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同生死
南湘子2020-02-06 16:442,478

  明安灏轩只按着小九的脑袋往下压去,身子往后一弯。左手手腕扬起,乾坤扇生生的与那支羽箭撞在一起。顿时明安灏轩被那羽箭的力量推着飞出了几步远。手腕轻转使力,便生生的让那羽箭在空中转了个方向,朝着隐在暗处的杀手射过去。

  小九被明安灏轩一路带着飞出几步远,隔着重重雨帘,她还是可以听到在隐暗处的雨帘后,传来一声闷响。之后狂风席过,空气满满的都是浓郁的血腥味。

  小九被明安灏轩一路引着落地,明安灏轩的身子明显失力,他的脚步在地上一路滑着往后倒去。最后他半个身子压在小九身上,这才可以停驻下来。小九仰头看去,却发现明安灏轩的嘴角渗出了一抹鲜红。

  雨还在下,围在屋子四周围的杀手蠢蠢欲动。南宫绝缓缓抬手,示意暗处的人不必动手。他长身玉立站在风雨中,斜长的双眸泛着点点嗜杀的戾气光芒。他此时看明安灏轩,宛若在看一具尸体。

  “二公子,你还能撑到什么时候?”南宫绝的声音很冷,冷到让小九觉得这个声音自己似乎在哪里听过。脑海中一个模糊的影像掠过,她却抓不住。

  明安灏轩半个身子靠在小九身上,他用着小九支撑着才不至于倒下。但脸上神态却依旧是一脸狂傲之态,外人看来仿佛要倒下的不是他明安灏轩,而是对面的南宫绝。

  明安灏轩握着扇子的手紧拽成拳,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桃花眸微敛道:“撑到你死在我前面的时候。”

  南宫绝唇边勾起一抹冷笑说道:“有意思。”

  之后便缓缓抬起手中的黑玉银弓,他的动作很慢,雨水落在箭弦上成串滴下。小九惊慌欲逃,明安灏轩一只手勾住她的脖子,紧紧的将她按在自己胸前,他的唇几乎贴在小九耳边,轻声道:“你跑不掉的,今夜,你我注定要同生共死。”

  他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吐在小九的耳边,小九身上的鸡皮疙瘩一层层冒起。她不明白这个人明明重伤到连站立的力量都没有,这一刻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锁住自己。

  小九摇头,她还不想死,她还没活够,还没真正看到这个世界。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不应该就这么结束。她一只手用力想要掰开明安灏轩的铁腕。然而每一次挣扎,每一次都是徒劳。明安灏轩一手死死的压制住她。

  小九一双黑眸洞张,惊讶过度的她看着南宫绝那架势惊讶的张大嘴。南宫绝,长眸微眯,挽弓搭箭,箭满式成。她双目再看见南宫绝手拉弓弦,最后两个手指一松。

  嗖一声,离弦箭分风化雨裹挟着一股雷霆之力朝她面门射过来。小九认命的闭上眼,看来自己今夜是真的要死了。大雨还在下,明安灏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小九拎在自己面前。

  彭一声,明安灏轩被那一箭震开来。银亮的箭刃一箭刺穿小九的肩胛骨,羽箭没入小九胸口,穿肩而过的一箭也刺穿了明安灏轩的胸膛。

  一箭下去,明安灏轩当即双手一软,松开了小九。一只脚单膝跪地。一箭带着两个人,因为他的跪落,小九也连带着摔下来。她身体的血液像是忽然寻到一个突破口,纷纷朝那个伤口涌出来。

  小九迷离的双目不解的看着明安灏轩。就在今日白天的时候,她还给他送过水,就在之前,她还为他包扎伤口。她之前还在想,就算他不会救自己,可是也不应该这样对自己啊。

  她不明白,想不明白。自己没有害人心,为什么还要受到这个不必要的伤害。

  南宫绝一步步朝着明安灏轩走过来。就在之前,他们在山顶埋伏才使明安灏轩重伤,现在他能给一箭再伤于他,也因为之前山顶上的那一场对决。

  雨滴砸落下来,溅起的泥水浆将小九白皙的一张小脸变得污浊。她的血液沿着雨水流下来,很快就流到了南宫绝的脚边。

  墨色黑底长靴,一脚踩下地上溅起一片血水,污了他那双原本就不怎么干净的靴子。这下轮到南宫绝居高临下的睥睨着明安灏轩,他冷声道:“二爷,你才是死在前面的那个人。”

  “是吗?”明安灏轩挥扇砍断羽箭,这一扇下去,箭头彻底没入他的身体里。小九因为失去身后这一个支撑,猛的从旁栽倒下去。

  明安灏轩缓步站起来,身上的冰蓝衣衫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血污,泥浆,雨水,都让他稍显狼狈。明安灏轩,一手挥起乾坤扇,当即化雨为刃朝南宫绝扑过去。雨刃在距南宫绝面门一寸的地方,硬生生被南宫绝化起的一道屏障隔挡下来。然而那一群隐藏在暗处的人,却没有这么高的功力,雨刃所到之处,化雨为刃,雨割断喉咙。鲜血流了一地。

  明安灏轩收扇为柄,飞身朝着南宫绝扑过去。南宫绝跟前,一道无形屏障将明安灏轩隔离在外。明安灏轩赤红着双眸,身后发丝飞散,状若魔鬼张狂道:“我若身死,当拉得你垫背!”

  话落周身绽出数道蓝光裹挟着他冲破南宫绝的禁咒。南宫绝长眸微敛,这是一个以命换命的打法。拼的就是谁比谁心狠。风云暗涌,骤雨狂落,每一滴雨水在落进那一圈蓝光之内都华为刀刃朝着南宫绝刺过去。

  护障内,南宫绝双脚往后一跨,长箭搭上弓弦,薄唇紧抿。头顶上那顶斗笠被风刮落,露出三千华发,银白胜雪。闪电劈下来那一瞬,他手中的箭离弦朝明安灏轩刺过去。

  羽箭穿过仙障,碎裂雨刃。直插进明安灏轩的胸膛,一路乘着风势只将他钉入身后的树干上。仙障碎,无数雨滴为刃化作点点流光,飞向南宫绝。蓝光阵内,暗红血色翻涌。

  风过,南宫绝身上蓑衣尽碎,华发凌乱。但身子却还能稳稳的人站在风雨。明安灏轩被钉在树干上,笑道:“你暗算我,重伤我,现如今又哪里比我好?说到这里,南宫绝,你也不过如此。”

  “不过如此的我,从来不会用一个无辜的女人当挡箭牌,明安灏轩,你比我高明不到哪里去。”南宫绝冷笑着。

  地上的小九一只手捂着流血的肩胛骨无力的跌坐在地。雨丝打落在她身上的每一下,都像一把刀在割舍着她的血肉。明安灏轩撇头看着跌坐在地的小九,心中却是半丝愧疚都没有。这样的女人,死只是早晚的事。

  “我们这样的人,没有人的心会是琉璃,南宫绝。”明安灏轩笑道。

  南宫绝再次挽弓搭箭,这一次,他怀的是必杀的心。嗖一声,长箭离弦。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一段白绸从明安灏轩头上罩下来,完整的将他笼盖。一道华光之后,树干上哪里还有被钉着的明安灏轩。

  南宫绝急步走到树干前。只见那树干连皮都被剥下来,光滑的树干上留下斑斑血迹。还有一支入木三分的羽箭。南宫绝一手抚在树干上,喃喃自语道:“固梦,原来是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舞九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舞九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