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新来的男孩
陈心昭2017-01-01 19:083,676

  早上八点半,朱纱在一阵闹铃声中惊醒。她爬起来看看衣柜镜中的自己,果然挂着大大的黑眼圈。夜里工作到三点,早上又按时起床,难免会有些体力不支。但是她想到今天入职的新人,还是果断穿好衣服奔向门外。

  明亮的阳光穿透云层,洒在路人木然的脸上。皮鞋敲打在地面上,发出机械而富有生命力的声响。走在半路上,手机铃声骤然响起。朱纱停步拿起手机,打来的竟然是林警官。

  朱纱按了接听键,林警官开门见山问她有没有和秦栩在一起。

  “秦栩昨天就离开我家了,然后一天都没联系我。”朱纱顿了顿,“他去你那做笔录了吗?”

  “他来了,说得就是为惊悚片彩排那些事。”林警官发出一声哼笑,“在山区里杀头藏獒磨练演技,这种说辞还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啊。”

  “是啊,闻所未闻。”朱纱跟着附和了一句。

  “不过不得不说,惊悚片里需要的那种,生死存亡的感觉确实挺难找的。他用这种方法来体会,大概也不是特别难理解……就是道德上过意不去,实在太残忍了。”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多说些什么,帮秦栩把他的谎话圆一圆。

  没有办法,毕竟真实情况比谎言还要难以置信。朱纱深吸一口气,举步继续向工作室迈进。

  “你说得没错。不过有意思的是,我们把那个和秦栩一起登山的驴友也叫来了。他见到秦栩本人抖得跟糠筛似的,像是活见了鬼。”林警官继续道。

  “他有没有说什么?”

  “他说他亲眼见到藏獒一口咬在秦栩脖子上,血一下子就飚了出来,秦栩不可能还活着。然而现在科技水平那么先进,模拟飙血的设备一个比一个厉害,成功骗过驴友的眼睛还是很容易的。对吧,朱小姐?”

  电话那头传来金属打火机打开又关上的声响。

  朱纱站在写字楼电梯门口,注视着楼层数字缓慢跃动。

  “林警官,您想说什么?”她问道。

  “我打给你是想问你,你相信秦栩吗?”打火机依然在响,“虽然他的话没有大的漏洞,但警察的直觉告诉我,他在撒谎。”

  朱纱跟着人群走进电梯,不说任何话。

  “但我不明白他哪里撒了谎。如果真相是驴友所说的那样,我们不就都活见了鬼吗?”打火机发出急躁而快速的响动,“我大概是多心了吧。”

  “是啊,真相不可能像驴友所说的那样。”电梯门开了,朱纱走出电梯,“关于你之前的那个问题……”

  她刷卡走进工作室,有人向她微笑问好,于是她回以一个匆忙的笑容。

  “我相信秦栩。”她对着电话低声说道,然后转身晃进无人的会客厅,把门关上。

  “还有一件事。”林警官顿了顿,又道,“昨天秦栩正在做笔录的时候,他的二哥忽然过来了。秦栩和家里的关系似乎非常不好,在山上呆了那么久也没通知家里。他二哥也是听局里有关系的人说起,才一路摸过来的。”

  “是么。”朱纱轻轻应着,她也才知道秦栩竟然还有哥哥。

  “朱小姐,你听说过秦氏集团吗?”

  林警官的提问令朱纱微微一怔,但她迅速回答了一句“当然知道”。秦氏集团以制药起家,之后广泛涉及电子、食品和商业地产领域,至今已拥有不容小觑的规模,以及无可撼动的影响力。秦氏集团目前的市场估值在2000亿元人民币左右,它的名号,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秦栩是秦家的三公子。”林警官接下去的话,令朱纱感到一阵晕眩。

  她伸手扶住桌子,才使自己没有晕倒在地。

  “没搞错?”她捂着脑袋,沉吟着问了一句。

  “没有。他二哥拿证据证实的。”

  原来是这样。难怪秦栩在公司登记的背景资料都是伪造的。这种出身,的确有隐瞒的必要。但是等等,既然他出身豪门,那又为什么要一直委屈自己当十八线小明星呢?以他家族的财力,不可能拿不到一点儿好资源吧?

  而且,秦栩既然是豪门出身,那就更没理由听从叔叔的安排来当她的男友了吧?

  秦栩神秘奇诡的行为方式还有突然冒出的藏獒事件简直令朱纱脑子都要抽筋了。她决定以后一定要找一个哈士奇一样好懂的男朋友。

  “我一直觉得虐杀动物的人肯定是家庭不幸心理阴暗的人,这个秦栩在各个方面都令我非常意外。不过无论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豪门公子哥的身份是绝对错不了的。拴住他的话,一辈子也就衣食无忧了吧。”打火机再次发出清脆的“咔嚓”声,“但是朱小姐,他不配得到你的信任。这案子算是结了,虽然我依然迷惑,但肯定不会费力查下去,只是最后给你一句忠告,像秦栩这样的人,还是不碰为好。再见了,朱小姐。”

  电话挂断。

  朱纱心想这一定是林警官和她最后一次通话了,案子结了,但是却留下一小团一小团缠绕在一起的麻烦。

  她给秦栩打电话,依然没有打通。

  怎么回事,明明昨天离开前把电话号码给他了。他不至于失忆到连手机都不知道去买吧?

  算了,这样也好。反正也申明过是普通朋友关系了,她就安心和他保持距离吧。至于他本人,自然有他的家人会去操心。

  朱纱有些烦躁地收好手机,快速快门,就听砰的一声闷响,紧接着是一声低吟。恰好路过门口的李宇奇没有一丝丝防备,直接撞上忽然打开的门,怀中的手绘板应声落地,笔当场摔成两半。

  李宇奇木然片刻,低头将板子和笔捡了起来。

  “对不起。”朱纱满怀歉意,“你回头看看板子情况怎么样,要是都坏了的话,我赔你新的。

  “不需要。”男生眉毛微蹙,说话的语气像个赌气的小孩,“我找人去修。”

  “要不,你把修好的板子给我,我给你个新的,做个交换。”

  “说了不需要。”李宇奇将他的板子和笔紧抱在胸口,嘴唇紧绷成一条线,一副十分隐忍的样子。如果他是个小丫头,估计这会已经哭出声来了。不过这也不奇怪,很多画画的人对他们的板子都抱有一种特别的情感,对于他们来说,手绘板就是他们朝夕相处的战友,宁可自己骨折,也不愿板子被伤分毫。

  朱纱十分愧疚,觉得自己必须做些什么。

  “那今晚我请你吃饭吧。”她抬头直视他的眼睛,用近乎命令般的口吻说道。

  只要情商不是太低,应该是不会明确拒绝的吧,她在心中暗想,不过她并不抱太多期望,毕竟这一行盛产情商跌破记录的宅男宅女。

  “好吧。”李宇奇答应地有些不情愿,“我下班等你。”他不死心地捣鼓着摔坏的笔,低着头无声远去。

  朱纱默默地注视着李宇奇的背影。初次见他,他和卡姐面对面吞云吐雾,看起来过于高冷,然而相处下来,竟然觉得他还有几分可爱。

  下班后,朱纱和李宇奇一起走出工作室。朱纱问李宇奇想吃什么,李宇奇给了三种非常常规的答案,分别是“随便”,“听你的”以及“我都行”。

  朱纱在餐饮街上溜达了三个来回,而李宇奇也跟着溜达了三个来回,什么意见都不发表,沉默得像只小尾巴。朱纱一咬牙,伸手将他拽进一家平价西餐厅里。餐厅氛围不错,实惠的价格也不至于让新人过于忐忑不安。

  李宇奇点了一份铁板牛排,而朱纱点了一份奶油意面,再给两人配了蘑菇浓汤和橙汁。藏獒事件过后,她对大块的红肉有种本能的恐惧。

  菜上得很快,两个人都不是爱说话的主,于是只顾埋头苦吃。

  “你似乎心情不好,是因为婷姐要走吗?”

  朱纱从意面里抬起脑袋,就见李宇奇正很认真地看着她。不知为何,他清亮的视线竟然让她有些感动。

  “我刚和男友分手。”朱纱伤感地笑了笑。刚开始恋爱的时候,她总是好好掌控着隐私,不愿让任何外人知道他们的恋情。但现在分手了,似乎也没有严防死守的必要了。

  “这不是很好吗。”李宇奇咽掉嘴里的肉道,“可以自由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嗯。”朱纱轻轻应了声。她注意到李宇奇切割牛排的动作异常娴熟优雅,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

  察觉到她的视线,他停下动作,回以询问的视线。

  “你拿餐具的手势很标准,以前学过?”她出声问道。

  “我父亲是开西餐厅的。”李宇奇像是想到了什么,停下一会,又接着说道,“一到特殊节日,我父亲就会把餐厅布置得很漂亮。小时候我特别喜欢去餐厅里玩,看那些新奇的装饰物。再大一些以后,我就喜欢看那些客人。有些情侣以及夫妻,明明就过不下去了,却依然要在节日时一起出来吃饭,维持一份体面。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那样,其实我觉得,有时候放手也挺好的。”

  “你说得很好。我没想到你会讲出这种大道理,简直就像一个情场老手。”朱纱的眼里盛满惊叹。

  “才不是什么老手。”李宇奇安静微笑,“高中时曾有一个女孩追过我。我们交往后,她又觉得我老不理她,然后把我甩了。那是我唯一一次恋爱。”

  “你并不是特别喜欢她吧?”

  “喜欢啊。只是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在恋爱上。”

  “以后不能这样。”朱纱望着李宇奇的眼睛,认真说道,“时间是很宝贵的东西,一定要花在喜欢的人和事上。你既然喜欢她,就要为她花时间。如果你无法做到,那无论什么样的女孩你都留不住。”

  有那么一瞬间,他们彼此凝望,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好的,我会听从纱姐的教诲。”他垂下脑袋,细碎的短发落了下来,遮住他的眼睛,令她看不清楚他的神情。

  “我们碰个杯吧。”朱纱突发奇想,举起自己的杯子,笑眯眯地望着李宇奇,“祝我们前程似锦,早日遇到对的人。”

  李宇奇动了动嘴角,正想举杯,身上却忽然被一片暗影所笼罩。

  朱纱抬头,就见秦栩如悄无声息地鬼魅般站在桌旁,一身黑衣,配一副墨镜。

继续阅读:第9章 妖千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