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秦家四子
陈心昭2017-01-24 10:223,255

  “你不上来吗?”朱纱微微一怔。她走到窗边撩开窗帘,果然看到一个带着墨镜的高瘦男子正抬头看着她。她忽然被吓出一身冷汗,要不是那男子很快露出她所熟悉的柔和笑容,她会误以为这是位职业杀手。<p>  “我马上就走,就是过来看看。”秦栩对着手机说道。<p>  “你为什么还戴墨镜?”朱纱摸了摸脑门上的汗珠,“被你放鸽子的广告商还四处追着你不放吗?”<p>  “只是一时兴起。”秦栩轻轻笑了下。<p>  朱纱沉默,实在不知说什么才好。<p>  “后天我家举办酒会,你愿意当我的女伴吗?”秦栩问道。<p>  “可以是可以。但都有哪些人?”<p>  “我的家人还有和家里关系比较好的客人。”秦栩顿了顿,“你可能要提前见到我不可告人的身世背景了。”<p>  虽然开着玩笑,但秦栩的声音听起来却有些沉重。<p>  “我都知道的差不多了,你不要太紧张。”朱纱安慰他道。<p>  “唔。”秦栩应了一声,听起来依然沉重。<p>  “朱纱。”他忽然喊了她一声。<p>  “嗯?”<p>  “你不要穿太暴露的礼服,你那些伤露出来,会让别人以为我有特殊癖好。”<p>  只是普通朋友而已,你想太多了吧?朱纱忍了忍,把涌上喉咙口的反驳给生生咽了回去。<p>  “好的,谢谢提醒。”她撇了撇嘴,“还有别的事吗?”<p>  “还有。”秦栩再次抬头看她。虽然墨镜阻隔了他的视线,但她知道他们的目光又再次交汇了。<p>  “你不会有事的。”他用一如既往的漫不经心的语调,诉说坚定的誓言,“我不会让你出事的。”<p>  “我相信你。”<p>  朱纱忍不住扬起嘴角,看着他骑着摩托飞驰进夜幕当中。<p>  秦栩15岁出道,自那时起,他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温柔爱笑的男孩子。<p>  他的身世如同一片暗影,多年来被他小心地藏在身后。<p>  这次酒会就仿佛是一场郑重的邀请。秦栩邀请她踏入那片暗影之中,了解她所不知道的真实。<p>  酒会当晚,朱纱穿一身奶白色的一字领礼服,盘好头发显出弧度优美的脖颈。因为觉得自己的脸色过于苍白,她用了正红色的镜光唇釉。<p>  她在家门口等到秦栩的车,有些忐忑地询问她今天的装扮如何。秦栩想了很久,才说她看起来很像红心鸭蛋。<p>  “为什么像鸭蛋?”她颇为诧异。<p>  “白白红红的,让人很有食欲。”秦栩微笑着,给出一个令她更加困惑的解释。<p>  车停在一家名作“清秋”的酒店前。<p>  朱纱很少来这种地方,一想到里面都是秦家的人,她的小腿肚子就忍不住打颤。但她转念一想,秦栩的心理压力肯定比她大得多。把自己隐藏多年的秘密展露在旁人眼前,这种事他应该不常做。<p>  可他为什么要那么做呢?为什么要让她触摸他的秘密呢?<p>  朱纱不知道。她觉得他像一头孤独的狼,只在心情好的时候,需要一只黄雀用以解闷。她愿意当他的黄雀,陪伴在他身边。<p>  但是狼太危险了,一旦沦陷太深,就无法全身而退。等这阵风波过去之后,她一定要离开他。在此之前,她必须与他保持距离,她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无论如何,她绝不要赴女星以及系花的后尘。<p>  “你什么都不要担心,就当别人是空气。”秦栩的声音再次在耳畔响起,柔和悦耳,令人忍不住想要去相信他。他将他的臂弯递给她,她毫不犹豫地挽住。<p>  当他们一同迈步向门口时,她忽然有种错觉,觉得他们像并肩前行的战士,一股热血顿时汇入脑海。<p>  宴会厅中的人远比朱纱想象得要多。闪亮的水晶灯下,气质不俗的男男女女举着酒杯四五成群地交流着,欢声笑语不绝于耳。<p>  “那是我爸秦光耀,还有二哥秦明羿。”秦栩将不远处的人指给朱纱看。<p>  六十出头的秦光耀是秦氏集团的老总,他的头发已是一片灰白,但依然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他和秦栩一样,拥有一双令人印象深刻的丹凤眼,眼睛细细长长,深邃慑人,想来年轻时必然一表人才。<p>  站在他身边的是秦家的二子秦明羿,他身子细瘦如同杨柳,大约三十岁出头。他高挺的鼻梁上架着金边眼镜,有那么点儿不苟言笑。虽然他看起来比他爸还严肃,但就是比他爸少了几分威严。<p>  “整个家族里最讨厌我的就是大哥秦明飞,不过幸好今天他不在,免去一场不必要的争执。”秦栩轻轻微笑。他从侍应生手中接过两杯香槟,并将其中一杯递给朱纱。<p>  “你们每次见面都会吵架吗?”<p>  “不会吵得太激烈的。我总要让着他一点。不过他愚蠢无能,还仗势欺人,我不知道能忍到什么时候。”<p>  朱纱扭头去看秦栩,发现秦栩笑眯眯的,笑容里藏着妖邪的气息,却令人移不开视线。<p>  “他真有那么糟糕吗?”朱纱轻声问道。<p>  她低头喝一口香槟,秦栩下意识地跟着她喝了一口。当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他收起了笑容。<p>  “如果你在拉斯维加斯亲眼目睹他废寝忘食地玩牌输掉等同一线城市五十套别墅价值的巨款就不会反驳我了。”他在她耳畔流畅自如地说着,声音如同深潭中的水,清澈冷冽,“就是因为他,最近我家的公司才出了些小岔子。”<p>  “小岔子。”她有些不明就里。<p>  “就是财务周转不灵。”他勾起嘴角。<p>  秦栩的意思,难道是他爸用公司的钱填长子的赌债?<p>  “不可能吧?”朱纱小声惊呼。<p>  “让最爱的儿子因为还不起赌债而在国外蹲监狱,那才更不可能。”秦栩轻轻把玩着手里的酒杯,“这次酒会,其实是秦光耀为我举办的。”<p>  “为你举办?”朱纱的脑子有点儿转不过弯来。<p>  “前些阵子我回秦家,算是和我爸达成了共识。”秦栩沉吟片刻,又继续下去,“他会用他演艺圈的人脉,尽可能让我红起来。今天你所见到的,基本都是圈内人。”<p>  “什么?之前你不是和家庭律师签了奇怪的合同吗?”<p>  秦栩身份敏感,如果大众关注到他,同情他,可怜他,那么势必会影响秦家的声望。也正因为如此,秦光耀才强迫他签订协议,不去演出挑的角色,不过分崭露头角,一直默默无闻,不见天日。<p>  但是为什么秦光耀会忽然想要捧红他,还突然举办这个酒会?<p>  朱纱沉思片刻,忽然恍然大悟。<p>  “难道他打算让你为大哥还赌债?”<p>  朱纱睁大眼睛看着秦栩,然而秦栩只是勾唇一笑,算作回答。<p>  “时至今日,秦光耀也不得不承认大哥是扶不起的阿斗这个事实。未来公司的继承权肯定是在二哥手里。”<p>  朱纱的视线再次投向正在和客人交谈的秦明羿。或许是因为他戴着眼镜,身材又过分细瘦的缘故,整个人看上去并不大气,甚至还有点阴沉。<p>  “至于大哥,他可以继续做一个游手好闲的赌徒,而我,就是他的天然血袋。”秦栩顿了顿,笑意更深,“一个秦家的包身工。”<p>  朱纱忽然觉得喉咙有点堵。她看向不远处,高贵的宾客们来来往往,逐一与秦明飞握手交谈。一股压抑感如同雾气,飘散在胸腔里。<p>  “这是你猜的吧?我觉得你爸一定是认可你,才会为你举办这次酒会。”朱纱喝一大口香槟,一股酒气冲到鼻腔,令她眼角微热,“再怎么说,你也是他的孩子啊。他不可能对你没有一点感情。”<p>  “我和秦家没有感情,只有交易。”秦栩淡淡地说道。<p>  “什么啊,这种漫画里才有的中二台词。”朱纱忍不住小声吐槽了一句。<p>  “那边是我的继母李梦岚和我弟秦颜鹤。”秦栩拽着朱纱向旁边走了几步,然后向她示意不远处站着的人。害怕她不懂,他又接上一句:“继母是秦光耀第二个名正言顺的妻子。”或许是因为比较生疏,又或许是因为有点儿尴尬,秦栩谈起自己的父亲时总爱直呼全名。他轻柔的声音里,带着些许嘲讽。<p>  朱纱顺着秦栩的视线望向李梦岚。那是个非常美好的女人,妆容无瑕,身姿高挑。她的手部和腿部曲线柔和,没有多余的赘肉,也不过分消瘦,简直赏心悦目。<p>  朱纱猜测李梦岚顶多四十多岁,那么大哥秦明飞和二哥秦明羿明显不是她亲生的孩子。而她的亲生子,应该就只有她身边的秦家四子,秦颜鹤了。秦颜鹤生着和李梦岚如出一辙的大双眼皮,鼻子翘翘的,皮肤粉白。也是巧合,秦家的四个孩子都是男孩,最小的这个虽然是个男孩,但却比女孩儿还漂亮。<p>  “我弟刚从美国留学回来,是耶鲁大学毕业生,同时也是这家酒店的负责人。”秦栩继续介绍道。<p>  “长得很好看。”朱纱情不自禁赞叹道,“而且年少有为。”<p>  秦栩闻言,凑到朱纱的耳畔,用极低的声音道:“他不是个省油的灯。”<p>  不知为何,朱纱竟然有些毛骨悚然。

继续阅读:第18章 颜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