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明飞
陈心昭2017-02-01 18:102,826

  风如同暗夜的鬼魅在空旷的楼顶肆意穿行呼啸。

  秦栩的皮肤像是凛冬后的植株,老旧坏死的部分慢慢从本体剥离,生出新的细嫩的部分。亲眼见证秦栩伤口痊愈过程的朱纱,觉得眼前的这一切实在诡异,却又充斥着令人着迷的生命力。

  秦栩的脸慢慢恢复血色,这是血细胞迅速再生的证明。朱纱小心翼翼地拽起他的胳膊,扶着他向楼梯走去。伴随着虚浮的步伐,他的气息急促起来。朱纱知道他还没有恢复过来,她也一样。

  药效还没有过,她的视线依然不明晰。他们就像两位以意念前行的探索者,在崎岖的道路上踌躇前行。

  她忽然有些心酸,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遇到这种事,然而她竭力遏制住无用的负面感情,扶着秦栩走下楼梯。

  她视野不清晰,必须万分谨慎。然而在还剩三档楼梯的时候,秦栩却忽然一脚踏空,拽着她一起摔了下去。

  朱纱垫在秦栩身下,脑袋结结实实地磕在地板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刚才脚抽筋了,抱歉。”秦栩用手支起身子,“你还好吗?”

  “嗯……”朱纱眨了眨眼睛,环视一下四周,“视野清晰了点。”这一摔似乎令留存在她体内的药效退去了不少。

  秦栩直起身来,俯视着朱纱,忽然笑了起来。

  “你身上有我的血。”他弯起细细长长的眼睛,笑容灿烂。

  朱纱匆忙直起身体,低头一看,裙子上果然沾着些块状血渍,显然是从秦栩身上蹭到的。

  “这不是该笑着说出的话。”朱纱蹙眉看向秦栩。此时秦栩只穿着衬衣,衬衣都被血给浸透了,湿漉漉地贴在皮肤上。他们看起来都十分不妙。

  朱纱稍稍停顿,便开始动手解他衬衫的纽扣。

  “这是你第二次主动脱我的衣服。”秦栩没有反抗,任她将血红色的衬衫脱了下来,精悍的身体立刻就裸露在冰冷的空气中。

  “我去找可以穿的衣服。”她将他的血衣卷成团状,放到墙角,然后转身就走。

  秦栩迅速抓住了她。

  “我去。”她转头,看到他认真的神情,心跳有片刻的停滞。明明是那么危险的人,却总是令她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刚才抽筋,是因为你的超能力还没法将你失去的血液补充完毕吧。”朱纱从上到下扫视着秦栩,“你还需要休息,呆着别动。”

  “导师,你现在的口吻好似在驯养一只小狗。”秦栩蹙了蹙眉,依然拉着朱纱不放。

  还真的有点像缠人的小狗呢,朱纱忍不住想。

  “没事的。我会处理好的。”朱纱捧着秦栩的脸,用拇指轻轻擦掉他脸上的血渍,“相信我。”

  “那我等你回来。”秦栩松开朱纱,依靠在墙角闭目养神。

  朱纱轻呼一口气,随即咬紧牙齿向电梯走去。

  她快速来到之前去过的卫生间,找到她遗落的手机和手包。两三个姑娘走进卫生间,向她投来困惑的视线。她告诉自己必须镇静,她已经没有害怕的资格了。

  走出卫生间不久,她就非常幸运地遇到一位推着清洁车的大姐。大姐本在专心地打扫着,看见一头乱发,衣服脏乱的朱纱微笑着向自己走来,吓得直接倒退三步。

  “大姐,请问你能帮我拿两套衣服吗?随便什么都行,我和我的朋友不小心把红酒洒在衣服上了。”朱纱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血渍,满怀歉疚地说道。

  大姐盯着朱纱的衣服许久,仿佛在思考为什么红酒会把衣服搞成这个样子。朱纱心里也有点打鼓,她暗想大姐应该不是较真的推理小说迷之类的吧,而且走廊上灯光昏暗,应该看不清吧。

  “你这不像是红酒搞的。”大姐冷不丁冒出这样一句。

  朱纱的心登时就提到嗓子眼。

  “像是草莓汁。”大姐不等朱纱开口,接着说道。

  “对,对。是草莓汁。”朱纱微笑着回应,内心中却长吐一口气。

  “我去帮你拿。”大姐无奈地摇了摇头,仿佛在心中感慨着当今年轻人的不靠谱,“那什么,你朋友是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

  大姐看着朱纱的视线似乎在说“我就知道”。

  “我可以拿一个塑料袋吗?我朋友喝醉了吐得有点多。”

  大姐点头之后,朱纱快速从清洁车上扯下一个黑色的塑料袋,然后又道:“对了,大姐,你进过宴会厅吗?”

  “刚才就在。”

  “宴会厅里有没有什么异常,或是出现奇怪的人?”

  “怎么可能会有异常。”大姐莫名地看朱纱一眼,“这可是总经理家举办的酒会啊。”

  看来李宇奇下楼之后,并没有引起任何骚动,酒会依然正常地举办着。朱纱靠在走廊的墙上,目送着大姐离去。她听见自宴会厅传出的人语声,心脏跳得格外激烈。她好害怕李宇奇会再次蹿出来,用刀割开她的脖子……

  幸而大姐的速度足够快,没过多久就拿来两套衣服。一套女士睡裙,一套男士睡衣。看起来价格不菲,果然是高档酒店的做派。

  “谢谢您,我保证明天归还。”

  捧着睡衣,就好像捧着定心丸。朱纱迅速坐电梯回到秦栩身边,然后脱下身上的礼服,换上睡裙。睡裙材质和版型都很好,感觉冒充一下礼服也没有什么。

  “会让人误解吧。”秦栩一边换衣服一边说,“我们两人离开酒会有一段时间了,还一起穿着睡衣下去。”

  “让人误解的事,并不需要换衣服吧。”朱纱一边说一边将秦栩的衬衫收进黑色垃圾袋里,“这件衣服还要留着吗?”

  “扔掉吧。”秦栩顿了顿,又接上之前的话题,“如果是一对很会玩的男女,在酒会上忽然来了兴致,开了房间穿着衣服在浴缸里亲热的话,那就需要换衣服了。”

  秦栩见朱纱面色泛红,于是牵起嘴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这种事很普通的。”

  “才没有。”朱纱匆忙否认。她静下心想了想,这场酒会是秦家老爷用来给秦栩拉关系揽生意的,如果被人会错意,觉得他品行不端可就不好了。

  “总之,下去后快点披上外套就好。”

  朱纱拽着秦栩再次踏入电梯。秦栩恢复了不少,迈步的姿态自然许多。穿着崭新睡衣的他,仿佛从未经历过那场输死搏斗。

  朱纱在之前坐过的沙发上找到自己的外套,披上后就去找秦栩的外套。她刻意留意了一下,果然没再见到小蛮的身影。

  秦栩的外套和其他宾客的一样,被服务生统一收在门旁的衣柜里。朱纱取了外套折回,发现沙发上坐着的,已经不再是秦栩一个人。

  秦栩对面坐着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男人。虽然他的面孔因为肥胖而有些走样,但可以看出,他的五官还是很周正的。

  “谢谢。”秦栩将外套从朱纱的手里接过,然后十分自然地开始做介绍,“朱纱,这是我大哥秦明飞,大哥,这是我朋友朱纱。”

  体态臃肿的男人于是抬头,傲慢的视线落在朱纱的脸上。

  没想到,秦栩的大哥到底还是来了。朱纱向秦明飞露出有礼的微笑,然后屈身坐在秦栩身边。

  她轻轻瞥一眼秦栩,只见他优雅地靠在沙发上,交错着两条长腿,面露温柔的笑容。即便是面对自己讨厌的人,他的姿态依然给人一种非常放松的感觉。

  “老三啊,我刚才没见到你人,看样子是和朋友在一起啊。”秦明飞笑着说道。

  “嗯,我们去别处谈了一些事情。”

  “谈什么要事,需要把衣服都换了啊?”秦明飞意味深长地扫视过朱纱的裙摆,“演艺圈的人,就是会玩儿啊。”

  秦明飞八成是顺着睡衣联想到少儿不宜的事情上去了。

  这话真不好接。

  朱纱和秦栩极有默契地垂着眼,各自思考着应对策略。

继续阅读:第22章 阴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