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十年蛰伏
陈心昭2017-01-22 10:523,310

  天空一片深黑,厚厚的云层压在头顶,稀疏的星子洒下极其微弱的光。偶尔有夜风吹来,脚踝处的擦伤传来一阵细密的刺痛。<p>  朱纱坐在地上揉按着因捆绑而麻痹的手腕,暗含戒备的目光打量着站立在眼前的秦栩。<p>  他如同奇迹一般降临,轻而易举就把绑匪打得不省人事。可她依然无法确定,他到底是能救人的天使,还是将她再次推入深渊的恶鬼。<p>  她望着他温柔如水却又暗藏妖异的眼眸,心底渐渐浮出那个清晰的名词——妖千岁。<p>  她莫名就觉得,这荒凉僻静,星光稀疏的夜晚非常符合他的气质。柔美,却又残酷。<p>  “其实在机场之前,我就认识你了。”秦栩走过来,坐在朱纱身旁的石头上,“15岁,我刚出道。因为家族的关系,我认识了你叔叔朱霭。朱家老爷子不喜欢他,把大部分资源都给了你爸。朱霭当然气不过,他觉得我擅长交际,就让我为他做事。如果我成功接近你并且和你结婚,控制朱家的资源对他来说就如探囊取物般简单了。”<p>  他伸手,想用拇指抹掉她脸上的尘埃,却被她扭头避开。<p>  “简直胡扯!我那时……才12岁!而你……而你也没多大!”朱纱有些语无伦次,声音里充斥着虚浮的愤怒。<p>  “建立国家是百年大计,缔结一场婚姻,多计划几年也没什么。”秦栩笑出声来,笑声哀凉,又有那么点儿自暴自弃,“每隔一段时间,朱霭就会把你的照片发给我。那时的我把你的照片打印出来,像研究角色那样认真研究你的喜好,并不急着对你下手,但求下手就能成功。”<p>  朱纱深深吸气,她无法不去想阿兜对她说过的话——如果我的能力没出错的话,那么我猜秦栩跟踪你至少八年了。<p>  是的,至少八年,确切来说,应是十年之久。他如一条蛰伏已久的蛇,在暗处窥伺着她的一举一动,只为多年之后,一举咬中她的要害。这样的人,竟然是她喜欢过整个青春期的偶像。<p>  她喜欢他十年,而他也“等”了她十年。十年后在画展上的相遇,就仿佛精心布置的局终于迎来一触即发的时刻。<p>  如果她不曾偷看他手机里的薇信,如果他不曾上山遇到恶犬,那么事情又会向着什么方向发展呢?<p>  “这太变态了。”朱纱咬牙说道。她伸手抓头发,却不小心碰到额头上的伤口,不禁再次抽气。<p>  “一开始我觉得挺好玩的。就好像暗黑风格的童话故事一样,我要假扮王子,处心积虑地娶一个公主,让她以为我是她的真爱。”秦栩捡起身边的一块小石头,放在手心里掂着,“但是之后就不好玩了。我在机场上里见到你,才知道你是我的粉丝,这点估计连朱霭都不知道。像是冥冥之中,万物都有自己的定数。”<p>  “你不缺钱的吧?”朱纱愤怒地喊了出来,“为什么要听朱霭的话!”<p>  “我是秦家的私生子,是秦家老爷和陪酒女生的孩子,没有任何继承权。为了不影响家族名声,还与家族律师签订合同,绝不出演人气角色,不让八卦的娱记探知到我那不可见光的身世。虽然我本人对财富没有欲求,但我的确有缺钱的理由。” 秦栩握住石头,微微侧了侧脑袋,“至于为什么要听朱霭的话么……我自然有一些不得已的理由。不过就算我不答应朱霭,他也会找其他人帮忙。”<p>  朱纱咬住嘴唇,本已消散的血腥味不知自何时起又再次回荡在口腔里,令她厌烦不已。她怎么会遇到这种事,自己从小喜欢的艺人竟然是叔叔的人,为了她的家产陪她玩一场恋人游戏。更要命的是,他竟然还死而复生,拥有了超能力。<p>  真是太扯了。<p>  “大人都是混蛋,对吧?”秦栩把石头抛向天空,又接住,“但这还不是最混蛋的部分呢。”<p>  “你爷爷不久后就逝世了,把大部分资产传给了你爸爸,这是意料之中的。之后你上了大学,谈了一个木讷的男朋友,这也不令人意外。”石头再次抛向空中,又被接住,“出乎意料的是,你的父母在一次飞机事故中逝世了。”石头又抛向空中,被接住,“这直接导致朱霭改变了计划。他不想我和你结婚了,他要我帮他杀掉你,这样他可以获得全部遗产。你那时太消沉,拒绝与外界接触,所以我选择在你毕业一年后接近你。基本上就是这样。”<p>  秦栩抬起眼来,发现不知何时朱纱已经站了起来,双腿呈侧弓步姿势往旁边打开,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他,像一只听见了风吹草动的警觉的兔子。<p>  “想逃?”秦栩看着她,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p>  朱纱内心非常矛盾。秦栩的话令她感到害怕,逃跑是她脑袋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紧接着她看到了趴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大壮和黑猴,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逃到哪儿去。然而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他不会真的做出伤害她的事情来。<p>  这种信任莫名其妙,但就是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十年前她就觉得他是个很温柔的人,即便是现在,她依然那么觉得。<p>  秦栩顺着朱纱的目光缓缓扭过头去,看到地上躺着的那俩个人。<p>  “就是因为我最近没向朱霭汇报你的行踪,他才会找其他人对你动手。”秦栩若有所思道,“我猜,这俩兔崽子和朱霭脱不开干系。或许朱霭也早就为他们安排好了逃离法律制裁的方法。”<p>  是这样吗,朱纱闷闷地想着,他们也是叔叔找来的人吗?<p>  “我本就没想要伤害你。朱霭早晚会派其他人来。”秦栩看着荒芜的地面,目光晦暗。<p>  本就没想要伤害我?那是什么意思?<p>  那你打算怎样?叔叔那边怎么交代?他会放过你吗?<p>  朱纱把这一连串的问题咽进肚子里,没有问出来。她到底是相信他的,他说不会伤害她,那么她就相信他不会伤害她。<p>  秦栩看着朱纱,眼中流泻出如月辉般柔和的光亮:“我们回去吧。”<p>  “嗯。”朱纱轻轻应了声,一步一顿地走到大壮身边。她的随身物品丢得差不多了,她只能从大壮身上搜到她的车钥匙。<p>  她迅速打开车锁,却发现车已经快没油了。<p>  “我骑摩托车来的,就在那边。”秦栩伸手拽朱纱的胳膊,然而朱纱却迟迟不肯迈动脚步。<p>  “这是我妈妈留给我的车。”她凝视着车,目光中满是回忆。<p>  “明天我找人来抬它。”秦栩慢慢松开她的胳膊,轻声说道。<p>  “我不舍得。”她用力闭眼,倏地流下两行眼泪,“我不舍得把它留在这里。”<p>  夜里那么冷,坏人那么残忍,怎么可以把妈妈心爱的车停在这种地方。<p>  “妈妈……”她呢喃着,声音充满哀伤。<p>  他停顿片刻,将手搭在她的脑袋上。他微凉的皮肤,却带给她莫大的慰藉。<p>  “会没事的。”他在她耳畔柔声呓语,像是蛊惑人心的妖精。<p>  秦栩骑上摩托,载着朱纱在夜里奔驰。<p>  朱纱不知他们骑了多少路。她靠在他的后背上,半梦半醒着,每次想要睡着的时候,都会被冰冷的风吹醒。<p>  摩托车停下来的时候,她整张脸都被风吹得没了知觉。她抬头一看,这里不是她的公寓,而是他的。<p>  被绳子捆绑过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她慢悠悠地滑下摩托,然后看着他把摩托停进车库。<p>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p>  “重生之后五感被强化了,我听到你惊恐的声音,就循着你的声音去找你。”<p>  “我并没有发出很大的声音……”<p>  “想听总是能听到的。”<p>  秦栩把车停好,走到她的身边。<p>  “我不知道你还会骑摩托。”朱纱说道。<p>  “之前演过一部电影,是一个黑道小混混的角色,特别喜欢开摩托。不过审批的时候,我出场的那段被剪掉了。”秦栩见朱纱定定地盯着自己,于是收起笑容,“你又在想什么呢。”<p>  “你其实,是很努力的人吧?”她忽然大声问道,“因为和家里签了合同,没法去演热门角色,所以才一直不红对不对?”<p>  她眼中带着隐隐的愤怒,而她自己也不明白这种愤怒到底出自何处。<p>  “要红哪能那么容易。”他温柔地笑着,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一如既往。<p>  她无话可说,迈动脚步向着熟悉的地方走去。她站在他公寓的门前,默默无声地凝望着门牌号码。<p>  “如果那天,我们一起吃了晚餐,现在的情形,大概完全不一样。”秦栩走到朱纱身后,悠悠说道。<p>  “是啊。”朱纱侧身站在墙边,看秦栩拿钥匙开门。<p>  那天夜晚,她来他家本打算与他共进晚餐,结果却不小心偷看了他的手机,然后仓皇逃离。这就像是一个节点,之后他们的人生就像两列脱轨的火车,开始向着未知的方向飞驰。<p>  “不过,这样也不坏。”秦栩转头对朱纱微笑,然后迈步走进门内。<p>  朱纱深吸一口气,跟着走了进去。<p>  今晚她也不想一个人度过,索性就这样任由事态发展。更何况潜意识里,她十分信任秦栩,觉得他一定不会对她做出格的事。这份信任来得莫名其妙,但却一直存在。

继续阅读:第15章 朋友间的信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