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心中凶兽始显性
观青衣2016-12-16 04:373,062

  次日一早,钟瞻早早结束药材的浸泡温养经络,穿上衣服,正准备下山,突然杜月一脸笑意的出现在了钟瞻的身后。

  “小师弟最近真是勤奋啊。”说话间嘴角依然带着笑意。

  钟瞻看见杜月莫名其妙的笑容,心中有些发虚。在他印象中,杜月师姐有这种表情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自然不敢随便答话,试探的问道:“二师姐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杜月一听笑意更甚,眯着那双狭长魅惑的丹凤眼说道:“师弟,可不可以帮我从师父那里求上一枚孕婴丹。”

  杜月说完倒像是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怯生生的看着钟瞻,眼神柔弱像,不由让人心生怜惜。

  钟瞻露出震惊之色,看了一眼有些脸红的杜月,上下打量她一番说道:“二师姐似乎修为还没有到金丹大圆满要那孕婴丹干嘛?”

  杜月看着钟瞻说道:“这孕婴丹不是为我自己所求是……那个……。”

  杜月说到后来语气更是支支吾吾,钟瞻明白了几分。恐怕这丹药是为杜月自己家族众人所求吧,但是李璟虚从不管徒弟的家族之事,这事倘若跟李璟虚说的话多半是拿不到那孕婴丹的。

  “这孕婴丹是罕见的六品丹药啊,师父怎么说给就给,你自己怎么不去问师父拿去?”

  杜月闻言说道:“师父定不会给我的,上次问他拿上一枚驻颜丹他都是不肯,这次你说师父有可能给我吗?”

  钟瞻听完有些怪异的看了一眼杜月,杜月不过二十几岁,容颜姣好,没有想到现在就想使用驻颜丹,想借此永久的保持现在的容颜,看来这女子爱美不管凡界还是修真界都是一般无二。

  钟瞻可是知道这驻颜丹虽然功效不大只是长久的保持一个容貌,但是这丹药和孕婴丹相同品阶的六品丹药,其中驻颜丹使用的药材比之其他六品丹药更加的繁多和稀少造就了这枚丹药可遇不可求——就算是北央泸州第一炼丹师李璟虚手上都没有几枚。

  杜月看见钟瞻眼神中的怪异,娇媚的脸庞上有些微微的红色闪现,最终说道:“师弟,师父可是很疼爱你的。如果你能开口师父一定不会拒绝的。”

  “你怎么不去找大师兄。”

  杜月闻言嘟期嘴来,有些不悦的说道:“那个家伙和师父的古板没什么区别,他认为我们已经进入虚言宗就不能管家族之事了。所以怎么都不肯帮我去要这孕婴丹。”

  “哦。”钟瞻眉头一挑,“那看来我是二师姐最后一丝希望了。”

  杜月看见钟瞻神情,有些警惕的点点头。

  “倘若师姐可以和我比试一番,我可以试试问师父。”钟瞻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战意。

  没有想到杜月闻言微微的摇了摇头,郑重的说道:“师父说过,我们是不能和你比试的,你修行的是外魔炼体之术,倘若一个不好外魔之气被侵染了心智就大事不好了。”

  钟瞻闻言,心中一阵失落。的确,这些年无论怎么要求,风清扬和杜月二人都不会和自己比试,虽然知道这是为自己所考虑但难免会让自己不能真实了解自己的实力。

  “那算了。”钟瞻说完,不顾杜月的不满,一个闪身迅速的向着山下行去。

  杜月看了一眼钟瞻渐渐远处的背影,眼中出现来了一丝狡黠之色,向着钟瞻离去的方向赶去。

  ……

  钟瞻行至一半,皱了皱眉头之后忽然一笑,速度一升,徒然加快了几分。

  看见钟瞻的速度,杜月眉头一蹙,她自己可是胎息中期修为。要知道这前面可还是隔着筑基、开光,更重要的是现在钟瞻还是锻体五级而已,而现在钟瞻的速度紧紧凭借着肉体的力量速度就到了如此可怕的地步,她微微的震惊心中暗叹:这师弟真不简单,怪不得师父对他这样看重。

  思量间杜月速度也是快上了几分,钟瞻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是在面对这样巨大修为差距,杜月淡笑间迅速的拉近了和钟瞻的距离。

  察觉到此幕的钟瞻,微微一笑,他没有想到这个修为比自己高绝许多的师姐竟然和自己较劲。

  不经意间,钟瞻已经到了药峰不远处的瀑布之下。

  杜月虽然知道钟瞻一直在这瀑布修炼,今日却是第一次跟来。她轻盈盈的走到钟瞻身旁,笑着说道:“师弟,你说你从没有提到过自己的家人,恐怕是有什么不好的经历。如果你能帮师姐拿上一枚孕婴丹,从今往后师姐的家族就是师弟的家了。”

  说完微笑的看着钟瞻。

  钟瞻见状不由莞尔一笑,他以前怎么发现这个师姐有这样可爱的一面,但是他还是不理会杜月的言语,褪去身上的衣衫,一个闪身往着瀑布底下而去。

  杜月见状,面色不由出现了一抹羞红,久久之后哼了一声道:“师弟你的身体我在你小时候就全看到了,现在我又有什么见不得的。”

  钟瞻静坐在瀑布之下,任由瀑布倾泻而下的恐怖力量击打在自己的身体之上,在疼痛之中,咬着牙齿静静的感受着身体之内荒芜本源之气的对经络的滋养。

  这一修炼就是一个时辰,杜月百无聊赖的看了一眼在瀑布低下的钟瞻,望着钟瞻咬着牙忍着疼痛的模样,心中闪过一丝异样之色,她山中静水湖般的心中荡起一丝涟漪,这一刻他却是她不自觉的微微转过头,不忍再看上一眼。

  “师兄,就是那小子。”

  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破坏了幽兰般静匿之处。

  只见一个几个身着虚言宗白衫的少年闯了进来,一个领头之人身边正是站着昨日被钟瞻击败的聂青峰,此时他正一脸的怒意的指着在瀑布之下闭目修炼的钟瞻,而在其一旁赫然站着那名朵儿的女子。

  杜月一脸的诧异的看向了众人,心中微微一怒,身影飘忽间转瞬来到了几人的身前,望着面前的三男一女,她眉头微蹙的问道:“你们是谁?为何打扰我师弟修炼。”

  说完有些疑惑的打量着一直指着钟瞻的聂青峰。

  三个少年一见到杜月,眼中露出一抹惊艳之色——眼前的女子秀雅绝俗、顾盼之间自有一股轻灵之气。

  他们也曾见过不少美丽的女子,就算聂青峰身旁的朵儿一样。但是倘若和他们面前这名女子比起来的话差的可不仅仅是容貌了。

  聂青峰回过神来,说道:“昨日你师弟重伤于我,今日我是来讨回一个公道的。”

  “哦?”杜月看了一眼聂青峰,间他是炼气八级的修士再想到他说的话不由微微有些动容,没有想道单单只是炼气五级的钟瞻竟然能重伤炼气八级修士,而且昨日见到钟瞻也没有什么异样。看来这小师弟隐藏的颇深啊。

  这时那领头的白衫少年对着杜月一礼说道:“在下虚言宗外门弟子赵都,还请姑娘能让你师弟出来。”

  “外门弟子?”杜月喃喃自语,怪不得这些人认不出自己。她看了一眼赵都,修为已经达到了炼气巅峰,淡淡一笑道,“倘若你能过了我这一关的话我就让你们找我师弟讨回公道。”

  赵都闻言一怔,之后哈哈一笑道:“没有想到今日竟然有人和我赵都说这种话,难道我在外门就如此名声不显吗?”

  聂青峰亦是冷冷一笑,赵都师兄可是外门十大强者之一,只要一突破到筑基期就能进入内门成为内门弟子了,他看不出杜月的实力,还以为杜月和钟瞻一般也是炼体修士,自然觉得杜月有些自不量力。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杜月定睛一看正是身着一身青衫的钟瞻。

  杜月看了一眼钟瞻笑着说道:“可不要忘记我可是帮了你的。”

  钟瞻微微点头,看向了聂青峰,说道:“这位公子来找在下有什么事?”

  聂青峰望见钟瞻波澜不惊的面庞心中有些发虚,昨日钟瞻就是在这种无所谓的表情下把他轻松击败的。

  “你、你,今日我找来我师兄给我主持公道,你不要太嚣张了。”想起到现在灵魂还是有些刺痛,说话间不自觉的带上一丝颤音。

  “哦。”钟瞻撇过头看向了领头的白衫青年,这一刻他心中微微的警惕了起来。

  赵都打量了一眼钟瞻见钟瞻面庞清秀,那一双黑色的眸子很是深邃,心中暗道不容小视后说道:“废话我不多说,钟公子咱们手底下见真章吧。”

  钟瞻眉头一挑,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自无不可。”

  钟瞻的眼中隐隐透着兴奋,就像是一头正在沉睡了凶兽慢慢的睁开了嗜睡的双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道天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