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挚友的选择
陈心昭2016-12-30 18:374,343

  朱纱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中的她尚还年幼,长着一副细长而笨拙的手脚。她马不停蹄地跑去飞机场为秦栩接机,辛苦准备的礼物却不慎摔到地上,被别人踩烂了。

  愤怒和不甘直冲头顶,令朱纱猛然惊醒。她转过头,发现窗外已是晨光熹微。她小心翼翼地起身,把秦栩搭在她腰上的手移开。秦栩仍然在沉睡,鼻息绵长,安静得像只贪睡的猫。

  她一遍遍打量他的眉眼,带着几分不舍。她有些担心他再次得来的生命不过是上天的玩笑,终有一天,他的生命还是会被收回。

  她强迫自己停止胡思乱想,为秦栩写下必要信息后,就垫着脚尖来到衣柜前,精心挑选上班穿的衣服。此时正是深秋,天气微凉。她挑一套米白色套装,配一双羊皮高跟鞋。她在试衣镜前打量自己,除了面色略显苍白外,其他都还不错。她匆匆洗漱完毕,然后便踏上上班的路。

  朱纱的漫画工作室坐落于一栋写字楼中,员工总共十二人。朱纱有早到的习惯,几乎每天都第一个到。身为工作室的管理者,她拥有一间独立办公室。除此之外工作室还有两间办公室,分别给主笔以及助手。

  十点钟左右,助手叶婷到达办公室。朱纱和叶婷在大学时代就是很好的朋友兼合作伙伴,那时朱纱念绘画专业,而叶婷念建筑设计专业。两个在一场插画比赛上相识,并且一拍即合。朱纱拥有过硬的综合实力,而叶婷十分擅长绘制场景。之后只要朱纱有项目需要帮忙,就会去找叶婷,而叶婷也十分积极地予以配合。

  叶婷性格绵软,很好说话,在一伙性格飘忽不定动不动甩脸子不理人的艺术工作者中实属珍奇物种。一旦甲方发来改稿意见,她都会二话不说主动积极配合修改。然而过分绵软,无欲无求大概也是叶婷的最大缺点。

  “你男朋友怎么样了?”叶婷走进朱纱的办公室,柔声询问。

  “找回来了。”朱纱故意轻描淡地说道,“不过我们成了普通朋友。”

  叶婷了解朱纱,知道她不愿多谈私事,于是就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吃早餐。

  其实这间办公室本来是朱纱和叶婷共用的。然而叶婷怀孕后,就自行搬到助手的办公室里去了。她知道朱纱对安静的环境格外偏执,而她的孕期反应又格外明显。

  朱纱望着叶婷微微隆起的肚子,下意识地蹙起眉毛。

  叶婷和她男友也是在大学时期相识的。自交往开始,两人就分分合合,一路纠缠到现在。朱纱对叶婷男友没有一点儿好印象。她记得那个男人唯一的爱好就是猫在寝室里打游戏,一旦叶婷要分手,又哭喊着闹自杀。

  三个月前,叶婷发现自己怀孕了。然而她的男人在这座城市里却一直没有正经职业,频繁面试,频繁入职,最后又以各种借口辞职不干。他让叶婷跟他回老家领证办婚礼,然后一起经营老家的杂货店,而叶婷坚持等一两个月再说。

  “昨天收到编辑的修改建议。我觉得保险起见,新连载的上线时间还是推迟两个月为宜。尽量把它做好。”朱纱闭了闭眼,将视线从叶婷身上移开。

  “嗯。”叶婷神情柔和,“我相信小纱一定能做好它的。”

  朱纱靠在桌子上,想说些什么,却又一个字都没说。

  新连载是朱纱和叶婷一起策划的漫画项目。就在半年前,朱纱忽然想到一个点子,然后和叶婷一起风风火火地准备起来。朱纱想把这个项目当做工作室的主打作品,并有意识地培养叶婷成为项目主笔,一有时间就向她传授绘画技巧。叶婷也很争气,这段时间也是进步飞速,画出来的分镜草图都很漂亮。

  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叶婷却意外怀孕了。叶婷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生下这个孩子,到时她会辞职离开,去男友老家安心养胎。知道这个消息后,朱纱既震惊又愤怒,她觉得自己被一直同甘共苦的战友背叛了。

  “你就不会不甘心吗?”朱纱憋了半天,终于问道。

  叶婷夜以继日拼了那么久,却要因为怀孕离开本该属于她的主笔位置。新连载的重任,毫无疑问会全部落在朱纱的头上。

  “哪有什么不甘心。反正我这样肯定是没法承受连载压力的。交给你,我也放心。”叶婷低头摸摸肚子,抬起头来的时候,又是一脸笑容,“新连载上线的时候,大概我也要走了。在那之前,我会把需要的场景设定和人物设定都做好,你以后也方便些。”

  “你……不必……”

  你不必做到这个份上。

  然而这样的话,朱纱始终没能说出口。或许在走之前把想安排的事都安排好,也是友人的心愿。

  叶婷,是真的喜爱着这个故事,喜爱着画画的。可是最终,她还是选择离开。

  “生完孩子之后,还会画画吗?”朱纱沉默片刻,问道。

  “再说吧。”叶婷伸手握住朱纱的手,笑意温柔,“我毕竟没你画得好,所以就算放弃,也不至于太难过。”

  朱纱抿住嘴唇,各种情绪在胸膛之内沸腾起伏,痛苦难耐。

  明明在毕业的时候,一起抛起学士帽说好一生一起努力奋斗的。然而在人生的第一个岔路前,你还是轻易地选择了放弃画画。

  “小纱,你一定要成功哦。”叶婷起身离开,门外传来她和同事们互道早安的声音。这是个美好恬静的上午,和之前的每一天并没有什么不同。

  朱纱静静坐在桌前,缓缓用双手捂住脸。友人凭自己的意志做出了选择,但是莫名的,她就是觉得特别难受……

  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响起,朱纱猛地抬起头来。站在门口的是上色助理小蛮,她虽然年仅18岁,但是上色手法却非常娴熟。

  “小纱姐,卡姐正在面试,你要去看吗?”小蛮把脑袋探进门来问道。

  “面试?”朱纱觉得最近自己的脑子有点儿卡壳,反应格外迟钝。

  “婷姐要走了,助手组里缺擅长场景的人,卡姐就一直嚷嚷着要招人。”小蛮笑眯眯地说道。

  是啊,故友要走,但是工作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落下的。人还是要招,漫画还是要画。朱纱轻轻点了点头,心中却是五味杂陈。

  “你不去看看吗,似乎是个很厉害的人。”小蛮问道。

  那就去吧。反正现在状态不好,也不可能静下心来好好画画。

  朱纱走到会议室门口,刚一推门,一股呛人的烟味就扑面而来。她定睛一看,一个年轻的男孩子正和卡姐面对面坐着,两人都在抽烟,在烟雾缭绕中面无表情地凝视着彼此。

  卡姐是工作室的主笔之一,目前主要负责一部悬疑题材的漫画连载。卡姐长相冷艳,脾气暴躁,并且像对晒娃极度狂热的新手娃妈那样,对黑色指甲油和烟熏妆有着近乎偏执的喜爱之情,总体上来说,她整个人的画风和她笔下的漫画高度统一。

  面试的男孩子一副冷冷清清的样子,眉清目秀,额前留着细碎的短发,整个人干净得像是在发光。

  见朱纱走进来,卡姐把手提电脑往她面前推了推。

  朱纱弯身看电脑里的简历。男孩子名叫李宇奇,20岁,大三在读,学的是一门和绘画完全没有关系的专业,但是设计的场景却令人惊叹,一点儿不比职业场景师差。他要求的工资也仅仅是一月三千。

  朱纱深深吸气。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为什么来我们这应聘?”卡姐挑起一边的眉毛。

  “离学校近。我还在上学,不过课程少。”名作李宇奇的男孩干净简练地说道。

  “以你的水平,接外包也完全没问题吧。”卡姐扫一眼屏幕,“而且我们做漫画,不需要太复杂的场景,一般都是稍微建下模就可以完成的。对你来说有些大材小用。”

  “那更好,我可以在你们这儿边工作边接外包。”李宇奇直率地说道。

  卡姐抽一口烟,沉默地看向朱纱。

  “你什么时候能来公司?”朱纱问李宇奇。

  “明天就行。”李宇奇安静地看着朱纱。

  男生的干脆果决,莫名令朱纱有些不舒服。

  “就给他三千?”面试结束后,卡姐问朱纱。

  “先就这样吧,还不知道能呆多久呢。”

  虽然工作室的净收入不多,但是朱纱个人账户上的金额足够支持工作室正常运行数十年,因此给一个有潜力的新人助手加一两千的薪资并不在话下。

  但是朱纱偏偏不想那么做。这个名叫李宇奇的新人技术专业,措辞精炼,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短板。但也正因如此,所以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总之,还是先在试用期好好观察一下比较好。

  深秋的夜晚来得早,六点外面已经是深黑一片。

  朱纱不打算留下来,于是一到下班时间就起身离开。她住的地方离工作室不远,只需要走十五分钟。在一群来去匆匆的行人中,她的神情和步态稍显从容。

  她在拐角处的24小时便利店里买了热水器电池,然后转到生鲜柜前,下意识地就抓了一大篮子的食物到收银台前付账。

  出来的时候,她注意到店门边上有个眼熟的身影正在吞云吐雾,走近一看,竟然是李宇奇。

  他长得很高,比秦栩还高,就算穿着高跟鞋,她还是要仰头看他。

  李宇奇显然也注意到她了,他嘴里的烟动了动,一脸平静。

  “抽吗?”他将手里的烟盒往她面前递了递。

  “不抽。”她低头看了看他手里那个写着拉丁字符的蓝色烟盒。这烟应是不常见的外国牌子,看来这男孩品味不俗。

  她忽然想起,她似乎有事要对这个男孩说,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是什么事。

  “面试后去了哪里?”她随口问道。

  “有点困,在附近网吧睡了一会,然后来超市买打火机。”

  李宇奇还是大三学生,不是住在学校里,就是住在学校附近。朱纱本打算客套性地问一下他回学校是否麻烦,不过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其一她对他不感兴趣,其二就算路上麻烦她也帮不了什么忙。

  “啊,对了。”朱纱终于想起了要告诉李宇奇的事,“卡姐下午跟我说,公司里没有多余的手绘板了,我买了三块,最早也要后天到货。明天你可以先用我的。”

  “没有关系,我自己带好了。”李宇奇瞥一眼朱纱手上的东西,“你买了好多东西。需要我帮你拎回家吗?”

  “不用了。谢谢。”朱纱微笑着与李宇奇道别,然后向自己的家走去。

  她行走在人潮汹涌的路上,慢慢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为什么李宇奇会主动要求帮她把东西拎回家呢?只是随口说说,还是断定她家住的近?

  如果是后者的话,他又是怎么断定的呢?难道面试第一天就打听到了她的住址?

  或许是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朱纱觉得自己都有点儿不正常了,总喜欢在一些小事上钻牛角尖。

  这个新来的大三生,的确有点儿特别。不过话又说回来,他那样的技术大神,也不可能是普通人。

  朱纱站在家门口,摸钥匙的时候心脏竟然跳得飞快。

  她知道在潜意识里,她确实有那么一点儿期盼,期盼着秦栩还在家里,能和她共进晚餐。明明要求秦栩离开的就是她自己,可内心深处,她却又希望他没有离开,人果然是复杂的生物啊。

  当她终于打开门时,才发现家中漆黑一片。

  一颗炽烈跳动的心,像是顷刻间坠入冷水里,发出“噗嗤”的声响。

  他果然不在了。

  她在黑暗中停了好久,才伸手打开灯的开关。她来到卧室,发现棉被被叠得整整齐齐。什么都没有发生。或者说,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少了一个人。

  朱纱尝试着给秦栩打电话,想问问他这一天过得如何,但得到的依然是关机提示。她索性丢下手机,将有关秦栩的信息都从脑袋里过滤掉,然后坐在桌前专心画画。

  男友和闺蜜早晚都会离去,但她至少,还有一个工作室可以去好好守护。

继续阅读:第8章 新来的男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