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失踪的男朋友
陈心昭2019-07-25 14:513,117

  朱纱花重金请来上门的开锁师傅师父,然后成功潜入秦栩家中。家中果然不见半粒人影,于是朱纱迅速拨打了110。

  警察接到报警电话后,也是像人事那样问了一圈秦栩周围的人,这才确定秦栩是真的失踪了,正式展开搜查。

  朱纱不是那个圈子的人,也帮不上忙。她只能躺在床上,胡乱思索着是不是因为秦栩没能在晚餐时把她杀掉所以朱霭一时气恼做掉了他,毕竟她的那个叔叔,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野心很大。

  秦栩失踪后的第六天,警察通过秦栩经常访问的网站,找到了陪秦栩一同上山露营的驴友伙伴。驴友见到警察后十分慌张,立刻把全部经过说了出来。

  六天前,驴友和秦栩前往偏远的平脊山露营,没想到夜里竟然遭遇一头野生藏獒。藏獒凶猛异常,一下就扑倒秦栩,咬住他的脖子。驴友吓坏了,转头就跑,过了一会儿后,他才远路返回,想看看秦栩的情况,结果发现藏獒和秦栩都不见了,于是一个人慌慌张张地下了山。

  警察很快就把询问驴友的报告送到朱纱手上。据说驴友是一个身强体壮的汉子,当他回答完警察的问话后,竟然哭得哑了嗓子。然而驴友毕竟是秦栩在网上结识的同伴,两人之前都没见过几次面,当然不能指望他在危及性命的关头出手相相助。

  秦栩失踪后的第七天,警方依然在平脊山上搜寻。山上不缺悬崖峭壁,地势艰险。他们没有发现秦栩和藏獒,但却发现了秦栩摔坏的手机,背包,帐篷,以及大片血渍。由血渍推测,秦栩的伤势不足以迅速致死,但也绝对撑不过一天。

  但可能眼下最关键的问题不是这个。

  朱纱接到通知去公安局检查秦栩物品的时候,也顺便听到了警察和驴友的第二次谈话。

  负责这起案件的警官姓林,四十岁左右,体格强壮,经验丰富。

  “我们根据你提供的路线进行搜查,依然没有找到秦栩,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林警官询问驴友。

  驴友颓丧地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但眼眶却在慢慢变红。

  “你是隔了多久才返回去查看秦栩的情况的?”林警官又问道。

  “我记不得了……”驴友抱着脑袋,声音里带着哭腔。

  林警官深深吸气,缓了缓才问道:“你确定你见到的只是一头藏獒,不是别的什么?有没有可能之后又赶来了其他藏獒,它们在顷刻间把一个活人瓜分干净?”林警官不经意间转头,发现站在不远处旁听的朱纱。她六神无主的样子令他有片刻的失言。

  “这只是一个猜测。如果真是野兽吃人,不可能不留一点碎片。身体的或是,衣服的碎片都应该留下一点。但我们现在还什么都没找到。”林警官走过来拍拍朱纱的肩膀,“不过,还是做好最坏的准备吧。”

  朱纱没有反应,只是呆呆地盯着脚尖。

  那么好看的人,竟然……被野兽吃掉了……吗。

  她的脑袋空空的,根本无法思考,更谈不上做准备。

  “秦栩在公司登记的背景资料是伪造的,通话记录上也没有家人的号码,因此我们联系不上他的家人。”林警官继续说道,“都说艺人十分神秘,但这位也神秘得过头了。你是他的女朋友,不觉得和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有点缺乏安全感吗?”

  朱纱莫名就记起12岁的时候,她趴在电视机前,亲眼见证秦栩在一个选秀节目中出道。那个时候秦栩也不过是个少年,笑容青涩而柔和。

  她一直觉得,跟那样温柔的人在一起,生活一定是平静而美好的,又怎么会缺乏安全感呢。

  她眨了眨眼睛,一种莫名的酸楚情绪在心中肆意蔓延。

  “晚上我们会再去山上进行一次彻查。如果再找不到秦栩,那我们就把消息散播出去,到时候,应该能联系到他的家人了。”

  所谓的消息,应该是指死亡确认之类的吧。死亡原因是被野兽袭击。因为被吃掉了,所以连尸体都没有留存。

  真是荒谬。为什么这个时代还会发生这种事。

  “你的手机不要关机,以防万一。”临走之前,林警官这样叮嘱朱纱。

  “他可能联系我吗?”朱纱呆呆地问道。

  “以现场的血渍来看,可能性很小。”林警官坦白说道,“但说不定,会有奇迹发生。”

  从公安局出来后,朱纱去旁边的汉堡店要了一份套餐。为了强压住心底的悲伤,她发泄似的大口啃咬着汉堡。她发消息给工作室里的人,简明扼要地说因为男朋友失踪了,所以她就不去上班了。

  工作室的群瞬间炸开了锅。同事中的大多数人这才知道朱纱有男友。也有不知事态严重程度的人开玩笑说,大概男朋友有了新欢却不好意思坦诚公布,这才二话不说玩起了失踪。

  朱纱浑浑噩噩地打开家门,一时不知该做些什么。她打一个嗝,浓郁的牛肉汉堡味冲了上来,有点恶心。她快步走进卫生间,含一口漱口水在嘴里。

  不经意间,她注意到洗手台上摆着一只小熊形状的玻璃杯。那是一个月前,秦栩专门从韩国带回来的小礼物。他说用塑料杯子不健康,坚持让她用玻璃杯刷牙。

  “玻璃杯很容易碎掉,你就不能送点坚固的礼物吗。”当时她收到玻璃杯,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下。

  “之所以容易碎,是因为会经常使用。我想让礼物成为你必不可少的东西。”秦栩微笑着,纤长的睫毛如同羽毛,覆在温柔美好的眼眸之上。

  眼泪毫无预兆地落了下来。

  她捂住脸,无声地哭了起来。

  她这才反应过来,朝夕相处的恋人很可能已经不在了。

  这怎么可能呢。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仔细回想起来,一切不幸都始于那个晚上。

  那个她偷看了他手机的晚上。

  他们本该一起用餐,度过一个无比甜蜜的晚上。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绝对不会去看他的手机。她要去厨房紧紧抱住他的腰,和他一起做饭,伏在他耳边说再也不要去山上了,她要他好好地,平安地活着。

  她跪在卫生间里,不受控制地大声哭了起来。

  她已经不在乎了。她不在乎他们的相遇是否是一场刻意安排,也不在乎他们的恋情是否是一场悲哀的戏剧,她甚至不在乎他是否要杀她。

  她那么,那么地喜爱他,从少女时代开始,她就一直喜欢他。她愿意为他死去。

  她一遍遍拨打他的手机,连自己都无法控制自己。明知道不会有任何回应,但她还是继续着机械而徒劳的动作,仿佛魔怔了一般。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竟然就头靠瓷砖在卫生间里迷迷糊糊地睡去了。前一天她一直在等警方的消息,没有合眼,这一觉睡得意外得沉。

  傍晚,她忽然被铃声惊醒,是林警官打来的电话。

  “我们还在山上搜查,目前为止没有找到人。”林警官的语气里带着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朱纱紧紧握住手机,指尖冰冷。她能听见林警官周围人声嘈杂,也隐约能听见山上的风声,时高时低,宛如一曲哀乐。

  “那么……藏獒呢?”她的嗓音有轻微的颤抖,“有发现……藏獒吗?”

  “没有。这才是最头疼的一点,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是藏獒。那驴友说话时直打哆嗦,似乎也不怎么可靠。”林警官轻嗤一声,“行了,你也别太难过。有消息我会再告诉你的。同样的,如果你能联系到秦栩家属,也希望你能告诉我一声。”

  “好的,辛苦了。”

  挂了电话,朱纱呆呆地盯着墙壁。

  到目前为止,藏獒和秦栩都还没有被发现。

  那是不是说明,秦栩还有生还的希望?

  然而她很快就想到现场那些触目惊心的血渍。

  微小的喜悦,很快就被悲伤的巨浪所吞噬。

  然而纵使她一遍遍告诉自己,她的男朋友十有八九已经遭遇不幸,她却依然无可抑制地怀抱着徒劳的期待。

  她伸了伸麻木的腿站起身来,也就在这个时候,刺耳的门铃声骤然响起。

  她拖着僵硬的腿向门走去。

  “谁?”她有气无力地问道。

  “是我。”回答她的,是她朝思暮想的声音。

  浑身血液刹那间涌入脑海,心脏像是要爆裂开来。

  她怀疑自己听错,正想再问些什么,手却不受控制地伸向门把手,以最快速度将门打开。

  是秦栩。

  他就站在门外,如一尊优雅的雕塑。然而有些违和的是,他的眉骨处有条干涸的血痕。

  这令他的微笑,有一种野性而残酷的美感。

继续阅读:第4章 他回来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