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人去楼空
陈心昭2017-02-24 17:102,266

  五天之后,朱纱将要事交代给卡姐,然后就跟着叶婷前往火车站,预计外出时间为十五天。

  火车站门口,朱纱见到了叶婷的男友以及未婚夫赵石。赵石是叶婷大学时期的同班同学,毕业以后就一直在换工作,自视甚高又不肯吃苦,朱纱对他一直没有好印象。然而不得不说,他的嘴皮子功夫十分了得,见到朱纱后就是一套接一套的恭维以及叙旧。朱纱情不自禁就想,他要是肯在一个地方安安稳稳地呆下去,并把这套拍马屁的功夫用在领导身上,现在大概早就如日中天了。

  李宇奇前来送行,即将进站的时候,他拿出一个圆圆的东西递给朱纱。

  朱纱拿过来一看,原来是一把硬币造型的小刀。

  “拿着用来防身。”李宇奇言简意赅。

  朱纱道了谢,把刀塞入钱包藏好。

  她望着李宇奇,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前天他把画好的稿子交给她看,画面中那些建筑场景当然无可挑剔。她总会想,要是他只是个普通的画手就好了。这样的话她便会单纯地欣赏他的画作,不至于每次看到他的稿子,都会去思考这画面背后究竟隐藏了什么。

  他的身世是一片普通人无法涉足的禁域,阴冷而神秘。

  “你去那么远的地方,怪物就无法继续保护你了吧?”李宇奇忽然问道。

  朱纱冷冷地看着他。

  “我就问问。”李宇奇微笑着说道。

  朱纱眨了眨眼,忽然想到什么,于是忽然用力抓住李宇奇的衣袖:“你现在,是我的雇员,对吧?”

  “是的。”李宇奇点头,“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我保证认真画画,不乱来,不搞事。”

  “我有件事要你帮我完成。”朱纱凑到他耳畔说道,“曾经有两个人想来杀我,他们的外号分别是大壮和黑猴。我要你帮我找到他们。这件事,你可以做到吧?”

  李宇奇的眼眸中浮动着错愕的情绪,好一阵子没反应过来。

  “你可以做到的吧?”朱纱又重复了一遍。她松开李宇奇,却用眼神紧抓着他不放。她知道,秦栩是她的保护伞,也是她坚实的护盾,她可以以此作为砝码,向眼前的男孩提出一些并不过分的要求。

  “嗯,可以。”李宇奇沉默片刻,然后慢慢绽放出一个笑容,“没问题。”

  朱纱最后看他一眼,然后跟着叶婷和赵石走进火车站。

  朱纱仔细一想,觉得自己这趟旅程委实离奇。她没有任何具体信息,不知道目标人物的住址、长相和联系方式,唯一的线索仅仅是一则仙医世家的传说。

  不过早在出门之前,她就做好了找不到人的准备,或者应该说,找到人才是奇迹降临。她决定在得到窃魂娘子的新线索之前,就当此行的目的纯粹是去参加友人婚礼。

  “你跟我去河南,是因为有要事要办吧?”

  趁着赵石上厕所的间隙,叶婷拉着朱纱悄声问道。

  “嗯,我找一个亲戚。”朱纱含糊着回答。

  “那挺好的。”叶婷点了点头,有些愧疚地笑了,“老赵的家比较偏,当地规矩又多,我都不好意思邀请朋友去参加婚礼。你因为有事一起去……那就再好不过了。”

  朱纱坐在火车座上沉默不言。她当然也想开开心心地参加好友的婚礼,就算婚礼远在西伯利亚她也无所畏惧,然而叶婷的男朋友实在是令她兴致大减。一想到叶婷因为意外怀孕而放弃当主笔的事儿,她甚至还有些愤愤不平。

  “我知道你一直看不惯老赵。”像是能读懂朱纱的心中所想一般,叶婷柔柔开口,“不过你能陪我一起去,我真的很开心。无论你去那里到底要做什么,我都希望你能做成。”

  “谢谢。”朱纱握住友人温暖的手,真诚地说道。

  火车开了六小时后到达河南。赵石的弟弟早已开着车等在火车站外。朱纱又坐了四个小时的汽车,终于来到赵石老家的所在地——跃河村。

  “你之前不是问仙渡口吗?”走到村口,赵石指向不远处的河流对朱纱说道,“那就是。”

  朱纱眯起眼睛,望向那条河流。

  “六十年前,河边有个村落,住着几户人家,不过后来人都跑光了。现在的仙渡口不过是河边的一片荒地。”赵石又接着说道。

  找不到人是正常的。但朱纱没有想到,如今的仙渡口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没人了吗……”她向着河边迈近几步,声音中透着难以掩饰的落寞。

  “你知道那些村民都搬到哪里去了吗?”叶婷出声为朱纱询问。

  “我哪知道。”赵石耸了耸肩。他想了想,又接着说道:“坐着船一直向西二十分钟,会看到一座山,山里有个道观。”

  “道观?”朱纱有些迷惑。

  “嗯。你可以去问问山里的道士,他们或许能解答你的疑问。”

  黄昏将至,太阳隐约有了落山的迹象。

  跃河村的路面空荡荡的,偶尔有几个小孩追逐玩闹,飞奔而过。

  朱纱注意到路边摆着一张陈旧的桌子,桌子上覆着一张红纸,纸上写着“八卦测算惊鬼神”这样的字。

  有个小孩像模像样地坐到桌前,摆起算命先生的架势来。他本来自娱自乐玩得好好的,忽然看见朱纱向他走来,神情立刻变得紧张起来。

  “算命的今天没来。”小孩戒备地看着朱纱,生怕她会要求他算命似的。

  朱纱笑了笑,从背包里掏出一包薯片递给小孩。小孩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接过薯片。

  “我想问一下,你知道仙渡口的仙医传说吗?”朱纱指了指不远处的河,“据说那里住着一户医术高明的人家。”

  小孩摇了摇头,望着河流陷入沉思:“我姥姥说,住在仙渡口的最后几家人,就是因为看病无门,所以才搬去大城市住了。”

  朱纱一时间有些茫然。

  “姐姐,晚上的时候,不要去河边。”小孩盯着朱纱,歪头咬开薯片袋子,“河边的山里,有狼。”

  一阵冷风适时吹过,朱纱的身上登时立起一片鸡皮疙瘩。而与此同时,小孩迈动灵巧的双腿,一溜烟地跑远了。

  朱纱怔怔地望着面前的桌子,那张写着“八卦测算惊鬼神”的红纸,在风中悄无声息地翻飞着,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摆弄着。

继续阅读:第31章 河水里的男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