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朋友间的信任
陈心昭2017-01-11 09:432,988

  秦栩家里和印象中的还是一模一样,是简洁干净的北欧风格,整体色调呈蓝色,有一种深海的寂静感。<p>  朱纱回忆起不久前秦栩说她长得性冷淡,但明明他的住处给人的感觉更加冷淡。<p>  秦栩一个人忙碌了一会儿后,就把浴巾和换洗衣物递给朱纱。<p>  朱纱走进浴室一看,才发现秦栩为她准备了泡泡浴。她在雪白的泡沫中泡了许久,才依依不舍地起身,擦拭干净,套上秦栩为她准备的衣服。<p>  那是一件长款男士衬衫,下摆末端垂在朱纱的大腿中部,倒勉强能当连衣裙穿。她走到客厅里找秦栩,发现秦栩正坐在深蓝与淡蓝交错的格子布艺沙发上,背对她看着什么。<p>  她迟疑片刻,还是出声问道:“你刚才说,你记忆全部恢复了?”<p>  “是的。”干净而简明的回答。<p>  她低头露出悄无声息的苦笑:“你记起你之前是个什么样的人了?”<p>  “嗯。”<p>  “那……”她犹豫了一下,“我们以后可以不来往了。”<p>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过去的他了,就算朱霭为难他,他应该也能轻松应付。<p>  他本来就是按照朱霭的计划靠近她的,既然不打算伤害她,那么他们这如同棋盘游戏般的关系,也到了终止的时候了。<p>  心脏像是被什么扎中,隐隐作痛,她强迫自己镇静下来。再痛苦,也不会比失去父母的那一夜痛苦了。<p>  “那你打算怎么办?一个人应付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各种状况?”他将手里的东西往身旁一扔,转过身看她。<p>  衬衫之下,两条纤长白皙的腿布满青紫的伤痕。他没有说话,目光却变得格外阴沉。<p>  而她并无心情留意他的表情。她看清被他扔在沙发一角的东西,那是十年前她送给他的纸板,隐约可见“秦栩我爱你”这五个大字。<p>  “你怎么还留着!”朱纱冲上去,腹部不经意间重重撞在沙发的后背上。之前被踹过的地方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她忍不住捂着腹部弯下腰去。<p>  “你给我的画就好像一把钥匙,是它唤醒了我全部的记忆。”秦栩走到朱纱面前,俯视着她,“我还没为这事感谢过你呢。”<p>  朱纱疼得说不出话,只能发出一声闷哼。秦栩见她这个反应,忍不住发出一声轻笑。下一秒,他就弯身将她打横抱了起来。<p>  一瞬间她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他将抱起她的动作做得异常轻松,就好像提小鸡一样。力量的悬殊差距如同无形中的威压,令她本能的感到害怕。<p>  “放轻松。”秦栩一边说着,一面抱她向卧室走去。<p>  朱纱依然害怕,她下意识地用力推了推他的胸膛。<p>  “我们现在是普通朋友,对吧。”秦栩柔和的声音在她耳畔回响,“朋友之间应该相互信任。”<p>  朱纱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应。<p>  秦栩把她放在床边上,然后拿着酒精和棉签弯身蹲在她腿边。她想逃,却还是被他捉住脚腕。<p>  他用棉签轻轻擦拭着她破皮的膝盖,她咬着嘴唇,竭力不发出任何声音。<p>  他抓着她的脚踝,将她的腿往上抬,想要为小腿处的伤口消毒。她立刻涨红了脸,双手紧捏着衬衫衣摆,往大腿中间拢了拢。毕竟她只穿着一件男式衬衫,下面就什么都没穿。<p>  察觉到她的反应,他只是轻轻笑了笑,继续消毒。冰冰凉凉的酒精涂抹在伤口上,有些刺痛,但刺痛过后,竟然还有些舒服。<p>  她轻轻闭上眼睛,忽然回想起那天他在车里说过的话——<p>  朱纱,我不会让你死掉的。<p>  她猛地睁开眼睛,发现秦栩正目不转睛地凝望着她。夜晚将他眼眸深处的妖邪,渲染得更加浓郁。<p>  从山上归来后,他就变得和以前有些不一样。好像更加狂放,又更加魅惑了些。不知这是不是跟他的超能力有关。<p>  朱纱的心脏在炽热的胸膛里砰砰作响,然而秦栩却一脸平静,消完毒后,他就拉开棉被,轻轻盖在她身上。她蜷缩在深蓝色的棉被中,就像徜徉在海洋里。<p>  “睡个好觉,把不开心的事情全部忘掉。”他站起身,俯视着她温柔微笑。<p>  “秦栩……”就在他转身要走的时候,她忽然出声唤他,似是有话要说。<p>  秦栩顿了顿,然后坐在她身边,等她继续说下去。<p>  “初代的妖千岁,也就是牛郎和织女的孩子……他异性缘好吗?”她小声问道。<p>  “按照传说的逻辑来看,妖千岁从母亲那儿继承了对秦家男子的仇恨,倒确实不会为难女人。”秦栩认真想了想,“至于异性缘好不好,那就不知道了。”<p>  她用视线认真描绘着他的眉眼。他真的很好看,五官挺拔凌厉,神情却温柔至极。他像是把所有锋芒都收进了灵魂深处,但并不意味着那些锋芒就不存在。<p>  他如烛火,引飞蛾竞相赴死。<p>  “应该很好吧,像你这样好。”她忽然说道。<p>  “你都听说了什么。”秦栩皱了皱眉。<p>  “黎依说你勾引过一个有丈夫的女星,这件事是真的吗?”<p>  “那个女星,是我的朋友。她让我帮忙搜集她老公出轨的证据,但在长时间的接触后她对我有了一些朋友以外的感情。我和她没有任何实质上的关系,但即便如此,她的丈夫还是察觉了一些异样,在离婚诉讼上倒打一耙,为了不让我为难,她向丈夫做了很多让步。”秦栩面无表情地说完这些。从他淡漠的神情中可以看出他并不想提起这件事,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一五一十对她说了。<p>  “后来那位女星过得怎么样?”<p>  “患了焦虑症,状态时好时坏。坏的时候只能躺在床上,什么都干不了。”秦栩停下来,想了想,“这是三年前的事了吧。我记得她随便编了一个理由,然后退出了演艺圈。当时各种各样的流言铺天盖地,有多少版本我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当她重病卧床之时,很少有人去看她。我去看过她几次,之后也断了联系。”<p>  朱纱怔怔地望着天花板。<p>  原来黎依口中小有名气的小花,最后的结局竟然是这样的。<p>  “朱纱,我没引诱过她。”秦栩再次说道。<p>  “我知道。”朱纱轻轻应了一声。<p>  “你说的坏事我没做过,但是我确实做过很多坏事。你明白么?我从来不是好人,连骨子里都坏透了。”秦栩将双手合拢在鼻梁处,嗓音沉重,而眼睛却在微笑,“有时候我会想,或许街上随便一个流浪汉获得超能力,都能用得比我好。”<p>  朱纱忍不住笑了出来:“别人获得超能力能干什么?操纵美国总统大选,还是抑制气候变暖?”<p>  秦栩听闻她的话,也忍不住笑了出来:“我不知道。”<p>  他们相视着笑了一会儿,然后极有默契地收起笑容。寂静的夜晚,这样的凝视仿佛能令时间静止。<p>  “我觉得,这个世上的坏人多得远超我们的想象。你没见识过他们全部,怎么好意思说你是他们其中之一。”她慢慢支起身来,近距离地看着他,感受着他温热的吐息,“如果拥有超能力的是我叔叔,或是大壮,今晚我一定死得很凄惨。”<p>  秦栩垂下眼,喉结滚动,似是欲言又止。<p>  “我还是很庆幸的,幸好得到超能力的是你……妖千岁……是你。”鬼使神差地,她伸手捧住他的脸。<p>  他倏地抬起眼来,睫毛轻颤,眼中浮动着她所不懂的情绪。<p>  或许现在正是勾引他的大好时机。邪恶的念头如暗夜的花,在她的脑海中悄然绽放。<p>  她需要庇护,而他拥有超能力。她应该不顾一切地纠缠他,以求得一些帮助。<p>  但是……<p>  如果他不喜欢她,那他们的关系将会糟糕到怎样一种地步?<p>  朱纱轻轻闭眼,打消了这个邪恶的念头。<p>  “已经很晚了,睡吧。”秦栩伸手,把棉被盖在她的脑袋上。<p>  朱纱怔了怔,随即迅速将棉被拿下,却忽然听他说了句:“这阵子过后,跟我回趟家吧。”<p>  “啊?”朱纱没反应过来。<p>  “去秦家,”秦栩勾唇微笑,“去见见我不可告人的身世背景。”<p>  “可以是可以。”她怔了怔,“但以什么身份?”<p>  “普通朋友。”秦栩留给她一个明显带着嘲讽意味的笑容,然后转身离开。

继续阅读:第16章 助理的告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