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他是杀手
陈心昭2017-01-24 16:082,569

  “我爸和我妈是自由恋爱,但我爷爷很不喜欢我妈,于是我爸赌气和我妈私奔了。他们去一个小镇生下了我。我在那个小镇活了12年。在我小的时候,大壮和黑猴,是小镇上最霸道的孩子,所有孩子都要听他们的话。”朱纱停下来,咽一口唾沫,又继续道,“我不爱说话,人也长得小,所以是他们的重点欺凌对象。他们把我带进小镇边上的树林里,逼我奔跑,十秒后跑来捉我。如果捉住了,他们就往我的衣服里塞蜈蚣,或者脱光我的衣服把我关进都是老鼠的小房间里。当然,他们每次都能捉住我。”

  秦栩垂眼望着地面,没有显露出任何表情,亦没有说话,但朱纱知道他在认真倾听。

  不知为何她很喜欢他现在这样的状态。毫无修饰,毫无伪装,现在的他就是最真实的他。

  “老师对这些事不闻不问,而我父母一心想着赚钱改善生活,天天早出晚归,我很难见到他们,更别提依靠他们。”朱纱轻咳一声,继续道,“我12岁的时候,爷爷终于心软,把我爸和我妈接了回去。我就这样住回了朱家,认祖归宗。爷爷带我去做全身检查,并发现了我身上的老鼠咬痕,于是爷爷逼着我说出一切。”

  “你爷爷一定很喜欢你。”

  “嗯,他也很喜欢画画,说我身上有他的影子。他动用家族的势力,把大壮和黑猴扔进了少管所,关到成年。所以你看,他们本身就有充足的理由报复我。”

  朱纱很平静地叙述完这一切,然而就在她与秦栩对视的瞬间,不知为何竟然有了想哭的冲动。

  秦栩静静地凝视着她,他清亮的眼神仿佛在说,哭吧,哭出来就没事了。然而她并不想哭,在他面前她已经够弱了,她想要坚强一些。

  “我一直想忘记这些,但是忘不了。”她靠近他,嗓音有些沙哑,“不过现在比以前好多了。以前只要一想起来就会痛不欲生,但现在,我能平静地说完这一切。你就当我今天说的都是故事,听过就忘,好吗?”

  她情不自禁伸手,抚摸他柔软的头发。

  “好。”他低下头,让脸埋进她的掌心中。她感受到他长长的睫毛在掌心中轻轻颤动着。

  在她手里,他忽然就化成一只温顺的长毛猫咪,不再是一匹孤高的狼。

  她好希望时间能静止在这一刻。好希望就这样无言而平和地生活下去,直到永远。

  大概是因为喝了太多酒的缘故,朱纱感觉脸颊越来越烫,有些难以忍受。

  她站起身,向卫生间走去。

  冰冷的水拍打在脸上,非但没让热度褪去,反而令她更清楚地感受到大脑无比昏涨。

  大概是因为太久没有喝酒,所以一喝就会醉吧,朱纱没头没脑地想着。

  她站在盥洗台前,注视着镜子中的自己。她的面颊依然苍白,唇彩的颜色因为喝酒的缘故而褪去了些。

  一阵晕眩毫无预兆地袭来,她迅速用手撑住墙壁,才令自己没有倒下。

  一片朦胧之中,她忽然就想到漫展的那一天。大壮和黑猴之所以会出现在漫展的地下车库,是因为他们一直在跟踪她吗?但是那天她是从家里直接出发的,难道说他们一直在她家附近蹲点吗?

  又或者,是有人给了他们漫展的确切地址,他们才会去那里伺机下手?

  如果事实真相是第二种,那通风报信的人会是谁?

  虽然脑袋很昏很沉,但朱纱依然在努力回想。她记得当时她决定要去漫展,是因为阿兜在微博上给她发了私信。

  按理说,只有阿兜知道她要去漫展,难道是阿兜联系了大壮和黑猴?但是这太荒谬了,而且说不过去。

  等一下,她忽然记起来,她当时转发了漫展举办方的官方微博,并说明自己会去现场支持阿兜老师。所以关注她的人都知道她会去漫展。

  朱纱用力一拍脑袋。那场突如其来的血光之灾,很可能起源于她的一次不经意的转发。

  脑袋越来越晕,视野也慢慢变得模糊。这和醉酒的感觉并不一样,越来越不一样。

  她慢慢回忆起来,小蛮也关注了她的微博,而小蛮最近忽然要辞职,也有些奇怪。还有,她最后喝下的酒,是小蛮给的。

  朱纱撑着墙壁的手开始颤抖,她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松手,然后昏倒在地。

  那酒有问题。

  脑袋里清晰地浮出这五个字的同时,一根绳子忽然自黑暗中伸来,勒住她的脖子。

  窒息的痛苦瞬间扩散开来,侵入她的五脏六肺。

  她竭力保持清醒,挣扎着望向镜子。

  站在她身后的,是李宇奇。

  电光石火间,朱纱忽然就想起李宇奇的烟盒。他抽的烟,和秦颜鹤的是一个牌子。

  但知道这点,对眼下的情况并没有丝毫帮助。

  紧勒在脖子上的绳子令她无法叫喊出声,不能使出丝毫力气却依然留存着最后一丝意识。

  李宇奇拽住绳索,轻松将她放倒在地,然后迅速将绳索打一个结,把她拖出卫生间。

  要不是真的体会到脖子上濒临麻痹的痛感,朱纱以为自己正在梦中。

  工作室里的新人,竟然有如此娴熟的手法,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无可挑剔。看来这位新人在绘画以外还有其他足可媲美职业选手的技能。

  又或者,他是一个画画技术卓越的职业杀手。

  大概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又太过诡异,朱纱竟然觉得自己并不是特别恐慌,甚至还能进行一些思考。

  整个过程中,李宇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甚至连呼吸声都非常微小。他的动作干净利落,不带任何情感,拖着她如同拖着一只待宰的猪。

  他步伐飞快,明明拖着一个人,却好像没带一点累赘,很顺利地拐进卫生间旁的货梯。因为她依然尝试着挣扎,所以他费了几秒钟把她折腾进电梯。就在电梯门即将关上的同时她看见不远处有人向着电梯走来。但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电梯门关闭,什么都做不了。

  电梯到达最高一层。朱纱开始明白李宇奇要做什么了,恐惧如同本能,一瞬间充斥了她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她用力蹬腿,可是毫无用处。李宇奇拽着绳子,将她拖上楼梯。无论她怎样挣扎,他始终保持着稳定的上楼速度。

  楼顶上夜风呼啸,空气中浮动着砭人肌骨的寒气。李宇奇拽着朱纱,一步步走到边缘。他让朱纱面朝向他,于是她得以看见他的神情。

  朱纱终于明白为什么在最初遇见这个男孩时觉得他的神情过于清冷,因为他似乎并不拥有正常人类该有的感情。他注视着她,如同注视着未完成的画,冷酷至极。

  他一只手扼住她的脖子,令一只手从怀里摸出匕首,割断绳索。冰冷的风在她的耳畔疯狂呼啸,像是在大声念诵着不知名的咒语。

  现在,只要他一松手,她就会自20层高的大楼楼顶向下坠去,死得干干脆脆,血肉模糊。

  “宇……奇……”她用尽力气,用破碎的声音呼喊他的名字。

  他微微眯起眼睛,似是对她有所回应。然而她还是清楚感到,他放松了手里的力道。

继续阅读:第20章 颈间之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