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仙医世家
陈心昭2017-02-19 16:393,472

  冷静下来一想,秦栩八成是使用他的超能力,从剧组直接“飞”进她的屋子里来了。

  “这就是你新戏的装扮啊。”朱纱轻按胸口,她依然没能从他带给她的惊吓中完全恢复过来。

  “是啊。”秦栩话音刚落,便从腰间的剑鞘中抽出一把锃亮的宝剑。他将剑握在手里,手腕微微用力翻出几个剑花,倒的确像飘逸出尘的剑仙。

  朱纱看得有些失神。她暗想如果她是一个邪教女魔头,一定心甘情愿为秦栩赴死,甚至主动往他的剑上撞。

  “刚刚在聊什么?”秦栩并没打算跳过最初的那个问题。

  “李宇奇,就是那个楼顶的杀手。”

  “那就没什么了。”秦栩轻轻一笑,收剑入鞘,“他威胁不到我。”

  “谁能威胁到你啊?”朱纱无力地侧躺在床上,忍不住露出一个苦笑。

  “你生病了?”秦栩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开口问道。

  “有点不舒服,不要紧的。”朱纱只想快速带过这个话题,“你穿着一身戏服来找我,应该是有重要事情要说吧?”

  “嗯。”秦栩点了点头,“我知道窃魂娘子的后人在哪里了。”

  “什么?”朱纱一惊。

  “牛郎织女是起源于河南一带的神话故事。织女先后生下妖千岁和窃魂娘子这对体内存有仙力的兄妹。”秦栩一边思考,一边说道,“哥哥妖千岁拥有特别强大的力量,他曾想杀光牛郎整个家族却遭到妹妹阻挠。之后牛郎残存的族人逃离故土,去别的地方发展,慢慢演变成今日的秦家。然而秦家无法逃离妖千岁的诅咒,每隔千年,妖千岁的血脉就会在秦家后代的身上苏醒一次。”

  “这是我们已经知道的信息。”朱纱轻轻点了点头。

  “我查询家族古籍,得知窃魂娘子出家后又还俗了,还育有七子。她没有离开故土太远,一直生活在河南一个名作‘仙渡口’的村庄里。这个村庄则一直流传着另一个传说。”

  “什么传说?”

  “村里有户人家世代为医,能根治百病,因此被称作‘仙医’世家。”秦栩双手环胸,靠在窗边。他眯着眼睛,笑容妖异。

  “这个传说和窃魂娘子有关吗?”朱纱认真回忆着秦栩的话,“难道……窃魂娘子的后人,就是仙医世家?”

  “我觉得很有可能。窃魂娘子之所以能从妖千岁手下救人,说不定就是因为她天生拥有治愈他人的仙能。”秦栩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我猜想窃魂娘子的血脉不像妖千岁那样千年一轮回。她的能力,是可以随着子嗣延续的。”

  “而窃魂娘子本人很可能也是在意识到这点后才决定还俗生子,让自己的能力延续下去。”朱纱怔怔开口,接上秦栩的话。

  秦栩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仰头轻笑一声:“不像千年复苏的妖千岁,窃魂娘子的血脉一直都‘活着’。”

  朱纱静静地看着秦栩。而秦栩也收起笑容,静静地看着她。

  她立刻读懂了他的眼神。

  “我明白了。”她深吸一口气,随即坚定地说道,“你安心拍戏,我去仙渡口找寻窃魂娘子后人的踪迹。”

  “谢谢你,朱纱。这件事,我只能交给你。”秦栩望着朱纱,柔柔地笑开,“我只信任你。”

  “嗯。”朱纱点头,“交给我吧。”

  秦栩需要她做他的探针,而她需要秦栩做她的保护伞。

  无论是什么样的阴谋诡计将他们捆绑在一起,至少这一刻,他们彼此需要,谁都离不开谁。

  “那我先走了。”秦栩向朱纱告别,随即轻盈翻身跃出窗户。

  朱纱吓得心跳一滞。她迅速跑到窗边,却再没看见秦栩的身影。

  她惊魂未定,望着漆黑的夜空有些失神。

  的确,他们彼此需要。但他一定不会像她这样,总是强压着内心深处的眷恋,假装只要是朋友关系就足够满足。

  她永远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或许这也是因为,她并不是那个能打开他心扉的人吧。

  朱纱兀自苦笑,随即拿起手机拨打电话。

  “小婷。”手机接通后,朱纱呼唤了一声友人的名字,“你男朋友的老家,是在河南对吗?”

  “对啊,河南跃河村。”叶婷有些迷惑,“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问题。就是想问下你知不知道一个叫仙渡口的地方。”

  “你等等,我去问问我家老赵。”

  老赵就是叶婷男友的昵称,她的男友名作赵石。

  “小纱,我问来了。”没过一会儿,叶婷柔和的声音再次传来,“仙渡口就在跃河村边上。”

  有时候,命运的安排总是过于凑巧,令人不敢相信。

  “小纱,到底怎么了?”叶婷见朱纱久久不语,于是出声问道。

  “小婷,”朱纱望着天花板,深深吸气,“我想我大概要和你一起去一趟河南了。”

  手机那头沉寂数秒,忽然爆发出异常兴奋的欢呼声。

  “好呀好呀!你来呀!”叶婷欢呼雀跃着,“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还可以趁机采采风!”

  叶婷的情绪毫无疑问感染了朱纱。阴云密布般的心情持续了数天后,终于变得晴朗起来。朱纱弯起嘴唇,慢慢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是啊,她没必要一直呆在工作室里,一直沉浸在工作所给予的压力中。她可以去参加叶婷的婚礼,去看看友人未来生活的地方,暂时把工作室交由卡姐管理。

  “嗯,那就那么说定了。”朱纱说道。

  得谢谢秦栩。多亏了他,这场分别变得不是那么难以承受了。

  她挂下电话,望着手机如同小孩子般笑着。

  冷不丁有一阵冷风自身后吹来。朱纱回过头去,又差点被吓了一跳。

  秦栩一身白衣,彷如仙邸般站在窗前。然而他的手里却捧着一个极其不搭的塑料小盆,盆里装满了娇艳欲滴的草莓。

  “我们拍戏的地方有片草莓田。”秦栩望着朱纱微笑,“要吃吗?洗过的。”

  朱纱怔怔地望着秦栩。他是因为知道她不舒服,所以特地去拿了草莓送来吗?

  心脏深处最柔软的地方,好像被轻轻地击中了。

  然而她只能强行抑制住内心的波澜,装出一副很平静的样子,捻起一只草莓就大口咬上去。

  “好甜。”她情不自禁出声轻叫。

  秦栩望着她,弯起细细长长的眼睛。

  “你吃过吗?”朱纱忽然问道。

  “没有。”

  想也是。此时秦栩画着淡妆,嘴唇上涂着薄薄的唇彩,为了不破坏这完美的妆面,他当然会避开一切进食机会。

  看着他清俊飘逸的模样,她忽然就有了恶作剧的冲动。

  鬼使神差的,她抓起一只草莓就向他好看的嘴唇送去。

  他微微一怔,随即迅速张嘴,毫不犹豫地咬住草莓。鲜红的汁液渗出嘴角,顺着他线条优美的下巴流淌。

  朱纱立刻反应过来,迅速抽出一张纸巾擦干净秦栩的下巴。

  “呀。”秦栩低呼一声。

  朱纱这才看到,一小滴粉色的汁液已经溅落在秦栩胸口的衣襟上。她用力擦了擦,汁液的颜色淡去了点,但却无法消退。

  “对不起。”朱纱沮丧地说道。都怪她考虑不周,才会弄脏他的戏服。说不定,会影响到他拍摄。

  “是我拿来的草莓,也是我吃成这样的。不关你事。拿回去清洗一下就好了。”秦栩轻轻淡淡地说道。他把草莓递给朱纱,然后低头仔细看了看戏服弄脏的地方,随即有些无奈地笑了:“第一天拍戏就弄成这样,有点可惜啊。”

  “对不起。”朱纱依然忐忑,“导演会不会说你啊。”

  “看见了估计会说吧。”秦栩靠在窗台上,将长发拨到一边,一副蛮无所谓的样子。

  “我会努力帮你找窃魂娘子的消息的。”朱纱捧着草莓,一脸认真地看着秦栩,“你也要好好拍戏,要让导演和观众都觉得你很厉害。”

  “嗯。”秦栩勾起嘴角,“希望你也会那么觉得。”

  “我当然那么觉得。”朱纱笑了起来,“当发现你要帮助叔叔杀我时,我就觉得你很厉害了,哈哈哈……”

  听闻朱纱的话,秦栩忽然就收起了笑容,整张脸都阴沉下来。朱纱尴尬地笑了几声后,便陷入沉默。看来秦栩并欣赏她这种苦中作乐的幽默方式。

  “我从来都没那个打算,”他轻声说道,“我以为你知道。”

  嗯?我知道吗?

  朱纱有些迷惑。

  确实,秦栩说过不会伤害她。

  但是她却并不了解他的内心,不懂他为什么不想伤害她,却依然要按照朱霭的指示靠近她。

  这几天来她努力不去思考这些问题,只想简单而随性地活着,画一些画,感受一下岁月静好。但是她明白,这种表面上的平静,早晚有一天会被破坏。

  “是啊,我知道。”她垂头微笑,“对不……”

  就在她想道歉的时候,秦栩忽然揪起一颗草莓,用力塞进她的嘴里。

  “怎么感觉你一直在道歉。”他蹙眉看着她,显然有些不满,“我没想怪你……算了。”他望着她一双闪着无辜光芒的眼睛,轻叹一声,最终决定不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

  “朱纱,你听好,我的感知范围是有限的。你一旦离开这座城市,我就无法及时感知你的安危了。”秦栩骨节分明的手伸入朱纱的发丝间,轻轻揉捏她细瘦的脖颈,“无论找没找到人,一旦感到有危险,就赶紧以最快速度跑回到我身边,明白么?”

  她咬着草莓,用力点了点头。

  “随时联系。”他瞥她一眼,然后踏上窗框,如同夜隼般轻盈飞入夜色之中。

继续阅读:第30章 人去楼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