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贫民窟的黑羊
陈心昭2017-02-12 22:102,965

  “男友希望我尽快和他回老家结婚。”叶婷说完,就羞赧得低下头去,宛如一位深陷幸福泥沼不能自拔的少女。

  朱纱双手支着下巴,垂眼陷入沉默。

  自大学时与叶婷相识后,她就目睹了叶婷从恋爱到怀孕再到订婚的全过程,也目睹了叶婷的重心从画画逐渐转移到家庭的全过程。她知道叶婷早晚都会辞职,但当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好希望时间能过得慢一点,不要让离别来得那么快。

  “我经手的画稿,这几天都会安排妥当,不会给你造成麻烦的。”叶婷见朱纱久久不语,便有些局促地说道。

  “这不是重点。”朱纱双手撑头,她无法克制自己激动的情绪,“你说过的吧?你男友的老家是个人生地不熟的小村子。你去了那种地方后,说不定就再也出不来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你真的甘愿吗?那里,没有人理解你的才华……说不定都没有人理解你。”

  朱纱一口气说完。寂静的氛围环绕着她们,绵长,而难捱。

  “这些,我都懂的。”过了许久,叶婷才轻声说道。

  朱纱吐出一口气,有些悲伤,又有些放心。事到如今她不可能再阻止友人的离去,她只希望,叶婷不要做出令自己后悔的选择。

  “但是,就算留在大城市里又能怎样呢。”叶婷笑容柔和,无悲无喜,“充其量不过是一座大桥上,再平凡不过的螺丝钉罢了。”

  “你不平凡,小婷。”朱纱走到叶婷身边,仔细凝望友人的脸。

  此时所有的话语都显得苍白。她只希望将好友的面孔用力铭刻在心中。分别之后,也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了。

  “我就当这是你给我的祝福了。”叶婷微笑着,温柔地抚摸着肚子,“希望这孩子以后也会成为不平凡的人。”

  朱纱情不自禁就伸出手,轻轻搭在叶婷的肚子上。她仿佛感受到手心之下传来微微的振动,那是生命的迹象。

  “我会在远处看着你的。”叶婷伸手,温热的掌心覆盖在朱纱的手上,“要加油呀,小纱。”她说完便缓缓起身,离开了工作室。

  朱纱发了一会儿呆后,就推门走出自己的办公室。

  助手和主笔都回家了,整个工作室空空荡荡的。

  朱纱环视四周,忽然间觉得这个工作室令她感到陌生。

  害她的人走了,交心的朋友也要走了。

  她忽然有一种强烈的哭泣的冲动,于是蹲下身来,在无人的空间中尽情大哭。

  只要忍过这阵子就好了,她在心中不停安慰自己,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所有人都会好的,新连载也绝对可以成功的。

  然而无论她怎样努力,眼泪就是无法停止,仿佛是要把近期的压力与恐惧都一口气排泄光似的。眼泪不停滑过眼角,令她脸部的皮肤也变得刺痛起来。

  就在这时,她听闻一阵极其细小的响动,像是老鼠跑过电线。她下意识地抬头,就见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站在她面前。

  她定睛一看,竟然是李宇奇。

  “你在哭什么?”李宇奇俯视着蹲在地上哭泣的朱纱,像是觉得有趣,嘴角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朱纱深吸一口气,迅速抹掉眼角的泪水,然后站起身来。她下意识地转头,搜寻着办公室里可以用来自卫的道具。

  “放心,我不是来伤害你的。”李宇奇站在原地,向朱纱伸出双手,示意现在的他人畜无害,“而且我来找你这件事,你男人是知道的。他找我谈过。”

  “他不是我的男人。”朱纱退到一张办公桌边,小心翼翼地盯着不远处的李宇奇。她注意到办公桌上有一把美工刀。

  “那要怎么称呼那个人?”李宇奇的眼神闪了闪,“‘怪物’吗……”

  提及秦栩,李宇奇的面孔上竟然浮现出几分惧意。这令朱纱感到安心。有秦栩制约着他,想来他是不敢乱来的。

  “有个问题我很想知道。”朱纱平复下心绪,接着问道,“你是真的喜欢画画的吗?”

  李宇奇怔了一下,随即笑了出来。

  “真是出乎意料的问题。难怪颜鹤说你很有趣。”他微笑着说道。

  “有趣?”朱纱迷惘。

  “对于颜鹤而言,这是很高的评价。”

  “谢谢。”朱纱冷冷说道。

  看来李宇奇不单单和秦栩见过了,也和秦颜鹤聊过。不知道这三个男人后来谈出了什么名堂没有。

  “小时候我是一个特别暴躁的人,静不下心来。唯一喜欢做的事,就是画画。”李宇奇点燃一根烟,寂静的火光,在清冷的办公室中轻盈跳跃。

  “我热爱建筑,觉得它们很美,是最伟大的艺术。”他徐徐吐出一口烟,“但是我排斥画人,觉得人很丑陋。这份叛逆心理持续至今,已经成了本能。”

  “为什么觉得人丑陋。”朱纱忍不住问道,“因为人性?”

  “不是。我无法欣赏人类的美。螳螂和蜘蛛有灵巧的美,猎豹和北极熊的毛皮也各有特色。但是人类呢?人类只喜爱用其他动物的外表装点自己。豹纹蛇纹,兔毛狐毛……人类是最没特色的生物。”

  朱纱轻轻摇了摇头。她不想反驳什么,像李宇奇这样下手果断的杀手,稍微有点反射会人格也是合情合理的。无法欣赏人类的美,能帮助他更有效率地杀死“猎物”。

  “秦颜鹤说你有特殊背景?”朱纱忽然想到什么,问道。

  “没什么特殊的。”李宇奇将烟夹在手指间,“我出身美国贫民窟,我的父母是非法移民,周围熟识的也都不是什么正经人。”

  “嗯。”朱纱轻轻应了声,“所以你不是什么乖巧的大三生,而是一个出身异国的职业杀手。”

  “我跟你说了那么多,你不讲一下自己吗?”李宇奇眯起眼睛,看向朱纱。

  “我恐怕没你那样丰富的经历。我只是一个平凡人而已。”朱纱不由想到不久前与叶婷之间的对话。

  到头来,大家都是平凡的人罢了。

  “我听说过一种叫做‘吸引力法则’的理论。”李宇奇一边思索,一边说道,“人与人的相遇,往往都不是巧合。你本身是什么样的人,就会吸引什么样的人来到你身边。我非常相信,吸引怪物的人,本身也绝对不会是普通角色。”

  这话也确实有些道理,朱纱暗暗想着。朱霭渴望她手里的遗产,于是秦栩和李宇奇相继来到她身边。金钱的味道,如同弥漫在海面上的血腥味,吸引着蛰伏在海洋深处的一群狂鲨。

  “关于你之前的问题……”李宇奇踱着步子,慢慢向朱纱靠近,“是的,我喜欢画画。我想继续留在这里。”留着细碎短发的男孩,目不转睛地盯着朱纱,视线冰冷,毫无波动。

  “那你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朱纱条件反射一般拿起桌上的美工刀,对准越靠越近的男孩,“只是单纯想在这里画画?”

  “我答应怪物不把他的秘密告诉任何人,也不再伤害你。”李宇奇举起双手,依然向前迈步,“你可以把我当做自己人,我知道这很难接受。但站在我的立场上想,我确实没理由去挑战一个没有极限的怪物,也不想抢夺他的珍宝。”

  他无所畏惧地将腰腹顶上她美工刀的刀锋,只要再往前一步,那刀就会扎进他的身体。

  朱纱静静地看着李宇奇坦然的眼眸。她想他恐怕都不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然而他是天生的狩猎者,因没有退路,所以不懂退缩,疼痛以及恐惧亦无法击垮他。

  “朱霭那边呢?”她沉默片刻,问道。

  “我会解决,从此和他再无瓜葛。”

  朱纱顿了顿,迅速将美工刀架在李宇奇的脖子上:“酒会上,你见过小蛮,对吗?”

  “是的,我见过她。”李宇奇干脆承认,“我让她把下过药的酒拿给你。”

  他过于平静的叙述令朱纱气得笑了出来。一瞬间她回忆起他硬拖着她上楼的种种画面。那个时候,她有多绝望,他就有多残酷。

  他根本没想过要手下留情,若是没有秦栩,此时她已经是死尸一具。

  朱纱情不自禁就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李宇奇的脖子上立刻就有了一条细长的血痕。

继续阅读:第28章 哪家的男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