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颈间之吻
陈心昭2017-02-01 18:102,257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影冲了过来。

  是秦栩。

  他柔软的发在风中张扬着,如同鬓狼的毛发。他凶狠扑向李宇奇,如同一头真正的野兽。

  朱纱跌坐在地,看着不远处两个男人正在地上翻滚厮打。秦栩不了解李宇奇,不了解他的手法是怎样的干脆果决,很快就落了劣势。李宇奇找准空隙,对着秦栩的腰腹就是两次勾拳。

  秦栩是个艺人,身体根本就不强壮,他甚至还经常会为出演的角色绝食减重。听到他发出痛苦的闷哼,朱纱只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刀片割过,刺痛不已。

  必须做些什么,必须做些什么才好。

  朱纱努力站起来,但是她却低估了那杯酒的药效。

  一阵强烈的晕眩感排山倒海而来,她身形一晃,向后仰去。

  狂烈的风吹过她的后颈。她徒劳伸手,却抓不到任何东西,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向夜空中坠去。

  秦栩看见了,他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冲了过来,抓住她的手。

  她的身体就这样悬空着,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秦栩的手。她使不上力气,所以只能任由他抓着她。他使劲抓着她的手腕,强劲的力道几乎要握碎她的手腕。

  她双眼朦胧,但隐约能感受到他炽烈的视线。

  朱纱,不要死。

  那双细长的眼睛,仿佛在说着这样的话。

  李宇奇靠了过来,他步伐矫健,没有声音,如同夜行的猫。他高举匕首,用力插入秦栩的后颈,动作干净利落,没有任何迟疑。

  这应该是个要害部位。秦栩发出一声哀鸣,身体剧烈颤动起来。但他没有松开她,依然紧紧拽着她。

  鲜红的血液成股冒出,有几滴坠入她的眼中,如岩浆般滚烫。

  她没有眨眼,鲜红的视野,似乎变得比刚才更加清晰起来。

  秦栩用尽全力将朱纱拽了上去,而与此同时,李宇奇的匕首再次落下,刺入秦栩的颈窝。

  秦栩身形一僵,面朝下直直倒在血泊之中。

  朱纱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一切。曾经,她差点就要失去他。而这一次,她又亲眼目睹他濒临死亡。她明明那么喜爱他,却一再遇到这样的事。

  她发出母兽般的哀嚎,奋力撞向李宇奇。

  她抱着死的欲念,要与他一同坠入地狱。

  李宇奇躲闪不及,手中的匕首都没有握稳,“叮当”一声跌到地上。

  这一瞬间她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李宇奇企图阻止她,却是徒劳。她的双手如同螃蟹的钳子,紧紧卡着他的腰,发了狠似的想要和他同归于尽。他使出全力,终于在边缘处定下脚步。再后退一步,他就会立刻摔下楼去,粉身碎骨。因此他紧咬牙齿,用力抓住她的头发。

  “住手。”他终于出声。

  她忽然有些好奇,这个时候的李宇奇会露出怎样的神情,于是她抬起头来。

  他的眼中,竟然也会流露出这样真实的恐惧。

  原来她也有让人害怕的时候。

  她弯起嘴唇,情不自禁露出一个笑容。她正想再用力一把,却忽然感到拽着头发的手丧失了力道。

  李宇奇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能让如此冷静自制的人颤抖的,必然不是普通的东西。

  朱纱慢慢转过头去,就见秦栩站立在她身后。他浑身都是血,一双细长的眼睛亮亮的,闪着妖异的光。

  妖千岁。昏涨的脑海里,飘进这三个字。

  大概是受伤过重的缘故,秦栩的动作显得僵硬而笨重。他缓缓低头,望向自己的手。而他手中,握着的是李宇奇的匕首。

  血液依然从脖子上的两处伤口中成股冒出,而他像是没有察觉般,向着朱纱走近一步。

  “怪物!”李宇奇不可抑制地嘶声叫喊。他仅仅停顿三秒,便做出决定,用力推开朱纱,以最快速度向楼梯奔跑而去。

  楼顶之上,只剩下秦栩和朱纱。

  秦栩僵立片刻,忽然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朱纱近乎是手脚并用地爬到他的身边,将他紧紧抱在怀里。她张开手,手中已是一片血红。她敢肯定李宇奇一定是下了死手,他的两道伤口都深可见骨。

  “秦栩。”她捧住他的脸,沙哑的嗓子急切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嗯。”他轻轻地回应她,苍白的嘴唇弯出一条弧线。

  她的眼泪忽然就落了下来,止也止不住。

  她的手机遗落在卫生间里。于是她匆忙翻找他的衣袋,想要叫救护车。他像是知道她的意图一般,迅速按住她的手。

  “别。”秦栩的嗓音极度虚弱,“没事的。”

  朱纱盯着秦栩脖子上的伤口。那伤口像是饺子边似的,正在被一双无形的手慢慢捏合到一起。血一直在流,但是已经不像最初那般汹涌了。

  原来是真的,他的超能力能令他起死回生。

  “疼吗?”她轻声问道。

  “疼。”他在她的怀中动了动脑袋,竟然有点像撒娇的猫咪。

  “我能帮到你吗?”

  听闻她的话,他慢慢眯起眼睛。

  “亲一下,就不疼了。”他嘴唇苍白,却还不忘开玩笑。

  她仰头眨了眨眼,努力收住泪水。然后她低下头,小心翼翼地在他的脖间落下一个吻。血的味道弥漫在唇间,湿湿的,竟然带有些暖意。

  “这样……吗……”她抬头,用眼神询问他。

  “嗯……”超能力可以修复他的伤口,却无法迅速弥补那些大量流失的血。秦栩的双眼有些涣散,苍白的嘴唇也颤抖起来。

  她怔怔地望着他。药效依然没有散尽,她的脑袋昏昏涨涨的。

  该如何减轻他的痛苦呢……

  正在思考时,他的手如同藤蔓,悄无声息地攀爬而上,扣住她的脑袋。她怔了怔,鬼使神差般,顺势吻住了他的嘴唇。他们被血的味道越发紧密地维系在一起。

  她本想与他保持距离,努力不让自己沦陷太深的。

  她本想维持着普通朋友的身份,一直不越界的。

  她本想好好守护着自己的心,在他抽身离去后全身而退的。

  她本想……

  她一直在辛苦地防备,不让自己无药可救地爱上他。但这一切辛苦,一切努力,都在这个吻里化为泡影。

  如果这注定是一场飞蛾扑火,那就扑吧。

继续阅读:第21章 明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