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唯一记得的人
陈心昭2016-12-29 18:172,898

  秦栩连咳数声,把呛到鼻子里的面条喷了出来。

  “你说什么?”他拿纸巾抹了抹嘴。

  “你去山区前我偷看了你的手机,然后我发现你和我叔叔朱霭有联系,几乎每天都在向他汇报我的行踪。而且我发现你在搜索一些,类似于如何让人死于意外这样的信息。我觉得你可能打算和我叔叔合谋杀掉我。”

  朱纱双手环胸,凝望着一脸诧异的秦栩。她知道她必须硬下心一股脑儿说下去,不然这件事只会像一根鱼骨头一样,卡在她柔软的喉部里镇痛发炎。

  “你是个艺人,杀掉一个人而不走漏风声需要特别小心。”朱纱深深吸气,“我想,我叔叔开出的条件应该足够让你铤而走险。”

  秦栩的嘴角抽了抽,像是在努力克制着想笑的欲望。他琢磨了一会儿,才缓缓道:“这部分的记忆暂时还没有恢复。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叔叔要找人杀你呢?”

  朱纱抿了抿嘴,正要开口,秦栩却抢先说了。

  “钱?”

  朱纱点了点头。

  “这就很有意思了。”秦栩放下叉子,把吃了一半的面推到一边,认真看着朱纱的眼睛,“虽然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我觉得以前的我不是个愿意为钱拼命的人。”

  “的确。”朱纱苦笑。

  如果秦栩愿意为钱努力,凭他的容貌和演技不可能只是个十八线。

  “大概,你觉得好玩?” 朱纱用手指揉按着鼻梁。

  她和秦栩相恋三个月。在这三个月中,为了避免成为只为男人而活的可悲女人,她努力不去关注任何与秦栩有关的小道消息以及他曾经的感情经历,然而终于,她也还是免不了俗。

  此时此刻,她疯狂地想要知道他的全部。她恨不能摇身变成一只饕餮巨兽,将他的过去,他的全部一口吞下。

  “你现在应该非常混乱吧。”秦栩看着朱纱,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想要杀你的变态忽然失忆又死而复生,真是恐怖。”

  朱纱定定地看着秦栩。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面前这个秦栩会给她一种陌生感了。重生后的秦栩,周身散发着若有若有的狂气。若要比喻的话,以前的秦栩像温顺的长毛猫,而现在的秦栩,像是复苏了野性的狼。

  他的笑容依然是柔和的,但带着一种危险的气息,令她既眷恋,又畏惧。

  她站起身,准备去洗澡。既然事态变得如此迷幻,而她无力改变,那她就决定慢慢适应,不去浪费时间思考那些本就无解的问题。

  “今天太晚,你就住在我这里,明天就回你家去,顺便去警察局做笔录。”朱纱这样叮嘱秦栩,“随便你和警察怎么说。如果你非要编造那个为惊悚片彩排的谎言的话,应该免不了一顿群殴。到时候记得拍照片发给我。”

  “我好不容易重生来到你身边,你就这样欢迎我?”

  当她走过他身边的时候,他轻轻拉住她,拇指擦过她手腕上的老茧。

  “没错。”她轻而易举就摆脱了他,径直向卫生间走去。

  “朱纱。”他在她身后呼唤她的名字,“我不记得我家里的住址了。”

  朱纱顿住脚步。她转过头去,看他的背影。

  “我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就只记得自己是个没名气的演员,名字叫秦栩。”他背对着她,声音沙哑而寞落,“我有个女朋友,她是个漫画家,叫做朱纱。”

  朱纱的喉咙动了动,正想开口安慰几句,就听他很快接了下去。

  “她长着一张性冷淡的脸。”秦栩说完就转过身来,把手肘搭在椅背上,给她一个弥漫着邪气与神秘感的美好侧颜。

  “你记得我,真令我感动。”朱纱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依凭模糊的印象摸索到这里。”秦栩抬头张望了下四周,又再次望向朱纱,“不过见到你的感觉真好,你长得和我记忆中一模一样。”

  “和你记忆中一样性冷淡。”

  秦栩愉悦地微笑起来。

  朱纱深吸一口气,歪头看着秦栩:“是不是重生之后,你的劣根性也跟着你的五感放大了很多倍?”

  “可能是。”秦栩承认得异常干脆,“你刚才不是说了一大堆我的缺点吗,我想它们应该完整地保留下来了吧。”

  他说完,转头继续吃方便面,不看她满溢着怒气的脸。

  朱纱无话可说,只好转头进了浴室。打开水龙头的一瞬间,她才记起热水器已经没电了。现在已经很晚,她想了想,还是决定明天再去买电池。

  她轻轻叹息,随即脱下衣服,用湿毛巾擦拭身体。

  秦栩的再次出现,不但没有解决之前遗留下来的谜团,反而增加了更多的谜团。有太多事悬而未决,毫无头绪。

  然而是的,她非常高兴他能够活着回来。

  活着就比什么都强了,别的,她也不期待了。失忆其实也挺好,索性趁这个时候,抛弃过去,重新开始吧。

  她在心中做了某个决定,随即迅速清洁完身体,换上睡衣就向卧室走去。

  秦栩平躺在床上,床头灯昏暗的光笼罩着他俊美的容颜。他望着天花板的双眸明亮有神,如夜里的星辰。

  他一动不动,不知在想着什么,不说话的时候,他真的乖得像只猫咪。

  朱纱顺势躺到秦栩身边,扯另一条棉被裹在身上。他才从山里回来,让他去睡沙发显然太不近人情。而今夜的水温那么冷,她也不想去床以外的地方睡觉,所以理所当然的,他们就躺在了一起。

  他侧身转向她,她的一撮头发正好戳到他嘴边,鬼使神差的,他就低下头咬住那撮头发。

  “你是藏獒成精了吗?”她斜眼看他,顺便把头发从他的嘴里扯了过来。

  会不会是藏獒的灵魂占据了这具身体呢?她胡思乱想着。如果男朋友真的是一条狗就好了,她可以陪他熟悉每一条城市中的街道,陪他一起看日落日出,风去雨来。她可以一直陪着他,直到他们当中有一个率先失去心跳。

  秦栩伸出手,抚摸朱纱细瘦的脖子,她的脉搏在他的指尖下跳动着,充满旺盛的生命力。

  “你竟然没有把想杀你的人立刻赶出去,还和他同床共枕。”他嗓音温柔而悦耳,如一杯绵厚的红酒。

  “可能我潜意识里也是个变态。”她转头,安静地对上他的视线。

  他将脑袋靠在她的肩上,轻柔的吐息透过衣服温暖着她的皮肤。这是个异常亲昵的动作,他却做得十分规矩,除了亲昵什么都没有。

  “朱纱,你是我死后唯一记得的人。”他轻轻说道,“我不会伤害你的。”

  朱纱看不见秦栩的眼神,心中却莫名荡起一片涟漪。

  “真的?”她轻声问。

  “你刚才说,只要我愿意告诉你,无论是什么样的真相你都愿意相信。你说话算话?”

  朱纱有些心乱,于是转过身背对秦栩。

  “我相信你。之后,无论是恢复记忆,还是隐瞒重生的事,我都会尽力帮助你。”她狠了狠心,又继续道,“但是现在情况特殊,我觉得我们还是退回到普通朋友关系吧……可以吗?”

  叔叔的事,重生的事,堆叠在一起,成了一股理不清的乱麻。她想要斩断这些乱麻,干干净净地开始新的生活。

  “听你的。”秦栩沉默半晌,哑声说道。

  “我明天要上班。离开之前会把备用钥匙,你家的地址还有林警官的联系方式都留下来。”朱纱咬咬牙,停了一会儿才继续道,“我想一个人静静。所以我希望,回家后不再看到你。”

  秦栩没再说话,他们的对话在略显冷淡的气氛中结束。朱纱伸手关掉床头灯,然后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不再思考,努力安睡。

  “我能不能问一下,在我出事之前,我们发展到哪一步了?”一片黑暗中,秦栩的声音忽然响起,吓了朱纱一大跳。

  “我们恋爱没多久,什么都没发生。”朱纱淡淡答道,然后她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微的叹息。

  “有点可惜。”那个不知道脑子磕到哪儿的十八线艺人如是说。

继续阅读:第7章 挚友的选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