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血渍疑云
陈心昭2017-02-10 16:523,551

  “你们在聊什么,好像很热闹。”一个过分柔和,又有些慵懒的声音飘了过来。

  朱纱猛地回头,就见秦栩慢慢走近客厅。

  秦栩穿着开领毛衣,清晰的锁骨裸露在空气中。他如同猫一样,伸长手臂打一个哈欠,然后懒懒地坐到朱纱边上,用手搓了搓盛满困意的脸。

  朱纱倒是理解秦栩的困倦。他之前重伤愈合,一定损耗了不少身体内部的能量,再加上和秦颜鹤深夜长谈,估计也没怎么休息。朱纱忽然感到无比愧疚,但愧疚之后她的心情又变得有点复杂。要不是他别有目的地接近她,或许她的世界,完全不会变成这种模样……

  “三哥,想不到你的女朋友是漫画家呀,好厉害!”秦颜鹤欢快的声音打断了朱纱的思绪。

  秦栩柔柔看朱纱一眼,才转头回答秦颜鹤:“我们只是朋友。”

  “哦哦,口误口误。”秦颜鹤匆忙说道。他看了看秦栩,又看了看朱纱,眼中飘过一丝迷惑,似在猜测他们到底是个什么关系。而秦明飞看朱纱的眼神,也变得微妙起来。

  “给你,这个好吃。”就在朱纱愣神之时,秦栩夹了个煎饺到她碗里。

  一时间秦家一大家子人的目光变得更加迷惑起来。而秦栩像是什么都没有察觉,悠然地喝起咖啡来。

  “梦岚还在睡,也不知道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秦光耀将碗递给秦颜鹤,顺便提起妻子的事,神色颇为无奈。

  “妈妈打牌打到天亮,大概要睡到下午。”秦颜鹤为老爷子盛好了肉末笋丁粥,又恭顺地把饭碗递回去。

  “你以后劝劝她,总那么玩,对身体不好。”秦光耀蹙了蹙眉,有些无奈地说道。

  “好的,我会跟她说的。”秦颜鹤说道。他漂亮的笑容中竟带着不常见的乖巧。

  “颜鹤。”秦明羿忽然叫了一声。

  “嗯?”秦颜鹤转头望向自己的二哥。

  秦明羿推了推眼镜,神情庄重而肃穆:“昨天晚上的事情,你就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什么事?”秦颜鹤一脸迷惑而率真的笑容。

  “有工作人员在楼顶上发现了血迹。”

  一时间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朱纱的心跳微微一滞。她偷偷瞥一眼秦栩,只见秦栩神情自若地吃着早餐。

  明明就是他的血,他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不愧是资深演员。

  “当时工作人员是跟你汇报的,我只是碰巧听到而已。”秦明羿淡淡地望着秦颜鹤,“你不会不记得了吧。”

  “还有这样的事?”秦光耀顿了顿,“血迹很多吗?”

  “不少。”秦明羿淡淡答道,“保安说看起来像是发生过一起激烈的械斗。”

  就算朱纱竭力想要保持平静,她的心脏依然越跳越快。她木然地喝着杯里的橙汁,已经完全没了食欲。

  她清楚记得,秦栩和她的血衣被她扔在停车场边上的垃圾桶里,也不知道这样的处理是否过于草率。

  “哈哈,好像的确有那么回事。”秦颜鹤转了转眼珠,仿佛正在回忆,“确实有人跟我说过发现了血迹。不过我觉得小题大做了。参加酒会的宾客,住在酒店里的房客,都好好的,目前没听说有人受伤啊。”

  “你关注的人没有受伤,并不等于就没人受伤。”秦明羿修长的手捻起纸巾,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员工家属,房客宾客的熟人,哪怕是小偷强盗因恶性械斗受伤了,追究起来的话,也会很麻烦。”

  “可是问题在于,目前没有找到当事人,也没有找到目击者。”秦颜鹤双手一摊。

  “看过摄像头吗?”秦光耀问道。

  “我一会去酒店查查。”秦颜鹤坐直身体,认真回答道。

  朱纱断定秦颜鹤不会查出什么名堂,毕竟李宇奇手法娴熟,不可能没处理过监控设备。此时秦颜鹤说要去查,多半也只是敷衍一下而已。

  “依我看,没人受伤就别管了呗。”秦明飞用牙线剔着牙齿,大咧咧地说道,“明羿,我说你也别把事情想得太复杂。好像别人都盯着咱们家的钱,总想找机会闹出点事儿坑我们家似的。”

  “我也不想那么警惕。如果家里都是花钱有度的人的话。”秦明羿冷冷说道,话语里明显意有所指。

  “嗳……不……我就是想说,那说不定就是一起私人恩怨引发的械斗,当事人并不希望酒店方插手,没别的意思。”秦明飞好像有点害怕这位秦家二少,感觉出对方的冷硬态度后,竟然收起了平日里的嚣张作风,连声音都软了不少。

  朱纱隐藏在桌子以下的手,慢慢紧握成冰冷的拳头。此时比起捉拿杀手,她更在意的是秦栩的超能力。她不希望秦栩的超能力被他人发现。秦栩可以保护她,一旦他的秘密暴露出来,那么这世上就没有人可以保护她了。

  她难得的想要赞成秦明飞一次。最好没有人追查楼顶上的血迹,让凶手和超能力的秘密都深藏在不为人知的灰色空间里。

  “三哥,朱纱。”秦颜鹤忽然就将视线投射向朱纱和秦栩,“你们看到过受伤的人吗?”

  朱纱静静地望着秦颜鹤的眼睛,过了几秒才轻轻应了声:“嗯?”

  秦颜鹤八成会猜到楼顶上的血迹和李宇奇的暗杀有着很大关系。但是朱纱没有受伤,所以这就有点匪夷所思。

  至于李宇奇会不会把秦栩不同常人的信息透露出去,这估计就要看秦栩和李宇奇之间的谈判了。

  “我一直在忙着招待客人,爸爸和二哥也是。大哥又是晚到的。所以我想,大概你们会知道些什么。”秦颜鹤望着朱纱,用无懈可击的美好笑容隐藏着内心深处的迷惑。

  朱纱举起橙汁,正想回答,却听秦明飞的声音插了进来。

  “他们俩哪能知道什么,又不是一直在宴会厅里。”秦明飞的语调带着刻意的轻浮,“他们啊……”

  “我没见过可疑的人。”朱纱断然打断秦明飞的话,“我和秦栩很早就出来了,没有发现受伤的人。说不定顶楼的械斗,是我们走之后才发生的。”

  “三哥,你也什么都不知道吗?”秦颜鹤又望向秦栩。

  “不知道哦。”秦栩懒懒地靠在椅背上,喝着他手里的咖啡。

  秦光耀见秦栩一直都是这副什么都不关心的样子,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阿栩,以后工作可要上点心,不能像以前那样懒散了。”

  “嗯,我知道的。”秦栩轻轻应了声。

  朱纱不无忧虑地看秦栩一眼。总觉得在秦家老爷子的眼里,秦栩就是个不求上进又不成器的孩子,而秦栩深知这点,却也非常乐意就这样一直扮演着老爷子给他设定的形象,怎么懒散怎么来。

  只有她知道,真正的秦栩不是那样的。

  “总之,我觉得这件事应该多留意一下。”秦明羿不打算继续聊下去,吃完饭就站起身来,“我还有事,先去公司了。”

  说完,这位掌握着秦氏企业未来的二子便迈着大步向门口走去,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朱纱在餐桌边煎熬了五分钟,也起身告辞。她拿上随身物品就走到门口,秦栩为她送行。

  “我自己打的回去,你在家里多补点儿觉吧。”朱纱转头望着秦栩,这样说道。

  秦栩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柔声呼唤她的名字,“朱纱,之后几天,我可能会很忙。”

  “嗯。是要去拍戏了吧?”朱纱咧嘴笑了起来,“是什么角色呀?”

  “仙侠剧里的剑仙。”秦栩温柔地笑着。

  “是主角吗?”

  “嗯。”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他第一次饰演主角。看来昨夜那场秦光耀专门为秦栩联系资源而举办的酒会,很快就起了作用

  “苟富贵,莫相忘。”朱纱微笑着说道。

  “哦?”秦栩眯起细细长长的眼睛,“我听到的说法是,苟富贵,一起睡。”

  “咳……”朱纱不知道怎么接,于是抬头看了看天。

  “杀手的事已经解决了,我想你叔叔不会再动你了。”秦栩又说道。

  “嗯。”朱纱点点头。

  秦栩,李宇奇,还有大壮和黑猴,都是朱霭找来杀她的人,然而他们都失败了。在这种情况下,朱霭不可能再贸然进行下一步行动。

  只是这样一来,她见到秦栩的机会也变少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正在惋惜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忙完这阵,我会来找你的。”像是读懂了她的思绪,秦栩忽然开口说道。

  朱纱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她忽然想问他很多问题,比如他们之间的友情是否还能继续维系;如果叔叔不再伤害她,他们是否真的还有联系的必要;他之所以会为她挡下杀手的袭击,到底是因为愧疚还是别的什么……

  “好,我等你。”然而最终她什么都没有问,只是回给秦栩一个轻快的微笑。

  那些未来会知道的事情,就等未来再说吧。

  朱纱赶到工作室,向同事们交代完需要交代的事后,就开始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拼命画画。

  将近下班的时候,叶婷走了进来。不知不觉间,她的肚子又大了一些。

  “小蛮走了,李宇奇也没来。一下冷清起来了啊。”当朱纱给叶婷搬来椅子时,叶婷由衷感叹道。

  “冷清一点好,冷清一点安全。”朱纱淡淡笑了一下。

  “现在人才不好找啊。画得好的不是去了别人的公司,就是自己带团队,画技有待加强的,又未必能耐得下性子。”

  “哪行都这样。”

  “我帮你留意一下,争取给你找个靠谱的人来。”

  “不用了,你就专心画画。”朱纱说完,无声地吸了一口气。

  下次招人,她必须亲力亲为,可不能再招可疑的人进来了。

  “还有啊小纱,”叶婷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我大概……下周就要辞职了。”

继续阅读:第27章 贫民窟的黑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