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他回来了
陈心昭2016-12-26 08:053,631

  他们之间仅有一步之距,她能够闻到自他身上传来的淡淡血腥味。<p>  她怀疑这种味道只出自她的幻想。毕竟他身上的衣服一尘不染,虽然脸上有点儿血迹,但找不到伤口。<p>  “我能进来吗?”秦栩温柔微笑,仿佛什么都没有经历过一般。他漆黑的眼眸深处跃动着奇异的光,明明是一双她无比熟悉的眼睛,但此时此刻却又令她感觉无比陌生。<p>  这几天的记忆如同连续的画卷在朱纱的脑海里快速翻飞着。记忆有多真实,眼前的人就有多迷幻。<p>  朱纱伸手,用力将秦栩拽进门来。秦栩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p>  她扶正他的身体,然后迅速动起手来,解他的衣扣。他只穿着一件衬衣,因此三两下就被她给扒光了。<p>  他想说些什么,她却忽然捏住他的下巴,另一只手抚摸过他白皙修长的脖颈。那个驴友说,他被藏獒咬住了脖子,但是现在那里一点伤痕都没有。<p>  不仅仅是脖子,身体上也没有一点伤痕,光滑得就像一只海豚。<p>  她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是仔仔细细摸过他的每一寸皮肤。皮肤的温度以及触感都与正常的恒温动物无异,这证明他并不是僵尸或是鬼怪。<p>  “对我的身材还满意吗。” 秦栩忽然开口,吓了朱纱一跳。<p>  “我去打120。”<p>  一定有哪里不对劲。朱纱转头去拿自己的手机,却迅速被秦栩拽了回来。<p>  “别去劳烦医务人员,他们很忙的。” 他位于极近的距离凝视着她的眼睛,“你也确认过了,我很好。”<p>  “不可能!明明有人亲眼目睹你被藏獒咬到!而且现场还有很多血……你怎么可能那么完整……”<p>  “你希望见到我被撕咬成一块块的样子吗?你原来那么重口味。”<p>  “我没再和你开玩笑!”<p>  她气呼呼地瞪他,过了一会儿后,却又有些茫然。她想或许她应该立刻抛去那些乱七八糟的疑虑,紧紧拥抱住他,庆贺他的平安归来。<p>  然而不知为何,眼前这个面带微笑的男子,总让她觉得有哪里不对劲。<p>  “朱纱,听好了,”秦栩顿了顿,露出一个越发灿烂的笑容来,“那只是一次彩排。”<p>  “什么?”朱纱的大脑有片刻的当机。<p>  “我即将在一部以荒岛求生为主题的惊悚片里饰演重要角色,所以提前去荒山野地体验一下。藏獒不是真的,是别人假扮的。同理现场的那些血也不是真的,来源于我托熟人从地下血库买来的袋装血。”<p>  朱纱沉默了许久都没有说话。她觉得如果不是她疯了,那就一定是秦栩疯了。可秦栩那么正常,比沉睡的婴孩还要平静,所以她想,疯的人一定是她。<p>  “你……你瞒着所有人去山里体验角色?”朱纱结结巴巴地说着,“但明明……明明你的同伴亲眼看见你被咬啊!”<p>  “同伴是我刻意找来的观众。我故意在他眼前表演了一出被藏獒撕咬的戏码。从他当时的反应来看,我的演技还算不赖。”<p>  朱纱呆呆地看着温柔微笑的秦栩,一时间真的不知该说什么才好。<p>  “这一切……都是演戏?”她喃喃地问着。<p>  “要不然呢?”秦栩捡起被朱纱扒下来的衣服,“你也看到了,我的身上没有丝毫伤痕。”<p>  朱纱沉默无言,依然无法从这场大规模的恶作剧中回过神来。难道秦栩之所以一直都只是个十八线,是因为他脑子有坑吗?她没头没脑地想着。<p>  “我可以先洗个澡吗?”秦栩询问道。<p>  朱纱缓缓点了点头。<p>  她目送他走进卫生间,随即快速抓起手机,给林警官打电话。<p>  电话很快接通。那边的声音依然嘈杂,有人在不远处喊话。<p>  “我已经见到秦栩了。”朱纱简明扼要地说道。<p>  “什么?”比起惊讶,林警官的语气听起来更像是茫然。<p>  “这一切都是虚惊一场,他说这是他自编自导的一场被藏獒袭击的戏码。”<p>  电话那头静默许久,显然林警官一时半会也反应不过来。<p>  “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数秒钟后,林警官问道。<p>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想通过旁人的反应来证实自己的演技很厉害吧。”<p>  “真是荒谬,这不是耍人吗!”林警官的声音里终于有了愤怒。<p>  电话那头,林警官立刻对下属下达搜查停止的命令,紧接着又是一波人声喧嚣。<p>  朱纱一脸无奈地靠墙站着。的确,客观来看,秦栩把她以及警察都狠狠耍了一顿。他们真心真意担心着他的安危,而他只把这一切当做无伤大雅的彩排。<p>  但不知为何,朱纱就是愤怒不起来,有点儿茫然,又有点儿莫名其妙。<p>  “你能不能问问你男朋友到底是怎么想的。”没过多久,林警官再次向朱纱喊话,近乎咆哮,“为了耍人,竟然牺牲掉那么庞大的一头藏獒。他是不是有点反社会人格啊?”<p>  “你说……什么?”朱纱有些反应不过来。<p>  “我们刚在悬崖下方发现了藏獒的脑袋,但没有找到它的身体。这里地势艰险,既然秦栩没事的话,我们就不再找了。”林警官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这荒山野岭的,切掉藏獒脑袋的人除了你男朋友,也不会有其他人了吧。”<p>  “等等……你说得是真的藏獒?”<p>  “要不然呢。”<p>  朱纱怔怔地举着电话,心脏却跳得越来越快。<p>  秦栩不久前明明说,藏獒是人假扮的。<p>  “你该问问你男朋友是怎么把藏獒的脑袋切掉的。切割面光滑平整,连经验丰富的刀客估计都要敬他三分。很难相信做这种事的人会没有其他经验。”<p>  “其他经验……是指什么?”<p>  “能杀掉这样一头巨型藏獒的人,很大可能会在平时虐猫虐狗,相当于‘练习’。”<p>  朱纱深吸一口气。除此之外,她不知该作何反应。<p>  “朱小姐,通知你男朋友明天来局里做笔录。还有,我真诚建议你和他早点分手。”<p>  电话挂了,而她的心脏却依然急促跳动着。耳蜗深处,动脉如鼓点般沉重有力地搏动着。自浴室里传出并不清晰的水声,哗啦啦地搅乱着她的心绪。<p>  忽然出现的藏獒尸体,到底是怎么回事?袭击秦栩的,到底是人是狗?秦栩说的话,到底哪部分是真,哪部分是假?<p>  不,此时她并不想考虑这些。她总感觉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清是哪里不对。<p>  自她偷看秦栩的手机后,生活就仿佛偏离了原先的节奏,处处充满诡异。<p>  “砰”。忽然一声清脆的玻璃碎裂声从卫生间传来。<p>  朱纱想也没想,径直奔向卫生间。她用力打开移门,冰冷的水雾扑面而来。<p>  秦栩一丝不挂地站在她面前,静静地望着她。无论何时,他总不会露出惊慌无措之类的表情。<p>  她视线下移,看向他脚旁那个已经被摔得面目全非的小熊玻璃杯。<p>  “抱歉,一不小心就碰掉了。”他向她迈近一步,没有任何遮掩重要部位的意愿。她快速瞥一眼他的脸,见他抱有歉意地微笑着,不见丝毫尴尬和窘迫。<p>  总觉得他很擅长应付女人,大概勾引女明星出轨的传闻确实是真的。她的脑海里,忽然冒出这样一个不合时宜的想法。<p>  朱纱低头看着摔得粉碎的小熊玻璃杯。那是秦栩送她的东西,她一直都小心珍藏着。<p>  她站了一会儿,慢慢就蹲下身去。秦栩却忽然伸手将她抱进怀里。<p>  “你要干什么?”朱纱涨红了脸惊呼。<p>  “我才想问你呢,你不会真打算去捡那些碎片吧。”秦栩慢慢收紧手臂,如一条毒蛇,困住如田鼠般无措的她。她见挣扎无效,索性就一动不动地呆在他的怀里。<p>  “还有一个小问题。”他在她耳边低语,“热水器没有热水,应该是电池耗尽了。”<p>  冰凉的水珠自他的身上滚落,渗进她的衣服里,令她浑身一颤。她深深呼吸,努力抛弃一切杂念,强制自己冷静下来。<p>  “刚刚我和警察通话了,他们现在还在山里寻觅你的踪迹。”她的脸紧贴着他的胸膛,能听见他有力的心跳声。<p>  真是不可思议,时隔七天,她竟然还能见到他,而且还是个活的。<p>  “一场彩排而已,干嘛那么认真。”秦栩的声音里带着笑意,令人发冷。<p>  别人为他忙碌,他却连一丝愧疚亦或感恩都没有。她从来不知道,他竟然是这样一个冷血的人。<p>  林警官的话清晰地在耳畔回荡——能这么杀掉一只藏獒的人,很大可能会在平时虐猫虐狗。<p>  朱纱猛地推开秦栩,力道竟然大得惊人。<p>  狭小的空间瞬间变得混乱起来。<p>  秦栩摔倒在地。为了稳住身体,他的一只手用力按在了碎玻璃上。<p>  朱纱倒抽一口冷气,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p>  红色的液体慢慢渗出,流淌过玻璃碎片,与瓷砖上的水汇聚到一起,缓缓向着下水道蔓延。<p>  秦栩没有立刻将手拿开,而是一直维持着按住玻璃碎片的姿势。血液汇聚成一条条细流,肆无忌惮地在瓷砖上攀爬游走。<p>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朱纱吓坏了,她惊惶地跪在地上,用力拽着他的手腕。<p>  他有些不愿意,但终是抵不过她的力道,令手掌展现在她的眼前。<p>  那些被玻璃碎片滑出的细长伤痕,如同魔法一般,在她眼前迅速闭合。很快他的手掌平滑如初,不见一点受伤的痕迹。<p>  她微张着嘴,长时间地沉默着,久久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p>  “挺像电影特效的,是吧。”<p>  秦栩温柔的声音自耳边响起,令朱纱猛地回过神来。<p>  她抬起头,就见他弯着嘴唇,眯着眼睛看她,神情中带有一股邪异的气息。<p>  “朱纱。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一个?”<p>  她呆呆地跪着,没有回应。于是他轻轻笑了笑,伸出原先受伤的那只手,捏住她胸前的一缕长发,揉搓把玩。<p>  “好消息是,我获得了某些神秘的能力,坏消息是,我失忆了。”

继续阅读:第5章 重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