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举手投足伤修士
观青衣2016-12-16 04:323,614

  虚言宗之内药峰之下的一个山谷中有一个天然瀑布,这瀑布之水源头不知来自何处,水源清澈异常,更是常年都不枯竭,更让人惊奇的是水流逝凶猛,那巨大的瀑布从上倾泻而下就像是一头恐怖的洪荒猛兽一般凶猛骇人。

  那瀑布之底常人避之不及,就算是一些炼气八级一下的修士亦是不敢直接接触这湍急的水流,然而此时的瀑布之下可以隐约看见一个人影端坐其下,任由那瀑布冲刷自己的身体。

  让人动容的是那气势凶猛的瀑布之水击打在少年身体就像是击打在了一个顽石之上,无论怎样这水势怎么凶猛少年的身体都是岿然不动,定睛一看,那略显坚毅的轮廓正是来到虚言宗的钟瞻。

  寒来暑往,两年时间眨眼就过去了。

  钟瞻已经在虚言宗待了两年光景了,其中他没有去过虚言宗内外门一次。这些时间他都是待在药峰周围,每日修炼这锻体之术。

  两年时间,钟瞻不复当年模样,如今他已经是渐然成熟了,除去了往日的青涩,多了一份睿智和眼中藏不住的深邃。

  钟瞻睁开了双眼,清秀的面庞之上带着一丝不满。喃喃自语道:“看来再在这瀑布之下修炼几天对修为就没有丝毫作用了。”

  自从半年前他突破到锻体五级之后,这半年内都是在这湍急的瀑布之下修炼,起初修炼的效果很是明显,之后这种效果就渐渐地减弱了。

  尤其是最近几日半天的修行却是没有丝毫修为的增长。

  钟瞻暗暗地摇了摇头,慢慢的从瀑布之下走出。他的全身皮肤灵光流转,配上那清秀的面庞,自有一股出尘之意,更加让人动容的是他的眸子如天际深处的黑暗一般神秘、深邃,让人看上一眼就舍不得离开。

  钟瞻穿上了一身青衫,竖了一根布带,头发用一根粗糙的道簪挽起,正准备回到药峰。

  就在这时,这个本是极少有其他人来此处却是在这时闯进了两位不速之客。

  来到此处的是一男一女,少年十四五岁左右,一身虚言宗的白衫,头发挽着一个不常见的紫金道簪,俊朗的面盘之上带着一抹自傲之色。

  女子也是十六岁左右,身着虚言宗白轻衫,姣好的面容之上存在着对自己容颜的自信——出落的亭亭玉立。

  少年首先看到钟瞻,在看到钟瞻时他的眼中还带着没有消失的错愕,他本以为这里是鲜有人迹了,没有料到还有一个人在这里。

  短暂的失神后,少年对着身边的女子一笑说道:“朵儿,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还有其他人。”

  这个叫朵儿的女子娇媚一笑,柔弱的声音对着身旁的少年说道:“朵儿可不习惯有陌生男子在这里。”

  少年微微一笑,豪气的说道:“朵儿稍等,等一下就是我们二人的世界了。”

  这般意气风华,当真不愧少年模样。

  少年说完哈哈一笑,走上前一步,指着钟瞻说道:“厄那小子,赶快离开这里。”

  他能感觉到钟瞻全身没有丝毫灵气,更没有身着虚言宗白衫衣,只是一身粗糙的青衫,便以为是虚言宗外门中杂役,所以语气并不十分客气。

  钟瞻本想离开,听闻此言眉头一挑,看向了少年疑惑的问道:“这里可是公子的私人之处?”

  少年闻言一愣,他没有料想到钟瞻说出这样的话语。久久之后嘴角出现一丝嘲讽笑着说道:“不是我的又如何,难不成你还想赖在这里?”

  “但在下现在还不想离开,可否容我待上一小会儿。”钟瞻眉头一挑,随意说道。

  他的心中对于这个豪气万丈的少年并无好感,这让他想起了年少之时的钟潜——那个天赋骇人的兄长。

  少年闻言终于露出一丝怒意,大声道:“小子莫要争口舌之利,我聂青峰可不会跟你比嘴上功夫,识相的话就三息之内离开这里,不然的话就让你吃上一些苦头。”

  少年心中想到,他聂青峰之名在整个外门都是有些名气的。以他自己炼气八级的修为,可是足以排进外门的前五十的。这名次足以让他自傲一番了,言语之间自是多有炫耀之意。

  “哦?”

  钟瞻眉头一挑,像是不屑般的‘哦’了一声,语言中带有一丝怀疑。

  聂青峰见这小子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还是这样的不识趣,不由心中一怒,况且美人在侧,容不得他不作出一些反应来。

  “哼,小子你找死。”聂青峰冷冷的一哼,全身气势一放,炼气八级的修为展露无遗。

  钟瞻见到此状,眉目见闪过一丝凝重之色,自己的确是有意激怒这聂青峰的,他常年修炼却是没有机会和一个等级相当的修士切磋一番,师兄师姐也不会跟自己比试一番,如此一来他倒是压抑的有些急于爆发了。

  今日他想借着这个机会看看自己是何实力,他本是以为这人修为大概和自己相当,但是没有想到这人竟是一个炼气八级的修士,这让他不得不凝重的对待。

  聂青峰可没理会钟瞻的所想,炫耀似的看了一眼在身旁的女子,嘴角露出一丝嘲讽之色,一个没有修为之人竟然也会如此猖狂,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给这人吃上一些苦头。

  聂青峰全身的气势再次一提,手中灵气涌现一个闪身后那身影就出现在了钟瞻的身前,一个带着灵力的拳头一拳击向了钟瞻,拳头带着阵阵破空之声,气势凝然的拳头瞬间达到了钟瞻的身前。

  “破风拳。”

  这可是玄阶低级的功法中所学习的术法,如果正面击中这个毫无修为的少年的话,恐怕不死也残。

  想到这里,聂青峰露出一丝冷笑。

  正当聂青峰如此想着的时候,想象中击中钟瞻身体的的样子并没有出现,望着自己身前的少年竟然在一瞬间迅速的躲开了自己的拳头,绕到了一丈之外。

  一击落空,聂青峰不由气急。看向钟瞻的眼神愈发的冰冷与残忍。

  钟瞻看到此幕,心中畅快一笑。他自己也是没有想到仅仅是依靠着自己的肉体速度就轻松的躲开了一个炼气八级修士的一击,虽然聂青峰并没有用尽全力,但也可以看出自己速度这方面有着自傲之处,也说明了炼体之术在某方面比之炼气修士的确要强上一些。

  “小子,没有想到你还有些能耐。”

  说完,身影一闪。手臂之处尽数被充盈的灵气所包裹,带着强大的气势手臂直接击打向钟瞻的脸庞。

  “凌空手。”

  钟瞻目光一凝,这次他没有再次闪躲,伸出手臂,瞬间就挡在了自己的脸庞之前,聂青峰那一掌也是完全的击打在了钟瞻的手臂之上。

  一击之后,聂青峰身影急速往后退去。手臂之上覆盖的灵气在一瞬间被击溃而消散于天地之间,并且微微颤抖了起来。

  他面露震惊的看着钟瞻,望着钟瞻皮肤之上的灵气流转,那宛如玉石一般晶莹剔透的身体,骤然想到了什么,惊呼出声道:“锻体修士?”

  “哼。”钟瞻冷冷一哼,心中忍不住赞叹,锻体修士的肉体的确可怕。想到自己方才锻体五级就化解了一个炼气八级修士的正面一击,这让他很是满意。

  “怪不得我看不出你的修为,没有想到竟然是少有的锻体修士。但就是你是锻体修士又如何,看你的修为大概也不过是锻体五级左右,这对我还构不成威胁。”说完,身形再次一转,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冲向钟瞻。

  “横扫千军。”

  钟瞻感觉到聂青峰带出几个人影就到了自己的跟前,一腿从侧上方狠狠的踢向了自己。

  钟瞻往左边退了一步,凭着自己极快的速度顷刻间就绕道了聂青峰的身后,渗出了那双白皙的手掌。

  让人感到诡异的是,那白皙的手掌快速的被一层淡淡的黑芒虽代替,黑芒涌动见一丝躁动和煞气从中溢出,但这绝不是灵气,灵气没有这般的气势和骇人的暴躁之力。

  钟瞻轻轻一笑,吐出了几个字:“阎降。”

  阎降是荒芜天经所记载的一种攻击之术,是钟瞻知道的为数不多的一种攻击之一。

  在聂青峰不可思议的眼神中,钟瞻一掌重重的落在了他的后背之上。

  “砰。”

  第一声聂青峰听见了自己骨骼碎裂的声音,聂青峰吐出了一口鲜血。

  “砰。”

  第二声从聂青峰的脑海中响起,这第二声不是来自于身体而是来自于灵魂,他感到自己的处在泥丸宫的灵魂一阵的刺痛,像是快被打散了一般。

  倒在地上的前一刻,他迷迷糊糊的望见了不远处冷冷看着自己的少年被黑芒覆盖的双手,下一刻就意识模糊的倒在了地上,死死的昏迷了过去。

  钟瞻见到聂青峰倒地不起,他注意到聂青峰的身后被自己击中的地方一丝黑气渐渐的消散不见,心中不由暗暗地为这黑气的威力感到心惊,这黑芒不是他物,正是留在他的根骨、血液、皮肤中之气,这被他称为荒芜本源之气。

  荒芜天经是天地奇经,他所锻的不仅是肉体还有灵魂,所以这攻击自己也夹带着灵魂攻击。由此可见这功法的可怕,单单只是一击就把炼气八级的聂青峰给击败了。

  虽然这也带着一丝偶然性,不然换上一个灵魂强大之人未必就能如此简单的击败他,又或是他能避过这一击,就又另谈了。

  现在的钟瞻身体之内的荒芜之气很是稀少,最多只能供他两次使用。况且这荒芜之气还是他温养经络之气,锻体五级之后修炼的可不单单只是皮肤了,还有深一层的经络。

  一旁那个被称为朵儿的女子一脸的震惊,从开始到最后他始终没有看见钟瞻使用过灵气,但就是这样的情形却是诡异的打败了聂青峰,眼神出不自觉的出现了一丝畏惧,退后了几步警惕的看着钟瞻。

  钟瞻并没有理会那女子,洒脱的一个转身,向着药峰方向而去。今日他大概知道了自己的实力,这对他认知自己很是有好处。

  这一刻他豪气干云,这一日他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称呼自己为修士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