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令人窒息的早餐
陈心昭2017-01-31 16:123,400

  “三哥,你来啦。”秦颜鹤到底是留过学见过世面的人,即便秦栩周身散布着强烈的杀气,他也依然镇静自若,一脸无懈可击的漂亮微笑,“我刚才在跟朱小姐闹着玩呢。”

  秦栩瞥一眼面色苍白的朱纱,没有说话。

  “看来今晚失眠的人很多。”秦颜鹤再次走到桌边倒了一杯酒,递给秦栩。

  秦栩没有接,脸上的表情清冷无比:“你认识那个刺杀朱纱的杀手?”

  秦颜鹤咯咯地笑着,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我尽可能不参与到他们朱家的烂摊子里,但是三哥你却好像对他们很有兴趣。”

  “帮我把那个杀手叫出来。我有话对他说。”秦栩站在秦颜鹤面前,语调冷到极致。与其说这是请求,不如说是命令。

  秦颜鹤收敛起微笑。他望着秦栩,俏皮地眨巴一下大大的眼睛:“YUKI不是你能威胁到的人。”

  “朱纱也不是他能碰的人。”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紧张的,令人窒息的气氛。

  朱纱靠在书柜上,看着眼前这对兄弟寸步不让地对峙着,就好像在看一出动作电影。她甚至有一种错觉,好像他们讨论的不是她,而是某一个隶属于军情六处的特工。

  “三哥,你误会我了,我不是不想帮你。只是YUKI也不总听我的话。”终于,秦颜鹤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YUKI的人脉是你无法想象的,他曾经的雇主是意大利黑帮的头目。”

  秦颜鹤柔软的态度看似是一种妥协,但实际上他是想搬出李宇奇的外国黑道背景来让秦栩退缩,进而不再插手朱霭的计划。然而秦颜鹤并不知道,他面前这位温柔的三哥,其实早就已经插手了。朱纱望着秦颜鹤的侧脸,轻轻叹息一声。

  “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样,那我就更有见他的必要了。”秦栩顿了顿,对秦颜鹤展露出一个异常柔和的笑容。

  秦颜鹤怔了怔,随即转头去看书柜边上的朱纱。他仿佛在用眼神询问她,他一向温文尔雅的三哥,怎么会变得如此难以捉摸。

  “朱纱,你先回去睡觉。”就在这时,秦栩也转过头来,看向朱纱。

  朱纱抿了抿唇,走到秦栩身边。

  “秦栩……”她欲言又止,探寻的目光投在他的脸上。

  “别担心,我不可能在家里,对自己的弟弟动手。”秦栩的音调冷冷的。

  秦颜鹤忽然惊慌起来。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他的三哥确实在生着气。真奇怪,以前他从未在意过这个三哥,但是他却有点害怕见到三哥真正发火的样子。

  秦颜鹤想要站起来,但却立刻被秦栩给按了回去。

  朱纱没有再管这对兄弟的事,她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竟然顺利地睡到了清晨。

  因为惦记着画稿,所以她很早就醒来。她静静躺在床上,心想着只要闭门不出就可以避免和秦家那一大群陌生人打交道,然后等秦栩醒来,她道个别应该就可以溜去工作室画画了。这是最麻利以及省事的做法。

  然而她没躺多久,就感觉膀胱阵阵发涨,不得不遵从尿意的驱使前往卫生间。正在走廊上拖地的邹阿姨立刻向她问好。

  “早餐已经做好了,赶紧下楼吃吧。”邹阿姨一脸热情微笑。

  在秦家吃饭得多拘束,还不如在路边摊买个煎饼果子肆无忌惮地啃,朱纱在心中暗暗想道。

  “我不饿,就不去吃了。”朱纱委婉拒绝。她打定主意回去自己的房间,一直呆到秦栩起床。

  “不吃早饭怎么行,你都那么瘦了。”怎知邹阿姨还有一股不依不挠的气势,她伸手就拽住朱纱的手腕,向楼下走去,“你不知道餐厅在哪吧?我带你去。”

  就这样,朱纱心不甘情不愿地来到餐厅。

  长方形的餐桌上摆着各种各样的早点,有虾饺,肠粉,水晶灌汤包等等,看得朱纱口水直流。然而桌前一个用餐的人都没有,她实在不好意思坐下来大快朵颐。

  朱纱闲来无事,便环视四周,看看有什么新奇的物件。秦氏家族虽然历史悠久,但家里装修却是西式风格,家具大多是白色的。朱纱慢慢晃到角落的低柜前,只见一个金色的小人坐在柜子上,黑色的眼睛直直盯着前方,有些慑人。

  这个极具东方巫术气质的摆件,放在雪白的家具上,还真有些突兀。朱纱蹲下身来,仔细看着这个小人。她随后就意识到,这个小人就是泰国的古曼童。从前她只见过古曼童的照片,真身这还是第一次见。

  “你对古曼童有兴趣?”冷不丁一个声音自背后传来。朱纱迅速回头,就见秦光耀缓缓向她走来。这位六十出头的老人不但是四个儿子的父亲,还是一个哺育了大型企业的社会精英。虽然他头发灰白,但是他的神情和步态却不见一丝老态。

  秦光耀望着朱纱的眼里尽是和蔼的笑意,令人很难对他产生厌恶感。朱纱不知道说些什么,简短地道一声早安了事。

  “这是明羿去泰国带来的。”秦光耀拿起古曼童,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都说古曼童是很有灵性的东西。他们经受过高僧和法师的加持,内里住着意外死亡的孩子的灵魂,能保家宅平安。但是,这么可怜的孩子,为什么要庇护别人呢?”他将询问的视线投向朱纱,情态自然,仿佛他们已经熟稔多年。

  “日本的座敷童子,倒是和古曼童的作用有些相似。”朱纱想了想,这样说道。

  “座敷童子也需要摆在家里吗?”

  “不,那是一个出自于日本民间传说的鬼怪。”

  就在这时,秦家二子秦明羿走进了餐厅。架着金边眼镜的他西装革履,着装正式,神情肃穆。他的出现,登时将餐厅中的闲适气氛一扫而尽。

  “明羿,来说说,这古曼童到底都有些什么讲究?”秦光耀神情柔和地向秦明羿招了招手。

  秦明羿淡淡扫一眼站在秦光耀身边的朱纱,就坐到餐桌前看自己的手机。“别随便把它拿起来。”他这样说道。

  秦光耀耸了耸肩,刚欲放下古曼童,忽然一个声音如炸雷般响起。

  “这是迷信!”秦明飞风风火火地冲进了餐厅,“什么死去婴儿的灵魂,法师的加持,都是假的。你说你们又不是没上过学怎么还迷信这个,买什么不比买个死婴儿实在啊!”他说完就坐在餐桌前,完全不管呆愣在原地的父亲和朱纱。

  秦明飞这一嗓子实在太突然了,朱纱缓了许久才回过神来。看来秦明飞指点他人的技能不是看人施放的,他就习惯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一时间房间里的气氛有点儿尴尬。秦光耀和秦明羿的神色都不怎么好看,但也都没说什么。

  朱纱跟着秦光耀坐到桌前。为了缓解尴尬,她率先夹了一个汤包到碗里。“这水晶汤包还挺好吃的。”她咬了一口面皮,然后干笑着说道。

  秦光耀望着朱纱,露出亲切的笑容:“我不常在家吃早饭,不过每次去外地,总觉得家里的早饭最香。”

  “你们真的不觉得,”秦明飞依然看着角落里的古曼童,“这东西摆这儿很丑吗?”

  餐厅再次陷入寂静。

  朱纱看着碗里的汤包,不知吃还是不吃。

  “幸好明羿去的不是非洲,不然还不得带个黑色的死婴儿回来。”

  “明飞!”

  秦光耀似是再也无法忍耐,大声叫了秦明飞的名字。秦明飞这才住嘴,低头安静吃饭。

  气氛终于正常了一些。朱纱安下心来,终于吃完整个灌汤包。

  她抬起头来,却正好对上秦明羿的视线。秦家的二子正透过金边眼镜,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不知为什么,他的眼神令她感到有些不安。

  “酒会上,我听秦栩谈起你。”秦明羿弯起嘴唇,露出一个微笑,“你叫朱纱,对吗?”

  他的微笑十分标准,但眼底却没有丝毫笑意,疏离而淡漠。

  “幸会。”朱纱对秦明羿轻轻点了点头。

  “请问朱小姐做得是什么工作?”当秦明羿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秦明飞也投来感兴趣的视线。

  就在这时,秦颜鹤走进了餐厅。他穿得还是那套在书房里穿的香槟色睡衣。他的眼睛周围是浓浓的黑眼圈,也不知昨夜秦栩和他到底聊了多久,又都聊了些什么……

  秦颜鹤拉开椅子坐到桌前,见朱纱在看自己,便抛给她一个灿烂的笑容。

  “朱小姐?”秦明羿又喊了朱纱一声。

  “哦,”朱纱这才回过神,“我是画画的。”

  “原来是艺术家。”秦明飞嗤笑一声。

  “只是个糊口饭吃的手艺人。”朱纱谦虚地说道,尽管她觉得在秦明飞面前谦虚有那么点别扭。

  “画什么类型,油画还是水彩?”秦光耀接着问道。

  朱纱忽然感到有点儿压力。这秦家一大家子好像都对她的职业颇感好奇。

  “我画漫画。”朱纱如实回答。

  “漫画啊……”并不清楚漫画为何物的秦家老爷子陷入沉思,没再次发问。

  “你说得漫画,是指蝙蝠侠,美国队长那种?”在美国留过学的秦颜鹤直起身子,望着朱纱的眼睛亮亮的。

  “算是吧。”朱纱微笑着答道。

  “改天我一定要拜读一下你的作品。”秦颜鹤的声音里带着雀跃的情绪,“我很喜欢漫威的漫画。”

  朱纱不知说些什么,只好对着秦颜鹤微笑。她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他将她逼退到书柜前的画面,心脏轻轻颤抖了一下。

继续阅读:第26章 血渍疑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