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助理的告白
陈心昭2017-01-22 10:373,812

  又是一夜噩梦。

  她在看不到尽头的森林中飞奔,雪白的球鞋不知何时已沾满尘土。身后不断传来脚步声,以及响亮亢奋的喊叫声。

  那些豺狼般凶残的恶童把她当做猎物,追赶猎杀。

  她不停默念秦栩的名字,仿佛这个名字能给她带来救赎。

  终于恶童的首领以及他的跟班追上了她,用力将她按倒在地。她费劲扭头,好看清他们的面孔。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两张脸,致死难忘。

  朱纱猛地睁开眼睛,从深蓝色的棉被中坐起。窗外晨光熹微,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她下意识地将手伸向枕边,想要摸到手机,然而却什么都没能摸到。她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她的手机以及其他随身物品都被忽然出现的歹徒扔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

  她匆匆走出卧室,看见秦栩正睡在沙发上。

  他盖着一条方格被,柔顺的头发垂落下来,如同天使翅膀般柔软。她光着脚,踩着冰凉的木质地板,悄悄走到他身边,然后跪下来,仔细端详他。他是那种比较消瘦的类型,喉结和手指的骨节都十分清晰,再瘦下去一公斤,就会给人一种过于消颓的印象。明明是一副完全不禁揍的样子,却能用超能力打晕坏人,真是不可思议。

  秦栩像是有所察觉,他的睫毛轻轻颤动几下,惺忪的睡眼便慢慢睁开。

  “昨晚我们忘记报警了吧?”朱纱向秦栩伸出手,“把你手机给我,我要报警。”

  秦栩揉了揉眼睛,从身后摸出手机,递给朱纱。

  朱纱接过手机。这是秦栩新买的手机,依然需要输入密码才能解锁。她有些犹豫,小心翼翼地看向秦栩。

  “干什么?”秦栩眯着眼坐起身来,“你知道密码的。”

  “你该换个复杂些的密码。”朱纱一边心虚地说着,一边毫不犹豫地输入密码打开手机。

  “你确定你要报警?”秦栩靠在沙发上,嗓音慵懒。

  “当然。”朱纱想了想,又说,“他们没看见你的脸,你有超能力的事情不会被发现的。”

  “他们抓你的时候,被监控摄像头拍到了吗?”

  朱纱噎了噎,随即小声道:“我不确定。”

  车库里的摄像头说不定被动过手脚,毕竟那两个人很可能埋伏已久,且计划周全。想到这里,朱纱忽然有些丧气。

  “你打算怎么向警察交代呢?忽然来了两个陌生人想杀你,他们会信吗?”

  “那两个不是陌生人。”朱纱轻声说道,“小时候他们经常欺负我,这份孽缘由来已久。”

  “好,你了解他们。”秦栩微微颔首,继续说道,“但现在你和他们都受伤了,而且他们身上的伤比你身上的更重一点,你打算怎么在不暴露我的情况下解释这点?”

  朱纱陷入沉默,她操作着秦栩的手机,登录自己的薇信账号,找到林警官的联系方式,然后果断拨打号码。

  “请问是林警官吗?我的车被偷了。偷车的两人一个黑一个壮,外貌很好认。”报警完毕,她将手机扔回到秦栩身边,“这下,你不用去帮我找车了,就放在那儿吧。”

  “当偷窃案报警吗?主意不错。”秦栩微笑着看着朱纱,“但你关不了他们多久。”

  “能关多久是多久。”朱纱的嗓音无比笃定。

  大壮和黑猴从小就是极端恶劣的人,以他人的苦难为乐,还特别记仇。假如这次他们真的因为偷车被关牢里,刑满之后十有八九还会来找她复仇。但是她并不想因此而退缩。会下地狱也好,会被伤得体无完肤也罢,她绝不放过任何一个把他们亲手送进牢里的机会。

  “如果,我能找到线索证明他们是朱霭雇来杀你的,”秦栩忽然开口,嗓音不疾不徐,如优美动听的中提琴,“你会想要我帮你报复朱霭吗?”

  朱纱猛地抬起头来,看到秦栩正专注地望着她。他一双眼睛亮亮的,闪着邪性的光。

  他仿佛一只妖精,游刃有余地飞舞在普通人类无法触及的灰色地带。虽然他一副温润柔和的模样,但总给人一种什么都做得出来的感觉。朱纱忽然有些害怕,于是急忙摇头说不。

  “我想去工作室看看,拜托你帮我买套衣服,好吗?”她双手合十,诚恳地请求道。

  秦栩看了看她遍布青紫伤痕的双腿,干脆简练地给出一个“不”字。

  “今天在床上休息,我也哪都不去。”他不等她说话,就再次躺到沙发上,拉起被子背对她。

  朱纱颇有些无奈。叶婷随时有可能辞职回家生孩子,她必须争分夺秒,争取尽快把叶婷的工作顺利分配给其他助手,好做到无缝衔接,不影响新连载的进程。

  朱纱转头去卫生间看了看她昨晚换下的衣服,到处是污渍又四处磨损,就算洗干净吹干,她也没有再穿上的兴致。她思考了一会儿,转身进了厨房。

  秦栩听闻动静转过身来,发现朱纱如女鬼一般,披头散发的,攥着菜刀悬在他面前,脸上的笑容还十分诡异。

  秦栩皱起眉头,不知朱纱要做什么。而朱纱微笑着指了指沙发,做一个刺下去的动作。

  “我怕了你了。”秦栩很爱惜他的沙发,当然不会坐视不管,“女孩子不要随便拿刀子。”他没收了她的刀子,套上外套便立刻出门,没过多久后就带回来一条白色毛绒连衣裙,还有一套白色内衣。

  朱纱躲在卫生间里试穿,内衣竟然意外合身。但是毛衣裙的款式她实在不喜欢。深秋季节的衣服,却偏偏是露肩的,挥起胳膊就两袖漏风。看来秦栩偏爱这种中看不中穿的网红名媛款。

  她换好衣服,走出来,颇有些埋怨地看着秦栩。秦栩看了看,转身去衣柜里淘出一件宽大的机车夹克套在她身上,套完还满意地点了点头,像是在玩换装游戏般,令她有些哭笑不得。

  秦栩刚和原先公司解约,正处于自由人状态,自然不忙。他送朱纱到工作室,并说好下班后来接她,然后就走了。

  朱纱进了工作室,分配完工作后就开始埋头苦画。昨天发生的事,确实令她惊魂未定,但是她并不想把太多时间浪费在无聊的情绪上。

  大约是中午的时候,主笔卡姐走进朱纱的办公室。她今天难得没画烟熏妆,但依然顶着两个黑眼圈,显然昨天画到很晚。

  “今天小蛮没来,我给她打了电话,她说要离职。”

  卡姐简明扼要的话令朱纱立刻抬起头来。

  “那么突然?”朱纱放下手中的笔,有些回不过神来。明明漫展上还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怎么说辞职就辞职?

  “家里人反对她画画,再加上告白失败,她一伤心就决定辞职。”

  “告白失败?”朱纱越发迷惘了,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辞职理由。她望向卡姐,见卡姐神情微妙,于是继续问道:“你知道什么吗?”

  “真相就在厕所里,你自己去找吧。”卡姐说完,转身就走。

  朱纱一头雾水,暗叹卡姐一定是悬疑漫画画多了,下次得让她好好休假才是。

  朱纱将信将疑地向厕所走去,刚要推门而入,就见李宇奇迈着大步从男厕所里走了出来,身上飘荡着一股浓郁的烟味。

  他看到朱纱,微微点头以示问候。朱纱亦对他微笑,刚打算踏入女厕所时,却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转身抓住李宇奇的胳膊。

  “等等,难道是你?”她小声惊呼。

  李宇奇显然被她吓到,僵在原地不知该做何种反应。

  “你拒绝了小蛮的告白?”朱纱睁大眼睛,看着李宇奇。

  沉默半晌后,李宇奇挣开朱纱的手。

  “你怎么知道。”他低头望向不远处的地面,面色竟然是出奇的平静。

  这份平静令朱纱感到恼怒,她不禁加重了语气:“你是不是说了很过分的话?为什么人家妹子连班都不来上了?”

  李宇奇倚靠在墙壁上,眼神带有点儿不耐烦:“拒绝了就是拒绝了,就算你知道我当时说了什么,那又能怎样。”

  朱纱被噎得无话可说,只好拿出手机拨打小蛮的电话。

  “我去画画。”李宇奇转身要走,又再次被朱纱拽住。

  小蛮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她听见朱纱的声音,立刻就哭了出来。朱纱充当知心姐姐慰问许久,才从小蛮嘴里套出事情原委。李宇奇刚进工作室,小蛮就对他心存爱慕之意,昨天漫展结束后,她就约李宇奇还有一群漫展上认识的朋友去KTV。喝酒喝到兴头上,她就对李宇奇表白了,结果被干脆拒绝,不留半分情面。

  朱纱一边听电话一边打量李宇奇。这个男生给她的整体印象就是干净清爽,想来小蛮之所以那么喜欢他,也是因为技能点加分。长相并非有多惊艳,但笔下确实鬼斧神工。

  朱纱见自己安慰没多大用途,就把手机给了李宇奇,比划着口型手势让李宇奇道歉。李宇奇推脱不得,只好不情愿地讲了句:“对不起,你来上班吧。”结果电话里哭得更凶了。

  真是没有办法。

  朱纱只好继续安慰小蛮,好说歹说,小蛮终于答应再考虑一下辞职的事,先在家休息几天。

  挂了电话,朱纱忍不住长长叹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如果小蛮考虑完了依然决定辞职,那么还得再招个活好的助理顶替她的职位。然而这个年头,年轻人都坐不住,靠谱的助理真是可遇而不可求。

  下午六点,朱纱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自己走回家去,不让秦栩接她了,毕竟工作室到家的距离不远。

  她问卡姐要了把美工刀当做防身器具,然后迅速踏上回家的路,一路上果然风平浪静。到了家后,她发消息告诉秦栩她已安全到家,不用来接,然后继续画画。也不知画了多久,当她再次站起身的时候,感觉肩膀酸痛得几乎失去知觉。

  她活动着肩膀,思绪从画画中抽离,开始四处飘荡。紧接着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将叔叔朱霭的名字输入搜索引擎。跃入眼帘的搜索结果中,有一条令她特别在意——朱霭是秦氏集团的股东之一。

  就搜索结果来看,朱霭当股东也有十余年了。她以前都不关注这类信息,但仔细查看,竟然还能发现不少线索。

  原来如此,秦栩和朱霭就是这样认识的。一位是私生子,另一位是父亲公司的股东,还真是微妙又复杂的关系。

  就在这时,手机传来一阵震动,是秦栩打来的电话。

  朱纱下意识地抬头看闹钟,竟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半。

  “我在你窗户下面。”那边传来秦栩的声音。

继续阅读:第17章 秦家四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