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不让你死掉
陈心昭2017-01-06 21:173,098

  车驶下高速公路,在漆黑空旷的城市街道上奔驰。车内以及车外都是一片寂静,偶尔有带着音响的摩托车疾驶而过,留下刺耳而激烈的鼓点。

  “所以,你就是妖千岁。”朱纱沉默许久,轻声说道。

  朱纱闭上眼睛,仰头靠在椅背上,呢喃着那个如同魔咒一般的称呼——“妖千岁”。

  在黑暗深处,她仿佛看见一个长发飘摇,身穿古装的男子,他的双眼中燃烧着仇恨的火,苍白消瘦的面颊上凝固着暗色的血。

  她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睛,定神看着路灯之下清冷的街道:“但是,我还是觉得难以想象。神话怎么可能和现实联系在一起。”

  “也有一种说法,说织女其实是外星人,羽衣其实是她的飞行器。”秦栩悦耳而舒缓的嗓音在狭窄的空间中响起,“按照这种说法,那我就等于是继承了外星人的基因。”

  “也就是说,袭击你的藏獒其实是一个契机。你体内的超能力基因,因为它而觉醒了。”朱纱若有所思地望向秦栩的脸。

  “嗯,算是因祸得福吧。”秦栩微笑着,细长的眼睛微微弯起。不知为何,他的声音里透着一股难以捉摸的凄凉。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车内一片寂静。

  “那么管家说的话,会是真的吗?”过了一会儿,朱纱询问道,“你会带领你的家族走向灭亡吗?”

  “不可能吧。”秦栩话音刚落,正处于高速行驶状态的车却忽然偏离了道路,向一旁的草坪冲去,轮胎在地面上急速摩擦,发出刺耳的鸣叫。

  “秦栩!”朱纱惊叫着身边人的名字,然而秦栩却是一副恍然未闻的样子,眼中仿佛蒙着一层灰。

  “秦栩!”她的尖叫被震耳欲聋的金属撞击声所覆盖。凯迪拉克如同气势汹汹的铁虎,一头撞裂草坪外围的铁栏杆,却依然没有减速的迹象。车无所顾忌地驶入草坪,向着一颗粗壮的老树直直冲去。

  朱纱急中生智去抢秦栩手中的方向盘,然而秦栩的手像是钢铁一般,死死钳住方向盘,并不挪动分毫。

  朱纱本能地将手交叠在脑袋前方,然而就在即将撞上树木的瞬间,车却忽然来了一个急刹。身体猛的前倾,安全带勒进肉里,朱纱差点把晚饭吃的意面给吐了出来。

  她剧烈地咳嗽了一会儿,然后转头看向秦栩。秦栩趴在方向盘上,看不见表情,但他的身体颤抖得非常厉害。

  他在害怕。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知道他在害怕。

  她缓缓伸手,就在即将碰触到他肩膀的时候,他却忽然开口说话了。

  “抱歉,我的记忆又恢复了一点。”他紧咬着牙齿,说得有些费力,“我有些……不太适应。”

  “不是好的记忆,对吗。”她柔声说道,“觉得痛苦的话,可以告诉我。”

  “抱歉。我不想说。”

  于是再次陷入沉默。

  朱纱摸了摸脖子,冷汗已经湿透了她的衣领。她打开车窗,让带着青草味道的风钻入车里。身边的秦栩发出急促而痛苦的喘息声,如同一只被猎人追赶的狼,悲凉而无助。

  “说点什么吧,”秦栩轻声道,“求你。”

  朱纱有些无措,她迅速在脑海里搜刮有趣的笑话,但竟然一个都没有想到。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她凝视着他后脑勺上的乱发,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我在想一个叫黎依的演员。”她没有说谎,此时此刻黎依的音容笑貌就如同一块石头堵在她的脑海里,令她无法去想别的事情。

  “你失踪的时候,黎依跑来找我,说她一直很喜欢你。”朱纱瞥一眼秦栩,“对了,黎依是你以前的同事,不知你还记不记得。多亏了她,我才想到要报警。但是,我不喜欢她。”

  秦栩的喘息不再像刚才那样痛苦了,他趴在方向盘上,安静得像是已经陷入沉睡。

  “我们现在算是分手了,只是普通朋友。这样的话……你会去找她吗?”她有些尴尬地望向窗外,“咳……我只是有些好奇。”

  秦栩依然没做任何反应,于是她转了转眼珠,自顾自继续说下去:“之前我说了你一大堆缺点,其实那并不全面……无论是之前的你还是现在的你,都有非常独特的吸引力。你不要害怕,不需要害怕任何东西,你有很多人喜欢,只要你愿意,一定会有很多人支持你。”

  朱纱想了想,还是把手放在秦栩的后背上,像安抚一只树袋熊般安抚着他:“你放心,我不会拿你告诉我的这些小秘密来威胁你,伤害你。而我唯一的执念,是想知道过去的你到底有没有真的喜欢过我……不过这并不重要,一点都不重要。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有太多太多事,比这个重要了。”

  “不是……这样的。”

  秦栩的声音虚弱无力。他慢慢抬起头来,眼眶竟然有些泛红。他好像经历了一场浩劫,只剩下一丝细弱的生命力,脆弱至极。

  朱纱的脑袋有片刻的当机。印象中,秦栩很少露出这样的神态。他的脸上时常挂着温柔的笑容,令人捉摸不透。他用笑容武装自己,也用笑容与他人保持距离,他很少让别人看见他受伤亦或痛苦的表情。

  “秦栩?”他这个样子,令她有些心乱,“你到底想起了什么?”

  “没什么。”他深吸一口气,强打起精神,“太晚了,我送你回去。”

  “哦。”

  像是察觉到了朱纱口吻中的不高兴,秦栩在倒车的同时轻轻瞥她一眼。不知是不是泛红的眼眶的作用,他的眼神中竟多了几分戾气。

  “你想知道的,我早晚会告诉你。” 他顿了几秒,收敛起眼神,笑容中有些隐忍,亦有些哀伤。

  疯牛一样的凯迪拉克很快就狂奔到了朱纱的住处。

  朱纱小心翼翼地捧好腿上的东西,打开车门。

  “不邀请我上去坐坐吗?”就在她转身想要和秦栩道别的时候,秦栩忽然开口问道。

  他在微笑。虽然这笑容带有明显的伪装意味,但他整体看上去比刚才好多了,这令她感到放心。

  “我说过的吧,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她回以微笑,“普通朋友不该总是去彼此的家里。”

  “普通朋友也不该睡一张床吧?”

  “你是怪我那天没能把你踹下床去吗?”

  朱纱带好东西转身,正要下车的时候,却忽然听见“砰”的一声,车门竟然又自己关上了。她愕然一惊,三秒钟后才反应过来,这又是秦栩干的。他总是在莫名其妙的地方使用他的能力。

  她脸上的笑容顷刻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愤怒的神情。她猛地转过头去,却见他一手架在方向盘上,纤长的手指揉按着太阳穴,笑容有些邪气又有些苦涩。

  “你也知道我现在心情很糟,”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如琴音般悦耳,却又如夜风般阴冷,魅惑与危险共存,“留我一个人的话,我不知道会做出些什么事。”

  “可你不愿分享那些让你心情糟糕的回忆。”朱纱略带嘲讽地说道。

  “还不到分享它的时候。”秦栩的喉结艰涩地滚动了一下。

  “那你只能自己想办法从现在这种糟糕的处境里走出来。”朱纱顿了顿,忽然觉得自己这么说有些无情,于是又接着补充道,“就像获得妖千岁的超能力一样,我再想帮助你也没用,最终要适应它,消化它的人,都只能是你自己。”

  “你想帮助我?”秦栩微微侧头,向朱纱伸过手来。

  朱纱本能地向后躲了躲,但并没什么用处。秦栩细长的手指穿过她光滑黑亮的直发,发丝在他的指腹间摩擦着,发出嚓嚓的声响。他似乎一直都很喜欢玩她的头发。

  “嗯。”她轻轻应了声,“我关心你。尽管我也不想死。”

  她的话让秦栩笑出声来。

  “还有别的建议吗,我的超能力导师?”他微笑着询问,假装自己是个乖巧的学生。

  “嗯,你四处滥用你的力量,简直就像一个发现新玩具的小孩子。我觉得你应该克制一点,万一搞出人命就不好了。”朱纱看了看门,又看了看秦栩,“我可以走了吗?”

  秦栩勾起嘴角,然后俯身向她。

  “我会谨遵你的教诲。”他近距离凝视着她的面容,美好的声音如魔咒般萦绕在她耳畔,“朱纱,你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我不会让你死掉的。”说完,他悠悠伸手,为她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

  朱纱抱着自己的东西迅速跳出车去,仿佛惊魂未定般大口喘息着。然后她目送着陈旧的凯迪拉克以一股逼人的气势冲进夜幕,消失得无影无踪。

继续阅读:第11章 老师的口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