻,鼓起勇气对他一笑,似乎被钟瞻心中那坚不可摧的坚定深深感触到了。

  钟瞻重重颔首,心中不敢轻视这第一考验,吐出一口闷在心中的浊气就向着前方的人群追赶而去。

  杨嬅看着钟瞻并大高大的身影,轻轻的咬了咬嘴唇向着前方之人追赶而去。

  这些往着虚言宗赶去的身影就像是倾泻而下的浪潮,连绵不绝、气势宏大。

  骤然,一个身影迅速的冲出人群之中,顷刻间便撇下众人冲到了最前方。

  在众人震惊多时之后,其中不少人亦是一咬牙气势一升向着前方那人赶去,并不服气被这人抢了风头。

  严闲度看了一眼冲在最前方的身影,淡淡一笑:“炼气八级,看来今年倒是有一个不错的苗子。”

  身后的欧阳长老看了一眼,说道:“看他运用的身法,应该是青城古家的飘影决。啧啧,这可是玄级上层功法。”

  “看他的身份在青城古家怕是身份也不低。”陈长老亦是瞥了一眼后说道。

  严闲度笑了笑:“看来青城古家倒是有了一个天资不错的小辈,这修为放在虚言宗的外门弟子中也算是不错了。”

  三人谈话间,下方的形式却这短时间之内又是一变。

  一个靓丽清冷的身影,亦是极快的突围出人群,并快速的向着前方的古召寒赶去。

  古召寒本是极为的得意,能在三位长老面前显露一下自己的长项他觉得很有必要,况且还能享受一下第一名带来的荣誉。

  正当他想再次加快速度之时,一个小小的身影以一种可怕的速度迅速的超越了他,并在几个呼吸间把他远远的甩在了后天。

  古召寒看见那身影,惊讶的说了一句:“苏柳如?”

  他在短暂的震惊之后,面庞上露出郑重,身法再次一变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往前赶去。

  众人看见那身影超越了那古召寒,并且遥遥领先,心中皆是一惊,原本那争强好胜之心已收,不敢造次。

  立于高空严闲度亦是难得的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炼气九级!”

  “而且看她那身法好像是苏家的玄阶上层功法魅天行吧,没有想到今年苏家也有小辈来我们虚言宗。”

  欧阳长老看见苏柳如的身法之后说道。

  “不过北圣神都的三大世家没有家族弟子来我们虚言宗。”陈长老叹了一口气说道,“倘若我们虚言宗能和他们交好,这对我们也甚有好处。”

  严闲度面露不悦,冷冷的说道:“那三大世家分别和其他三宗交好,要他们家族子弟来我们虚言宗自然不可能。”

  欧阳长老和陈长老闻言相视一眼后尴尬一笑,不再言语。

  ……

  虚言山是一座高达数千米的大山,峰高且上山陡峭,然初始一段路途还终究能算作平坦,钟瞻与杨嬅虽毫无修为,在一步步的快速行走间也走了不少路途。

  然前一段路平坦,但过了不过百米左右的路途之后,钟瞻已经不能用走来使得自己前进了,他卯足了气力往着那陡峭如悬崖的峭壁之上慢慢往上攀登。

  他紧要嘴唇,额头微微看见爆出的青筋,不过一会儿时间他的汗水就顺着面颊往着脖子以下流去,然这却是不能使他心中有一丝松动,望了望那高不见顶的山峰后每踏出一步愈加的警惕,不敢图快而乱了阵脚,心中知晓若真是因此掉落山下当真是再无踏足虚言宗机会,日后悔恨万分挽救不了分毫。

  时间如一个悠闲散步的老者,丝毫不察觉就会发现自己不自觉中已经走了好远,而懊恼着自己脚步的太快。

  夜半之后,钟瞻众人还是披星戴月的往着虚言宗山之上攀登着,好在今夜月明星稀倒也能勉强看清峭壁之上可以利用的落脚之处。

  “唰。”

  “啊!”

  钟瞻埋着头、落着汗、干着口向着不见峰顶的虚言宗山之上攀登之时,一个声音从他身下传出——在他身下攀爬的正是杨嬅。

  钟瞻快速往下看去,原是杨嬅原本落脚之处一块石子的滑落而使得她身子往下滑下,幸运之是她并没有因此而落下虚言宗山之下,她死死的抓住了一个顽强生长在峭壁之上小树,身子也在这小树帮助之下固定在了峭壁之上。

  钟瞻看到杨嬅时她的眼角正噙着泪水,那红扑扑的小脸上带着一丝孩子的无助。

  钟瞻心中一软,这样的一个柔弱的女子就让她想起了他自己的妹妹。

  “我们定能登上虚言宗山,这在我们眼中高不可攀的虚言宗山在明天就被被我们踩在脚下。”

  钟瞻的语气中多有猖狂之意,他不仅要以此激励杨嬅,更是对自己一种自勉和鼓励。

  杨嬅抬起起头望见此刻正一脸无畏惧的钟瞻,脸上勉强露出一丝微笑,把自己的下手使劲的往上抬,抓住了一块凸出的岩石,身子也向上移动了一些。

  “这山太过陡峭,落脚之处定要找准。”钟瞻对着杨嬅说道,“身子尽量往山壁上靠。”

  杨嬅重重的点了点头,甩去眼角残留在眼角泪水,用手用力抓住一块凸起的岩石,左脚在踩住的石头上一登,身子再次上升了一些。

  钟瞻看见杨嬅的行动,微微一笑,自己也不敢有迟疑的往上攀爬。

  时间过得飞快,在不知不觉中天空的东边就泛起了一层鱼肚白,第一缕阳光不多时即将刺穿云层照射在了大地之上。

  宿爷爷和杨寻乐在山下焦急的等待着,在他们心里这一夜时间并不比钟瞻他们难熬,身心的疲惫甚至比之他们还要来的愈加重一些。

  而此时那高不可攀如天庭之地的虚言宗宗山之上,已经隐约可见有几个身影傲然站立在了其上,而那出言讽刺钟瞻的古召寒赫然在里。

  古召寒一脸的轻松看着站在他不远之处的苏柳如,突然开口似是打趣一般的说:

  “柳姑娘,再过一段时间我恐怕就要称呼你为师姐了。”

  苏柳如看了看此时立在山顶之上的几百人,眉头微微蹙起,并没有理会古召寒的话。

  古召寒似早有所料,不在意的一笑,亦是跟随一般的看了看四周这些脸庞上带着丝丝兴奋的少年,嘴角露出一丝轻微不可察的不屑。

  ……

  “啊。”

  随着声音的传出,一个人影同峭壁之上的石子一般看不到底的虚言宗山之下落去,速度快而急。

  钟瞻已经记不得自己是第几次听到这绝望中带着不甘的厉声了,传出这声音之人已经预告着虚言之行的结束,他们已经失去了接下来考核的资格。

  想到此处,钟瞻在心中告诫一声千万小心——他也记不清这是今晚对自己第几次对自己这般严肃正告了。

  “唉。”

  欧阳长老接起那掉落之人,幽幽的一叹,对于这些没有丝毫修为之人这项比试是极为的不公平的,然而世界上哪里存在真正的公平?

  此刻登山之人已经所剩无几,欧阳长老看了看这仍然坚持的几人,暗暗的点了点头,先且不论这几人的天资如何,单是这份坚毅的也值得他人赞赏和钦佩。

  “杨嬅,不要放弃。”

  钟瞻望了一眼已经赫然出现在视线之中的虚言山顶,对着在他身下不远之处脸上带着一丝深深疲惫的杨嬅郑重且严肃的说道。

  杨嬅的额头的汗水顺着脸颊低落,那红润的嘴唇此时已经带着苍白,她听见钟瞻的鼓励,咬咬牙使尽力气的点点头,那已经出现一丝松懈的心悄然一紧。

  钟瞻衣衫也被那汗水湿透,发丝之间汗珠晶莹剔透,他的嘴唇抿的紧紧的,眉头紧锁,眼中却尽是坚毅之色。

  他勉强抬起那双颤抖不止的手用力的抓住了他上方了一块石头,然后脚用力一蹬欲想使之身体上升了一小步。

  “哗。”

  钟瞻踩住的那块石头突然断裂,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向下掉落。

  “钟瞻哥哥。”在下方的杨嬅见状焦急的喊一声。

  “唰。”

  钟瞻身体沿着山壁滑落而发出刺耳的声音。

  身子往下滑落的钟瞻心中像是丢失了一种最为珍贵、自己一生坚持的东西,这感觉来的突然,就像是自己自认为最为宝贵的财富瞬间化为虚无,这一刻他有些不甘,脑海中空白之下他抬起手胡乱的往山壁之上抓去。

  ‘咚’的一声,钟瞻极为幸运的抓住了一块凸起的岩石,然而此刻他的手臂却是被鲜血染红了。

  “钟瞻哥哥你没事吧。”

  杨嬅看着已经掉落到了在她身下极远的钟瞻,眼露担忧。

  “没事。”

  钟瞻的声音从下方传上,他努力不让他人听出自己声音中出现的一丝恐惧——在刚才身体往下掉落的一瞬间他真的害怕了。

  杨嬅点点头,再次全力往上攀爬而去。

  时间已经是不多,钟瞻也不再迟疑,再次找准落脚点向着山顶攀爬而去。

  天这时已经全亮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