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颜鹤
陈心昭2017-01-24 08:303,191

  她再次看向秦颜鹤和他的生母,母子俩正在亲昵的谈话。李梦岚显然很宠爱这个宝贝儿子,一会儿伸手理顺他的头发,一会儿又夺过他手里的酒,阻止他继续喝下去。

  秦颜鹤像是察觉到了朱纱的视线,转过头来。他先是诧异了一下,随即露出阳光般灿烂美好的笑容。李梦岚也跟着看了过来,露出礼节性的微笑。

  秦栩也不犹豫,领着朱纱就走了过去。

  “秦夫人,晚上好。”秦栩先是向李梦岚问好。李梦岚不是他的生母,他这声“秦夫人”喊得疏离,却也很有礼貌。

  “阿栩,好久没见到你了。”李梦岚也向秦栩礼貌微笑。

  朱纱兀自琢磨着秦栩这二个字。不得不说秦家果然不重视秦栩,比起其他三个孩子,这名字起得实在随性了点。

  “三哥,听说你之前跑去山上住了五天,真是太有意思了。”和礼貌客套的妈妈不同,秦颜鹤似乎十分自来熟。他用力地拍了拍秦栩的肩膀,接着说道:“要是有时间,我也想去山上住一会,感受一下自然风光。”

  面对热情的弟弟,秦栩只是淡淡地笑着:“五天感觉不到多少自然风光。我建议你住久一点。”

  “好啊,上山要带什么东西?”

  听闻秦颜鹤那么说,李梦岚的表情有些不好看了。

  “颜鹤,你都多大了。别总想着外出冒险。”此时的李梦岚不再伪装,他看着秦栩的眼神里带着明显的戒备,仿佛是在看一个会把自家孩子拐跑的恶棍流氓。

  朱纱悄悄瞥一眼秦栩,发现秦栩依然在笑,表情一直都没有变过。她暗想,这可能,就是秦栩的演技吧。

  一时间没有人开口说话。李梦岚自然而然地把注意力转到朱纱身上。她打量朱纱许久,才缓缓开口:“这位小姐既然是阿栩带来的人,应该也是演员吧?我平时很爱看电视剧,演员的名字也认识好几个。”她停顿下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就是年纪大了,有点儿脸盲。请问小姐的名字是……”

  朱纱正想说话,却忽然听一个声音插了进来:“她叫朱纱。”

  这个声音不是秦栩的。

  朱纱猛地望向秦颜鹤,就见他微笑着看着她,仿佛一个熟识多年的朋友。

  “上次和朱霭先生聊天,他说起过你。”秦颜鹤笑了笑,轻轻握住朱纱的手,在她的手背上印上一吻。一个西式的吻手礼,他却做得顺畅自如。

  朱纱的脑海里刹那间炸出成串的烟花。

  为什么身为秦家股东的叔叔,会向秦颜鹤提及她?

  如果是想杀掉她的话,按理说不该向任何人提起她这个侄女才对吧?

  总觉得有点奇怪……

  “上次……是什么时候?”她有些戒备地问出这个问题。

  “嗯……”秦颜鹤想了想,然后露出俏皮的笑容,“我忘记了。”

  朱纱怔怔地看着他漂亮的面孔,根本不知说什么才好。

  “我先去抽根烟。”秦颜鹤从裤子口袋中摸出一盒香烟,握在手心里轻轻摇了摇。

  朱纱微微蹙起了眉毛,她总觉得这烟盒有点眼熟。

  “希望朱小姐玩得开心。有什么意见尽管跟我提。”秦颜鹤对朱纱微微一笑,然后迈步离开。

  朱纱注视着秦颜鹤的背影自人群中消失,不禁有些失神。这个男孩的行事风格有条不紊,思绪又令人捉摸不透,这倒是和秦栩非常相像。

  就在这时,一位侍应生走过来,对着秦栩轻声耳语。

  “我爸找我去谈签约新公司的事。”秦栩转头对朱纱说道。

  朱纱心领神会,然后指了指不远处的沙发:“我去那边坐坐,你忙完过来找我。”

  秦栩点头,转身和侍应生离开。朱纱不爱交际,正好趁这个机会道别李梦岚,坐沙发椅上休息去了。

  朱纱坐在沙发上,凝望着手里的空酒杯出神。

  喝酒之后,她的脑袋总会发热,思绪也会变得更加活跃。她无法阻止自己去想秦颜鹤,去回忆他的一举一动。

  被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叫出名字,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唯一确定的是,这个与她同龄的男孩肯定不简单。

  想到这里,朱纱又自嘲地笑了笑。这些名门世家出身的人,估计就没有简单的。

  “需要香槟吗?”一个侍应生站在她身旁问道。

  “谢谢。”朱纱忽然觉得这个声音有些耳熟,接过酒杯的同时抬起头来。

  “小纱姐。”穿着侍应生服装的小蛮轻声呼唤她。

  “小蛮?”朱纱一阵愕然,“你在做兼职?”

  “嗯。”小蛮轻轻点头,“昨天在酒吧喝酒,正好认识了这家酒店的管理,他给了我这个兼职的机会。”

  “你认识的管理是谁?”朱纱沉默了一会儿,又继续问,“该不会是秦颜鹤吧?”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认识他。”小蛮露出一个略带忧伤的笑容,“我认识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管理而已。”

  朱纱点了点头。最近发生在她身边的诡异事件实在太多了,令她有些过度紧张。她让小蛮坐到她边上,小蛮稍稍推脱了一下,也就坐了过来。

  今天的小蛮,和以往见到的有些不同。以前的小蛮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会露出振奋人心的笑容,而今天她就像一只受伤的兔子,失去了跳跃的活力,周身笼罩着哀伤的气息。

  “你还在为告白的事难过吗?”朱纱轻声问道。

  “已经没事了。”

  片刻的沉默后,小蛮悠悠开口:“果然像卡姐说的,你生活的世界与我们完全不同。”

  朱纱有些不明就里,怔怔地望着小蛮。

  “卡姐说你和一穷二白的我们不同,你有雄厚的家世,不愁钱花,不愁吃喝。你一定认识许多名流贵族,随时能来参加这样的酒会,被许多人喜欢着。不像我,来这里当侍应生还需要机缘巧合。”她说完就抬起头来,目不转睛地盯着朱纱。

  朱纱张了张嘴,但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她想告诉小蛮,她认识的人很少,这里大部分人她都不认识,她也不喜欢呆在这种地方。但她想了想,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我听说了,你今晚的男伴是酒会的主角,一个很有前途的艺人。他是你的男朋友吧?你们站在一起很合适。”

  朱纱注意到,面前这个女孩儿望着她的眼眸里闪烁着露骨的羡妒。

  “只是朋友。”朱纱垂下眼,简短地做了解释。

  秦栩接近她的真实目的荒诞而残酷,但是在别人眼里看来,这竟然是值得羡慕的么?还真是讽刺。

  “小纱姐,干杯吧。”小蛮忽然举起托盘中的一杯香槟,对着朱纱露出最明艳的笑容,“我以后就不来画画了。”

  “为什么?”虽然隐约猜到会是这样的结局,但当真正听到,还是觉得有些悲伤。

  “像我这样没有家庭背景,才华也不是特别突出的人,还是做普通一点的职业比较好吧。”小蛮依然望着朱纱微笑,眼中泪光盈盈,“去选择一份普通的工作,然后嫁一个和我一样普通的人,生一个普通的小孩。”

  朱纱无言。她不知如何去安慰面前的女孩。

  画画本来就是很辛苦的事,有太多人坚持不下去。但这无可厚非,芸芸众生,大多都会为生计忙碌到死,梦想之类虚无缥缈的东西,实在太难去成全了。

  失去一个好助手,有点可惜,但这也是必须面对的人生中的一环。

  “如果这是你深思熟虑后做出的选择,那我支持你。”朱纱强压住浮上心头的悲凉,举起酒杯,露出一个微笑,“祝幸福平安。”

  “你也一样。”

  两支酒杯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得令人心颤的声响。

  朱纱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一股热流顿时冲入脑海,令她视线有片刻的模糊。隐约之间,她似乎看见小蛮伸手迅速擦拭掉眼角的泪水。

  她忘记小蛮最后和她说了什么。当她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小蛮已经不见踪影。她依然是一个人,失神地坐在沙发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秦栩走了过来。他悄无声息地滑到她的身边,仰头靠在沙发上,有些疲惫地揉着眼部的穴位。

  她凝视他许久,最终没问他和父亲的谈话过程。无论知道与否,她对他谜一样的生活始终是毫无头绪的。

  “你报的案有进展吗?”秦栩交错起修长的双腿,问道。

  “警察把我的车送回来了。”朱纱顿了顿,有些丧气地接上,“不过没捉到罪犯。”

  像是听闻什么有趣的事情般,秦栩立刻支起脑袋:“说说那两个罪犯吧,我对你小时候的事很感兴趣。”

  “我还以为你对我了如指掌。”朱纱露出苦笑。

  “我不了解你回归朱家之前的过往。”秦栩凝望着朱纱,眼眸明亮而真挚。

  朱纱闭了闭眼,尽可能让自己沉浸到那段不堪的回忆中。

继续阅读:第19章 他是杀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