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妖千岁
陈心昭2017-01-04 19:253,785

  印象中秦栩不常戴墨镜。他上一次戴墨镜,是因为拍戏时被近视的女主角打到眼眶。毕竟十八线小明星没多少人知道,如果真能在街上遇到求签名的粉丝,那也是增加人气的绝好机会。<p>  此时秦栩那副超级墨镜正对着朱纱,面无表情,看起来冰冷强势,令人心生敬畏。<p>  “这么快就又找到一个小鲜肉,很厉害呀。”秦栩忽然转头望向李宇奇,在绽放出迷人笑容的同时伸出手来,“你好,我是朱纱包养的小狼狗,不过现在已经和她分手了。初次见面,请多关照。”<p>  李宇奇没什么反应。他静静地坐在座位上,眼观鼻,鼻观心。<p>  秦栩这货,竟然在单纯的新人面前秀起了演技。新人才刚刚踏入社会,三观怎么经受得住这样的洗礼。<p>  朱纱在心中大喊了一句“我的妈”,然后平静地站了起来。<p>  “不要闹了,他是我工作室的新人。”朱纱伸手将秦栩拽到身旁,有些愤愤地对着他的耳朵吹气,“而你又是谁呢?是演员秦栩,还是秦家三少爷,或者是什么基因变异的神奇物种?”<p>  “出去聊。”秦栩平静地回答了三个字。<p>  朱纱有些犹豫,她望向李宇奇,这个男生依然没有任何反应,眼观鼻,鼻观心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p>  “宇奇?”她小声呼唤道。<p>  男生似是终于回过神来,他轻轻扫一眼朱纱盘子里的面,抬头对秦栩说话:“如果不是急事,就等我们吃完饭再说。”他的言语里带着隐隐的排斥,显然是不喜欢秦栩的忽然出现。<p>  秦栩弯唇一笑,他摘下墨镜,意味深长的视线轻轻滑过李宇奇,以及他面前的杯子。<p>  “砰”!<p>  好端端放置在桌上的杯子,顷刻间便炸裂开来。透亮的碎片在附近服务生的惊呼声中四处飞溅,其中有一片擦过李宇奇的面颊,留下细长的血痕。<p>  李宇奇怔怔地坐着,像是石化了似的。<p>  “秦栩!”朱纱忍不住叫道。<p>  秦栩弯下颀长的脖颈,学着她的模样在她耳畔吹气:“现在,愿意跟我出去了吗?”<p>  她紧咬住嘴唇,只觉他气息拂过的地方,留下一片鸡皮疙瘩。<p>  “你等下,我去付钱。”她拿起包,迅速走向收银台。<p>  “我来。”李宇奇这时倒反应奇快,迈动长腿抢先站在收银台前。<p>  “说好是我请。”朱纱双手用力,企图将他推开。<p>  “我没答应。”李宇奇岿然不动地站在收银机前,淡定刷卡付钱。<p>  朱纱长长叹息,最无奈的就是这种情况,非但没把欠下的人情换上,还硬生生让人看了一场戏。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下次打工资的时候算上饭钱就好。<p>  “那个男的,感觉怪怪的。”顺着李宇奇的视线,朱纱看向饭店门口。秦栩正站在那里,背对着他们等待着。<p>  “为什么他晚上还戴墨镜呢,”李宇奇有些迷惑地问道,“该不会被现在的金主打到眼睛了吧。”<p>  “你还真信。”朱纱看着李宇奇脸上的血痕,发出一声苦笑。<p>  她正好带了创可贴在身上,于是她拿出一条,贴到李宇奇的脸上。<p>  “纱姐,”李宇奇认真地看着朱纱,停了好一会儿后,才一字一顿地说道,“需要我帮忙吗?”<p>  男生的话像是一股温暖的泉水,缓缓流过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然而她是工作室的负责人,保护员工是她的职责,她怎能让他反过来保护她。<p>  “你能帮上什么,乖乖回去吧。”她微微一笑,便转身向秦栩走去。<p>  秦栩见朱纱走近,便迈开双腿快步向外走去。<p>  “那杯子是你弄炸的?”她一边追着他的步伐,一边竭力压低了声音问他,“仅仅是看一眼,就能让它爆炸?”<p>  他没有回答,依然往前走着。<p>  “难道浴室里……”她猛然想起了什么,顿住脚步,一脸诧异,“浴室里的杯子……其实是你……”<p>  他用惯常的柔和微笑作为答复,顺便按动自动车锁,不远处的凯迪拉克发出一声鸣叫。<p>  朱纱一时语塞,抬头望向那辆凯迪拉克。这辆外观有些陈旧的二手车据说是秦栩花十五万从某个演员前辈那儿买来的。现在一想觉得真是奇妙,他为什么要隐瞒自己贵公子的身份在演艺圈里摸爬滚打那么多年,也太不把自己的青春当回事了。<p>  “你太嚣张了,你不该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示你的超能力。”她瞪着他俊美的侧脸,实在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还能维持一副从容镇静的模样。<p>  “还有其他要叮嘱的吗,我的超能力导师?”他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令她一阵语塞。<p>  她只能愤怒地哼一声,跟着他走到凯迪拉克边上。<p>  “顺带一提,炸了你家玻璃杯是因为那时我还控制不好力量。”秦栩为朱纱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不过刚才那一炸,令我信心倍增。”<p>  朱纱只觉一口气堵在喉咙里,实在是噎得慌。<p>  “你炸的玻璃杯,是你以前送我的东西。”她沉默半晌,轻声说道。<p>  “这样。”他微微一怔,“那真是抱歉。”<p>  “你要带我去哪?”她又问。<p>  “随便转转。”他修长的手指在车顶上轻轻敲了敲,“你最好答应,不然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已经死过一次,但你应该一次都不想体验。”<p>  “以前的秦栩从来不会威胁我。”朱纱木着一张脸,坐进副驾驶座。<p>  “这只是个有些刺激的玩笑。”秦栩也坐进车里,然后弯身为她扣好安全带,“你连这个都接受不了,人生不会很无趣吗?”<p>  是啊,再如何都不会比你有趣了。朱纱正在心中暗暗吐槽,秦栩却忽然一脚油门,车一下就窜进深黑的夜里。<p>  “你开慢点。”朱纱心经胆颤地看一眼仪表盘,八十公里。她缓缓扭头,看见秦栩一脸淡定,而那副墨镜也依然纹丝不动地架在他高挺的鼻梁上。<p>  他走路的时候像杀手,开车的时候像个马路杀手。<p>  “你为什么要戴墨镜开车?”朱纱忍不住大喊,“你这样我有点害怕!”<p>  在一个红灯亮起的路口,秦栩有些无奈地摘下墨镜:“我在山上这几天正好旷掉了一个广告代言的工作,给广告商带来不小的麻烦,他们现在正满世界追杀我。”<p>  “那……你要怎么办?”<p>  “先躲过这阵。”红灯变绿,秦栩靠在椅背上柔柔软软地说话,顺带一踩油门飞冲出去,“我已经解除了和原经济公司的合约,准备另寻东家。”<p>  朱纱轻轻点头。她忽然想起来,过去的秦栩也是喜欢开车的,每次开车送她,他总是表现得十分愉悦,眼里闪着明亮的光。不过她有些不敢坐他的车,因为他总是开得飞快,尤其是夜晚无人的时候,他的二手凯迪拉克就像西班牙奔牛节上四处乱窜的牛一样,充满了癫狂的气质。<p>  秦栩似乎,真的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柔和。他可能只是一只伪装成猫咪的狼。<p>  此时秦栩开着车奔驰在城市中的高速公路上。公路上没几辆车,二手凯迪拉克如同威风凛凛的将军,所向披靡。朱纱看一眼仪表盘,一百六十公里。她闭上眼睛,心想索性随他去吧,既然他那么爱开车,那就让他开吧。<p>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那家餐厅的。”她忽然想起什么,问道,“难道是用异于常人的听觉捕捉到了我的动向?”<p>  “事实真相是,你的包里有追踪器。”<p>  “什么?”<p>  朱纱立刻打开包,将东西全部倒出来,然后认真摸索。很快,她在内衬的角落里摸到一枚黑色的纽扣型物体。她用力拉扯,还是没法把黏在包里的追踪器拽下来,她索性打开车窗,将整个包都扔了出去。<p>  “这是以前的我放进去的,我不久前才想起它的存在。”秦栩微笑着瞥她一眼,“我还没想起放这东西的原因,但是我还是想要重申,我绝没有任何害你的想法。”<p>  朱纱用力揉按着太阳穴。谁能告诉她,她出身豪门的演员前男友为什么要在她的包里装追踪器?<p>  “如果不想害我的话,不要靠近我就好了。”她无力地说道。<p>  “那是做不到的,因为你是唯一一个知道我有超能力的人。”<p>  “一般来说……唯一知道真相的人都会被灭口。”<p>  “但我把你当自己人。”<p>  朱纱无奈地笑了一下。她知道再追问追踪器的事也是徒劳,涉及到过去的事只会令他们之间的谈话陷入僵局。<p>  她索性说服自己想开一点,开启一个相对轻松的话题:“昨天你做完笔录后,都干了些什么?”<p>  “去住的地方整理了一下。哦对了,因为新买的手机有故障,总是突然关机,所以我刚去换了个好的回来。”<p>  原来如此,所以才总打不通他的电话。<p>  “今天我抽空回了一趟家,我爸的家。”秦栩突然又说道。<p>  “豪门秦氏的大宅吗,感觉如何?有没有成百上千的菲佣站在两旁齐声喊‘欢迎三少爷回家’?”<p>  朱纱顿时坐直了身体,眼中盛满好奇。她忽然觉得她和秦栩就像两个沉迷于冒险游戏的小孩子,他们正在一同探索豪门演员不为人知的神秘私生活。这还挺带劲的。<p>  “管家想找我叙旧,但现在的我对他毫无印象,应付得非常艰难。不过多亏了他,我找到了想找的资料。”<p>  “什么资料?”<p>  秦栩依然在高速公路上开车,车速稳定在一百公里左右。他的表情慢慢变得凝重起来,仿佛谈话这才进入正题。<p>  “你知道牛郎织女的传说吗?传说牛郎在织女洗澡的时候偷藏了她的羽衣,织女回不到天上,只好嫁给了他。而我们秦家,就是牛郎家族的后裔。”秦栩停顿半晌,才继续说道,“族谱里是这么写着的,不过后面的事,就是管家告诉我的了。”<p>  朱纱屏息凝神,静静地听着。<p>  “其实织女和牛郎并不像神话中那样恩爱。织女一直想返回天上,但是牛郎不愿意,一直藏着织女的羽衣,织女因此十分仇恨牛郎。织女生下一儿一女,那个儿子天赋异禀,身体矫健,五感敏锐,能够死而复生,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体里流淌着复仇的血。母亲无法回去天上的怨念,对强迫她结婚的牛郎家族的憎恨,都一并传给了儿子。儿子杀了秦家很多人,然后销声匿迹,无影无踪。据说每隔一千年,那个儿子的血脉就会在一个秦家后人的身上苏醒一次,带领秦家走向毁灭。因此后人称那个儿子的血脉,为‘妖千岁’。”

继续阅读:第10章 不让你死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