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老师的口述
陈心昭2017-01-07 19:173,693

  朱纱的工作室有一个官方微博。漫画连载的进度,还有各种成稿、草图都会发布在微博里。一些对漫画不满意的粉丝偶尔会在评论区里出言不逊,甚至破口谩骂。

  朱纱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开小号在评论区里回骂那些口无遮拦的读者。虽说没素质的人随处可见,但她就是无法对他们视而不见。她甚至还能在激烈的键盘战争中找到一丝别样的快感。

  这天深夜,朱纱在连续回复三个野蛮读者后,心神愉悦地打开啤酒喝了一口。她随手刷新微博,一条漫展消息便顺势飘入她的眼帘。朱纱用力一拍脑门,她都忘记漫展的事了。

  三天后,朱纱所在的城市即将举办一场漫展,规模很大,门槛不高。本来她打算跟工作室里的同事一起去漫展租个铺位宣传作品的,偏偏事情太多,她也就忘了这茬。朱纱换下名为“我天天问候你全家”的喷人专用小号,登上名为“朱纱爱画画”的大号进一步了解漫展资讯。

  也就在这个时候,朱纱收到一条私信。拥有三十万粉丝的一线漫画家阿兜老师询问她是否会去漫展,他要去那里办签售,正巧可以见个面。朱纱顿时一阵激动,感到肾上腺激素不要钱似的分泌。

  朱纱和阿兜相识于大三时期。那时她还是个青涩的画手,在网上四处搜寻插画的活干。然后她就在一个群里认识了阿兜,阿兜认为她有画漫画的天赋,给了一些意见后便把自己的漫画编辑介绍给了她。当她正式踏上漫画连载之路后,才知道阿兜原来是圈内响当当的大神,而那天他之所以愿意搭理她这个无名作者,无非是因为做了腰间盘突出的手术正在养伤,实在是闲得蛋疼。

  朱纱没有多想,立刻回了条“漫展见”的消息出去,没过多久,阿兜发给她两条消息,一条消息是一个微笑的表情,另一条是一串手机号码。画画的似乎都不爱打字,字数能怎么省就怎么省。朱纱望着那个微笑表情,在屏幕这头也渐渐露出一个微笑来。

  既然没做准备,朱纱便决定一个人去漫展。去签售现场见见领她进门的阿兜老师,顺便了解一下行业动态。

  漫展当天正好是周日,朱纱一口气睡到中午,然后带上自己的分镜稿,以及前天晚上就买好的水果礼盒直奔漫展会场。

  签售会已经开始了,包括阿兜在内,现场有四位漫画家正在进行签售。读者们在签售的舞台前排起长龙,黑压压一片。朱纱想了想,觉得反正也没啥事,干脆就排队吧。她一边排队,一边拿手机刷起微博来,顺便又用小号回骂了几个嘴巴不干净的读者。

  朱纱顺着队伍一点点向前挪进。她终于近距离看到阿兜的长相。他远比她想象的要瘦,有些驼背,面颊凹陷,带有几分江湖浪子的格调。他的手像缝纫机的针一样快速摆动着,给读者签名的同时,还顺带画上几笔涂鸦。

  朱纱前面还有两个人的时候,工作人员忽然走来通知时间到了。签售结束,阿兜放下手中的笔,站起身就要离去。

  朱纱觉得自己有必要做些什么。

  “阿兜老师!”朱纱大喊着挤开前面的人,奔向阿兜。周围的读者发出不满的声音。

  两位工作人员跑来拦住朱纱,然而朱纱依然不屈不挠地喊着阿兜的名字。

  阿兜停下脚步,回过头来。他有一双幽深的眼睛,眼白上血丝遍布,显出一种常年熬夜而形成的疲态。

  在看到朱纱的瞬间,他原本温和的神情竟然变得异常阴冷。

  “阿兜老师,我是朱纱!”朱纱喘着气大喊。

  阿兜停在不远处,他定定地站了许久,没有任何动作。

  朱纱和工作人员一时间都非常迷惘。

  难道大神认识的人太多,不知道我是谁了?朱纱有些犹豫,正在想要不要当场给阿兜打个电话以证明自己,阿兜就快步向她走来。

  “你……”他沉吟片刻,嗓音比同龄的男人更加沙哑。

  “你是不是认识秦栩?”他与她对望,眼中有万千思绪汹涌起伏。

  朱纱一脸错愕,她怀疑自己听错了,但很显然她没有。

  “你是不是很有钱?”他接着问了一个更加匪夷所思的问题。

  “老师?”朱纱一脸懵懂。

  “跟我来。”阿兜突然抓住朱纱的手腕,在会场里小跑起来。

  四周人影晃动,喧嚣声如流弹般在耳畔此起彼伏。朱纱怀疑自己在做梦,但是手腕处传来的隐隐的痛感告诉她,她绝对是在比梦更离奇的现实当中。

  无人的楼梯口,阿兜松开朱纱。他点一支烟,靠在窗口抽起来。他过分消瘦的身躯微微佝偻着,显现出在同龄人身上很难找寻到的沧桑感,但却也有其迷人的地方。

  朱纱靠在窗户的另一侧,微冷的风擦过她的脖颈吹入楼道。

  阿兜把烟夹在手里,歪头凝望着朱纱。他紧蹙着眉毛,比起交流,他们之间更像是在进行一场无声的审讯。

  朱纱有些摸不着头脑,放在包里的分镜稿也不知该不该拿出来。

  “你认识秦栩。”阿兜低声说着,仿佛自问自答般,“如果不认识,你会立刻否定,而不是像这样一脸惊讶地沉默着。”

  “是,我认识他。”朱纱沉默半晌,轻轻点头,“老师,您究竟想说什么?”

  阿兜缓缓将一只手撑在布满灰尘的窗框上,用沙哑的声音道:“我想让你离他远一点。”

  朱纱感觉她的男友……哦,不,前男友秦栩就像是都市传说里神秘莫测的鬼怪,警官,女明星,驴友,漫画家老师……他们对他都有自己的看法,但没有人知道他真实的模样。她原以为藏獒事件后关于秦栩的种种怪事可以告一段落了,怎知她还是太天真。直觉告诉她,漫画家前辈阿兜老师这里已经准备好了一个重磅炸弹,就等着炸她。

  “老师,您认识秦栩?”朱纱有些戒备地看着阿兜。

  “八年前,我二十岁,那时的我不要命地追我们系里最漂亮的姑娘。但是系花不喜欢我,她只当我是个知心朋友。”阿兜目光阴沉,抽完一根烟又接着抽第二根,“系花喜欢一个比她小的白净男孩儿,也就是秦栩。我恰巧有个富二代朋友,他是秦栩的高中同学,他说秦栩的家庭背景一直都是个谜。秦栩似乎是个出道很早的演员,不过我对演艺圈向来不感兴趣,也就没多关注。”

  朱纱低头抿住嘴唇,心情颇为复杂。她最初以为秦栩这样的十八线艺人,生活相对来说应该是比较简单的,但现在看来,完全就不是那样。在他本人的社交圈里,他或许一直都备受瞩目,活得风生水起。

  “秦栩和系花相恋了很短一段时间,之后就分手了。系花又有了新的男友,但她一直忘不掉秦栩,毕业的时候跳楼自杀了。”阿兜沙哑的声音缓缓流淌进朱纱的耳中,“那个男人是毒药。之后我碰巧在一场酒会上看到他,他身边站着一位富豪千金。哦,忘记说了,系花家里也很有钱。我想他大概只喜欢接触有钱人家的女孩儿。”

  阿兜说完后,便露出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朱纱知道他已经把记忆中最残酷的部分讲出来了。

  秦栩虽然是个十八线艺人,事业不算出色,但他可是货真价实的豪门阔少,当然有理由优先接触身世好的女孩儿,这一点朱纱倒是并不疑惑。她只是为自杀的系花感到遗憾。

  “系花和秦栩恋爱的事是个秘密,除了我几乎没人知道。所以系花自杀的真正原因,也没人知道。”阿兜顿了顿,“系花身前对我说过,有次她去秦栩家,偷翻了秦栩的抽屉,看到好多被打印出来的照片,而那些照片的主角都是一个人,一个还没成年的小女孩儿。系花偷偷带了一张小女孩儿的照片回去。系花去世后,我去她住的地方,找到了那张照片。”

  阿兜面无表情地凝视着朱纱。朱纱没有逃避,任由他凝望着自己,身体里的血液却在一点一点变冷。她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很不好。

  “那照片上的女孩,和你几乎一模一样……不,那照片上的就是没长大的你。”阿兜终于转过头去,背靠着窗框,“我对人物肖像过目难忘。如果我的这种能力没出错的话,那么我猜秦栩跟踪你至少八年了。”

  “不可能!”条件反射般的,朱纱大叫出声。

  她的心在空荡荡的胸膛里来回晃动,她无法不去思考阿兜的话,思考他所说的可能性。她在混乱的脑海中快速搜索,既无法找到证据去证实这种可能性,但也无法推翻。

  “我一向不喜欢跟别人提过去。之所以提起,是因为我觉得不说不行。”阿兜仰头吐出一个烟圈,他过分消瘦的面孔显露出几分中性的美感,仿佛此时此刻,他与脑海深处那个曾经深爱过的女孩融为了一体。

  “对不起,阿兜老师……我不是怀疑你……我只是……有些难以接受。”朱纱停顿许久,才开口说道。她以为自己足够镇静,然而当开口说话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话语里都是颤音。

  “秦栩很可能是个只对富家千金下手的人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埋伏多久都不足为奇。”阿兜忽然伸手,瘦长的手指竟然如爪子一般狠狠钉在朱纱的后衣领上。他拽着她,让她看清他眼中的笃定,“所以我再讲一次,你要远离他。”

  朱纱忽然觉得眼睛有点难受,不知是不是被阿兜的烟熏到了。她揉了揉眼睛,手指一片湿润。

  “阿兜。”一位助理模样的年轻女孩忽然推门走进楼梯口,“下午的行程还照常吗?就快来不及了。”

  阿兜点了点头,继而转头看向朱纱:“我要去朋友的公司转转,你要来吗?”

  这是个绝佳的机会,既可以和大神聊天增长学识,又可以见识大神的交际圈。但是朱纱偏偏不想去,仿佛这场谈话耗尽了她全部心力。

  朱纱拒绝了邀请,并将手中的果盒塞进阿兜手里,说是给他的见面礼。

  阿兜怔了怔,随即对朱纱露出感谢的笑容,然后带着果盘和助理走了。

  朱纱一个人站在楼道里失神许久,她终究没能找到和大神交流画技的机会,但这也在意料之中。她拿出画稿,一页页翻动着,脑海里出现的,却都是秦栩的脸。

继续阅读:第12章 突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危险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