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阴影
陈心昭2017-01-28 16:093,496

  “老三啊,以前总觉得你入行那么多年都没啥出挑的作品,怪可惜的。不过现在我倒有点佩服你,好歹你异性缘一直不错,这也是需要运气的啊。”秦明飞笑着说了下去,口吻里的嘲讽,简直连不会讲话的婴儿都能听出来。

  “比起大哥,我的运气还是差远了。”秦栩微笑回应。

  “哈哈,希望我们未来的运气都不差。”秦明飞从服务生手里接过三杯酒,逐一递给秦栩和朱纱,“为我们的好运气干杯。”

  朱纱担忧地看着秦栩,不知他受伤后饮酒行不行,然而秦栩却像个没事人似的,眼睛一眨不眨地就把酒给灌下去了。

  朱纱对酒依然心有余悸。她只是假装喝了一小口,就把酒杯放下了。

  “朱小姐,你看中老三哪点啊?”怎知刚放下酒杯,秦明飞就抛来这样一个问题。

  看来秦明飞已经顺理成章地将她和秦栩理解成存有亲密关系的朋友了。朱纱沉默,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看中的是他的脸吧。”秦明飞哈哈一笑,“你们这些演艺圈的年轻小姑娘,我见得多了,挑人就知道挑脸。要等到吃过一些苦后,你们的眼界才会宽起来。”

  朱纱表情平静,内心却如同原子弹爆炸。她可没说她喜欢的是秦栩的脸啊,这人是怎么自说自话接下去的?再说喜欢脸怎么了,难道要她喜欢秦栩的脚么?

  “秦大公子,请不要那么说。”朱纱忽然绽放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一只手“啪”地拍上秦栩的大腿,秦栩整个人都惊了一下。

  “我看中的,可不仅仅是秦栩的脸。”朱纱一边对秦明飞微笑,一边抚摸着秦栩的腿。

  秦栩静静地看着她,眼神莫测。

  “他身材很棒,体力很好,而且还很会说话,像他这样令人满足的男人,全天下也找不着几个。”

  这番大胆的论调和行为,令见多识广的秦大公子也有片刻的失神。他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

  “还有啊大公子,我不是演艺圈的。不过秦栩的魅力,可不仅仅只有演艺圈的肤浅小姑娘懂得。”朱纱凝望着秦明飞,眼眸明亮,“其实我觉得,不懂得他魅力和实力的人,才是真正的肤浅。”

  空气中有片刻的沉默。

  “我有些不舒服,先走了。”秦栩整了整外套,站起身来,“大哥,要是你看到爸爸,帮我和他说一声。”

  秦栩说完,就迈动长腿离开沙发,走得干净利落,毫无留恋。

  朱纱暗暗一惊,心想刚才的所作所为应是把秦栩给惹恼了。也是啊,她不该为了反击秦明飞,就当场“调戏”他的。

  “朱纱。”秦栩忽然转身看向朱纱,“你还有什么话要跟我大哥说?”

  “没……没了。”朱纱匆忙道别秦明飞,跟着秦栩走出这座地狱一般的“清秋”酒店。

  “对不起,我不喜欢被陌生人训斥,所以做了过激的反应。”坐进车里后,朱纱对秦栩这样说道。

  冷静下来仔细一想,她用那样的方式反击秦明飞着实有些欠妥。但是被陌生人训斥这样的事情,的确踩着她的雷点了。明明一点不了解别人,却总爱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对别人品头论足,也不知道这种人哪儿来的自信。含着金汤勺出生的贵族,谈吐理应更低调内敛些才是吧。

  这么看来,秦栩比那种人简直好太多了。

  朱纱忐忑地等待着秦栩的反应,车厢里过于寂静的氛围,令她有些难以忍耐。

  然而秦栩却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令朱纱有点被吓到。

  “你很有趣呀,朱纱。”秦栩笑着踩下油门,车飞跑出去。

  “是吗?”朱纱也跟着干笑两声。

  “我看大哥也被你吓到了。”秦栩微笑着瞥一眼朱纱,“他还以为你是那种文文静静,说什么都只会微笑隐忍的类型呢。”

  “你也曾那么想我吧?”朱纱收起笑容,轻声问道。

  “我一直都知道你是个内心充满力量的人。”

  是这样吗?这句话是夸奖吗?

  朱纱的心有些乱乱的,她索性专注地望着窗外,开始思索接下来的漫画分镜要怎么画。

  “还有朱纱,”秦栩又忽然说道,“你不必为摸我的事情道歉。我并不反感,甚至还很享受。”

  我道歉是因为摸了你吗!

  唔,好像又的确是的……

  朱纱看着窗外,一时间无言以对。

  “等等,你要开向哪里?”她慢慢就发现车行驶的方向不大对劲,秦栩好像并没打算把她送回家去。

  “说好一起去秦家的。”秦栩的语调格外平静,“你可以在那里睡一晚。家里的客房非常舒适。”

  “唔……”朱纱沉吟片刻。她的确曾经答应过秦栩,说要和他一起回秦宅看一看。但她没有想到会是今天。

  “该不会是你一个人回家有点害怕,所以刻意拽上我吧?”朱纱突然问道。

  “是啊。”秦栩坦率承认,“挥之不去的阴影,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一点。”

  然而觉得家是一种阴影的人,这世上应该很少吧。

  “上次你开车,差点撞上了树。那个时候,你到底记起了什么?”朱纱忽然又想到什么,于是问道。

  “到时候再告诉你。”秦栩依然不打算细谈这个问题。

  他们二人就这样各自怀揣着心事,无言地到达秦家门口。

  秦宅坐落于郊区,是一座看起来有些年头的别墅,墙壁上生长着茂密的爬山虎和碧绿的青苔。

  秦栩带着朱纱走进门,一位姓邹的阿姨接待了二人。

  “三少爷,好久没见你了。”邹阿姨热情地说道。

  “我回来和爸爸谈事情,要在这里住上几天。”秦栩微笑着说道。

  邹阿姨带着朱纱走上二楼,将她安排进一间收拾体面的客房,还指给她看换洗衣物摆放的位置。朱纱见邹阿姨如此娴熟,猜想秦栩应是早就跟邹阿姨说起过她的事情。

  “我就在你隔壁,你有事就喊我。”跟在后面的秦栩说完,便转身去浴室洗漱。

  朱纱不喜欢呆在陌生人太多的环境里。目前秦家的人只回来一个秦栩,所以令她十分放松。她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等秦栩出来,就摸进浴室洗澡。

  温暖的水洒落下来,令圆形的镜子覆上一层水雾。朱纱抹去那些水雾,凝视着镜中的自己。之前弄的乌青和伤痕还没有好,现在又加了新的几道,她的身体看起来还真是精彩纷呈。她侧过身用手指轻轻揉按腰间的擦伤,情不自禁倒抽一口冷气。

  她又摸了摸身上其他几处伤痕。手指从下面缓缓滑到上面,最终停留在嘴唇上。她闭上眼睛,与秦栩亲吻的画面还清晰地留存在脑海里。回想起来,依然令她面红心跳。

  但是这仅仅是个意外。仔细回想,他当时要她亲他的那句话,更像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玩笑话。因为太痛苦了,所以才想到用那样的玩笑调转一下注意力。

  最开始,他也是因为朱霭的要求才成为她的男友的。现在,他们更像是并肩前行的同伴,因妖千岁的秘密而捆绑在一起。他没有喜欢过她呀。过分在意那个吻,会让他感到困扰吧?

  令他心烦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她不该继续令他困扰下去。

  她拼命压抑住失落的情绪,洗完毕后,就向着秦栩的房间走去。

  她轻轻敲了敲门,得到许可后,就推门走进去。

  宽敞的房间里只亮着一盏台灯,灯光幽暗,散布着清冷的气息。秦栩躺在床上,手中捧着一本厚重的书。他胸口有两粒纽扣没扣,清晰的锁骨以及雪白的胸膛裸露在空气中。见朱纱走近,他慢慢放下手里的书,仰头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

  “楼顶上发生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吧。”朱纱梗着脖子说道,姿态有些僵硬。

  “你不想追究那个杀手。”秦栩不假思索道。

  “不,不是的。我是说……那个吻……”朱纱艰难地吞咽一口唾沫,然后一口气接上,“就当没发生过吧。我们还是朋友。”

  秦栩凝望着朱纱,这样长久的对视令她有些喘不过气。

  “我……还没有好好谢你。”她匆忙撇开头,望向墙角,“真的,我都不知该怎么回报你,如果你不帮我,我现在大概就是一滩肉泥了。”

  “嗯。”秦栩沉吟片刻,轻轻点头,“那好,就当没发生过吧。”

  朱纱如释重负,坐到秦栩身边,望向他的书:“你在看什么?”

  “在查妖千岁的资料。”秦栩将书捧到朱纱面前。这本书的纸页十分陈旧,书皮却是新的,看样子是刚换上的。书脊处潦草地写着“家族史1”这样的字眼。

  “查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吗?”谈及妖千岁,朱纱也忽然来了兴致。

  “其实妖千岁还有个妹妹,叫做窃魂娘子。”秦栩静静说道,“传闻很早以前,牛郎和织女结婚后,生下了一对兄妹。妹妹继承了仙女的姿容,长得闭月羞花,可惜她看破红尘,年纪轻轻出了家。那天哥哥妖千岁在牛郎家大开杀戒时,妹妹像是预感到了什么,跑回家阻止了哥哥。”

  “还有这样的事?”

  “嗯。妖千岁其实完全可以将牛郎家族的人赶尽杀绝。但是现在,作为牛郎后裔的秦家子嗣依然好好地生活着,据说这就是妹妹的功劳。妹妹制止了哥哥,拯救了部分秦家祖先的性命。这样的举动如同是从黑白无常手里再将魂魄偷窃回来,因此妹妹被称作‘窃魂娘子’。”

  这么说来,妖千岁不是织女的独子,他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妹妹,叫做窃魂娘子。

  朱纱轻轻闭上眼睛,在她的脑海里,窃魂娘子是一个一身白衣,不沾烟火气息的美丽少女,清冷而忧郁,如同山间的一抹冷雾。

继续阅读:第23章 窃魂娘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